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the Dragon of Time Chapter 380

  万渊平原内机械Legion 的发展建设已经步入正轨。

  在龙庭位面这边的Galleon 本尊,徐徐睁开了铂golden 的眼眸,把Spiritual Will 全部收回到了自己的giant dragon 躯体中。

  之所以参与血腥战争。

  起因是Galleon 的两个Red Dragon 眷族陷入了恶魔一方的血战军中,由于与Demon Prince 之间的恩怨,没有太好的方式能将它们从血腥战场中带出来。

  但到了现在。

  以机械Legion 的如此声势规模踏足万渊平原,甚至为了强化机械Legion 的智能与battle strength ,特意再去了伊玛斯卡第二帝国,将奇械师帝国收为眷族。

  实际上,带走两个化为深渊龙魔的眷族只是顺带的事情。

  这并不是甚么核心目标。

  现在Galleon 主要想要的,是在万渊平原打下一席之地,在Bottomless Abyss 这种混乱的地方占据一处属于自己的领地,无论是收集Bottomless Abyss 里各方恶魔的情报,亦或者是为了Bottomless Abyss 的特产材料,用军功从地狱一方获得财富.都是很划算的事情。

  另外,通过自己的权限,Galleon 已经发布了活捉两个深渊龙魔的任务。

  由于丰厚的任务奖励,奇械师玩家们会很重视这个任务。

  当机械领域完善巩固之后,他们就该出动了。

  至于要如何在深渊领主帕祖祖的血战军中,精准的将两名被指定的深渊龙魔活捉到魔鬼阵营,这就要看奇械师玩家们奇特的游戏思维了。

  为了完成‘虚拟游戏’中的任务。

  奇械师玩家为此设计的种种攻略脑洞大开,让Galleon 看来都为之侧目。

  智慧生物的思维火花,碰上机械造物的恐怖特性。

  这两者fuse together ,迟早会迸发出令人无法忽视的rays of light 。

  龙巢内部。

  Galleon 转头看了看旁边,视野落在了一处微微隆起的财宝堆上面。

  他能听到淡淡的均匀的呼吸声。

  没有打扰还在沉睡的优娜,Galleon 的身躯泛起了属于伊玛斯卡圣衣的golden rays of light ,然后微闭双眼,把心神再度沉浸在了奇械师inheritance 中。

  机械Heavenly Venerable 表现的越出色。

  Galleon 想要能完全控制住机械Heavenly Venerable 的念头就越强烈。

  现在为了能控制机械Heavenly Venerable ,Galleon 把奇械之心从金属world 剥离,一直都带在身边,实际上,这样极大程度的削弱了机械Heavenly Venerable 的能力。

  若是把奇械之心放回金属world 。

  核心回归后,机械Heavenly Venerable 的表现还会更加的出色。

  届时,在血腥战场中的机械Legion ,才能真正的开始形成天灾势头,而现在只不过算是一支规模不错,具有一定的作战能力,但依然需要地狱Demon General 庇护的Legion 。

  这时候的Galleon 已经研究到了奇械师inheritance 中的Legendary 层次内容。

  奇械之路的first step ,是注灵。

  也就是赋予机械以智能,让机械造物能够听从奇械师的指挥。

  到了Legendary 层次,Legendary 奇械师所需要掌握的最核心能力,依然是‘注灵’,仿佛是轮回一般,又回到了最初原点。

  只不过,Legendary 奇械师的‘注灵’,在inheritance 中被具体的命名为创灵。

  创灵也是为机械造物赋予spiritual wisdom ,听起来与inheritance 起始的注灵仿佛是一样的。

  但是这两者之间有着极大的差别。

  注灵的标准是让机械造物可以动起来就行了,是奇械师的入门门槛。

  而创灵,则是要求奇械师能从无到有的制造,用一套奇械师特有的奇械rune 创造出机械之灵,给予机械造物更胜出智慧生物的智能。

  “机械之灵,实际上是一种奇械rune 编码的核心程序。”

  Galleon looked thoughtful 。

  这让他想起了Earth 。

  Earth 科技与奇械师inheritance 在许多方面有异曲同工之妙。

  Galleon 把魔法元素引入了Earth ,他们若是能把魔法与科技结合起来,说不准能走出与伊玛斯卡帝国completely different 的机械道路。

  “在奇械之心的内部,也有机械之灵机械Heavenly Venerable 的思维逻辑,看待世间万物的方式,就是源自机械之灵。”

