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the Dragon of Time Chapter 337

  第337章 Time Dragon 的养成系游戏(求月票)

  Galleon 在魔法Goddess 教会待了数天的时间。

  在这段时间内,他主要与魔法Goddess 沟通了应对远古Death God 的方法,以及怎么促使还不大的卡尔萨斯在未来研发出登divine technique 。

  魔法Goddess 意志化身明确表示了。

  卡尔萨斯哪怕不会加入祂的教会,祂也会为卡尔萨斯提供庇护,提供来自魔法Goddess 的祝福。

  有这样一个强大Divine Force 的庇护与祝福,而且还是魔法Goddess 的,卡尔萨斯在魔法方面的innate talent 不出意外将得到又一定程度的增强。

  除此以外。

  祂还会帮助Galleon ,卡尔萨斯,伊奥勒姆,这三者躲避来自万物终结之主的目光。

  现在该担心的已经不是Galleon 和伊奥勒姆了。

  至于如何对远古Death God 成功施展登divine technique ,魔法Goddess 和Galleon 在这段时间的商量中已经得出了一个具体的计划。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

  Galleon 带着小卡尔萨斯回到了峡谷中。

  而除了他以外,还有一位魔法Goddess 的化身共同来到了此地。

  “teacher ,这位是?”

  卡尔萨斯望着魔法Goddess 的化身,面露好奇之色。

  在之前,诺大的峡谷之中until now 都只有卡尔萨斯和Galleon 二人,其余的都是魔法summon 来的奴仆一类,这时候出现一个新的人类,让卡尔萨斯情不自禁的有些好奇。

  魔法Goddess 使用了bishop 的身躯。

  不过在她的Divine Force 影响下,这具身躯的模样面貌已经变成了她自己,一位外形端庄优雅,模样堪称完美的女子,其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mysterious 的气息。

  也许是因为身为sorcerer ,亦或者是少年慕艾的原因。

  在看到魔法Goddess 化身的第一眼,年龄还不大的卡尔萨斯在好奇的同时,就目露一丝丝的仰慕之色。

  “我的一位朋友,偶尔会来这里和我一同教导你魔法。”

  Galleon 看了眼魔法Goddess 化身,对卡尔萨斯轻声说道。

  “你好,英俊的little fellow 。”

  魔法Goddess 化身弯下腰,笑眯眯的望着卡尔萨斯,同时伸手摸了摸这个小男孩的头,道:“你可以称呼我为蜜斯elder sister 。”

  卡尔萨斯微微脸红。

  “蜜斯elder sister 好。”

  他仰起头,望着魔法Goddess 化身,说道。

  这时候,Galleon 看着卡尔萨斯与魔法Goddess 化身,内心不禁感慨。

  “命运之子一样的待遇。”

  “来自异时空的龙庭之主,身为强大Divine Force 的魔法Goddess .拥有这种庇护和指导,这小子的运气与innate talent 全部令人羡慕。”

  之后,silver giant dragon 盘旋而起,消失在天际。

  Galleon 把时间留给了魔法Goddess 与卡尔萨斯。

  在魔法方面的造诣,Galleon 自然不会自信到自己可以比魔法Goddess 更强,之后,魔法Goddess 会以Galleon 友人的身份,时不时来到这里教导卡尔萨斯一阵时间。

  据说这位Goddess 甚至掌握着十八环的恐怖spell 。

  有祂的偶尔指导,能更快的让卡尔萨斯成长起来。

  这不是Galleon 主动要求的,而是魔法Goddess 自己提出。

  祂对于卡尔萨斯相当好奇。

  毕竟是未来的卡尔萨斯用一个spell 导致了祂这个魔法Goddess 的陨落,这样的sorcerer ,成功引起了一位神的兴趣。

  就在魔法Goddess 与卡尔萨斯在峡谷中进行spell 学习时。

  再度化为伊奥勒姆模样的Galleon ,来到了最初之城。

  这座群英汇聚的Floating Void City 中,有着数不清的强Grand Arcanist ,其中还没有成为Grand Arcanist ,但是已经拥有Legendary 实力的Arcanist 并不在少数。

