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ivation Is Like This Chapter 358

  诡异律动伴随剧烈能量波动,骤然加重的威压好似一座大山,死死压在众人胸口,禁锢空间的同时,亦禁锢Primordial Spirit 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这时,奔涌的死气怒涛般动荡起伏,撼动整个地下大慕,牵连a side World 摇摇晃晃。

  几人surrounded by this ,似狂风中的落叶,又如海中扁舟,involuntarily 随之一同起起落落。

  就在他们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令人窒息的威压达到顶点,骤然急转直下,滚滚死气收拢,一切尽消于无bang! bang! bang!

  一个黑影缓缓从黑暗中走出。

  其人手脚僵硬,四肢极不协调,好似闭关千百年,早已忘了走路该用什么方式。

  看清这道silhouette ,场中五人皆是呼吸一滞。

  尺,长发披落肩头,有脾睨天下之雄姿。然其衣衫破烂,暴露在外的肌肉线条好似金属浇筑,僵硬的手肤每移动一步,便击痛鼓一般的沉最糟糕的是,此人口鼻吞吐黑色死气,一双深黑眼眸搅动vortex ,摄人心魄,望之令人胆寒。

  真诈尸了!

  还是个Earth Immortal 的尸体。

  黑色眼窝横扫全场,视线阴冷凶戾,充斥着最为primordial 的进食欲望几人头皮发麻,面对第三方威胁,Extreme Emperor Sect 和Heavenly Sword Sect 心照不宣,暂时放下成见,从心站在了一处,・・・・・・

  来畅所欲言!你的每个评论,都被作者大大放在心里危异律动伴随剧烈能量波动,骤然加重的威压好似一座大山,死死压在众人胸口,禁锢空间的同时,亦禁锢Primordial Spirit 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这时,奔涌的死气怒涛般动荡起伏,撼动整个地下大墓,牵连a side World 摇摇晃晃。

  几人surrounded by this ,似狂风中的落叶,又如海中扁舟,involuntarily 随之一同起起落落。

  就在他们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令人室息的威压达到顶点,骤然急转直下,滚滚死气收拢,一切尽消于无。

  bang! bang! bang!

  个黑影缓缓从黑暗中走出。

  其人手脚僵硬,四肢极不协调,好似闭关千百年,早已忘了走路该用什么方式。

  看清这道silhouette ,场中五人皆是呼吸一滞。

  其人长眉入鬓,majestic appearance ,身长八尺,长发披落肩头,有啤职天下之雄姿。然其衣衫破烂暴露在外的肌肉线条好似金属浇筑,僵硬的手肤每移动一步,便撞击擂船的沉闷声最糟糕的是,此人口鼻吞吐黑色死气,一双眼眸搅动vortex ,摄人心魄,望之令人胆寒。

  真诈尸了!

  还是个Earth Immortal 的尸体。

  黑色眼窝横扫全场,

视线阴冷凶戾,充斥着最为primordial 的进食欲望。

  成见,从心站在了一处,诡异律动伴随剧烈能量波动,骤然加重的威这时,奔涌的死气怒涛般动荡起伏,撼动整个地下大墓,牵连a side World 摇摇晃晃。

  几人surrounded by this ,似狂风中的落叶,又如海中扁舟,involuntarily 随之一同起起落落。

  就在他们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令人窒息的威压达到顶点,骤然急转直下,滚滚死气收拢,一切尽消于无。

  bang! bang! bang!

  个黑影缓缓从黑暗中走出。

  其人手脚僵硬,四肢极不协调,好似闭关千百年,早已忘了走路该用什么方式。

  看清这道silhouette ,场中五人皆是呼吸一滞。

  其人长眉入鬓,majestic appearance ,身长八尺,长发披落肩头,有脾睨天下之雄姿。然其衣衫破烂,暴露在外的肌肉线条好似金属浇筑,僵硬的手脚每移动一步,便撞击擂鼓一般的沉闷声。

  最糟糕的是,此人口鼻吞吐黑色死气,一双深黑眼眸搅动vortex ,摄人心魄,望之令人胆寒。

  真诈尸了!

