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ivation Is Like This Chapter 12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最快更新cultivation 就是这样子的最新章节!

    “四位Elder ,大功即将告成,Formation 随时可破。”

    长冥Sword Sect 的Innate Realm Great Perfection 修士抬raised hand ,钉子一般大小的法宝变作十米长攻城锤:“阵内玄阴司宵小本领不俗,你们先休息一下,养足了精神一同杀敌。”

    言罢,黑大硬的攻城锤摇摇指向无形屏障,只待一个突刺,便可令其应声而碎。

    就在这时,机关stone gate 开启,Lu Bei 缓缓飘上半空,无视五个长冥Sword Sect 修士,视线定格在了攻城锤上。

    “丑是丑了点,但体格霸道倒也不失一具利器,我放低一些标准,勉强和它有缘。”

    “boasted shamelessly !”

    Innate Realm Great Perfection 修士冷笑三声,缩小攻城锤,托钢钉于掌心:“记住,杀你的人是长冥Sword Sect Vice Sect Leader 费腾。”

    “好名字,难怪法宝忽大忽小,能长能短,原来是满腔热血之辈。”

    Lu Bei 抬手点了个赞,眼中golden light 绽放,飞快扫过五名长冥Sword Sect 修士,body flashed ,原地留下illusory shadow ,瞬移一般消失不见。

    bang!

    轰隆一声巨响,宛若耳边thunder 炸响,爆开heaven falls and earth rends 。

    Lu Bei 脚下fiercely 一踏,恐怖巨力汇于脚尖,空气凹陷naked eye 可见的巨大弧线,在尖锐咆哮声中,瞬息跨过百米距离,moved towards 一名长冥Sword Sect Elder 竖拳劈下。

    非人的速度,再加上非人的力量,Elder 尚未反应过来之前,便被一拳重重打在胸口。

    bang!

    bang!

    连续两声巨响,声声好似暴雨前夜平地惊雷。

    Lu Bei 出拳的位置,空气如水面般骤然激荡一圈圈透明波纹,力量之强似是撼动了空间,直把其打到扭曲了一般。

    伴随这声巨响,Elder 胸膛凹陷,筋骨尽断。原地溢开一圈blood mist ,整个身躯一闪而逝,霎时便不见了踪影。

    逝去的逝。

    第二声爆鸣响,

不远处的一座Sword Peak 拦腰而断,轰隆隆摧折而下,余声反复回荡。

    轰隆!

    heavenly thunder 再度炸响,Lu Bei 不给其余四人出剑的机会,连续高速踏空横移,每过一处,出拳便走,头也不回。

    没有生还的可能,也不存在补刀。

    天降机缘,本就远超Innate Realm 的速度、力量双attribute 近乎翻倍,增长幅度骇人,他打五名Innate Realm 都不用拔刀,直接抡拳头就完事了。

    连续四道blood mist 崩开,连续四座Sword Peak 摧折,Vice Sect Leader 费腾这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他双目戾气翻腾,目力无法锁定Lu Bei 的身形,以法宝‘穿心钉’锁定Lu Bei 的气息,先用sword qi 环绕周身充当临时护甲,自身立于不败之地后,才驱动穿心钉朝Lu Bei fiercely 射了过去。

    this treasure 诛杀Innate with no difficulty ,skipping grades to challenge Divine Transformation 也nothing difficult ,哪怕body refinement Great Accomplishment 的body cultivator Divine Transformation Realm expert ,一旦被锁定气息,也只能以伤换命。

    sou!

    black severe light 闪过,眨眼间飞至Lu Bei 身前,锋芒刺目,距离眉心只有三寸。

    Lu Bei 脚下一点,压迫空气轰隆暴动,抽身后退的速度快到惊人,俨然比穿心钉还快了一丝。

    不得已,他稍稍放慢了一些速度。

    两者同速,相对静止。

    Lu Bei 张开大手,技能‘剑体’发动,五指缭绕white light ,一把将‘穿心钉’握在手中。

    吱呀呀噪耳声中,Lu Bei 缓缓降速,五指紧握穿心钉不得动弹,用强横到不讲理的蛮力,forcibly 迫使这根钉子停了下来。

    “一般,比我想象中差了不少,这宝贝和我无缘。”

    Lu Bei 眉头一挑,紧握疯狂颤动的穿心钉,给了费腾一个挑衅的眼神:“给你一个机会,还有什么大宝贝,一块亮出来吧!”

