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ivation Is Like This Chapter 192

    漆黑地洞蔓延八方,辛绮多路狂奔,领教过Lu Bei come and go without a shadow or trace 的‘遁空’技能,先给自己上了个替身术,而后又在周身环绕浓郁死气。

    一路奔逃,排放大量灰色尾气。

    和Lu Bei 猜测中一样,辛绮的机缘来了。

    被通Nether Ghost 蟒独目divine ability 照射,魂魄离体,短暂进入Yellow Springs 死地,一去一回,活死人精魂导致demon art mutation ,获得了驾驭死气的独特divine ability 。

    除了她cultivation 的demon art 本就诡谲,再有一个原因,通Nether Ghost 蟒divine ability 火候不足。

    简单来说,这条通Nether Ghost 蟒成年了,但又没有完全成年,勉强沟通Yellow Springs 通道已是极限,将一名Innate Realm cultivator 魂魄流放Death State ,着实力有未逮。

    由此可见,辛绮幸运值爆表,换成数据,足以碾压Lu Bei 可怜兮兮的3。

    “得此divine ability ,未来成就不可限量,什么龙泉old ghost ,什么Extreme Emperor Sect chief steward ,以后给老娘提鞋都不配……”

    “我不能死在这里,必须尽快甩开后面的杀星。”

    尚未脱离killing disaster ,辛绮没工夫展望未来,for a nobleman to take revenge, ten years is not too long ,求God 再给她一些时间,待熟练驾驭一身divine ability 本领,今日之仇必百倍奉还。

    为保小命,更是捏碎Communication Talisman ,言明法宝到手,有Extreme Emperor Sect 野狗闻风而来,让龙泉老怪速速驰援。

    轰隆隆――――

    暴风席卷,搅动死气灰雾散作乱流,沿着地形复杂的洞穴四下散去。

    辛绮心头咯噔一声,咒骂几句,祝Lu Bei 以后在床上也swift and decisive ,fast as lightning 。

    Shua! !

    white light 疾影流光般穿梭而来,密集sword qi 洪流冲刷茫茫地窟,搅碎死气灰雾将其远远推至周边。

    海量sword qi 大网之中,一柄as thin as cicada wing 的飞刀锁定辛绮,临近后猛然炸开,碎片好似暴雨梨花,将方圆三丈之内尽数纳入攻击覆盖范围。

    指甲片大小的碎片足足三五百之多,每一片都带有pierce gold and split stone 的锋锐sword qi ,一个照面,便将辛绮刺成了破抹布。

    残尸半空self-destruct ,腐蚀性的毒液滋滋灼烧,

蒸起大片毒烟。

    辛绮在角落中闪身出现,fiercely 望了眼Lu Bei 所在的方位,转身便……

    bang!

    刚转身,砂锅大的拳头迎面放大。

    明明是钝击,压迫威势却无比锋利,割裂肌肤,深深刺痛着她的神经。

    仿佛迎面而来的不是拳头,而是一柄Divine Weapon 。

    at the crucial moment 之际,辛绮翻开底牌,亮出全部实力。体表灰色花枝脉络显形,one after another 豆大血珠溢出肌肤表层,凝固化作坚固角质。

    以血为甲,以死气为刃,以……

    bang! !

    拳落,剑开,气血甲分崩离析。

    辛绮倒飞而出,人在半空大口吐血,双目翻白险些昏厥。

    她猛咬舌尖,借助疼痛维持清醒,轰隆一声撞击后方stone wall ,整个人呈大字型深深嵌入其中。

    对面,Lu Bei 杀心打起,不给辛绮登上封面的机会,并指成剑猛地一挑。

    一片片残刀碎片点亮white sword glow ,凌空飞舞,汇聚vortex 剑轮。

    风势吹散死气,剑势吞吐锋芒,排开滚滚气流,纵横纠缠如罗网般向着辛绮strikes 而去。

    硝烟弥漫。

    sword cry 之声大振,森森cold light 穿插金钢stone wall ,凿开大量碎屑。

    出乎Lu Bei 意料,这层stone wall 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坚硬和宽厚,轻易被sword light 击穿,暴露出一条点缀Luminous Bead 的幽长石道。

    “这Demoness 什么气运,God 的私生女吗?”

    Lu Bei 傻眼望着突然出现的通道,他漫无目的游荡万魔洞窟,两眼一抹黑不知从哪开始,结果遇到辛绮,不仅钥匙有了,门也找到了。

    “或许是我想少了,她的机缘不止通Nether Ghost 蟒,还有便宜Master 留下的遗产……”Lu Bei brows slightly wrinkle ,惊于辛绮气运之强,反手一个补刀,朝废墟之中轰下一Fist Sword 气。

    [你击杀了辛绮,获得40万经验]

    “不说她那门divine ability ,单是她的衣着扮相,就远不止一百万出场费,算法的确有大问题。”

    Lu Bei 摇摇头,不清楚前方是否还有便宜Master 留下的考验,脚下Five Elements Wheel 散开,竖起石墙挡住缺口,掩人耳目为自己争取时间。

    他闭目感应片刻,找到石道尽头的密室,双掌按在墙壁,blue giant claw 沿途摸索,确认没有机关陷阱,这才取出Ascension Sect Sect Master 令,嵌入stone wall 凹槽,打开了密室入口。

