Control the Dragon of Time Chapter 334

  第334章 魔法Goddess ?我将取而代之(求月票)

  “怪不得未来能开发出登divine technique 这种forbidden spell 术。”

  Galleon 望着幼年体卡尔萨斯,默然想道。

  在人类之中,天才妖孽与ordinary person 的差距,可不比Dragon Clan 中Legendary 龙种与普通True Dragon 之间的差距小,甚至还要更为巨大一些。

  此时Galleon 眼中的卡尔萨斯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可以预见,若是没什么意外的话,以他的innate talent ,日后成为Grand Arcanist 只是where water flows, a canal is formed 的事情,而且过程会with no difficulty ,花费不了多少时间,不过即使在耐瑟瑞尔这个Arcane 已经无比繁荣的国度,依然有不知道多少Arcanist 穷尽一生都无法成为Legendary 。

  在多元宇宙中,生物天生的位格或者innate talent 等等,远比努力坚持更为重要。

  Galleon 作为Time Dragon ,很清楚这一点。

  aloof and remote 的神祇们,还有恶魔领主,魔鬼大公,元素领主等类Divine Force ,又有几个是后天登顶的?

  百分之九十九的不朽存在,都是天生如此。

  与此同时。

  幼年体卡尔萨斯不知道自己的法师之手为什么失效。

  他歪了歪脑袋,然后又开始用其他的戏法。

  戏法不需要念诵incantation ,主要看sorcerer 对于元素能量的控制程度,所以即使是两岁的Arcanist ,也只是随心一动,就可以将其施展出来。

  舞风术.在幼年体卡尔萨斯的控制下,空气中泛起清风,吹向Galleon 。

  当然,他别说用的只是戏法了,就算是在使用九环spell ,都不一定可以对Galleon 起效。

  “奇怪。”

  “为什么我的spell 会失效呢。”

  幼年体卡尔萨斯陷入了自我怀疑。

  这个两岁大的孩童,目中闪烁着思索的光泽,似乎是在思考自己spell 失效的原因。

  只是几秒后,Galleon 就发现幼年体卡尔萨斯的complexion stiffened ,悄悄看了Galleon 一眼后,就慢慢移动小短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向自己的小床。

  在他的床头位置,有一枚水晶。

  看样子是传讯水晶,可以用于联络其他人。

  大概是幼年体卡尔萨斯的Arcanist 父母。

  “不仅仅是有innate talent ,本身的聪慧程度同样远超常人。”

  Galleon 打量着幼年体卡尔萨斯,目光平静。

  很显然,幼年体卡尔萨斯已经明白了,不是他自己的失误导致魔法失效,而是眼前的生物将他的魔法驱散了。

  刚刚两岁大的孩童,就意识到了自己处于不可控的状态之中。

  所以他打算向成年的Arcanist 父母求助。

  淡淡的Dragon’s Might 散发出去,笼罩在伸手触摸向传讯水晶的卡尔萨斯身上,顿时慑住了他的心神,让这个little fellow 无法移动。

  看着近在眼前就是摸不到的传讯水晶,幼年体卡尔萨斯使劲伸手,却无法有丝毫动作。

  “你,你不要吃我。”

  “我这么小,没有肉的。”

  幼年体卡尔萨斯望着Galleon ,结结巴巴,有些慌乱的说道。

  与此同时。

  在卡尔萨斯的注视下,Galleon 开口说道:“little fellow ,我不是坏人,不会吃你。”

  Galleon 打算亲自培养并保护卡尔萨斯。

  历史的轨迹毕竟已经改变了一部分,若是卡尔萨斯无法成长起来,他就要白白来这里一趟。

  这个任务本应该交由伊奥勒姆去做。

  不过这位Demi-God Arcanist 此时潜于暗处,悄悄潜入了费林魔葵处于地底的大本营,暗中寻找secret mastermind 的痕迹,想要知道到底是哪位存在,想要谋划耐瑟瑞尔帝国和魔法Goddess 。

  费林魔葵的能力针对Arcanist 。

  不过这也要看对方是谁,对伊奥勒姆来说,费林魔葵不算多么厉害,让他忌惮的是幕后神祇。

  那教导并保护卡尔萨斯的任务,就落到了Galleon 头上。

  他的魔法造诣虽然不如Arcanist 之王,但是只教导一个孩童还是绰绰有余的,而且卡尔萨斯已经展露出了他所具备的innate talent ,Galleon 觉得让他尽快成长应该不难。

  而且有了这层关系后。

  等卡尔萨斯研发出登divine technique ,没什么意外的话,他可以很容易的从其手中获得。

  在听到了Galleon 温和的话之后,卡尔萨斯紧张的小脸蛋放松了许多。

  Galleon 用了心灵暗示,幼年体卡尔萨斯的innate talent 再妖孽,也无法抵挡他这个Demi-God giant dragon 的spell ,所以只是一句话,就博得了对方的信任。

  “伱是魔法猫猫吗?”