    费腾望之惊骇欲死,燃烧法力驱动穿心钉,吃奶的劲儿都用上,始终没法收回法宝。

    不仅如此,以心念控制穿心钉变作攻城锤,也因Lu Bei 五指紧扣的蛮横力量,惨遭禁锢镇压,没法向往常一样随心变化。

    头一回见到这种简单粗暴破解法宝的能力,费腾头皮发麻,心头惊恐直呼monster ,忽而前方silhouette 闪烁,subconsciously 爆开护体罡风,双臂持剑挡在身前。

    bang! !

    Lu Bei 紧握穿心钉的拳头正中宽厚giant sword ,接触的一瞬间,气流爆开无边风压,吹得费腾脸部肌肉变形,眼缝拉长,眼睛都看不见了。

    费腾心脏猛烈跳动,体内血液逆流,大江瀑布般不受控制涌向手脚四肢。

    两道钢刀般的between the eyebrows ,渗透出几滴殷红,刚一出现,便被高速气流冲刷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

    短暂定格过后,阔剑裂开细纹,费腾大口大口吐着鲜血,身躯倒飞而出,一连撞断三座Sword Peak 才深埋碎石废墟。

    “接我一拳不死,Innate Great Perfection 果真terrifying !”

    Lu Bei 双目微眯,战斗经验get,以后对上Innate Great Perfection 的expert ,不能只顾装逼,必须拔刀相向。

    万事求稳。

    好比狐三和沐纪灵之类出身名门的修士,一拳没锤死,人家反手就是一个大宝贝,届时the one to emerge victorious 可就……

    哦,这两个能一拳打死,那无事了。

    轰隆隆――――

    white 光柱冲天而起,myriad swords simultaneously go out 合并通天giant sword ,云气倒卷,惊风如浪,残云潮水般滚滚铺开。

    费腾吐血立在半空,根据同盟情报,玄阴司三人有长途跋涉的Flying Magical Treasure ,速度奇快,跑是跑不了了。

    既如此,只能搏命求一命了。

    他长啸一声,眼中black light 暴涨,发动Demon Sect 秘术,燃血焚寿换取法力暴涨。

    sword qi 激荡,凌厉冲霄。

    无边sword light 迸爆,一柄柄giant sword 拔地而起,高空分化万千,眨眼之间形成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之势。

    锋芒锐利成片延绵,剑势威压排开云海气浪,崩碎山林,在大地上留下one after another 声势可怖的龟裂。

    Lu Bei 举目四望,一片Heaven and Earth 竟是white glow ,锐利透过重重Void Slash 而来,打磨剑体begin to stir 。

    热血燃烧,他忍不住舔了舔发干的嘴唇。

    不愧是人均暴躁好战的sword cultivator ,苟且如他,上了Senior Sister 的道,习得剑体等技能,也不免深受其害,此情此景只想抛开所有,酣畅淋漓大战一番。

    “斩!!”

    高空中,thunder 震动,流光骤雨直贯而下,携毁momentum of destroying the Heavens and exterminating the Earth ,洒落七彩朦胧光束。

    Lu Bei 长吸一口气,胸膛鼓起,双脚踏空崩陷凹槽,紧握穿心钉的拳头收于腹下,use body as sword 挥拳直上。

    全身力量自腿而上,腰胯为轴聚至肩头,臂膀高举,坚拳为sword edge 。

    一次出拳,筋骨层层雷动,噼啪炸开爆豆之声。

    如雷如炮,洪音层动。

    高举的拳锋冲击一道凝固实体的sword qi ,两米见宽,剑身刻画杀势碑文。

    大剑冲霄而上,like a hot knife through butter ,和费腾洒落的漫heavenly sword qi 相碰,一路爆开数之不尽的残破sword qi 。

