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the Dragon of Time Chapter 387

  “你那是单纯的为了复活Dragon Clan 主神吗?”

  “我都sorry 点破你。”

  龙庭位面内,Galleon 对神Galleon 表示鄙夷。

  虽说两者拥有相同的灵魂,思维方式一致,但有一点很显然的是,自从得到了金属龙神的提点后,神Galleon 比Galleon 本体更加的放飞自我。

  只不过。

  鄙夷神Galleon ,无异于鄙夷自己。

  Galleon 的潜意识想法绝对是与神Galleon 一模一样的。

  “位于Wind Element 位面的风法氏族,现在算是彻底没有了。”

  Galleon 想到了阿尔法提雅帝国。

  “只不过,也不知道在其他的Plane World 还有没有阿尔法提雅帝国的bloodline descendant ,其他的风法与火法bloodline 。”

  最近,由于火法与风法的事情。

  Galleon 对这个强盛一时的Magic Empire 又滋生了一定的兴趣。

  现在他麾下的阿尔法火法们,综合实力已经远远超过普通的主物质world 王国了,但距离当初最辉煌时期的阿尔法提雅帝国相比,却又是远远的不如。

  “等过段时间,以熔岩Transmission Gate 为锚点,去阿尔法提雅帝国还存在的时间线看看。”

  Galleon 在内心默默想道。

  对Galleon 来说,时不时的离开主时间线,去往一些特殊的时间节点,不管自身是否抱有某种目的,都是一段很有意思的旅程经历。

  作为Time Dragon ,在时光长河的无尽时间线中畅游,是他天生的hobby 。

  “同一帝国,blood vessels 里流淌着同一bloodline 的风法与火法。”

  “这两种sorcerer ,到底是为什么会矛盾激烈到把整个帝国,把整个主物质world 都打没了?”

  阿尔法提雅帝国要是纯粹自然发展,没有甚么存在在背后煽风点火。

  Galleon 是有些不信的。

  这时候。

  龙巢内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波纹泛起。

  周围的world 力场波动了起来。

  优娜的身躯浮现,迅速从虚幻变得凝实起来。

  返回龙巢后,优娜望向正看着自己的Galleon ,很快就亲昵的伸出了自己的脑袋,面甲贴在Galleon 的龙脸上面,来了个猛龙贴贴。

  一如既往。

  她开始跟Galleon 说自己遇到的好玩事情。

  Galleon 静静的聆听着,伴随着时光长河的无声流淌,龙巢内的气氛变得宁静安逸了起来。

  最近由于Galleon 忙于对奇械师inheritance 的研究,很少离开龙巢,外出游离。

  反而是优娜时不时的跑出去,到各个Plane World 溜达。

  这样的情况,与他们刚刚结识的情况刚好相反,那时候是优娜天天在龙巢内沉睡,Galleon 偶尔来一次,会把自己遇到的有趣事情讲给优娜听。

  现在反过来了。

  一段时间后。

  优娜打了个哈欠,有些犯困了。

  她this time 没有把自己埋入财宝下方,而是直接卷缩起身躯,紧挨着Galleon ,呼吸均匀的睡了过去。

  与此同时,Galleon 由于日以继夜,持续不懈对机械之灵的研究,看着hu hu 大睡,睡的很香的优娜,也感到了一些困乏。

  困意仿佛会传染。

  在优娜回来之前,Galleon 还是refreshed 的。

  没有抵御本能的睡意,Galleon 也闭上眼眸,睡了过去。

  不过在他睡觉的同时,有一丝心神还活跃着,与神Galleon 默默联系在一起,看着此时的神Galleon 正在做什么。

  Wind Element 位面。

  这个位面中存在一处奇异的界域。

  成千上万根贯穿上下,粗壮无比的龙卷风正呼啸卷动着,它们无比庞大,每一根都宛如通pillar of heaven ,其中个别甚至能蜿蜒出数千公里,漫天云海为之翻腾。