  “如果能改写它机械之灵的rune 程序。”

  “就有机会让机械Heavenly Venerable 忠诚于我,成为可控的奇械瑰宝。”

  Galleon 的神情变得专注起来,更认真的汲取inheritance 知识。

  时间静静的流逝着。

  龙巢内的气氛变得安静起来,Galleon 沉浸于奇械师inheritance 中,得益于自身强大的学习能力,对机械之灵的理解clearly understood 与日俱增。

  同时,永恒神国内。

  在日冕Divine Stone 的照耀下,蔚然耸立的神殿沐浴着golden 阳光,悬浮于神国天穹,不固定的缓缓游离着,时不时就有许多神国居民以敬畏仰慕的目光,looked towards 神殿。

  神殿内部,寝宫内。

  Crystal Dragon 妮可妮娜变为了人形。

  身为龙女近侍,妮可妮娜的任务并不是守卫神国,以她的实力水准,随便拉出来一个异界神使,就能把妮可妮娜揍的covered head and sneaked away like a rat 。

  妮可妮娜的任务,主要是照顾龙神的起居。

  令伟大的时间龙神感到舒适。

  这不,妮可妮娜正拿着一种由主物质world 信徒贡献来的千层蚕丝绸布,卖力的给神Galleon 擦拭着Divine Physique 龙鳞。

  她时不时的偷偷瞧神Galleon 一眼,然后伸出小手,趁着神Galleon 不注意,痴迷的抚摸着神Galleon 的龙鳞。

  神Galleon 的龙鳞泛着淡淡的神性rays of light 。

  上面没有一丝一毫的无垢,纯净无暇。

  这当然是不需要清理的,妮可妮娜给神Galleon 擦拭龙鳞,是妮可妮娜自己强烈要求的,毕竟她这个龙女近侍要是一天天什么也不干,仿佛是在吃闲饭一样。

  神Galleon 也没有拒绝。

  擦拭龙鳞时的细微触感,对True Dragon 来说还是比较舒服的。

  他在荣光战争中为Dragon Clan 在前线浴血奋战,现在登顶成为龙神了,稍微享受享受又怎么了?

  龙女近侍现在还不止妮可妮娜一个。

  因为神国初建,神Galleon 挑选了一部分自己的Dragon Clan 信徒进入神国,这些幸运儿中有些雌性True Dragon 想要追随神Galleon ,成为龙女近侍。

  于是神Galleon 挑选了一些。

  堂堂龙神的龙女近侍只有妮可妮娜一个的话,也不太合适。

  因为最先成为龙女近侍,而且与神Galleon 有些旧情,妮可妮娜目前作为近侍长,受到许多信徒的羡慕。

  妮可妮娜开开心心的为神Galleon 擦拭龙鳞。

  同时,还有其他的龙女近侍就位于神Galleon 的脑袋边,给神Galleon 奉上的美食美酒。

  神Galleon 只需要张张嘴,就有龙女近侍把珍馐佳肴送到口中。

  期间提出的任何要求,都会被当成Oracle 对待,然后没有任何质疑的完成。

  除了龙女近侍以外,还有一些精灵侍女。

  与实力大多不强的龙女近侍相比,这些精灵侍女可不得了。

  一个个精灵侍女,看起来娇小柔软,但全部隐隐露出Demi-God 气息,放在外界,可是实打实的Demi-God powerhouse 。

  一模一样,仿佛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艾莉与艾莎。

  昔日的双生花神使,此时正身穿勾勒出妙曼身材的纱裙,用青葱手指,轻轻按揉着神Galleon 的dragon horn 。

  浑身golden light 闪闪,面容精致完美的Sun Wheel Princess ,正用合适的力度捶打着神Galleon 的脊背,为龙神做着按摩。

  当初被俘虏的精灵Demi-God ,在神Galleon 的拜托下,已经被不朽龙后腐蚀了心智。

  雄性精灵Demi-God 成为了神国守卫。

  雌性精灵Demi-God 是神国守卫的同时,同样也被神Galleon 当成了侍女。

  咳,这样子做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惩罚昔日的敌人,让身为精灵的Demi-God 服侍龙神,对精灵Demi-God 来说是赤裸裸的羞辱。

  绝不是单纯的为了享受!