  Dragon’s Might 散去,卡尔萨斯眨着大眼睛好奇的望着Galleon ,询问道。

  作为Arcane 国度的child ,卡尔萨斯的年龄虽然小,但是因为天生聪慧,耳濡目染之下,对于魔法生物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能说话的,肯定不是普通的小动物。

  “魔法猫猫?”

  看着对方澄澈的眼神,Galleon 哑然失笑。

  接下来,白猫优雅的跃动身体,跳到了带有木质纹理的光滑地板上。

  在一阵的silver light 闪烁中,小小的白猫模样开始改变。

  毛发隐没,变为鳞甲,体型缓缓变大,四肢逐步粗壮,一只只dragon horn 从头顶长了出来,silver 的龙鳞熠熠生辉.转眼间,一只几乎填满了卡尔萨斯房间的大型龙,出现在了这里。

  幼年体卡尔萨斯屁股墩做到了地板上,stared wide-eyed 。

  “龙,龙,龙哇,原来是giant dragon 先生。”

  从新爬起来站好的卡尔萨斯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giant dragon ,说道。

  “giant dragon 先生,你为什么要来我家呢?”

  “如果你是看上了我,想要让我做Dragon Knight ,那么请恕我不能答应,我卡尔萨斯是注定要成为Grand Arcanist 的人。”

  听着幼年体卡尔萨斯的话,Galleon 脸色一黑。

  Dragon Knight ?

  他还挺敢想。

  Galleon 伸出dragon claw ,把卡尔萨斯握在其中。

  被giant dragon 握在dragon claw 内,但因为之前Galleon 的心灵暗示,让卡尔萨斯认为Galleon 没有恶意,再加上孩童的天性,所以他并没有多么害怕。

  “little fellow ,我们做一个交易,怎么样?”

  Platinum Dragon 瞳倒映着幼年体卡尔萨斯,Galleon 如此说道。

  小卡尔萨斯微微一愣,道:“交易?什么交易?”

  Galleon 眯起眼睛,先是问道:“你很喜欢spell 吧。”

  卡尔萨斯使劲nodded ,眼眸微微亮起,道:“是的呢,我要成为像伊奥勒姆那样伟大的Arcanist 。”

  伊奥勒姆是耐瑟瑞尔帝国中最具盛名的Arcanist 。

  一座座Floating Void City ,一个个spell ,到处都有伊奥勒姆留下的传说事迹。

  小卡尔萨斯以他为榜样,也是自然的事情。

  Galleon hehe 一笑,骗小child 道:“那正好,我的spell 造诣与伊奥勒姆不相上下,我跟他曾一同游历费伦continent ,共研spell 。”

  “以后我可以指导你spell 学习,让你成为Grand Arcanist 。”

  “作为回报,未来你成长起来后,你所研发出的spell ,需要全部给我一份。”

  后半句是真的。

  至于spell 造诣与伊奥勒姆不相上下.卡尔萨斯面露怀疑之色,道:“真的吗?我不信。”

  “伊奥勒姆是最伟大的Arcanist ,没人能与他比肩,就算是giant dragon 先生也不行。”

  这小孩不好骗啊。

  Galleon 面色不变,用自信淡然的语气道:“是吗?”

  他dragon tail 一扫。

  房屋内的衣柜,书桌,magic crystal 球,一些卡尔萨斯的小玩具等等,同时被扫上了半空。

  与此同时。

  在小卡尔萨斯的惊呼声中,所有即将坠地的东西却凝滞了下来。

  连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的光线,里面的尘糜都停止了浮动。

  这光怪陆离的景象让卡尔萨斯睁大了眼睛。

  他伸手戳了戳一本定格在空中的书籍,然后惊叹道:“这是什么spell ?”