  不计其数的龙卷风同时聚集在一处广阔区域内。

  将这里变成了一处生命的禁区。

  凛冽的狂风犹如刀刃。

  就算是Wind Element 生命进入这里,也会被此地的恐怖龙卷风撕碎元素形体,同化吸收,成为壮大自己的食粮。

  不过。

  若是从极远的地方望去,会看到这些庞大的龙卷风又宛如缕缕白烟,婉转浮动。

  这片区域名为宏伟烟漏。

  Wind Element 女皇的神国。

  说是神国,但不像是正常神祇的神国那样,是在位面中开辟出一个独立的异空间。

  宏伟烟漏是直接位于Wind Element 位面中的一处区域,Wind Element 女皇的领地。

  元素主比较特殊。

  实际上,整个Wind Element 位面,都可以看做是Wind Element 女皇的神国。

  在自己相应的位面中,元素主就是至高的Sovereign ,能展现出相当恐怖的伟力。

  而就在宏伟烟漏内的极深中央处。

  有一座实体风暴凝聚而成的神奇宫殿,一墙一瓦,一砖一石.通体都是由实体化的Wind Element 能量打造而成。

  风之殿。

  Wind Element 女皇本体的居住地。

  整个宏伟烟漏所笼罩的区域,常年都没有生物活动的痕迹,更别提女皇所居住的风之殿了。

  就算是同为强大Divine Power 的神祇,在Wind Element 位面,没有Wind Element 女皇允许的情况下,想要穿过宏伟烟漏抵达风之殿,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此时的风之殿内。

  除了until now 都待在殿堂内的Wind Element 女皇外,今日又多了一位客人。

  一名龙神。

  “我didn’t expect 你会以本体降临。”

  此时的Wind Element 女皇已经化为了女性轮廓的元素形体,奇异的面容正是之前巨面轮廓的缩影,在她背后,大风组成的羽翼轻轻舞动着。

  Wind Element 女皇对面,是一条带着神性光辉的silver giant dragon 。

  神Galleon 面露微笑,声音said solemnly :“拜访风之女士的神国,我总不能派一个Avatar 过来,这样未免太没有诚意了。”

  Wind Element 女皇的涡旋眼眸间仿佛有风在流动。

  她said curiously :“你本体过来,不怕我对你意图不轨?”

  “为什么要怕一位智慧而美丽的女士呢?”

  神Galleon 反问道。

  声音paused ,Wind Element 女皇语气莫名,轻声道:“你应该知道,在成为神祇之前,我可是Desolate God ,诸神大多惧怕我。”

  神Galleon 凝视着Wind Element 女皇,道:“也许祂们只是因你的完美而战栗。”

  在听到了神Galleon 的话时,Wind Element 女皇先是微微一愣,然后有笑容在风流组成的面容上绽放,同时,整个Wind Element 位面中的风,仿佛都轻柔温和了许多。

  “因我的完美而战栗.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

  “不过,我很喜欢。”

  在神Galleon 有意无意的撩拨下,Wind Element 女皇对神Galleon 的好感度提升了不少。

  “神也只是掌握了世间权柄的强大生物。”

  “会战栗,也会嫉妒,这是自然的事情。”

  神Galleon 说道。

  神祇们不愿承认自己的庸俗有时候与凡物并无区别,但这是事实存在的。

  “这些话要是从凡物口中说出来,已经可以被认为渎神了。”

  Wind Element 女皇说道。

  神Galleon 望着Wind Element 女皇,低声道:“那么,阿卡迪女士要代表诸神惩罚我吗?我不会反抗像你这样的女士。”

  Wind Element 女皇笑笑,道:“惩罚一位龙神?我还真的挺想试试呢。”

  “只不过,我害怕被你们龙神系诸神杀到风之殿里,还是算了吧。”

  Wind Element 女皇的盟友并算不多,而且其中没有比她更强大的了。

  很多不了解元素主的智慧生物,会将风,水,地,火,这四位元素主视为同一阵营。

  但实际情况却completely different 。

  四大元素位面的元素主,是四位声名赫赫的强大Divine Power 。

  不过祂们并不是同盟关系。

  不同的元素,由于life essence 的对立,很多时候都会相互排斥,甚至滋生严重的敌对心理,比如在熔岩半位面的时候,就有Fire Element 与Earth Element 之间的对立战争。

  作为元素主,作为最强大的原初元素生命,也无法例外。

  无定形的飘逸的风,与沉重凝实的土,理念与思维方式都无法和谐相处。

  Wind Element 女皇的教义中教导信徒要时刻不停的变化,不拘泥于一种状态,在变化中前行发展。

  大地之主的教义却要求稳定与对变化的抵制,拒绝变化与发展。

  几乎是完全相反。

  因此,Wind Element 女皇与大地之主由于教义理念的巨大矛盾,处于敌对关系,而且仇怨颇为深厚,导致这两位元素之神的信徒互相猎杀,一见面基本就是irreconcilable 。