  还是个Earth Immortal 的尸体。

  黑色眼窝横扫全场,视线阴冷凶戾,充斥着最为primordial 的进食欲望几人头皮发麻,面对第三方威胁,Extreme Emperor Sect 和Heavenly Sword Sect 心照不宣,暂时放下成见,从心站在了一处,诡异律动伴随剧烈能量波动,骤然加重的威压好似一座大山,死死压在众人胸口,禁锢空间的同时,亦禁锢Primordial Spirit 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这时,奔涌的死气怒涛般动荡起伏,撼动整个地下大墓,牵连a side World 摇摇晃晃几人surrounded by this ,似狂风中的落叶,又如海中扁舟,involuntarily 随之一同起起落落。

  在他们大脑白的时候,令人室息的威压达到顶点,骤然急转直下,滚滚死气收拢,一切尽消于无,

  bang! bang! bang!

  个黑影缓缓从黑暗中走出其人手脚僵硬,四肢极不协调,好似闭关千百年,早已忘了走路该用什么方式。

  看清这道silhouette ,场中五人皆是呼吸一滞。

  其人长眉入鬓,majestic appearance ,身长八尺,长发披落肩头,有睥睨天下之雄姿。然其衣衫破烂,暴露在外的肌肉线条好似金属浇筑,僵硬的手脚每移动一步,便撞击插鼓一股的沉问声最糟糕的是,此人口鼻吞吐黑色死气,一双深黑眼眸搅动vortex ,摄人心魄,望之令人胆寒。

  真诈尸了!

  还是个Earth Immortal 的尸体。

  黑色眼窝横扫全场,视线阴冷凶房,充斥着最为primordial 的进食欲望几人头皮发麻,面对第三方威胁,Extreme Emperor Sect 和Heavenly Sword Sect 心照不宣,暂时放下成见,从心站在了一处,诡异律动伴随剧烈能量波动,骤然加重的威压好似一座大山,死死压在众人胸口,禁锢空间的同时,亦禁铜Primordial Spirit 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这时,奔涌的死气怒涛般动荡起伏,撼动整个地下大墓,牵连a side World 摇摇晃晃。

  几人surrounded by this ,似狂风中的落叶,又如海中扁舟,involuntarily 随之一同起起落落。

  就在他们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令人室息的威压达到顶点,骤然急转直下,滚滚死气收拢,一切尽消于无。

  bang! bang! bang!

  一个黑影缓缓从黑暗中走出。

  其人手脚僵硬,四肢极不协调,好似闭关千百年,早已忘了走路该用什么方式。

  看清这道silhouette ,场中五人皆是呼吸一滞。

  其人长眉入鬓,majestic appearance ,身长八尺,长发披落肩头,有睥睨天下之雄姿。然其衣衫破烂,暴露在外的肌肉线条好似金属浇筑,僵硬的手脚一步,便撞播鼓一船的最糟糕的是,此人口鼻吞吐黑色死气,一双深黑眼眸搅动vortex ,摄人心魄,望之令人胆寒。

  真诈尸了!

  还是个Earth Immortal 的尸体。

  黑色眼窝横扫全场,视线阴冷凶戾,充斥着最为primordial 的进食欲望大111m心照不宫指下能见,从心防在了一处,治律动量波,然加重的这时,奔涌的死气怒涛般动荡起伏,撼动整个地下大墓,牵连a side World 摇摇晃晃。

  几人surrounded by this ,似狂风中的落叶,又如海中扁舟,involuntarily 随之一同起起落落。

  就在他们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令人室息的威压达到顶点,骤然急转直下,滚滚死气收拢,一切尽消于无。

  bang! bang! bang!

  个黑影缓缓从黑暗中走出。

  其人手脚僵硬,四肢极不协调,好似闭关千百年,早已忘了走路该用什么方式。

  看清这道silhouette ,场中五人皆是呼吸一滞。

  其人长眉入鬓,majestic appearance ,身长八尺,长发披落肩头,有脾睨天下之雄姿。然其衣衫破烂,暴露在外的肌肉线条好似金属浇筑,僵硬的手脚每移动一步,便撞击擂鼓一般的沉闷声。

  最糟糕的是,此人口鼻吞吐黑色死气,一双深黑眼眸搅动vortex ,摄人心魄,望之令人胆寒。

  真诈尸了!