  Galleon slightly smiled ,道:“想学吗?答应交易,我便会教你。”

  小卡尔萨斯犹豫了几下,还是耐不住对于时光能力的好奇,nodded 答应了下来。

  毕竟是两岁大的child ,虽然比peers 聪慧许多,但还是很容易受到外界施加的影响。

  “很好,从现在开始,你可以称呼我为teacher 。”

  “teacher 好。”

  小卡尔萨斯乖巧的说道。

  另一边,Galleon 望着自己这第一个骗来的disciple ,目露异样之色。

  “在既定的历史轨迹中,卡尔萨斯使用登divine technique 的瞬间,他的名字被诸神所知晓,但他同样也死于那一瞬。”

  “不过,在这个时间线里,你也许可以活下来,将你的innate talent 完美发挥。”

  Galleon in the heart 想道。

  旋即,Galleon 对卡尔萨斯使用了逝时镜像。

  又一个卡尔萨斯由时光之力凝聚成型,flesh and blood ,出现在了这件房屋之中。

  卡尔萨斯睁大了眼睛,望着与自己一模一样的镜像。

  还不等他发问,Galleon 就拿捏着卡尔萨斯,施展了时间传送,身体在时光长河泛起的涟漪波纹中,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Floating Void City 的迷锁Formation 是禁止Spatial Teleportation 术的,强行使用会引起Arcanist 守卫们的警惕戒备。

  不过Galleon 的时间传送完全不受其影响。

  而卡尔萨斯的镜像留在了房间内。

  以卡尔萨斯的Arcanist 父母,无法发现镜像的本质。

  下一秒,Galleon 带着卡尔萨斯,出现到了一座连绵数百公里的深邃mountain range 之中。

  在一处有着淳淳流水和茂密树丛的峡谷间,Galleon 对小卡尔萨斯说道:“以后,我就在这里教导你spell 。”

  同时。

  Galleon 施展了一个七环的变化系spell 。

  城堡制造术。

  在小卡尔萨斯Waaaaaa 的惊呼声中,大地晃动起来,土石隆起变形,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座城堡。

  Galleon 又把整座峡谷笼罩在隐形array 中,在边缘升起了团团云雾,将这里隐藏起来,再招来阴影仆从,隐形奴仆,魔法宠兽等等,给空旷的城堡增添了一些生气。

  同时,Galleon 的体型恢复到了本体大小。

  巍峨雄伟的giant dragon 体魄让小卡尔萨斯目中增添了一些仰慕之色。

  巨型生物天然就有这种魅力。

  秀了秀自己的spell 与本体,让小卡尔萨斯信服他的能力后,Galleon 正式开始了对小卡尔萨斯的教导。

  “你觉得spell 到底是一种什么能力?”

  在澄净的溪水旁,silver giant dragon 如此对两岁半的男孩说道。

  小卡尔萨斯咬了咬手指,仔细想了想,道:“spell ,是塑造现实,改变现实的力量。”

  Galleon slightly nodded ,对小卡尔萨斯的回答很满意。

  他说的不是一些spell 书籍中冗长介绍的spell 原理,而是精简的自我理解。

  一个两岁半的child 能释放戏法,而且对spell 能有这样的认知,Galleon 只能用妖孽一词来形容。

  他是天生的Arcanist 。

  “你认为spell 是什么,那它就是什么。”

  “它可以是杀人的武器,救人的良药,防护的Formation 它是sorcerer 的意志所向。”

  接下来,Galleon 开始从零环戏法教导小卡尔萨斯。

  目前,小卡尔萨斯自己会三个戏法。

  光亮术,舞风术,法师之手。

  而在spell 体系中,戏法作为最基础的魔法,数量极多。

  Galleon 自己学习戏法时,因为差不多是看一眼就会了,几乎难以数清。

  然后,在教导小卡尔萨斯的过程中,他发现小卡尔萨斯在学习戏法时,也是毫无阻碍的就可以学会,一点就透,一教就会。

  就仿佛,魔法是他与生俱来的innate talent 。

  在寂静的峡谷中,时间静静的流逝着。

  接下来的日子就变得简单重复了起来。

  小卡尔萨斯在峡谷中与Galleon 学习魔法一周,然后再回到Floating Void City 中生活数天,之后再由Galleon 接走教导。

  因为天生的对于魔法的热爱,小卡尔萨斯自己很上心。

  Galleon 如果时间较长不去找他,他会自己着急的联系Galleon ,想要跟Galleon 回到峡谷学习spell 。

  Galleon 所会的spell ,可比Floating Void City 魔法Academy 中的那些Arcanist 多太多了。

  时光长河万古不变的流淌着。

  当小卡尔萨斯年岁逐渐增加,他也愈发认识到了自己giant dragon teacher 的强大,他所见到过的所有Arcanist ,包括身为Grand Arcanist 的Floating Void City 之主,都无法与Galleon 相比。