  不过,在发现本体正潜心沉浸在奇械师inheritance 中,而自己躺在神殿享受侍女安抚时,对比之下,神Galleon 感觉somewhat guilty 。

  “我在这里享受,本体同样能代入感知到。”

  “嗯也算是替本体放松放松。”

  Galleon 与神Galleon ,是一魂两体,主魂与分魂的关系。

  作为本体,Galleon 可以直接代入神Galleon 的种种感受。

  不过神Galleon 作为Avatar 想要代入Galleon 感受的话,则需要有Galleon 的同意。

  给自己的躺平享受找了找理由后,神Galleon 还是感到心虚,于是在又过了一段时间后,挥了挥龙爪,恋恋不舍的解散了龙女近侍与精灵侍女们。

  只有死皮赖脸的妮可妮娜还留在这里。

  “至少要有一位龙女近侍留在这里照顾您。”

  妮可妮娜抱着神Galleon 的尾巴不撒手,义正严词道。

  在意识到神Galleon 不难相处,因为是极北冰原的旧日友人,对她也不错后,持宠而娇的Crystal Dragon 就逐渐大胆了起来,内心与神Galleon 之间的无形隔阂不再那么深厚,恢复了热烈大胆的本性。

  “我怎么不知道自己竟然不能生活自理?”

  神Galleon 甩了甩尾巴,对妮可妮娜说道。

  同时,柔和的力量将妮可妮娜震到金子铸就的神殿地面上,摔了一个屁股墩。

  “我有正事要做。”

  听到神Galleon 认真的语气后,处于人形的妮可妮娜揉着小屁股,撅了噘嘴,不过也没有再打扰神Galleon ,离开了这里。

  旋即。

  神Galleon 伸出龙爪,在空中勾勒游离。

  祂的目光同样专注起来,一身超凡Divine Power 迸发而出,以独特的规律交织成网状结构,慢慢覆盖着周围的空间。

  Galleon 沉浸于奇械师inheritance 。

  神Galleon 着手创造龙魔网。

  在龙庭位面与永恒神国的两个giant dragon ,都专注于自己的事情上。

  时光长河静静流淌,一往无前。

  直到近三个月之后。

  两条一模一样的silver giant dragon 同时睁开了双眼。

  “终于来了。”

  神Galleon 嘀咕一声,然后继续微闭双眼,专心致志的研究龙魔网,为自己的下一个神职而努力。

  与此同时。

  龙庭位面,Perpetual Temple Hall 内。

  位于龙巢中的silver giant dragon 抬起头,眺望着泛起涟漪,形成了一个涡旋的时光长河。

  “Time Dragon 逆流。”

  “this time 隔了六年多,来的挺晚。”

  Galleon 盯着涡旋。

  “该还债了。”

  silver giant dragon 低声自语,然后精神集中到了Time Dragon 逆流形成的涡旋中,看到了里面正在发生的场景。

  望着视野中的景象,silver giant dragon 微微一愣。

  视野中。

  一处all black, no daylight ,充斥着死亡Spiritual Qi 的领域帷幕拔地而起。

  它隔绝了明媚阳光,将周围万里区域笼罩在内。

  zombie ,骷髅,梦魇,vampire ,Death Knight 领域内,于无尽亡灵生物的roaring sound 中,体长距离三十米还有一段距离的silver giant dragon 挥动龙翼,身后还跟着两条Red Dragon ,以及一绿一黑两条五色龙。

  一名散发着浓浓Death Aura 的Lich ,正癫狂的大笑着。

  无穷无尽的血肉精华与Soul Power 从领域各地飞腾,汇聚向Lich 的身躯,持续不断的强大着他的气息,仿佛骷髅般枯槁的Lich 外貌,正在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充实健壮起来。

  这场景过于眼熟。

  由于龙类强悍的记忆里,昔日发生在诺亚continent 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哈利斯”

  “有意思,this time 竟然是过去时间线的我。”