  在此时与费林魔葵紧张的战况中,最初之城也是主要的要塞堡垒,碾碎了大量的费林魔葵。

  恰逢一个暴雨天。

  位于黑潮般乌云内,周围有无尽银蛇起舞的最初之城巍峨耸立,漫heavenly thunder 霆被迷锁领域隔绝在外,绽放出璀璨的湛蓝光辉。

  Galleon 进入了Floating Void City ,来到了伊奥勒姆的法师塔。

  由于有伊奥勒姆留下的密匙,他得以不受阻碍的进入一位Demi-God Arcanist 的法师塔,并在一定程度上操控它的运转。

  这座通体遍布着无尽魔Magic Talisman 文的高耸法师塔,其中有些地方所设下的spell 让Galleon 都产生了危险感。

  通过螺旋般的阶梯,Galleon 一层层的观摩了伊奥勒姆的法师塔。

  最终,他来到了露天的塔顶位置。

  随着Galleon 的几声低语,这座沉寂许久的法师塔闪耀出了璀璨的元素灵光,刹那间刺破了昏沉的黑暗阴云,远远的传递了出去。

  同一时间。

  a Arcanist 抬起头,望向了伊奥勒姆法师塔的方向。

  很快的,这座Floating Void City 的空域附近泛起了距离的space fluctuation 。

  随着时间的流逝,数以千记的Grand Arcanist 跨越空间而来,集中到了最初之城,围绕在Galleon 所处的法师塔附近,目光落在了化为伊奥勒姆的Galleon 身上。

  同时被这么多的Grand Arcanist 看着,Galleon 也是颇有压力。

  Grand Arcanist 不是普通的Legendary 。

  他们大部分的生物等级在三十左右,实力都颇为强大。

  若不是出于对Arcanist 之王的尊重,其他Grand Arcanist 不会对其使用魔法,这么多的Grand Arcanist ,大概率会有一部分能用探查spell 看穿Galleon 的伪装,毕竟他的魔法造诣不比这些Grand Arcanist 强太多。

  Galleon 以伊奥勒姆的身份,召集了诸多的Grand Arcanist 。

  旋即。

  Galleon 环顾all around ,目光calmly said :“耐瑟瑞尔从始至终的发展过于顺利,导致了无数Arcanist 脱离现实的自大与高傲。”

  “与费林魔葵的战争,除非是耐瑟到了即将毁灭的时刻,我不会出手。”

  “费林魔葵是耐瑟所遇到的挫折,但也是一次机遇,一次tempering 。”

  “这个国度是我的child ,但它处在我的庇护下太久了。”

  “雏鹰终究要学会飞翔。”

  这是Galleon 的话,完全不代表伊奥勒姆。

  就伊奥勒姆自身的想法,他很乐意永远庇护耐瑟瑞尔,为这个帝国奉献出自己的一切。

  “而我相信即使没有我,伱们也可以带领耐瑟渡过这次危机。”

  看着a Grand Arcanist 各异的眼神,Galleon 继续道:“不过,无数Arcanist 的死伤让我感到伤心,因此,我虽然不会直接出手,但会为你们提供一个小小的帮助。”

  旋即。

  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元素能量从魔网深处聚拢而来。

  Galleon 控制着元素能量,形成了一个链式网络般的spell 模型。

  “九环spell ,Arcane 之链。”

  “这个spell 与魔网共存,可以基于魔网搭建一个通讯网络。”

  “所有的Grand Arcanist 同时使用Arcane 之链,spell 完成之后,普通的Arcanist 同样可以进入这个通讯网络。”

  “Arcane 之链将无视吸魔术对讯息的阻遏影响,可以让你们在immediately 传递交流各地战况。”

  听着Galleon 的话,Grand Arcanist 们眼神微亮。

  在与费林魔葵的战争中,Arcanist 处于劣势,主要就是因为吸魔术在方方面面对于Arcanist 能力的克制。

  其中就包括用spell 传递信息这方面。

  绝大部分的传讯spell 无法通过被吸魔术影响过的区域,这导致了Arcanist 之间战报更新的严重延迟。

  Arcane 之链可以解决这个麻烦。

  这个spell 对于Arcanist 们来说,绝对是个provide timely help 的spell 。

  只是一个九环的spell ,对于一个个最低标准都是掌握着十一环spell 的Grand Arcanist 来说can’t be considered 复杂。

  在得到spell 离开后,Grand Arcanist 们很快就学会了Arcane 之链。

  只不过,让他们有所犹豫的是,这个spell 有一部分内容原理,让Grand Arcanist 都无法了解,一些重要的魔Magic Talisman 文仿佛是被迷雾笼罩。

