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the Dragon of Time Chapter 375

  一段时间后。

  Imperial Capital 王庭一处,this generation 的伊玛斯卡第二帝国皇帝与一些奇械贵族仰望天空,在王庭的守卫下,望着在上空盘恒的silver giant dragon ,面色无比的凝重。

  “你们也许不信,但我是带着善意而来。”

  silver giant dragon 垂眸,俯视着这些王庭中的Imperial Family 成员,说道。

  “这样的场面,并不是我想要看到的。”

  沉默。

  一众伊玛斯卡帝国Imperial Family 贵族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不信之色。

  同时,他们也看到了身旁人的惊惧。

  在天际中的silver giant dragon 阴影之下,此时的伊玛斯卡Imperial Capital 比昔日还要更加无力,第一次遇到袭击时,伊玛斯卡第二帝国起码是有反击之力的,只是碍于王庭被擒,在refrain from shooting at the rat for fear of breaking the vases 之下才不敢轻举妄动。

  但是this time .

  整个Imperial Capital 范围内的机械造物,几乎是在刹那间叛变,沦为了敌人的武器,将一个个炮口对准了原来的主人,包括王庭在内的Legendary 层次魔像守卫,都失去了控制。

  奇械师百分之九十的battle strength ,都源自于各种奇械。

  在奇械造物反叛后,现如今的情况已经不言而喻。

  仿佛就是伊玛斯卡第二帝国的武装外壳被解除,将自己脆弱的身躯完完全全暴露在对方的面前,只要对方愿意,就能肆意蹂躏。

  “各位不要这么紧张。”

  “我又不是甚么魔龙。”

  Galleon laughed 的,脸上咧开了一个友善的笑容。

  但听到了他的话之后,伊玛斯卡Imperial Family 贵族们更加紧张了。

  同时。

  在机械Heavenly Venerable 的控制下,一个个机械造物的引擎关闭,熄火停滞,不再威胁控制周围的奇械师,不过任凭奇械师怎么施法,也无法再令其重新启动。

  这些机械造物的控制权,还是在机械Heavenly Venerable 的手里。

  旋即。

  在a 王庭Imperial Family 的紧张注视下,giant dragon 的身躯盘旋降临,遮蔽阳光所形成的阴影轮廓逐步缩小,最终与身躯贴合一致,降临到了王庭前的广阔场地间,正对着Imperial Family 众人。

  近距离之下。

  Imperial Family 贵族们更能感受到giant dragon 庞然体型所带来的冲击。

  四肢着地,身躯矫健的silver giant dragon ,在降落后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众人,仅仅是肩高就超过了二十米,庞然的身躯超过了王庭内的overwhelming majority 建筑,在其衬托之下,普通的伊玛斯卡人犹如蝼蚁般渺小。

  似乎,即便是giant dragon 漫不经心的呼吸,都足以摧毁他们所拥有的一切。

  诸多心智不太坚定的伊玛斯卡人已经感到了呼吸困难。

  而这还是在Galleon 收敛了自己所有Dragon’s Might 的前提之下。

  只是体型带来的天然oppression ,就足以令这里大多数的人陷入恐慌状态。

  这也是奇械师的一个明显弱点。

  过于依赖奇械。

  没了奇械装备,他们的battle strength 会巨幅下降,连安全感都没了,不过这种反应也是在情理之中,毕竟伊玛斯卡的整个帝国都是基于奇械造成。

  “你,你想要做什么?”

  “为什么要盯着我们伊玛斯卡帝国不放?”

  当代的帝国皇帝,一个气度威仪看起来远不如当初死在Galleon 吐息下皇帝的人,身体微微颤抖,从人群中走出,说道。

  Galleon 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出明显的不安。

  Galleon 转过头,看了过去。

  this generation 的皇帝年龄在三十岁左右,因为保养的很好,乍一看仿佛是青年人,身着铭刻着齿轮机械图案的帝袍,长袍下的身躯有些消瘦。

  giant dragon 的目光仿佛实质般,带着千钧重担,让这名皇帝倍感压力。

  他额头迸出了一滴滴冷汗,嘴唇微微颤抖。

  看到这个皇帝的表现,Galleon 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声音said solemnly :“我想要的,是这个帝国acknowledge allegiance 在我的龙翼之下,成为我的眷族。”

  “我会给予你们来自True Dragon 的庇护,而你们要做的,是顺从我的意志,为我而战!”

  while speaking ,Galleon 平静的看着皇帝的反应。

  一位看起来有些懦弱的皇帝,对Galleon 来说更好慑服。

  像伊玛斯卡这种帝国,还遵循着古老的bloodline 制度,Imperial Family bloodline 掌控着奇械的源头制造,在Imperial Family 的统治下,出身自底层的奇械师们就算想要打破这种局面也是有心无力。