  对于Galleon 来说,这个小disciple 很省心。

  因为任何与spell 有关的知识,Galleon 只要随便教一教,小卡尔萨斯就可以轻松学会,甚至是举一反三,向Galleon 主动提出问题。

  对此,在一段时间内,Galleon 的信心都有些膨胀了起来,觉得自己这个teacher 过于优秀。

  只不过,一想到当初伊奥勒姆宁愿自学也不需要他的指导,Galleon 刚刚膨胀的内心就重回现实。

  很显然。

  卡尔萨斯的进步不是因为Galleon 教得好,而是因为他自身的innate talent 使然,把他丢到一个Arcane 图书馆十来年,他自学出来后,依然能成为Grand Arcanist 。

  很快的。

  四年时间一晃而过。

  在Arcanist 与费林魔葵的战争中,Arcanist 逐步处于劣势。

  因为极度克制Arcanist 的吸魔术,导致Arcanist 的spell 很难对费林魔葵造成有效的杀伤,而一些不那么依赖于spell 的国家势力冷眼旁观,期待着耐瑟帝国的陨落,不hit a person when he’s down ,也不提供丝毫帮助。

  无数费林魔葵continuously 的使用吸魔术。

  地表沙化不断,魔网之核的能量供应越来越少,导致一座座Floating Void City 的资源开始匮乏,最要命的是,一位位Grand Arcanist 赖以为生的永生术,竟然也受到了吸魔术的影响。

  吸魔术简直就像是为了毁灭耐瑟瑞尔专门而生的能力一样。

  在吸魔术作用的区域中。

  永生术的效果飞速减弱。

  如果无法及时解决费林魔葵,当永生术彻底失效,那一位位Grand Arcanist 如果想要活下去,只能放弃自己作为人类的心智体魄,转为Lich 之类的不朽异类。

  而被无数Arcanist 视为希望,带领耐瑟瑞尔走向辉煌的Arcanist 之王,却until now 不曾露面。

  这让耐瑟瑞尔的氛围愈发凝重了起来。

  甚至流传出了一些谣言,说是Arcanist 之王看到了耐瑟毁灭的结局,认为无法逆转,于是抛弃了这个国家。

  当然,更多的Arcanist 则是认为Arcanist 之王在以自己的方式,寻找解决费林魔葵的手段。

  不过这样紧张的局势,并未影响到Galleon 和卡尔萨斯。

  在绿意盎然的峡谷之中。

  已经六岁的卡尔萨斯,身穿小小的spell 袍,手握一根短短的法杖,面色肃穆的念诵着incantation 。

  短短几秒后,他法杖一挥。

  weng!

  元素能量聚拢而来。

  三环的微流星构筑成功。

  几颗fist sized ,宛如小小流星的光团围绕着卡尔萨斯飞舞,然后xiū xiū xiū 的飞出,落在地面砸出了一个个黝黑深坑。

  “teacher ,我学会微流星了!”

  施法成功后,小卡尔萨斯面色兴奋,跑到小山般的silver giant dragon 前,说道。

  Galleon 抬了抬眼皮子,内心毫无波动。

  “嗯,继续释放吧,缩短构筑时间,熟练掌握后我再教你其他三环spell 。”

  刚刚六岁的卡尔萨斯,已经正式成为了三环Arcanist ,而他的peers ,这时候还在进行spell 知识的primordial 积累,一个戏法都用不出来。

  小卡尔萨斯没有立即离开。

  他迟疑了一下,然后对Galleon 用弱弱的语气道:“teacher ,我在Floating Void City 不小心暴露了自己会施展正式spell 的事情。”

  “魔法Goddess 教会的人来我家了,来了很多次,让我加入Goddess 教会,成为Goddess 的信徒。”

  Galleon brows slightly wrinkle ,道:“我不是告诉过你要低调一些吗?”

  小卡尔萨斯缩了缩脖子,然后低头,眼睛盯着自己的脚尖。

  Galleon 微微摇头,没有再训斥。

  毕竟只是六岁多的child ,无意中泄露自己真实水准也是难以避免的事情。

  “抬起头,直视我。”

  听到silver giant dragon 的话,卡尔萨斯抬起头,望着那对深邃如海的Platinum Dragon 瞳。

  他可以在其中看到自己小小的silhouette 。

  “teacher 你别生气,我下次就不敢了。”

  卡尔萨斯说道。

  Galleon 垂眸看着这个未来的Grand Arcanist ,语气认真道:“卡尔萨斯,你想要加入魔法Goddess 的教会吗?”

  “在这件事情上,我不会干涉你。”

  他声音calmly said :“你如果愿意,那就加入,若是不愿,魔法Goddess 教会的人之后就不会再找你了。”

  刚刚六岁的卡尔萨斯shook the head ,稚嫩的脸上隐隐露出一丝傲然之色。

  “我才不愿意成为神祇的信徒呢。”

  “成为神才是我的目标。”

  “而且我相信,终有一日,我会成为一位神祇。”

  他知道自己的与众不同,目标颇为远大。

  Galleon hehe 一笑,道:“你想成为什么神?”