  因为有完整的spell 构筑方式,Grand Arcanist 们不要原理也可以施展这个spell 。

  但是身为Grand Arcanist 在正常情况下,不把spell 从内到外完全弄清楚,是不会轻易施展的,依bottle gourd 画瓢施展spell ,只有低级的Arcanist 才会那样去做。

  犹豫了一段时间后,a Grand Arcanist 还是接连使用了Arcane 之链。

  one after another 魔法光华在费伦各地的空域city 中闪烁了起来,迅速隐没在空气之中,与魔网相连。

  出于对Arcanist 之王的信任与尊重,再加上此时战况的确越来越紧,还有永生术的效果每况日下,Grand Arcanist 们还是使用了Arcane 之链,想要尽快的解决费林魔葵。

  同时,当Arcane 之链通过一位位Arcanist 构筑完毕后。

  横卧在峡谷溪流旁的silver giant dragon 抬起了头,望了一眼天际中的Floating Void City 。

  “Arcane 之链构筑成功。”

  “现在就等卡尔萨斯慢慢成长起来,研发出登divine technique 了。”

  Galleon 收回目光,looked towards 了位于不远处学习spell 的卡尔萨斯。

  接下来,他与化身为费林魔葵Elder 的伊奥勒姆进行了远距离的魔法通讯。

  “伊奥勒姆,你在魔葵领域情况如何?”

  Galleon 询问说道。

  伊奥勒姆坦然道:“费林魔葵普遍尊重施法能力强大的同族,我展现了部分力量之后,在魔葵圣堂中的话语权越来越重。”

  Galleon nodded ,said with a smile :“不日之后,你成为魔葵之王似乎也不是impossible 。”

  费林魔葵这个种族,当一位Elder 有足够的威望之后,可以向魔葵之王发起挑战,在一步步击败它的supporter 后,可以获得挑战魔葵之王的资格。

  若是成功了,那就可以取而代之。

  魔葵之王实际上就是最强大的一位魔葵Elder 。

  至于失败的下场,自然就是死亡。

  由于魔葵之王是公认的最强大费林魔葵,所以这种称王挑战很少发生。

  不过对于伊奥勒姆来说,魔葵之王nothing difficult ,那只是一个在Legendary 中比较强大的个体,距离Demi-God 层次还有一段距离。

  “我正有此意。”

  听着Galleon 的话,伊奥勒姆回答说道。

  他要以正规的途径服众,成为魔葵之王,缺的只是足够的威望。

  通过在Arcane 战争中的表现,现在,伊奥勒姆的威望已经足够了,可以向魔葵之王的位置发起挑战。

  “你成为魔葵之王后,要带领费林魔葵发动对耐瑟帝国更强大的攻势。”

  “不要在意Arcanist 的伤亡,一定的伤亡挫折,可以为耐瑟换来更辉煌的未来。”

  Galleon 把Arcane 之链这个spell 告知了伊奥勒姆,同时如此说道。

  来自外界的压力更能激发出生物的潜能,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的Floating Void City 可以更快的让卡尔萨斯成为Grand Arcanist 。

  “Arcane 之链?”