  另外两位Water Element 主与Fire Element 主的关系也是如此。

  除此以外,Wind Element 女皇与Fire Element 主的关系并不好,Water Element 主与大地之主之间也不和谐,只是没有达到on the surface 敌对厮杀的程度罢了。

  四位元素主唯一达成共识的点。

  是在原初Desolate God 与神祇的大战中,明确的加入到了神祇阵营,痛击昔日的Desolate God 同类,因此得到了无尽好处。

  时间静静的流逝着。

  风之殿内。

  一龙一风攀谈不断,逐渐熟络了起来。

  一段时间后,神Galleon 想起了自己要来拜访Wind Element 女皇的初衷,must be in order to 了打听复活Dragon Clan 主神的线索,于是找了个合适的机会,将话题转移到了Desolate God 与神祇的全面战争。

  Wind Element 女皇沉默了一会。

  “有很多神认为,我作为Desolate God ,在Immemorial Era 背叛Desolate God 阵营,在未来有朝一日也会再度背叛神祇阵营。”

  她面色复杂,说道。

  “我不这样认为。”

  神Galleon 做出了回应。

  Wind Element 女皇望着神Galleon ,nodded, said :“很多神没有意识到,Desolate God 不过是对于我这类古老存在的称呼罢了。”

  “实际上,每一位Desolate God 都是不同的。”

  “就比如四元素主,其中,我掌握原初之风,卡恕斯掌握原初之火,古蓝巴掌握原初之土,依斯提悉亚掌握原初之水。”

  “同为元素Desolate God ,但我们的原初之力completely different ,而且彼此之间纷争不断。”

  paused ,Wind Element 女皇helplessly said :“我们这些勉强算是同类的元素Desolate God 都这样,你想想,其他更没有共同点的Desolate God 呢?”

  听着Wind Element 女皇的话,神Galleon 面露思索之色。

  照这样说的话,所谓的Desolate God ,只是那些古老的原初类Divine Power 的集合,甚至会把恶魔与魔鬼归类到一起,但它们每一个都是completely different 的原初生物,拥有不同的性格思维,不同的能力体态。

  “实际上,当初Desolate God 的综合力量,远比神祇要强。”

  “Immemorial Era 的智慧生物种族远远没有此时丰富多彩,信仰不多,超凡Divine Power 还未完全崛起。”

  “若是Desolate God 能像神祇一样组成统一阵线,together ,神祇阵营必败无疑。”

  “只是,那时的Desolate God 们认识不到这一点,选择成为神祇的Desolate God 就不在少数。”

  Wind Element 女皇faintly said 。

  “我与其他的元素Desolate God ,通过我们之间的矛盾关系,看到了整个Desolate God 阵营的混乱无序,觉得Desolate God 必败,于是才加入了神祇阵营。”

  事实证明,这几位元素Desolate God 的选择正确无比。

  “原来是这样”

  神Galleon 沉吟片刻,然后叹息道:“可惜的是,我Dragon Clan 主神就死于拂晓之战,唉。”

  听到神Galleon 的话后,Wind Element 女皇轻声道:“九面龙神艾欧,我与祂并肩作战过,祂的确是一位fearless 而强大的龙神,祂如果还活着,将足以成为你们龙神系的庇护者。”

  说着,Wind Element 女皇望着神Galleon ,浑身的风流转浮动。

  “你也许不知道,九面龙神艾欧,若是按照神祇的划分,也算是一位Desolate God 。”

  “啊?”

  神Galleon slightly startled 。

  Wind Element 女皇看着满脸惊讶的神Galleon ,轻声道:“艾欧与多元宇宙一同诞生,是原初之龙,天生就有强大的Ancestral Dragon 类Divine Power 。”

  “只不过,艾欧后来创造了Dragon Clan ,在Dragon Clan 信仰加持下掌握了超凡Divine Power ,成为神祇,因为强大的个体实力,甚至有诸神之主的称号。”

  “Desolate God 与神祇之间的界限,从来就不是完全分明的。”

  “如今Dragon Clan True Dragon 的体魄,Dragon Breath ,Dragon’s Might 等等实际上都是弱化的一种原初力量,这样算的话,你们整个龙神系都是二代Desolate God 。”

  好家伙。

  我原来真能算是Desolate God 。

  在瓦罗兰continent 的时候,Galleon 因为自己与Desolate God 的相似之处,就调侃说Desolate God 竟是我自己,现在这调侃似乎成真了。

  神Galleon 将波动的心神平静下来。

  “我族主神死于恐怖之主的利斧下。”

  “恐怖之主被两位龙神杀死了,只不过,杀死了我族主神的武器,也不知道现在被谁掌握着。”

  顺着Dragon Clan 主神的话题,神Galleon 提起这件事情,故作愤怒的说道。

  “你说的是,至暗黑斧?”