  Galleon 凝望着时光旋涡,露出饶有兴致的表情,neither fast nor slow 。

  彼端。

  魔法造诣还远远不如Legendary Lich 的幼年Galleon 穿过亡灵领域,但没有成功breakthrough 而出,只是从另一个方向又绕了进去。

  然后几条性格暴躁的五色龙,袭击向Legendary Lich 。

  结果自然是被对方用麻痹之触困成了粽子,从高空坠向亡灵汪洋之中。

  幼年Galleon 眼看无法离开亡灵领域,只能被迫与强大的Lich 一战。

  藏起作为底牌的时停能力,幼年Galleon 一边不停的呼唤着看戏的Galleon ,一边主动moved towards 哈利斯飞行而去,在接近到了一段距离后,趁着Lich 不注意,爆起加速态,极速逼近Lich ,想要将其纳入时停领域。

  和当初一样。

  身为Legendary Lich ,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的哈利斯察觉到了时光的力量,以律令spell 阻断了幼年Galleon 的接近。

  接下来,在Galleon 平静的暗中注视下,哈利斯狂喜大笑起来。

  这个Lich 认出了Time Dragon 。

  “我惊才艳艳,我innate talent 绝伦!”

  “若是能获得Time Dragon 的Life Essence 与灵魂,时光之力也将为我所用!”

  “以我的实力,以我的智慧,以我的手段龙神化身降临寻仇,我照杀不误!”

  “再将时光之力参透,届时,吾将以不朽Lich 之躯,力敌神祇本体!”

  Galleon 清晰的记得。

  在他第一次听到哈利斯疯狂的叫嚣时,不得不承认,他的deep in one’s heart 涌现了一丝丝恐惧,不过现在再听,只觉得这个Lich 真是不知道the immensity of heaven and earth ,完全没把Dragon Clan 放在眼里。

  “未来的我,该出手时就出手啊。”

  幼年Galleon 焦急的通过Time Dragon 逆流呼唤。

  Galleon 咧嘴露出一个笑容,然后翻了翻身体,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观看。

  很快的。

  哈利斯以九环spell ,律令死亡,命中了幼年Galleon 。

  幼年Galleon 坠向大地,砸出了一个深坑,将周围一片片的亡spiritual pressure 的粉身碎骨。

  这时候的幼年Galleon ,已经没什么反抗之力了。

  “啧,这么快就得出手了。”

  “怎么就不能多坚持坚持?”

  Galleon 摇头晃脑,站了起来。

  时光之力迸发,江河般涌入了时光涡旋,响应着幼年Galleon 的summon 。

  与此同时。

  幼年Galleon 虽然状态很差,但脸上反而露出了放松表情,只是感受着浑身上下的剧痛,内心foul-mouthed 了起来。

  至于他在foul-mouthed 的内容,Galleon 对其十分清楚。

  死亡一指!

  哈利斯extend the hand 掌,一根苍白手指脱体而出,带着浓浓的死亡Spiritual Qi ,快若闪电般,在空中划过a beam of black light ,瞬间就洞穿了千米距离。

  但是,几乎已经触摸到幼年Galleon 脑门的死亡之指,却定格凝滞在了空中,难以寸进。

  幼年Galleon 抬起头,仰望天空。

  一只浑身由时光之力凝结,近百米的silver giant dragon ,从时光长河中浮现出来,垂眸凝望着自己。

  覆盖在躯体表面的silver 龙鳞,数道mysterious 的黑鳞之环,状若冠冕的六只dragon horn 还有一对熠熠生辉的Platinum Dragon 瞳。

  “这是,未来的我吗?”

  幼年Galleon 被Galleon 的威势慑服,心生向往之色。

  Galleon 低头望着幼年Galleon ,pondered then said :“遭遇重创,濒临死亡,对你我来说都是难得的遭遇,好好体会一番吧。”

  “这样的机会,随着the ebbing of time ,只会越来越少。”

  说完之后。

  看着幼年Galleon 无言以对,有些微黑的表情,Galleon 体验到了当初未来Galleon 的心情。

  为什么要让过去的自己受到磨难后再出手呢?