  卡尔萨斯仰望天空,目露向往之色,道:“当然是魔法之神。”

  听到卡尔萨斯的回答后,Galleon slightly startled 。

  这家伙.Galleon 愈发相信他日后可以研发出登divine technique 了,他才六岁,就已经有了这种目标。

  “有魔法Goddess 在,你想成为魔法之神可不容易。”

  Galleon laughed 。

  卡尔萨斯想了想,说道:“这world 那么大,难道无法同时容纳两位魔法之神吗?”

  Galleon nodded and said :“恐怕不行。”

  卡尔萨斯laughed ,用开玩笑的语气道:“那我就取代魔法Goddess 。”

  “when the time comes teacher 你要是想追随我,我可以把你也封为神祇。”

  Galleon 吹了一口气,把卡尔萨斯吹的立足不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让我追随你,可比取代魔法Goddess 的目标更难实现。”

  卡尔萨斯patted 屁股的灰站了起来,道:“hehe ,不试试怎么知道能不能行呢?”

  之后,这个六岁的小男孩继续练习着spell 。

  几乎是施展两三次之后,他就可以驾轻就熟的施展出微流星了,然后Galleon 再开始教导他学习新的三环spell 。

  一段时间后,Galleon 把卡尔萨斯带回了Floating Void City 。

  同时,他变为伊奥勒姆的模样,去了一趟Floating Void City 中的魔法Goddess 教会。

  魔法Goddess 教会,是耐瑟瑞尔帝国中唯一得到官方认可的教会组织。

  这个教会在各大Floating Void City 都有分布,也有一定数量的Arcanist 因为信仰魔法Goddess 加入其中。

  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中走了一段时间,身穿带着兜帽长袍的Galleon 抵达了魔法Goddess 教会的所在位置。

  视野沿着阶梯向上,可以看到属于魔法Goddess 的雕塑。

  在神殿的墙壁上,烙印着七颗飞旋的星星,正是魔法Goddess 的圣徽标志,信仰魔法Goddess 的Arcanist 们to-and-fro ,进入教会做祷告。

  至于路过这里的普通Arcanist ,大多会驻足一下,对魔法Goddess 献上敬意后再离开。

  由此可间,魔法Goddess 在耐瑟瑞尔中有着较高的地位。

  Galleon 抬起头,掀开兜帽,露出了伊奥勒姆的模样。

  他一露面,顶着伊奥勒姆的模样,自然而然就吸引到了诸多关注。

  “伊奥勒姆阁下,您来教会有什么事情吗?”

  “需要我带您去见bishop 大人吗?”

  有教徒过来,对Galleon 询问说道。

  魔法Goddess 的牧师不相信有人会在神殿假扮Arcanist 之王,而且也无法探查出Galleon 的伪装。

  “向你们这里的bishop 转达。”

  “卡尔萨斯是我的Disciple ,魔法Goddess 教会的人以后离他远一点。”

  Galleon lightly saying 。

  听到他的话,周围的教徒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这位Arcanist 之王,竟然亲自下场与魔法Goddess 教会争夺Disciple .一些Arcanist 在想,卡尔萨斯是who ,会有如此荣幸?

  而一些知道这位天才的Arcanist ,觉得自己可能还低估了卡尔萨斯的innate talent 。

  “我们会转达您的话。”

  教徒说道。

  他们可不敢怠慢Arcanist 之王。

  在耐瑟帝国,魔法Goddess 的实际影响力可不如伊奥勒姆,相比于一位illusory 的神祇,亲手带领耐瑟帝国走向伟大的Arcanist 之王更值得Arcanist 尊敬。

  忽然间。

  Galleon 察觉到了一抹窥视的目光。

  他转头一看,眼神落在了魔法Goddess 的雕塑上。

  对魔法Goddess 的雕塑轻轻一笑,礼貌的行了一礼后,那一抹窥视的目光随之消失,而Galleon 则是离开了此地。

  与此同时。

  在极深的地底深处。

  穿梭过层层泥土岩石,一路向下,在地底某处可以抵达有着空旷洞穴的巨大区域,无数弯弯曲曲的隧道遍布其中,带着滑腻的黏液痕迹。

  不计其数的费林魔葵在这里生活。

  这里就是费林魔葵的大本营。

  同时,变为费林魔葵的Arcanist 之王在其中穿行,很熟络的用心灵感应,与路遇的其他费林魔葵闲聊沟通,一举一动就与普通的费林魔葵没什么两样。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