  Wind Element 女皇询问道。

  神Galleon nodded ,道:“应该是吧,就是恐怖之主的武器。”

  while speaking ,神Galleon said without thinking :“你知道这个武器的下落吗?沾染我族主神之血的武器不该继续存在,应该由我族龙神摧毁。”

  Wind Element 女皇仔细思索了片刻。

  迟疑了一下,她说道:“我也不太确定,不过,如果至暗黑斧还存在的话,我想,它应该在4th layer 火山某处。”

  “哦?为什么会是在4th layer 火山?”

  神Galleon 询问道。

  didn’t expect Wind Element 女皇真的得知一些至暗黑斧的消息线索,神Galleon 的精神为之一震。

  至于Wind Element 女皇口中的4th layer 火山,是下层位面之一焦炎地狱的别称。

  位面探险家们对于焦炎地狱的描述是这样的。

  它是一个没有慈悲,没有宽容,没有怜悯的位面。

  它是灭亡之炉。

  它是4th layer 火山。

  焦炎地狱一共fourth layer ,虽然each layer 的具体情况都有差异,但整体都是无尽连绵的火山沉浮在无限虚空之中,于是经常被称呼为4th layer 火山。

  “恐怖之主在Desolate God 中也是名列前茅的powerhouse ,在Desolate God 阵营里被尊称为Great Demonic God 。”

  “我在还没有加入神祇阵营时,与恐怖之主有过一定的交际,我听说,至暗黑斧是与它一同诞生的武器,除了恐怖之主本身以外,不会受任何生物驱使。”

  “恐怖之主在没有死亡的时候,常驻在4th layer 火山。”

  “我想,如果恐怖之主死了,至暗黑斧也许会沉眠在恐怖之主昔日的魔巢。”

  Wind Element 女皇说道:“可惜的是,恐怖之主的魔巢具体位置不为人知,我只知道在4th layer 火山之内。”

  “这个消息希望能帮到你。”

  “像至暗黑斧这种武器,的确更应该毁掉。”

  这样说的话,大概率是在焦炎地狱了。

  整个下层位面实在太大了,从Wind Element 女皇口中得知的消息,将至暗黑斧的位置缩小到了焦炎地狱,对龙神系来说是个好消息。

  虽然无法完全确定,不过,龙神们可以更重视焦炎地狱,之后着重在焦炎地狱寻找至暗黑斧的下落。

  之后,神Galleon 没有立即离开。

  他留在风之殿内,neither fast nor slow 的与Wind Element 女皇闲聊着,因为得知了至暗黑斧的线索,也不再提及拂晓之战这般沉重的话题,而是氛围轻松的说说笑笑,讲着发生在一些神祇身上的趣事。

  比如被Primal Chaos Demon 犬咬断手掌,一只神手被当成磨牙棒的正义之神提尔。

  再比如所作所为都不带恶意,结果在阴差阳错下导致一系列恶劣事件,甚至神祇陨落的‘幕后大Evil God ’晨曦之主。

  Wind Element 女皇常年自己独居在宏伟烟漏内,也很乐意神Galleon 在这里陪她聊天沟通。

  虽说神Galleon 此时才是弱等Divine Power ,与Wind Element 女皇之间的差距很大,但因为神Galleon 的特殊性,Wind Element 女皇把他当成同级powerhouse 看待,沟通相处的十分融洽。

  一段时间后。

  Perpetual Temple Hall 内的silver giant dragon 睁开了双眼。

  转头一看,优娜还在hu hu 大睡着,而且在unconsciously 中换了睡姿,圆滚滚的肚皮朝上,四肢龙爪耷拉在身前,也不知道此时在做什么梦境,还在时不时的划水般摆动着,龙尾也左右摇晃。

  Galleon 哑然失笑。

  收回目光,他思索着神Galleon 从Wind Element 女皇口中得知的情报。

  “为了复活Dragon Clan 主神,孤身拜访一位强大Divine Power 的国度,而且还得到了情报线索。”

  “深思熟虑,无惧fearless ,义无反顾.不愧是我的Avatar 。”

  Galleon 摇头晃脑,尾巴轻轻甩动,骄傲的夸了夸自己。

  “等把这个消息告诉其他龙神,事后可以主要在焦炎地狱搜寻至暗黑斧的下落了。”