  Galleon 觉得,一方面是为了让自己能得到更好的成长。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好玩。

  瞧着幼年Galleon 不理解的怀疑眼神,Galleon slightly smiled ,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相信我,你以后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生命漫长而枯燥,总要找点小小的乐子。”

  幼年Galleon 的脸色更黑了。

  Galleon 看着幼年Galleon 的表情,感觉分外的愉悦有趣。

  只是,就和当初的未来Galleon 所说的一样,过去Galleon 的未来,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不会注定成为自己所看到的未来。

  就比如,现在的Galleon 与他当初看到的未来Galleon ,所具备的能力就不一样。

  远处。

  被两条Time Dragon 无视的Lich ,facial expression grave 无比,在took a deep breath 之后,开始超负荷的吸纳血肉精华与Soul Power 。

  Galleon 随便施展了个大复苏术,让幼年Galleon 的状态恢复如初。

  再looked towards 哈利斯。

  在无尽死亡Spiritual Qi 的环绕中,哈利斯的生物等级节节攀高。

  完成了blood sacrifice 封神ceremony 的他,生物等级最终定格到了四十,一身气息很不稳定,但的确是达到了主物质world 的Demi-God 门槛。

  此时的哈利斯脸色红润,身体健壮,面容俊朗。

  除了瞳孔中燃起的一簇Nether Fire 以外,看起来与Lich 完全不同。

  “哈利斯long time no see 。”

  “this time ,我会亲手杀死你。”

  Galleon 望着哈利斯,indifferently said 。

  Lich 与幼年Galleon 都是微微一愣。

  哈利斯对Galleon 的话不明所以。

  幼年Galleon 则是确定了Galleon 是他的未来,开始怀疑人生,觉得自己的未来已经注定好了,似乎没有任何意义。

  对此。

  Galleon 想到了当初未来Galleon 对自己所说的话。

  仿佛是inheritance ,仿佛是宿命轮回一般。

  Galleon 望着幼年Galleon ,轻声道:“未来从不是一成不变。”

  “你的选择决定了你的未来。”

  “现在的你,未来依然充满着不确定性。”

  眼看幼年Galleon 目中的迷茫散去,Galleon 转移目光,looked towards 了Demi-God Lich 。

  因为太紧迫的完成了blood sacrifice 封神ceremony ,Lich 的状态很不稳定,表情变换不断,抱着自己的脑袋,口中还喃喃自语。

  不过随着the ebbing of time ,他的状态正在逐渐稳定。

  Galleon 静静的等待着,没有趁着哈利斯神志不清的时候出手。

  对于这个第一次重创了自己,让自己尝到死亡滋味的Lich ,Galleon 不想太简单的将其杀死。

  期间,恢复状态的幼年Galleon 前去与亡灵做战,获得了两个高位sorcerer 的宣誓效忠,在Galleon 的提点下,第一次用了永恒与时光之龙的名义。

  没过多久。

  Demi-God Lich 的状态趋于稳定。

  哈利斯目光阴沉,抬头looked towards silver giant dragon 。

  “八十万人类的Life Essence 与灵魂汇聚我身。”

  “此时的我,距离Demi-God Lich 之躯,也不过只有一步之遥!”

  “Time Dragon ,Legendary 龙种,那又如何!”

  哈利斯已经有了Demi-God 的生物等级。

  只是,他的状态现在是强行镇压下来,还不稳定。

  等彻底将那些Life Essence 与灵魂消化,他就会成为真正的Demi-God 生物。

  Demi-God 。

  这个词汇,对于还在诺亚continent 的幼年Galleon 来说,已经是aloof and remote ,无法想象了。

  但boasted shamelessly 的哈利斯完全不知道他眼前的silver giant dragon 到底是谁。

  哈利斯要是知道,在荣光战争期间,被Galleon 或杀或抓的Demi-God ,绝对会扭头就跑,不敢有一点的对抗之心。

  连正统的Demi-God 都不是Galleon 对手。

  他这个刚刚踏入Demi-God 门槛,状态还不稳的Lich ,又怎么会是对手?

  但哈利斯不清楚这点。

  因为周围满是死亡Spiritual Qi ,他觉得,优势在自己一方。

  在Galleon 平静的注视下,他默念incantation ,领域内的亡灵生物开始暴动,汇聚成了一个several hundred meters 高,仿佛小山般的巨型亡灵,因为是不同的亡灵生物组成,不同的肢体densely packed 堆叠在一起,看起来畸形又恐怖。

  在巨型亡Spirit Physique 内。

  哈利斯咆哮嘶吼:“我会抽出你的灵魂,奴役你的肉体!”