  “这个spell 似乎也可以让费林魔葵使用。”

  “届时,对付万物终结之主的success rate 将会更高。”

  在得知了Arcane 之链的具体情况后,伊奥勒姆looked thoughtful ,说道。

  想要让费林魔葵内部大举施展Arcane 之链,他一个魔葵Elder 的身份并不够用,再进一步成为魔葵之王已经迫在眉睫。

  “只不过,你的动作要小心,不要引起了敌人的警惕。”

  听着Galleon 的话,伊奥勒姆目光微沉,道:“我until now 使用超凡Invisibility Technique 避免招来万物终结之主的注视。”

  “这个spell 在我没有动作的时候效果还行。”

  “不过,现在随着我的举动,我能察觉到来自外层位面faintly discernable 的目光窥视。”

  ‘亚连Elder ’的声名在魔葵领域与耐瑟瑞尔都越来越重。

  在这样的情况下,引起万物终结之主的注意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祂有可能已经发现了我并不是费林魔葵,而是Arcanist 伪装。”

  Galleon 目光微皱,道:“如果是这样,那魔葵领域对你来说就危险了。”

  伊奥勒姆强大,但毕竟是孤身一人。

  若是身份暴露,与整个魔葵领域为敌,大量的费林魔葵同时对他使用吸魔术,那伊奥勒姆也顶不住密集攻势,毕竟在魔葵领域中生物等级过三十的Legendary 魔葵也为数不少。

  “不行的话,就及时脱身离开吧。”

  Galleon 说道。

  伊奥勒姆shook the head ,道:“这些年来,我已经把祂在魔葵圣堂中的信徒逐一处理掉了。”

  “剩余的我还没发现的信徒地位不会高,就算质疑我的身份,也无法动摇我的威望地位。”

  在明白是谁在幕后策划的情况下,就算是强大Divine Force ,也没办法随随便便的解决一名主物质world 的Demi-God Arcanist 。

  一般的化身降临,说不准就会被伊奥勒姆反杀了。

  而且,绝大部分的费林魔葵并不是万物终结之主的信徒,对于神祇的信徒,这个种族甚至普遍还带有一定的偏见,所以魔葵圣堂的Death God 信徒都是偷偷摸摸的暗中搞事。

  总体而言,伊奥勒姆还算安全。

  耐瑟瑞尔看似危机重重,但实际上并无大碍。

  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万物终结之主只是暗中谋划,不打算暴露自己的存在。

  又沟通了一段时间后,Galleon 把自己与魔法Goddess 的计划告诉了伊奥勒姆。

  hearing this ,伊奥勒姆的目光多出了一丝冰冷之色。

  “费林魔葵是最针对Arcanist 的种族。”

  “等我将这个种族纳入控制,即便是万物终结之主,也很难再暗中对耐瑟帝国下手。”

  “我们Arcanist 并不是任由神祇摆布的孱弱生物,祂想要覆灭耐瑟帝国,那事后无论如何,都要为此付出一定的代价。”

  伊奥勒姆coldly snorted 。

  在费伦中万物终结之主的信徒不少,但全部加起来也不是耐瑟帝国的对手。

  等耐瑟帝国处境安稳之后,万物终结之主的信徒就要遭殃了。

  paused ,伊奥勒姆目光微动,对Galleon 道:“称王挑战快开始了,我要做一些准备,之后有重要事情再联系。”

  通讯结束,Galleon 睁开了眼睛。

  与此同时。

  刚刚学会了第一个七环spell ,正式成为了一名高位sorcerer 的卡尔萨斯面色欣喜,走过来后仰望着silver giant dragon ,道:“teacher ,我成为高位sorcerer 了,再过几年,我就能创造属于自己的Floating Void City 。”

  年仅十三岁的高位sorcerer .Galleon 望着卡尔萨斯,said with a smile :“这一天不会太久。”

  Galleon 觉得,卡尔萨斯要不了十八岁也许就可以踏入Legendary 门槛,成为Legendary sorcerer 。

  说着说着,卡尔萨斯故作随意道:“teacher ,蜜斯elder sister 什么时候再来呢?”

  Galleon 垂眸望着卡尔萨斯,目光微动道:“在我面前也叫她蜜斯elder sister ?little fellow ,你对她似乎很有好感。”

  卡尔萨斯面色slightly red ,赶忙摇头道:“只是,只是因为这峡谷中没有第二个人类,所以我”

  Galleon 挥了挥dragon claw ,打断卡尔萨斯的话。

  “你不用向我解释什么,我又不会干涉你。”

  “只不过,你想要获得你蜜斯elder sister 的青睐简单,但若是想要令对方倾心”

  Galleon 的目光扫过卡尔萨斯堪堪一米五的身高,再看看他delicate and pretty 稚气的小脸蛋,道:“还是等你再长大一些再说吧。”