    光流逆转,好似瀑布倒流。

    在大剑横空而上的瞬间,无边剑势再难寸进,随大剑长驱直入,一点点消磨殆尽。

    溃败一如雪崩,费腾怒吼压下双臂,无法阻挡大剑在眼前越放越大,直到sword light 刺在眉心,才怅然收手作罢。

    仔细一看,这sword light 颇为绚丽,死在this move 之下,倒也不枉他前半生苦学奋进,大好男儿立誓成为一代Grandmaster 。

    至于后半生……

    蹉跎岁月,不提也罢。

    轰轰――――

    光束散去,mountain range 间stand in great numbers 的Sword Peak 十不存一,惶惶剑势威压许久不散。

    Lu Bei 僵硬收拳,活动了一下酸麻的手臂,将手中穿心钉一口吞下。

    无缘归无缘,扔了怪可惜的,砸到flowers and grass 也不好,先带回家再说。

    [你击杀了费腾,获得60万经验]

    [你击杀了…

    [你……

    收获200万经验,Lu Bei 倍感失落,他还是抱丹境的时候,击杀一名Innate Realm ,最高可获得120万经验,现在晋级Innate ,斩落Innate Realm Great Perfection 却只有60万经验。

    机制算法有问题,害他提前实现了财富自由。

    钱要走,拦都拦不住。

    Lu Bei brows tightly knit ,又是英俊害得他,被程序员针对了。

    “……”x2

    Earth Palace 中,狐三和沐纪灵望着水幕俱都无言,寻思将自己代入其中,对战Lu Bei 获胜的probability 。

    很低。

    一旦Lu Bei 先出手,就没机会了。

    “姓沐的,怎么回事,不是说太傅她老人家留下的是意境吗,怎么我Second Brother 得了好处,就跟喝了鞭汤一样?”狐三看不懂。

    “啊……”

    沐纪灵摸了摸头上的冷汗,她也不懂,stone pillar 意境被外人所得,必须尽快汇报,或许那时候,书写意境的Master 能为她答疑解惑。

    “别Ahhh 的,说话呀!”

    “Master 不是老人家,你再敢这么说,我便如实转告。”

    “……”

    狐三当即闭嘴,确实,两个old woman 如花似玉,用老人家来形容有失偏颇。

    改天告诉Second Brother ,让他嘴上客气点,别仗着自己年轻不懂礼貌,整天张口old woman ,闭口old monster ,忽略事实不看年龄,分明是风韵犹存才对。

    没错,就这么教他!

    “咦,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沐纪灵指向水幕,不知何时,一black clothed person 默立漫Heavenly Sword 势之外,抬手拂过涟漪sword qi ,面上unemotional 。

    “阁下何人?”

    Lu Bei 皱眉转身,目光looked towards black clothed person ,只觉一阵心惊肉跳。

    明明眼前有人,但感知中却空无一物。

    Divine Transformation Realm !

    “长冥Sword Sect Sect Master ,卢连武。”

    “……”

    Lu Bei 眼角一抽, 咒骂狐三乌鸦嘴,都怪他满口喷粪,乱说周边有Divine Transformation Realm 。

    这下好了,真来了。

    “原来是卢Sect Master ,幸会幸会,如若无事,Ning Prefecture Ding Lei 就先走一步了。”

    “且慢。”

    惊鸿一瞥,浓烈murderous intention 化作sword edge ,笔直斩落Heavenly Retribution ,挡在Lu Bei 离去的道路上。

    Lu Bei cautiously 退后三步,皱眉looked towards 卢连武:“so that’s how it is ,I understand ,Your sect 无视Imperial Court 历法,袭杀玄阴司青卫,罪大恶极。Vice Sect Leader 胆大包天伏法受诛,现在轮到你这个Sect Master 不分黑白,打算滥杀忠良为Direct Disciple 报仇,对不对?”

    “是非黑白随你,sword cultivator 观剑而亡,死得其所,我也替Junior Brother 高兴。”

    卢连武并指成剑,缓缓指向Lu Bei :“我杀你,不为他,只因一口郁气难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