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ivation Is Like This Chapter 359

    “往事乘东风,不与后人提。”

    步子师缓缓道:“这位senior 不想把他的生平事迹告诉后来者,所以写下生前之事,又亲手将其抹去。”

    “你怎么这么懂?”

    Lu Bei 眉头一挑:“还有,你是不是在隐瞒什么?”

    “没有。”

    步子师斩钉截铁道,关于自己的身份,她拒绝和Lu Bei 分享。这货嘴脸shameless ,贪得无厌,知道越多便会索要越多。

    “没有,那就是有咯。”

    Lu Bei twitched his lips ,掀开另一面棺材板,同样的Great Xia ancient character ,同样的洋洋洒洒写满了一整面。

    区别是,这次刻痕清晰,并没有被抹去什么。

    “截生谱!”

    见得cultivation technique ,还是Earth Immortal 刻在自己棺材板上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Lu Bei 不做犹豫,指尖触摸,等待aptitude 做出评价。

    [你接触【截魔谱】,是否花费一万技能点进行学习?]

    不是截生谱吗,怎么变成截魔了?

    Lu Bei 诧异看着古文,再看自己一万多的技能点,纠结着是否要修习this cultivation technique 。

    学吧,this 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真名和匿名as different as heaven and earth ,鬼知道其中藏着什么猫腻。

    不学吧,这可是Earth Immortal ……

    话说回来,究竟什么是Earth Immortal ?

    “步姐,Earth Immortal 是……你又在干什么?”Lu Bei 正想虚心请教,扭头看到步子师紧闭双目,眉角冒出细汗,lips slightly moving 似是mutter incantations 。

    “这门demon art 诱惑太强,意志难以抵挡,我必须尽快将其忘记。”

    “真的假的,你自己不也cultivation demon art 吗?”

    “不,我只是模拟入魔,从未修习过真正的demon art 。”

    “有区别?”

    “爱believing or not !”

    步子师转身looked towards 另一边,

同时道:“你也别看了,这门demon art 没有Integration Realm realm 根本看不懂,你若强行修习,必遭demon art backlash ,一身cultivation base 尽数被废。”

    懂了,这就练。

    因为是强行签订的契约,步子师的话要反着听,她说没有,就是有,她说不行,就是搞快点。

    Lu Bei 砸下一万技能点,一脚踹在lazily 的aptitude 上,让其赶紧动起来。

    没踹动。

    不管步子师的话has several points of 真几分假,有一句话没说错,Integration Realm 以下没资格cultivation 这门demon art 。

    他等级不够,学不了。

    挺好的,省下了一万技能点。

    Lu Bei 自我安慰两句,掌心凝聚不朽sword intent ,将一面棺材板上的Great Xia ancient character 抹了个干干净净。

    cultivation technique 他已经记在脑海之中,随时都可默写出来,就算忘了,也能在个人面板里翻聊天记录。

    存档的东西,丢不了。

    Integration Realm 的时候,缺少配套的辅助cultivation technique ,可以考虑这门‘截魔谱’。

    但眼下……

    赶紧磨干净。

    步teacher 说了,demon art 害人不浅,absolutely 不能传出去,毁掉demon art 等于功德无量,这等善行义举他陆某人能放过?

    肯定不能啊!

    步子师听到摩擦声,紧皱的眉头缓缓松开,提醒道:“demon art 凶险异常,你若真的追求长生,切记不可cultivation ,否则的话,成了Earth Immortal 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此话怎讲?”

    Lu Bei 眉头一挑:“Earth Immortal 不是挺好的吗,至少听起来就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

    “Earth Immortal 确有Great Divine Ability ,得此realm 者无一不是shocking and stunning 之辈,但同时,他们也是长生之路上的失败者。”

    步子师缓缓道:“cultivator 经历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成者,thunder baptism 更进一步,败者,Thunder Punishment 加身前路无望,此生heavenly ascension 再无可能,只能在人间做个Divine Immortal ……”

    “说是immortal ,终究是凡人。”

    “既如此,为什么这位Earth Immortal 要将demon art 刻在棺材板上,看他的意思,对this cultivation technique 很是推崇。”

    “能助cultivator 度过Thunder Tribulation 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本就不多,这门demon art 可能也算其中之一……”

    步子师一知半解,想了想,未曾在Holy Land 中听过‘截生谱’的大名,继续说道:“据我所知,诸多senior expert 在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时cautiously ,各般手段都曾尝试过,这位Earth Immortal senior 修习demon art ,应该是为了保住自己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时不会化作灰灰。”

    “这么看来,他成功了。”

    “也失败了。”步子师斩钉截铁道。

    “……”

    Lu Bei 将信将疑,审视目光将步子师看得坐立不安,片刻后,他收回目光,起身朝墓室外走去。

    “demon art 的事情不要说出去,你我从未进入墓室,明白吗?”

    “知道了。”

    步子师憋屈nodded ,Lu Bei 话音加重,不是在和她商量,而是直接命令,这种情况下,立下血誓的她根本没法拒绝。

    ――――

    bang! !!