  就比如当初的伊玛斯卡王冠,能压制所有奇械造物,就是Imperial Family 为了巩固统治而创造出的能力。

  在Imperial Family 手中类似的东西不少。

  虽然如今的都不如伊玛斯卡王冠那么强大,但也足够使用了。

  因此,伊玛斯卡皇帝在这个帝国中虽然是至高的身份,但这不代表着他的能力也是至高,由于有着最好的教育环境与资源倾斜,伊玛斯卡帝国的皇帝以优秀居多,但也出过几代无能的皇帝。

  “伊玛斯卡永不.”

  在如渊如狱的oppression force 之下,皇帝犹犹豫豫,最后的话难以开口说出。

  伊玛斯卡第二帝国,inheritance 自古伊玛斯卡帝国,继承了古帝国的意志。

  在古伊玛斯卡帝国,有一句箴言。

  伊玛斯卡永不妥协。

  这代表了伊玛斯卡帝国的Spiritual Will 。

  皇帝很想淡然平静的说出伊玛斯卡永不妥协这句话。

  但是,在silver giant dragon 淡漠的目光注视下,他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被一张无形的大手攥住,最后两个字卡在喉咙间,就是无法脱口而出。

  作为当代皇帝,他当然无比清楚上一任皇帝是怎么死的。

  那位威严而智慧,备受帝国子民爱戴的father ,就是因为严词拒绝了眼前giant dragon 的话,在说出伊玛斯卡永不妥协之后,于众目睽睽之中化为了飞灰。

  当代皇帝实际上并没有感到多仇恨灾难之影。

  皇帝的子嗣bloodline 众多,若不是因为灾难之影,他一位位比自己优秀许多的兄弟姐妹也不会死,这皇帝之位最后也轮不到他。

  说到底,他甚至要感谢这位强大的giant dragon 。

  “当初father 以自身的死亡,激起王庭奇械师的斗志。”

  “可是,这条giant dragon 以更强的力量return in a swirl of dust ,而且这次已经不是有无斗志就能改变局面的情况了。”

  “以灾难之影当初的表现,所谓的善意肯定只是假的。”

  “若是acknowledge allegiance ,还能保全帝国子民的性命,让伊玛斯卡第二帝国幸免于难。”

  “只不过,源自古伊玛斯卡帝国的inheritance ,永不妥协的精神,难道要在我这里断绝吗?”

  “可是,如果第二帝国覆灭,伊玛斯卡将彻底消弭于岁月之中,不复存在。”

  “.”

  皇帝的内心剧烈活动着,面露挣扎之色。

  另一边,silver giant dragon 垂眸望着面露冷汗,表情挣扎犹豫的皇帝,并没有催促,只是沉默的注视着,目光仿佛Bottomless Abyss ,让皇帝的意志逐渐沉沦,被一点一滴的吞没。

  在看到对方犹豫挣扎的时候,Galleon 就知道这位皇帝显然是怕死的。

  如果是和被他杀死过的前代皇帝一样不畏惧死亡,就会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拒绝,绝不妥协,而所谓的思考与利弊权衡,都是在给自己的畏惧之心寻找开脱借口。

  片刻之后。

  皇帝做出了最终的决定,对Galleon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为了帝国的未来,为了无数帝国子民的生命,我愿意独自背负卖国骂名,带领王庭acknowledge allegiance 于您的silhouette 之下。”

  艰涩的说完之后,皇帝sighed in relief ,如释重负。

  源自giant dragon 的威压,仿佛在忽然之间就消失了。

  听到了回答之后,Galleon 目光微动,再looked towards 周围的其他Imperial Family 贵族。

  这些Imperial Family 贵族大多数对皇帝面露失望之色,但同时又有一些庆幸,只要少数的一部分,在immediately 就站出来,义正严词道:“Your Majesty ,您忘记先代皇帝.”

  话音未落。

  chi!

  一道寒气化作冰矛,在giant dragon 漫不经心的眼神中激射而出,洞穿了劝谏者的心脏。

  周围的Imperial Family 贵族齐齐变了脸色。

  说好的带着善意而来呢?

  这话果然不能信!

  “能做出正确的选择,你是个好皇帝。”

  “只要顺从于我,我会保证,你的皇帝之位会稳如Seventh Heavenly Layer 堂山。”

  听到了giant dragon 的话之后,皇帝微微一愣,然后面露狂喜之色。

  giant dragon 踏前一步,目光环视all around 。

  “现在我话讲完,谁赞成,谁反对?”