  对此,Galleon 用怜悯的眼神望着Lich 。

  “你对时光的伟力一无所知。”

  他平静说道。

  next moment 。

  比此时的Galleon 庞然许多的巨型亡灵动了起来,迈着轰隆隆的步伐,imposing manner 凶猛的冲向Galleon 。

  Galleon remain unmoved 。

  只是,boundless 的时光河水开始汇聚而来。

  silver giant dragon 的身躯开始变化,迎风就涨。

  只是眨眼之间,一只体长超过千米,呼吸仿佛雷鸣,带着如渊如狱威压的恐怖giant beast ,出现在了亡灵领域之中。

  巨型亡灵aggressive 的步伐僵住了。

  幼年Galleon mouth opened wide ,一眨不眨的盯着巨神化Galleon 。

  在亡灵领域内所有还幸存的生物,具备一定智慧的亡灵,都仰望着天际间的巨神化Galleon ,面色僵硬,几乎窒息。

  bang!

  Galleon 一爪子拍下。

  several hundred meters 高的巨型亡灵,在巨神化Galleon 面前就像是弱不禁风的幼童,被直接strikes 的支离破碎。

  哈利斯感觉自己仿佛被一座山撞到,从支离破碎散开的无尽亡灵生物中划出一道抛物线,远远的被打飞出去。

  落地时。

  Demi-God Lich 的躯体已经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这一大巴掌,对Demi-God Lich 造成严重的心理伤害。

  他懵了几秒之后,又变得癫狂了起来。

  换成任何一个理智的Demi-God ,都知道自己绝非Galleon 的对手,immediately 逃跑才是上策。

  “haha ,impossible ,绝对impossible ,这是impossible 的事情!”

  “天命在我,我是注定要成为不朽Spiritual God 的人,怎么可能败给你!”

  “我哈利斯不想死,谁都无法杀死我。”

  Galleon 的目光还是带着look of pity 。

  这深深的刺痛了哈利斯的骄傲内心。

  “以我的life force ,以我全部的魔力,以我的灵魂,以我的智慧.赌上我的一切!”

  在不顾一切,永不认命的怒吼声中。

  领域内所有的死亡Spiritual Qi 都汇聚而来。

  同时,哈利斯的血肉之躯干瘪下去,体内汪洋般的魔力极速减少,化为无数漆黑的rune 在空中飞舞。

  最终,一根漆黑无光,仿佛最深沉夜晚的lance 凝聚成型。

  “die for me !”

  变成近乎骷髅模样的Lich 咆哮一声。

  lance 激射而出,洞穿空间,直奔Galleon 的脑袋。

  the ebbing of time 仿佛慢了下来。

  在幼年Galleon 有些紧张的注视下,漆黑lance 触及到了Galleon 的体表。

  然后仿佛是豆腐撞击到钢铁壁垒般,根根断裂。

  岁月壁垒闪烁了一下,隐没在Galleon 周围。

  低头看了看断裂爆碎成死亡Spiritual Qi 的lance ,Galleon 再望向在风中凌乱,满脸不敢相信的哈利斯,嫌弃道:“还有别的手段吗?这种小儿科的spell ,就不要拿出来用了。”

  已经很虚弱的哈利斯捂住脑袋,开始不断重复的自语。

  “impossible ,impossible ,impossible ”

  这家伙,似乎彻底的疯掉了。

  经历了一连串的打击之后,神智本来就混乱癫狂的Lich ,由于陷入了虚弱状态,无法压制体内尚未消化的众多灵魂,现在的状态更差了。

  巨神化Galleon 伸出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的龙爪,把蚂蚁般渺小的哈利斯攥在手心。

  神志不清的Lich 本能进行反抗,当然是毫无效果。

  Galleon 微微用力一捏。

  崩!

  这具Demi-God Lich 之躯爆炸开来。

  还没有被消化的Life Essence 与灵魂飞向all directions 。

  其中,Galleon 无视了众多灵魂,把Life Essence 摄取在一起,用自己强大的魔力与spirit strength ,直接剔除了杂质,凝为一颗血色的生命宝石。

  旋即,Galleon 把生命宝石给了幼年Galleon 。

  有这颗生命宝石,幼年Galleon 将踏入Legendary Domain ,获得一次大幅度的提升。

  做完这一切之后。

  Galleon 对幼年Galleon faintly smiled ,身体逐渐变得虚幻起来,消失在了时光长河泛起的涟漪之中。

  同时,亡灵领域被驱散,pale-gold 的光线照耀了下来,幼年Galleon 拿着生命宝石,凝望Galleon 离去的方向,沐浴着阳光,目中满是光亮。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