    阴云惊雷阵阵,Earth Immortal 尸折断朱隗一条手臂,在其痛呼声中,一个怀中抱汉杀,死死将朱隗钳在怀中。

    red light 飞溅。

    Earth Immortal 尸一口咬断朱隗脖颈,吞食其blood within the body Spiritual Qi ,吸力可怖,不过几个呼吸的工夫,便将金光灿灿的朱隗吸成了人干。

    这是没脑子的有力证据,换成Lu Bei ,肯定会养起来可持续压榨。

    朱隗身躯干瘪,眼窝凹陷,fleshy body 萎缩成干枯树皮,Primordial Spirit 不做停留,飞速遁逃而出。

    赶至此地的朱粲见状,果断将其Primordial Spirit 收入青冥long sword ,惊觉Earth Immortal 尸望来的视线,吓出一身冷汗。

    Earth Immortal Primordial Spirit 已散,fleshy body 重聚spiritual wisdom ,Early-Stage 阶段只知进食。朱隗走body cultivator 路线,五名Integration Realm 中,数他的身板最香,朱隗被榨干,就该轮到其他人遭殃了。

    朱粲不敢大意,他修习‘洗魔图’,fleshy body 强横不弱剑体,most likely 便是第二盘菜。

    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

    说来也是滑稽,往日提及洗魔图,他嘴上不说,心里却傲气无比,自恃强于Heavenly Sword Sect 任何一位Elder 。

    今天不行了,如果Earth Immortal 尸能听懂人言,懂得如何选择,他只想告诉对方,Heavenly Sword Sect 的剑体更香更有嚼劲。

    嘶啦!

    Earth Immortal 尸看了朱粲一会儿,双手撕开虚空,朝Heavenly Sword Sect 三位Elder 追了过去。

    朱粲:(?_?)

    欲言又止,止又欲言,心情极其复杂。

    黑色裂缝撕开,步子师移步走出,黑色束带遮挡双眼,purple 唇彩在苍白脸色的衬托下更加醒目。

    “你……”

    朱粲恶fiercely 瞪了步子师一眼,碍于对方的身份,暂且压住怒火,said solemnly :“为什么要去找狐四的麻烦,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擅离职守,朱隗被Earth Immortal zombie 化去了一身血肉。”

    步子师精于阵道,来自Human Race Holy Land ,掌握了诸多ancient formation 。

    在这个升级全靠考古的cultivation world ,步子师对Extreme Emperor Sect 的Array Master 们无异于降维打击,朱粲深信,若是步子师在场,肯定能钳制Earth Immortal 尸的移动,good luck 的话,当场喜提一尊Earth Immortal 傀儡。

    现在什么都没了。

    朱隗重伤,短时间内无法重返Peak ,大War General 起之前,Extreme Emperor Sect 痛失一名主battle strength ,水泽渊后续计划也无法执行,可谓having given away a bride, to lose one’s army on top of it 。

    论后悔和倒霉,步子师勇夺全场最佳,朱粲一肚子火气,她又何尝不是。

    咬咬牙道:“那是狐二的义子……”

    “现在不是对付她们的时候,当务之急是Heavenly Sword Sect !”

    面对外使,打又不能打,骂又不能骂,朱粲有气没处发,定睛looked towards 远处:“走吧,先回Elder 院,宸静海他们降不住Earth Immortal 尸,东西迟早是我们的。”

    “大牢的sword cultivator 不管了?”

    “你觉得呢?”

    朱粲fiercely 瞪了步子师一眼:“狐四如何,你没有杀了他吧?”

    做梦都想!

    步子师complexion ashen ,低着头一言不发。

    看其脸色,朱粲大致猜到一二,判断两人难分胜负,且有很大的可能,步子师因轻敌吃了大亏。

    他没有揭开伤疤撒盐,一剑split open space ,和步子师消失在原地。

    ……

    Secret Realm sword light 冲天,上百sword cultivator 联手布下大阵。

    高空之中,multi-colored 的剑轮不住循环,一朵朵剑莲绽放,集众人之力,布下Killing Formation 将Earth Immortal 尸陷入formation diagram 之中。

    有道是一strength breaking myriad laws ,只要拳头够硬,不管什么Divine Ability 手段,来多少白给多少。

    铁剑盟此刻便是如此,三位Elder 心知敌不过Earth Immortal 尸,纵有牵制也不过一时,只能一边疏散众人,一边勉力维系Formation 。

    人群中,look pale 的斩红曲拄剑后退,心怀强烈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假如,她是说假如,顺了sword heart 的意思,和那个谁共同comprehend 无名sword intent ,她便可以助斩乐贤一臂之力。而不是像现在,看着老father 在前面冲杀,除了干瞪眼一点办法都没有。

    “该死的混蛋,究竟跑哪去了?”

    想到心思狡诈的pretty boy ,斩红曲胸口隐隐作痛,忍不住cursed 。

    “斩Senior Sister ,你找我?”

    Lu Bei 一步跳出,抖落身上金光,望向高空上的sword array ,clicking one’s tongue in wonder 道:“那是何人,好生厉害,竟能同时挡下咱们Heavenly Sword Sect 三位Elder 。”

    一听这话,斩红曲怒气更盛,抬手抓向Lu Bei 衣领,半途,收了回去。

    她不确定,Lu Bei 是否又是一拳将她种在地里。

    “斩Senior Sister ,揍你是我不对,但你也不是一点错都没有,中了Extreme Emperor Sect Great Elder 的Illusion Technique ,我为了保存你的颜面,才对你重拳出击。”Lu Bei 解释道。

    “闭嘴,别说了。”

    斩红曲looked towards 高空:“father 下令,所有人撤出Secret Realm ,之后会将此地封死,待Sky Sword Summit 援军赶至,合力降服that zombie 。”

    撤出Secret Realm ……

    Lu Bei 心头一动,想到了关押在大牢中的七名sword cultivator 。

    有没有一种可能,名叫fish in troubled waters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