  Galleon 的目光所过之处,一位位Imperial Family 贵族不敢直视,为之胆寒,低下了头。

  同时,也有部分Imperial Family 贵族对Galleon 怒目而视,不露怯色。

  而与Galleon 对视的结果,就是被针对性的Dragon’s Might 震碎了心灵,眼神茫然空白的摔倒在地。

  “世人尊称我为永恒与时光之龙,时间龙神。”

  “能成为我的眷族,实际上,是你们帝国的荣幸。”

  Galleon 语气平淡说道。

  与此同时。

  在场的Imperial Family 贵族都是瞳孔紧缩,被Galleon 言语中透露出的消息震惊到了。

  因为忙于灾后重建,在荣光战争期间,伊玛斯卡第二帝国从未离开过自身的主物质world ,这里也没有giant dragon 与精灵的踪迹,因此,他们并不知道龙与精灵的荣光战争。

  永恒与时光之龙,也是第一次听说。

  但这并不妨碍,龙神这个词汇给予他们的震撼。

  自称神祇在拥有Spiritual God 的world 中,假冒神祇的生物,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他们不认为眼前的giant dragon 是在假冒神祇。

  “龙神在上,伊玛斯卡日后将追随于您,为您的荣光而战。”

  伊玛斯卡皇帝第一个跪倒在地,向Galleon 表达效忠与acknowledge allegiance 之意。

  既然选择了出卖帝国,换取自己的性命与稳固帝位,那这位皇帝的最大靠山,如今就只有眼前的giant dragon 了,就算是假的龙神,也要当成真的龙神对待。

  看到皇帝屈尊纡贵的向跪伏向silver giant dragon ,其余的Imperial Family 贵族也纷纷效仿。

  他们重复着皇帝的话,向Galleon 宣誓效忠。

  事后,Galleon 缩小了身躯,变成看似无害的雏龙大小,然后在一众Imperial Family 贵族的簇拥下,进入了王庭宫殿之中。

  伊玛斯卡皇帝将自己的王座让了出来,主动引领着无害的雏龙占据王座。

  “之后,我会令我的神使,一些Legendary giant dragon 降临帝国各处。”

  “你们的第一任务,是配合我的神使,为我建神殿,铸Divine Idol ,传播教义,广纳Power of Faith 。”

  Galleon 望着下方的Imperial Family 贵族,said solemnly 。

  伊玛斯卡皇帝想了想,道:“我主,帝国的子民对您还心有芥蒂。”

  “这一点,哪怕是我们也无法轻易扭转。”

  Galleon 平淡的laughed ,凝视着伊玛斯卡皇帝,calmly said :“从现在开始,严厉监控所有的信息渠道,将帝国所有记载中,关于我的负面信息全面抹除。”

  “严禁任何对于我的诋毁言语,给予举报者丰厚的奖赏。”

  “同时,编写歌谣传记,传颂我的伟大,赞扬我的光辉。”

  “.”

  “几代之后,在帝国子民的眼中,我将成为他们最敬畏仰慕的对象。”

  信仰的确无法强迫。

  但信仰的环境却可以主动营造。

  由于古伊玛斯卡帝国的经历,在伊玛斯卡第二帝国境内,连一座神殿都不存在,他们举国都不信Spiritual God 。

  但这对Galleon 来说其实是好事。

  因为这equivalent to 一处从未发掘过的信仰沃土。

  如果本就有对于其他Spiritual God 的信仰,他以这种方式改变帝国子民对自己的印象,绝对会引起其他神祇的公愤,信仰是神祇最无法退让的底线,这是超凡Divine Power 的立身之本。

  声音paused ,Galleon 的目光扫过包括伊玛斯卡皇帝在内的Imperial Family 贵族们。

  “至于你们,表现卓越者,将有机会升入永恒神国,不再受到birth, aging, sickness and death 的困扰。”

  为了让帝国Imperial Family 更好的替自己卖命,Galleon 给予了好处承诺。

  “伟大的永恒与时光之龙,如您所愿。”

  伊玛斯卡皇帝目光一亮,立即说道。

  在伊玛斯卡第二帝国,永生的技术还很不成熟。

  毁灭天使里的帝国Imperial Family 灵魂,也是许多灵魂fuse together ,实际上变成了新的智能,至于其他把个体灵魂融入奇械身躯的奇械师,也有着种种限制,很多的结局都是发疯而死。

  “这些是长久的任务。”

  “除此以外,你们还要做一件别的事情。”

  Galleon 望着众人,道:“当然,这会是你们奇械师所擅长的领域。”