    三米见方的一间密室,面积并不大。

    左右墙壁书架整齐,中央处是四四方方的祭坛,令She Yan 恨到gnash the teeth 的血缘机关。

    Ascension Sect 前Sect Master 亲手打造的血缘机关,放多少血都打不开,唯有用钥匙才能开启。

    来不及细看藏书,Lu Bei 张口吞下两个书架,钥匙开启祭坛机关,rays of light 散去后,露出几件兵器。

    一柄雪白long sword ,一口黝黑直刀,一张golden 劲弓,三支红翎箭。

    Lu Bei 挨个摸过,white long sword purple 品质,在几件兵器中垫底,black blade 和金弓分别是golden 品质。三支红翎箭品质最高,暗金级别的装备,以他目前的等级根本没法使用。

    将几件兵器吞入腹中,Lu Bei 捡起祭坛上的书信,见得‘吾徒亲启’字样,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他两眼一闭,幻想了一下Mo Buxiu 凌空劈叉的模样,心头一阵舒坦,打开信件看了起来。

    disciple ,你能抵达此地,说明你已经找到了为师留在深井Earth Palace 内的密函,不愧是我selected very carefully 才找到的disciple ,虽然为师此刻还不知你姓甚名谁,但为师深信自己的眼光,你aptitude 非凡,定能将Ascension Sect 发扬光大……

    Lu Bei :“……”

    似曾相识的一段话,他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死者为大,看在Mo Buxiu 入土为安的份上,就不计较他水字数了。

    贤徒,你能找到此地,想来一定是花了不少时间,为师猜猜,短则十天,长则一月,是不是?

    Lu Bei :“……”

    没有,遇到一个热心肠的大elder sister ,走两步就把我带过来了。

    莫要责怪为师多此一举将宝贝藏在万魔洞窟,cultivation 考验诸多,为师没法亲自教导你,只能用这种方式打磨一下你的耐性。

    废话不多说,为师早年sword cultivator ,迷茫入魔转换monster cultivator ,三个阶段皆只进不退,it would rather break but cannot be bend ,所以留给你的法宝也无防御之类的护甲。

    剑名‘素尘’,为师在Great Snow Mountain 铸造,陪伴多年,爱护有加,你拿去好生祭炼,莫要辜负了她。

    弓名‘玄烛’,箭名‘凤阙’。

    为师创建Ascension Sect 之后游历天下,第一站是邻近武周的雄楚之地,遇强敌开弓引箭,险些当场夭折。两年后回去寻仇,大获全胜,为警醒自身时刻不忘,便将弓箭捡回作为收藏。

    Lu Bei :“……”

    怎么捡的,在地上,还是在别人手里?

    你我Ascension Sect 中人,bloodline 皆为羽类,以后遇到弓箭之流的法宝,能避则避,免得被人一箭从天上射了下来。

    最后便是这柄魔刀,为师在极西之地捡得,据其主人生前所言,传自一赫赫有名的demonic cultivator Sect 。

    此Sect inheritance 九柄demonic weapon ,并称‘Great Demon 九o’,此刀作为其中之一,为师研究了许久也没摸出什么门道。再去找那demonic cultivator Sect ,才知道百年前因内乱extinguish sect ,sect members and disciple 避仇散至各地,余下八柄demonic weapon 无迹可寻。

    现在想来仍是一件憾事,贤徒好生cultivation ,待你问鼎武周之际,可去极西之地游历一番,good luck ,没准能像为师一样捡到不少好东西。

    运气不好,就想办法让自己的good luck 起来!

    为师修身养性多年,并非arrogant and despotic 的cultivator ,言尽于此,具体什么办法你自己领悟。

    Lu Bei :“……”

    怎么办,只看一眼便领悟到了essence ,还有救吗?

    至于什么水准方可称为问鼎武周,disciple 若是摸不准,为师给你一些提点。

    Extreme Emperor Sect 一般货色,Heavenly Sword Sect 不足为道,云中阁守成有余进取不足,三者皆不入武周顶流,封魔谷大善寺的枯衣僧手段不俗,为师闯关三次才勉强胜其a half move 。

    说起大善寺,镇狱万碑林真是好东西,可惜那群秃驴太能打,动不动就人多欺负人少,否则的话,为师高低捡几个带回Three Purities Peak 垫桌脚。

    “Extreme Emperor Sect 一般货色,Heavenly Sword Sect 不足为道,云中阁胆小怕事,只有大善寺还有点看头……”

    Lu Bei 抬手touched the chin ,恍然大悟道:“so that’s how it is ,这就是键仙powerhouse 的world ,以后我也这么吹。”

    ……

    黑暗之中, 一青衣白面的middle-aged man 身形闪烁而行,每跨一步,便有数十道重影分散all around 。

    容貌虽谈不上俊美,但眉宇之间洋溢一股风雅之色,reserved 颇具贵气。

    龙泉老怪!

    接到干女儿+徒媳妇的传讯,他以最快的速度摆脱林奉先纠缠,为此还挨了一下狠的,好不容易摸到此地,却断了辛绮的气息。

    “怪哉,难不成此地另有Transmission Formation ?”

    想到sect 遗失的魔刀,龙泉老怪coldly snorted ,都已经找到了这里,说什么都impossible 放弃。

    他掐动指诀,抬手在风中一抓,在一抹熟悉的大海气息summon 下,stone wall 前抬手轻轻一点,破开一条通道。

    地面上,见得辛绮身埋废墟,龙泉老怪脸色猛地一沉。

    是时候让second disciple 找个婆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