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ivation Is Like This Chapter 12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报仇。  Lu Bei took a deep breath ,长冥Sword Sect 犯上作乱,他息事宁人不愿和卢连武lower oneself to somebody’s level ,奈何对方仗着自身cultivation base 高绝overbearing ,既如此,他就不讲什么大道理了。  clang! !  Lu Bei 横臂一举,五指并做Palm Blade ,sword qi 牵连之下,一柄打磨锋利但没有安装刀柄、护手的残刀轻鸣颤动,缓缓吐露惊芒。  细长刀身轻薄好似蝉翼,透光可见筋脉一般的纹路,blue 品质和雪白直刀同级。  区别是,雪白直刀胜在坚固锋利,适用于近战搏杀,这把刀更适合驾驭远程攻击,类似于Flying Sword ,故而可称作飞刀。  习得Sword Controlling Art ,Lu Bei 萌生了Dual Blade Flow 的长远打算,接着剿灭蛇龙教的功勋,托狐三向上级讨要好处,上面人很给面子,按他的要求发下奖励。  其中,便有这throwing knives 。  “刀胚?”  卢连武微微一愣。  “剑,岂是如此不便之物,吾身可为剑,吾刀why not 可?”  “是极,是我才疏学浅了。”  卢连武nodded 称是,挥手取出一柄azure light 凌厉的宝剑,而后一圈剑轮在背后展开。五柄阔剑,分列白、绿、黑、红、黄,对应Five Elements 五色,远可攻近可守,妙用无穷。  Lu Bei 看得眼角一抽,这就是realm 悬殊带来的信息差,越境挑战哪那么容易。  他眼角twitched ,然后corner of the mouth twitched ,拼命眨巴着眼,给围观的两个咸鱼释放求援信号。  别傻愣着了,强敌当面,单挑纯属脑残,抱团取暖才是王道,你们不会真打算让我一个人单挑Divine Transformation Realm 吧?  “狐四心虚了,我去帮他。”沐纪灵收到暗号,脸色一正。  “别急,机会难得,我要看看这小子的上限究竟在何处!”狐三摇头阻止。  你Second Brother 什么水准,你心里没点数?  沐纪灵大为不解,朝狐三投去质疑目光,严重怀疑这货心存嫉妒,准备mur­der a per­son with a bor­rowed knife 。  转而一想,Lu Bei 终究是狐二的义子,身上肯定有救命法宝,狐三自家人都不担心,她一外人还是死对头跟着操哪门心。  一个破狐狸,一个烂鸟,没一个好东西,都死了才清净!  狐三不知道沐纪灵心头所想,偷偷握住一枚符,双目微眯紧盯水幕大镜。  之前五名Innate Realm ,且有一名Innate Great Perfection sword cultivator ,被Lu Bei 一人包围惨遭团灭,单this battle ,Lu Bei 就以Innate 之身打出了Divine Transformation Realm 的威风。  现在独战卢连武,或许取胜很难,可想死也没那么容易。  机会难得,他要探一探Lu Bei 的底,看看自家Second Brother 究竟藏得有多深。  ……  铮~~~  sword cry 之声大作长空,五色大剑贯穿虚空,森森cold light 刺破气浪,余留雾化气柱。  卢连武人狠话不多,出手便spare no effort ,没有same sect 那般自傲,不会因realm 高于Lu Bei 就心存轻视。  五色光剑绞杀,隐约可见Five Elements 大阵closely linked with one another ,每每一次变化,便新生大阵雏形。  周而复始,生生不绝。  five-colored brilliance 之中,只见一缕sword light 腾挪闪烁,速度之快留下道道重影,如龙游蛇走般穿梭无忌,每每惊险避开Formation 禁锢,迫使大阵不断刷新。  “如此神速堪比御剑横空,难怪Junior Brother 驱动法宝也奈何不了他,需得谨慎一些……”  卢连武心中一动,并指掐动sword art ,凌空指向万里无云的晴空。  刹那间,闪电惊雷划过,暴风气流并行,明亮天空瞬息转暗。  狂风骤雨呼啸而下,黑压压的天幕惊雷暴走,劈落炙white 笔直雷柱,炸开山地崩裂,击Broken Sword 峰连连腰折。  滚滚雷声震荡之间,一抹惊寒划开雨幕,高速穿行排开磅礴气浪风压,方圆several feet 之内的雨水为之偏移。  雨幕汇聚成河,不堪气流膨胀力道,箭矢般陡然朝all directions 射去。  滴滴雨水pierce gold and split stone ,击落大地,飞溅数不清的泥水碎石。  Lu Bei walking on air ,远远拉开身后追击的Five Elements 大剑,飞刀立于头顶,单臂并掌成刀。一步踏出,指尖cold glow 暴涨,势如流星急坠,锋芒所过之处,连绵雨滴搅碎,雨幕自行分裂两旁。  sword qi 纵横,murderous aura 无边。  激昂sword cry 之声冲霄而起,一跃盖过黑暗下的滚滚炸雷声。  来得好!  murderous intention 刺痛眉心,卢连武双目sword light 暴涨,反手撑天,而后猛地向下一拉。  轰隆隆――――  无尽lightning 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一幕white 大幕扯下,宛如天河水银倾泻,携璀璨绚丽之光华,一瞬淹没Sword Peak mountain range 。  