  在Imperial Family 贵族们疑惑的目光中,Galleon 伸出龙爪,轻而易举的撕开了位面壁垒,用奇械rune 构筑出了一个通往金属world 的Transmission Formation 。

  说着,一种手环般的精巧金属物件,就从Transmission Formation 中continuously 的显现出来,很快就堆积成了一座小山。

  “这是,无距思维遥控装置。”

  有奇械师认出了手环,face surprised 之色。

  无距思维遥控装置,在伊玛斯卡第二帝国也有产出,不过因为太过于精巧,碍于技术限制,很难大规模的制造,基本只有高位以上的奇械师才有余力打造。

  不过对机械Heavenly Venerable 来说,就只是小儿科了。

  从得到具体blueprint ,到开始设计流水线,再到正式生产,只用了很短很短的时间。

  “记下构筑这个array 的奇械rune 。”

  “之后,你们可以自取无距思维遥控装置。”

  Galleon 关闭了array ,说道。

  “接下来,你们将通过无距遥控的方式,操控机械士兵,为我参与血腥战争。”

  血腥战争.

  hearing this ,众多的Imperial Family 贵族都是内心一震。

  伊玛斯卡第二帝国inheritance 丰富,而且在灾难日之前,也去过多个主物质world 与外层位面,对于ninth layer 地狱与Bottomless Abyss 之间的血腥战争略有耳闻。

  这可以说是多元宇宙中最恐怖的战场。

  在永不停歇的血腥战争,埋葬其中的无尽血与骨,堆积起来不知能填满多少个主物质world 。

  不过血腥战争虽然恐怖,但不用本体去参战,伊玛斯卡第二帝国的奇械师也没什么terrifying 的,用无距遥控机械warrior 的方式参加,这对他们来说,更像是一场宏大的战争游戏。

  这种游戏,奇械师们deep in one’s heart 还是比较喜欢的。

  “不必告诉帝国子民们是为我而战。”

  “要怎么让他们积极的参与血腥战争,我相信你们有合适的理由。”

  让伊玛斯卡第二帝国的子民改变对Galleon 的印象,短时间内是难以做到的,如果说是为他而战,必然会滋生许多的反抗情绪。

  “吾主,我不会让您失望。”

  伊玛斯卡皇帝郑重说道。

  Galleon 盯着他,calmly said :“最好是这样。”

  伊玛斯卡帝国的Imperial Family bloodline 有尊卑高下之分,总体还是比较多的。

  如果这个伊玛斯卡皇帝太差劲,Galleon 不介意换一个。

  就算是明知道自己要当傀儡,但是一龙之下,above ten thousand people 的地位依然具备天大的吸引力。

  尤其是,在知道了Galleon 实际上是一位龙神的情况下。

  效忠于Spiritual God ,并不算是耻辱。

  事后,Galleon 给伊玛斯卡皇帝留下了一枚自己的龙鳞,上面铭刻了魔Magic Talisman 文,可以跨位面的进行联系,也具备一定的防护力量。

  在机械Heavenly Venerable 掌控的金属world 里,机械士兵已经准备就绪,严阵以待。

  无距思维遥控装置也在continuously 的产出。

  Galleon 返回了一趟卡拉planet ,把可以获得遥控装置的array 也传授给了阿尔法火法师们,同时得知了,已经有一支高位火法师队伍,在一名Legendary 火法的带领下,去往了Wind Element 位面。

  Wind Element 位面比较广阔,那位年轻火法师死亡的时候,也没来得及告诉火法们Storm Wind City 的坐标。

  类似Storm Wind City 的city ,在Wind Element 位面可不少,同名的也有许多。

  火法们循着bloodline 间的联系,也要一定的寻找时间。

  至于打着Galleon 这位龙神的旗号,抵达Storm Wind City 之后,最终能否顺利的把风法中杀死了年轻火法师的人带走,现在还无法确定。

  在Galleon 选择好了血战军队后,返回Perpetual Temple Hall 小憩了起来。

  同时,一魂两体的神Galleon 上线,再度去往阿弗纳斯地狱。

  this time ,神Galleon 没有直接去五色神国,而是去了地狱本土层面。

  在不朽龙后的牵线下,神Galleon 已经跟阿弗纳斯地狱的魔鬼领主约好了会面,对血战契约进行具体的商谈。

  血战是属于地狱与深渊之间的战争。

  想要分一杯羹的outsider ,如果不想自己的军队被恶魔与魔鬼一起撕碎,就需要与其中一方立下血战契约,代表其中一方参战。

  契约内容根据双方的实力层次与需求,generally speaking 会各不相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