  还是个Earth Immortal 的尸体。

  黑色眼窝横扫全场,视线阴冷凶戾,充斥着最为primordial 的进食欲望。

  几人头皮发麻,面对第三方威胁,Extreme Emperor Sect 和Heavenly Sword Sect 心照不宣,暂时放下成见,从心站在了一处,诡异律动伴随剧烈能量波动,骤然加重的威压好似一座大山,死死压在众人胸口,禁锢空间的同时,亦禁锢Primordial Spirit 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这时,奔涌的死气怒涛般动荡起伏,撼动整个地下大墓,

  a side World 摇摇晃晃几人surrounded by this ,似狂风中的落叶,又如海中扁舟,involuntarily 随之一同起起落落。

  就在他们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令人室息的威压达到顶点,骤然急转直下,滚滚死气收拢,一切尽消于无。

  bang! bang! bang!

  一个黑影缓缓从黑暗中走出。

  其人手脚僵硬,四肢极不协调,好似闭关千百年,早已忘了走路该用什么方式。

  看清这道silhouette ,场中五人皆是呼吸一滞。

  其人长眉入鬓,majestic appearance ,身长八尺,长发披落肩头,有睥睨天下之雄姿。然其衣衫破烂,暴露在外的肌肉线条好似金属浇筑,僵硬的手脚移动一步,便撞击擂鼓一般的沉闷声。

  最糟糕的是,此人口鼻吞吐黑色死气,一双深黑眼眸搅动vortex ,摄人心魄,望之令人胆寒。

  了!

  还是个Earth Immortal 的尸体。

  黑色眼窝横扫全场,视线阴冷凶房,充斥着最为primordial 的进食欲望。

  这时,奔涌的死气怒涛般动荡起伏,撼动整个地下大墓,牵连a side World 摇摇晃晃。

  几人surrounded by this 似狂风中的落叶,又如海中扁舟,involuntarily 随之一同起起落落。

  就在他们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令人窒息的威压达到顶点,骤然急转直下,滚滚死气收拢,一切尽消于无。

  bang! bang! bang!

  一个黑影缓缓从黑暗中走出。

  其人手脚僵硬,四肢极不协调,好似闭关千百年,早已忘了走路该用什么方式。

  看清这道silhouette ,场中五人皆是呼吸一滞。

  其人长眉入鬓,majestic appearance ,身长八尺,长发披落肩头,有睥睨天下之雄姿。然其衣衫破烂,暴露在外的肌肉线条好似金属浇筑,僵硬的手每移动一步,便撞击擂鼓一般的沉闷声。

  最糟糕的是,此人口鼻吞吐黑色死气,

  一双深黑眼眸搅动vortex ,摄人心魄,望之令人胆寒。

  直诈尸了!

  还是个Earth Immortal 的尸体黑色眼窝横扫全场,视线阴冷凶戾,充斥着最为primordial 的进食欲望人头皮发麻,面对第三压好似一座大大创宗心照不宣,暂时放下成见,从心站在了一处,诡异律动伴随剧烈能量波动,骤然加重的威空间的时亦禁元弹不得这时,奔涌的死气怒涛般动荡起伏,撼动整个地下大墓,牵连a side World 摇摇晃晃。

  几人surrounded by this ,似狂风中的落叶,又如海中扁舟,involuntarily 随之一同起起落落。

  就在他们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令人室息的威压达到顶点,骤然急转直下,滚滚死气收拢,一切尽消于无。

  bang! bang! bang!

  个黑影缓缓从黑暗中走出。

  其人手脚僵硬,四肢极不协调,好似闭关千百年,早已忘了走路该用什么方式。

  看清这道silhouette ,场中五人皆是呼吸一滞。

  其人长眉入鬓,majestic appearance ,身长八尺,长发披落肩头,有睥睨天下之雄姿。然其衣衫破烂,暴露在外的肌肉线条好似金属浇筑,僵硬的手每移动一步,便撞击擂鼓一般的沉闷声最糟糕的是,此人口鼻吞吐黑色死气,一双深黑眼眸搅动vortex ,摄人心魄,望之令人胆寒真诈尸了!

  还是个Earth Immortal 的尸体黑色眼窝横扫全场,视线阴冷凶房,充斥着最为primordial 的进食欲望几人头皮发麻,面对第三方威胁,Extreme Emperor Sect 和Heavenly Sword Sect 心照不宣,暂时放下成见,从心站在了一处,

  https://rg/novel/119/119639/64969947.html

  rgrg

cultivation 就是这样子的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