  “可我会变巨术哎。”

  说着,卡尔萨斯构筑spell ,摇身一变就成为了一个三米多高的Little Giant 。

  Galleon 用spell 无效Formation 直接驱散了他变巨术的效果,又把卡尔萨斯变成了十来岁的少年模样,道:“可你的本质还是未成年的brat 。”

  而对方是一位活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Old Guy .Galleon 心中想道。

  卡尔萨斯也低头瞅了瞅自己此时的体格,有点泄气。

  Galleon slightly smiled ,没有继续打击卡尔萨斯,而是鼓励道:“你那个蜜斯elder sister 的魔法造诣很高,而且同样喜欢魔法造诣高的sorcerer 。”

  “所以,你明白吗?”

  “专注于spell 才是你现在应该做的事情。”

  “以你的innate talent ,迟早令其刮目相看。”

  泄气的卡尔萨斯眼神再度亮了起来,握了握小拳头,对Galleon 道:“我会继续努力的,teacher !”

  Galleon laughed ,道:“好,很有精神。”

  “现在把你刚学会的魔力监牢再施展几十遍,直到熟练掌握为止。”

  有了更多动力的卡尔萨斯兴致勃勃,继续着spell 练习。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魔法Goddess 化身时不时的会来到这里,跟Galleon 一起指导卡尔萨斯的魔法,有了魔法Goddess 的指导,这个extraordinary natural talent 的小法师继续advanced by leaps and bounds 。

  Galleon 本以为卡尔萨斯成为高位sorcerer 后,成长的速度会稍稍慢一些。

  毕竟spell 越到后面越深奥晦涩。

  但Galleon 显然还是低估了卡尔萨斯的妖孽程度。

  高位spell 对他来说依然像是与生俱来的能力,掌握速度飞快。

  在幽深寂静的峡谷之中,春去冬来,时间静静的流逝着。

  在这段时间内,因为Arcane 之链的存在,耐瑟帝国在战场中逐渐取得了一些优势,Arcanist 的伤亡还是减少,只不过,费林魔葵持续施展的吸魔术依然在影响魔网之核与永生术。

  效果每况日下的永生术就像是一把悬在Grand Arcanist 头顶的利剑。

  而耐瑟帝国就是在一位位Grand Arcanist 的统治之下,因此,耐瑟瑞尔的氛围愈发凝重了起来,已经有不少Grand Arcanist 布置了Lich 转化ceremony ,只等永生术失效,就会在immediately 转化为不死Lich 以续命。

  期间,魔葵领域也发生了一件major event 。

  前任魔葵之王在称王之战中被击败,成为了新王的踏脚石。

  在Arcane 战争的大放异彩的亚连Elder ,现在已经变成了魔葵之王亚连。

  在魔葵领域中,曾有一股认为新王实际上是Arcanist 之王伪装假扮的声音,但是很快就被淹没在了广大的对新王的支持声音中,转瞬即逝。

  新任的魔葵之王更加强大。

  无论是个人实力,还是领导能力,决策力等等,都愈发的让魔葵子民们信服。

  而且,新王对于邪恶的Arcanist 更加了解。

  在魔葵之王的智慧中,耐瑟瑞尔的一举一动被提前clearly understood ,刚刚取得了一些优势的Arcane 帝国再度陷入颓势。

  只不过,相比于之前对Arcanist execute without any mercy 的魔葵之王。

  魔葵王亚连下达了新的命令,对落败的Arcanist 以活捉为主,尤其是Grand Arcanist 。

  魔葵之王说了,Arcanist 的知识对费林魔葵来说也是宝贵的财富,活着的Arcanist 价值远比死去的大,而它的子民们忠诚的执行了这一指令。

  同时。

  耐瑟瑞尔一方的Arcanist 为了换回己方俘虏,也不再对费林魔葵kill to the last one ,而是同样以活捉为主。

  至于最初将耐瑟瑞尔信息泄露出去的奥洛斯丁。

  这家伙until now 收集着耐瑟帝国的情报,将其交给费林魔葵换取好处,在地表的堡垒要塞经营的蒸蒸日上,不过,他掌权后性格逐渐暴虐起来,反而以残杀之前他认为可怜弱小的种族生物取乐,甚至有了一个杀戮Baron 的外号。