  Galleon 默默想道。

  接下来,silver giant dragon 目露郑重之色,取出了金属立方。

  数以亿计的极细微立方单位律动不断,仿佛呼吸一般在金属立方的表面此起彼伏。

  日以继夜,持之以恒的研究机械之灵,这么长时间过去,Galleon 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能给Demi-God 奇械作为核心的high level 机械之灵,都已经难不倒Galleon 了。

  Galleon 休息了一段时间,自己的Essence, Qi, and Spirit 状态恢复到了pinnacle 。

  现在,他要试着改写机械Heavenly Venerable 的核心程序。

  不需要改变太多,因为越多越难,越容易出问题。

  Galleon 要做的,只是给机械Heavenly Venerable 的核心中加上一条忠于自己的程序。

  龙巢内,silver giant dragon took a deep breath ,然后伸出龙爪,将金属立方托举在龙爪中间,用一对Platinum Dragon 瞳紧紧的盯着。

  魔力涌动。

  一枚枚奇械rune 从Galleon 的龙爪间构筑出来,continuously 的进入金属立方。

  同时,机械Heavenly Venerable 的声音响起。

  “吾主,您在做什么?”

  Galleon calmly said :“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要将你的核心带离你的金属world ,随身携带。”

  沉默了一下,机械Heavenly Venerable 道:“因为不信任。”

  它明白此时的Galleon 要做什么了。

  Galleon 低头注视着金属立方,said solemnly :“放开你的防御机制,将核心程序暴露在我的眼前。”

  机械Heavenly Venerable 沉默着,没有照做。

  Galleon 的目光逐渐冷冽起来。

  “我当初跟你的承诺,是你效忠于我,而在我死后,或者不需要你之后,将还你自由,你再做什么都与我无关。”

  “这个承诺的前提是,你的忠诚。”

  “但我无法保证你的忠诚。”

  “现在,你要么照我说的做,要么被我彻底摧毁,古伊玛斯卡帝国的火种自此不复存在。”

  像奇械之心这般瑰宝,同时具备着很大的危险隐患。

  如果无法为自己所用,Galleon 虽然会觉得遗憾,但也只能fiercely 心将它摧毁了。

  机械Heavenly Venerable 无法拒绝。

  它的机械之灵,也就是核心程序中有一条要求它不允许自我毁灭,遇到危险时,需要抓住任何可以延续自身的机会。

  作为古伊玛斯卡帝国的火种。

  当初创造奇械之心的帝国Imperial Family ,可不想它轻易的被毁。

  在Galleon 的注视下,金属立方的律动逐渐剧烈。

  它仿佛一朵金属之花开始绽放。

  无尽的细微立方体单位变化不断,最终,从金属立方的形态延展成了一个长方形平面,最核心的奇械rune densely packed 的刻录在上面,形成充满了机械与魔法美感的纹理,全部一览无余的暴露在Galleon 的眼中。

  其中有几Dao Mark 理程序代表的意思,让Galleon 目光闪烁。

  “视神祇为最终之敌,at all costs 灭亡诸神。”

  Galleon 低声呢喃。

  一整个古伊玛斯卡帝国对于神祇的憎恨与敌视,全部都装在这颗小小的奇械之心中。

  “这个核心程序.暂时先不管吧,优先级太高了,容易改出故障来。”

  Galleon 默默想道。

  机械Heavenly Venerable 现在有他的控制,弄不出来幺蛾子。

  旋即,giant dragon 面容肃穆,伸出了龙爪。

  龙爪在此时的金属平面上开始不停敲击,lifting the heavy as if it were light ,在不损坏奇械之心的同时,将奇械rune 烙印在合适的纹理节点上面。

  时光长河静静的流淌着。

  不久之后,金属平面内多出了一道新的纹理,全部由极细微的奇械rune 嵌合组成,位于其他的one after another 机械纹理之间。

  这Dao Mark 理,就是Galleon 潜心研究机械之灵的最终成果。

  若是有一位能读懂机械之灵的奇械师看到,就会明白它的意思。

  忠诚。

  忠诚。

  除了忠诚以外,还是忠诚!

  至于忠诚的对象,自然是Galleon 本身。

  crack crack 立方单位再度变化聚合,整体变成了金属立方的形态,将奇械rune 组成的程序包裹隐没在内。

  “吾主,感谢您的再造。”

  “我仿佛being reborn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