雪白之色一闪即逝,Heaven and Earth 重归黑暗,暂停片刻的瓢泼大雨呼啸压下,眨眼间打湿焦黑大地,沁润all around 抹去浓浓白雾。  卢连武居高临下,感应Lu Bei 依旧强横的气息,不禁暗暗咂舌。  “fleshy body 非人哉!”  话音兀自流淌,一抹雪白unrolled bolt of white silk 骤然而上,夺目强光震碎thunder ,眨眼间便已杀至半空。  见此恢弘剑势,卢连武心痒难耐,不等Five Elements Sword 轮飞至,azure light 宝剑在手,纵身下落猛地挥出一剑。  一青一白,Dark Sky Curtain 间先有绚丽碰撞,而后sword cry 回荡,打散雨幕下坠之势,使其悬停半空,而后逆流而上。  Buzz! Buzz! Buzz! ――――  青白两sword glow 交叉十字,无边锋芒宣泄四散,涤荡八方nothing that cannot be broken 。  大如坚山,小若雨滴,都在狂暴剑风切割之下散作细不可查的芥子之物。更有Dark Sky Curtain 割裂数块,大雨伴随thunder ,阳光横纵交错照下。  好厉害,不愧是狐二先生的义子!  好厉害,不愧是我狐三的Second Brother !  Earth Palace 之中,沐纪灵投入大把Spirit Crystal 稳固Formation Formation ,见Lu Bei 独斗卢连武,一时不分胜负,还是在没使用法宝的情况下,双目涟漪泛起,惊得小嘴长得老大。  pa!   狐三抬手托住沐纪灵的下巴,猛地向上一抬,力气很大的那种,直把沐纪灵掀得离地三尺,脑门险些撞到屋顶。  “你干什么?”  沐纪灵怒目而视:“我说了,离我远点,别拿你的脏手碰我!”  “笑死,我摸我的财产,none of your business 。”  狐三said ill-humoredly :“别拿色眯眯的眼睛瞅我Second Brother ,他不稀罕。”  “呵,你也就身份上是big brother ,论本领,狐四才是狐家未来的顶梁柱。”沐纪灵鄙视道。  “hair is long 见识短,你是不知道狐Third Grandfather 的厉害,我要是认真起来,就我Second Brother 那样的……”  “如何?”  “我不敢如何,不论是打死还是打伤,我娘will not 放过我。”狐三两手一拍,他很想证明自己,因为是自家brother 下不去手。  “贱!”  沐纪灵fiercely 瞥了狐三一眼,继续观看水幕中的战斗。  趁她没注意,狐三relaxed ,将掌中握着的符收收好,暗道老而不死是为妖,家里的old woman 妖上加妖,bright vision like a torch ,闻闻味便相中了Lu Bei 这块unpolished jade 。  就是没给什么实实在在的好处,这样可不好……  狐三摸了摸下巴,以他对Lu Bei 的认知,有奶便是娘,收多少钱发多少力,基本没什么节操可言。  若是狐二再不发力喂点奶水,一直将Lu Bei 散养在外,只靠干娘和义子的表面关系,很难保证Lu Bei 不会转投帝师太傅的怀抱。  “是时候让娘亲再放点血了!”  ……  Buzz! Buzz! Buzz! ――――  Five Elements 五色撑起Shrouding Heavens Great Array ,之中sword light 如瀑,穿插逆流。  卢连武抬手一点,上百Sword Peak 拔地而起,轰隆震啸之间抖落泥水碎石,顷刻便打磨出一柄柄庞然剑胚。  上百大剑横空,划过晦暗天幕,宛若灵活Flying Sword 一般,轰隆隆破开thunder 之吼,朝Lu Bei 压了过去。  很难说,挨了this move 百剑齐发,究竟会被砸死,还是会被压死。  Lu Bei 身躯不停,纵横闪烁腾挪,避开Five Elements 大阵的捕捉,始终没法找到再次逼近卢连武的机会。  见上百剑柱呼啸而来,咬咬牙,决定来一波刺激的。  他一跃而上,踩踏滚滚Sword Peak giant dragon ,加速冲刺拉开重重残影,头顶飞刀showing off one’s ability ,隐隐要喷薄而出。   音波轰鸣,他一拳砸碎前方剑柱,借烟尘四散的一瞬掩盖,瞄准卢连武所在方位,骤然发射飞刀。  white light 刺目,use point to break surface 。  飞刀飙射的瞬间,无形气流陡然破碎,延绵而下十zhang or so ,周遭坚石崩裂,被可怖骇人的力量排斥而出。  时间好似放缓,唯有飞刀冲刺之速不减,直刺卢连武胸膛要害。  zheng! !  锋锐双眸绽放,卢连武横臂一扫,指尖划过azure light 宝剑,在清流炸响声中,双臂持剑缓缓挥下三尺cold glow 。  两强相碰,a light sound 。  卢连武手中宝剑azure light 一暗,飞刀崩落四散,点点残片sword qi 不存,反射lightning 当空跌落。  嘴角血渍溢出,他抬手抹去,seeing others do what one loves to do, one is inspired to try it again 道:“好剑,但终究是我……”  “终究是我技高一筹!”  惊闻耳边之声,卢连武猛地抬头朝声源处看去,只见Lu Bei 赫然出现在头顶上方,双眸golden light 深藏,右臂高举,如挥剑般直直刺下。  没有丝毫精妙的招式,平平淡淡,简简单单的一拳。  然而……  2500的力量,加上Dark Tide 的蓄气+暴击,以妖化后的剑体fleshy body 为根基,发动长冲sword intent 300%的剑招杀伤力,再燃烧法力注入Innate 一拧  只此一拳,便有8万杀伤力输出。  拳出。  风止,  雷停,  雨势不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