  伊奥勒姆得知了这个人类的存在后,悄然离开过魔葵领域一次。

  他化身为一名路过的Grand Arcanist ,随手一发地狱Fireball ,把‘杀戮Baron ’的整个要塞变作了灰烬。

  风光了一段时间的奥洛斯丁并不具备Grand Arcanist 的实力,和他靠着卖国换来的权势地位一起被毁,被淹没在了fire sea 之中。

  之后,费林魔葵与耐瑟瑞尔的战争还在继续。

  战火逐渐点燃了耐瑟帝国的所有领土,吸魔术把一座座Floating Void City 之下的区域化为荒芜大漠。

  如此,四年时间转瞬而逝。

  在如火的晚霞下,one after another 长着golden 枫叶的树木遍布幽深峡谷,在秋季的风中簌簌作响。

  Galleon 望着身姿挺拔,已经十七岁的卡尔萨斯,face revealed a trace of 欣慰之色。

  前前后后一共十五年,像是在玩养成系游戏一般,Galleon 看着卡尔萨斯一点点长大变强。

  终于,就在今日他踏足了Legendary Domain ,成为了Legendary Arcanist 的一员。

  成为Legendary 的sorcerer ,已经不需要其他sorcerer 的指导了,Legendary sorcerer 有了自我创造spell ,clearly understood world 本质的能力,再一味的指导只会限制他的未来。

  之后的路就由卡尔萨斯自己去走。

  “卡尔萨斯,去吧,去为你的国家而战。”

  “做你想做的事情。”

  “如今的你,已经不需要我的指导了。”

  Galleon 望着卡尔萨斯,目光平静,说道。

  卡尔萨斯抬头仰望着silver giant dragon ,郑重的弯腰施礼,然后道:“teacher ,many thanks 您这些年的潜心教导。”

  “one day as a master ,master for a lifetime 。”

  “无论我日后取得怎样的成就,您始终是我的teacher 。”

  这些年来,卡尔萨斯心忧国家,经常性的向Galleon 表示自己要去帮助Arcanist 同族对抗费林魔葵,但被Galleon 拒绝了。

  现在,Galleon 不再阻止他。

  在卡尔萨斯走后,一阵微光闪烁,汇聚成了魔法Goddess 化身的模样。

  望着卡尔萨斯离去的方向,魔法Goddess 眼神异样,说道:“不出十年,这个child 就会成为Grand Arcanist ,研发出令我好奇的登神之术。”

  Galleon nodded ,道:“他有这个能力。”

  旋即,魔法Goddess 转过头,looked towards silver giant dragon ,说道:“登divine technique 过于危险,而且门槛不高,这个spell 如果普及,多元宇宙将会大乱,诸神,包括我在内will not 允许这个spell 的存在。”

  登divine technique 的确只能影响到强大Divine Force 一瞬。

  但是,这个spell 如果是对中等Divine Force 施展,对弱等Divine Force 施展,亦或者是对Demi-God 施展会怎样?

  Grand Arcanist 与Demi-God 之间的差距不算巨大。

  以登divine technique 夺取Demi-God 的权柄不会是太难的事情。

  而且spell 的效果可以通过许多方式辅助增强,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登divine technique 若是被普及出去,耐瑟帝国转眼间就会被诸神合力覆灭,连魔法Goddess 自身也无法容忍这样一个spell 的大肆使用。

  主时间线里,third generation 的魔法Goddess 就封存了登divine technique 的信息。

  paused ,祂说道:“在我的时间线,当他成功之后,我只允许这个spell 施展一次。”

  “至于你,在得到登divine technique 之后要用来做什么,与我无关。”

  Galleon 来到费伦的主要目的就是登divine technique 。

  其他的,就算是挽救耐瑟帝国也不过一场小小的插曲。

  所以他并不在意登divine technique 在这个时间线会得到怎样的处理。

  “希望未来那only one 次的施展,可以和主时间线一样,让漫Heavenly God 祇的目光都聚焦于此。”

  Galleon slightly smiled ,说道。

   求月票……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