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ivation Is Like This Chapter 360

恋上你看书网,cultivation 就是这样子的  念头一起,再难压下。  Lu Bei 在七名sword cultivator 身上捞得大量经验,薅羊毛薅到上瘾,一想到以后薅不着……  不行。  不能让senior 们受委屈。  他家的地下室又大又舒服,比铁山大牢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加上他本人说话又好听,七位senior 搬进去肯定超喜欢,住了就不想走。  出于对senior 的尊重,Lu Bei 决定干了,他委屈点没关系,不能让senior 们受委屈。  “斩Senior Sister ,铁山大牢那边如何,人员都转移了吗?”  Lu Bei complexion changed ,警惕道:“Extreme Emperor Sect 来势汹汹,三位Elder 陷入苦战无法离开,若是Extreme Emperor Sect 打算fish in troubled waters ,大牢那边如何抵挡?”  斩红曲hearing this 亦是complexion changed ,咬牙道:“Junior Brother Lu ,你留在此地照应,我去大牢那边,若有皇极……”  “若有Extreme Emperor Sect 出现,你再给他们添一个人质,此计甚妙,我看行。”  Lu Bei said ill-humoredly :“真有Extreme Emperor Sect 劫狱,你去了也派不上用场,斩Elder 就你一个女儿,价值比那些要犯差不了多少,还是我去更为妥当。”  斩红曲没说话,紧紧捏住拳头。  这一刻,她渴望力量。  Lu Bei 抬手一拍,按在斩红曲背负的铁剑上,注入不朽sword intent :“斩Senior Sister ,Cultivation 讲究step by step ,别责怪自己,你已经很优秀了。”  说完,他纵身飞向Secret Realm 户门,留下斩红曲捧着铁剑面露纠结。  斩红曲:sword heart 啊sword heart ,Junior Sister Bai 会原谅我的,对吗?  sword heart :做梦!  斩红曲:那我该如何是好?  sword heart :Junior Sister Bai 得sword intent ,Path of Sword Dao triumphant progress ,你错失良机,和她之间的差距越拉越远,最终行同路人,你是愿意被Junior Sister Bai 记恨一辈子呢,还是愿意成为她的一段回忆呢?  斩红曲:回忆倒也不错。  sword heart :真的吗?  斩红曲:……  ―――――  Divine Immortal 放屁不同凡响,Earth Immortal 诈尸不落俗套,远比寻常cultivator 尸变强横百倍,Lu Bei 掂量了一下,他或许、可能、八成不是Earth Immortal 尸的对手。  既如此,没必要留下来死磕。  当务之急,是救七位senior 于水火之间,赶紧把他们送进自家地下室,可不能让人家等急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何top secret 将人带走,是个很考验技术的问题。  首先排除Yue Prefecture 林某的马甲。  坑Sect Master Lin ,Lu Bei 五体向上赞成,身先士卒冲在第一个,但今天不行,他敢变成林不偃的模样,荆吉就敢怀疑到他头上。  这哪是坑林不偃,这分明是在坑Heaven Soaring Sword Sect 。  “仔细想想,未尝不可……”  Lu Bei 双目微眯,说句有点飘的话,他习得不朽sword intent 完全体,斩乐贤那样的九Elder Jian 能一次打十个。  他亲自坐镇Heaven Soaring Sword Sect ,Heavenly Sword Sect 敢派九Elder Jian 过来,他就敢连人带剑一起扣下。  此刻大War General 起,Extreme Emperor Sect 步步紧逼,Heavenly Sword Sect 承受不起损失的代价。  这招能成。  但有一点不好,蚌鹤相争,the fisherman profits ,便宜了Extreme Emperor Sect ,比Lu Bei 自己吃亏还难受。  “左右都是死结,只能让Extreme Emperor Sect 的Great Elder 出面劫狱了。”  作为一名坚定的皇亲国戚,Ning Prefecture 陆某忠君爱国,决定brought trouble to others 披上Extreme Emperor Sect Great Elder 的马甲,步子师三人不行,没准就在某个草丛里蹲着,届时李鬼撞上李逵,又是一番麻烦。  只能是他了。  Lu Bei 双目微眯,将黑锅扔向自己的姥爷朱恒,这货上次占他的便宜,刚好今天把仇报了。  ……  Earth Immortal 尸出,水泽渊里里外外乱成一锅粥,在三位Elder 齐声命令下,驻扎此地的sword cultivator 飞速撤离。  水泽渊大阵门户被Extreme Emperor Sect 堵死,只能走地下河道。  诸多分流处,亦有Extreme Emperor Sect Disciple 把守,但面对数量众多的铁剑盟sword cultivator ,这些人象征性挣扎了几下,鸟兽群散放任sword cultivator 离去。  不说collapsed on the first encounter ,但也是隔着好several dozen li 地望风而逃。  看架势,应该是接到了上面的领命。  以上这些,Lu Bei 都不知道,抵达铁山的时候,望着空荡荡的荒地,暗道一声麻烦。  三位Elder 不制杖,更不持盾,知晓Extreme Emperor Sect Great Elder 潜入地Immortal Tomb ,immediately 发出讯息,两名black robe 守卫扛起铁山连夜就跑了。  按理说,攘外必先安内,王衍、廉霖等保守派sword cultivator 是Heavenly Sword Sect 一大隐患,一旦暴雷,将直接威胁整个铁剑盟稳固局势,理应早早铲除干净。  尤其是现在,以防Extreme Emperor Sect 的分裂计划,最好的处置方式便是杀了永除后患。  但被拒绝了。  比如斩乐贤,他就不同意,再比如荆吉,虽投了弃权票,但隐隐有给斩乐贤帮场的架势。  又有两位九Elder Jian ,或是出于个人利益,或是出于same sect 情谊,均投下了弃权票,跟着荆吉mystifying ,哼哼唧唧站在了斩乐贤身后。  八位九Elder Jian ,有一半不同意,这才一直拖到了现在。  ……  荒山。  水道奔涌。  一行八人自水面中钻出,遥望远方水泽渊,顺着河道飞快奔袭,朝Yue Prefecture 方向赶去。  直接去鹿州路途遥远,水泽渊周边有一处隐秘Cave Mansion ,可在那里等候斩乐贤三人,届时再将要犯们送去Sky Sword Summit 。  天衣无缝,not one drop of water can leak out 。  两名black robe sword cultivator 隐匿树影,身躯融入斑驳,不知使了个什么movement method ,借光暗交替的jungle 飞速前进,探路的速度不比御剑差了多少。  就在这时,一道silhouette 拦住去路。  此人身高七尺,偏瘦,中年模样,腰挎一柄long sword ,望之颇为儒雅。  见得此人,black robed sillhouette 停下脚步,行礼恭敬有加。  “见过武Elder 。”x2  Heavenly Sword Sect ,九Elder Jian 武承义。  “辛苦诸位了。”  武承义nodded ,看了眼水泽渊方向:“情况this Elder 已知晓,尔等无需多言,我奉命而来带走几位same sect ,他们人在何处?”  “在我这里。”  一名black robe sword cultivator 探手在怀中一抓,取出一座微缩版的三角铁山。  “好,此事算尔等首功。”  武承义眼前一亮,探手便要去抓铁山。  就在这时,一声高呼从后方传来,六道sword cultivator silhouette shua shua 而至。  领头者是赵子昊,他定睛looked towards 武承义,面色阴沉道:“你是何人,竟敢假扮家师!”  说话间,他收手在袖袍,摸出一张千里符。  很糟,千里符无法联系外界,来者等候已久,提前布置了Formation 。  赵子昊是九Elder Jian 武承义的Disciple ,他的话毋庸置疑,两名black robe sword cultivator 抽身暴退,收起铁山拔剑相向。  “hehe ,你倒是好眼光,竟能认出本Sect Master 的Transformation Technique 。”  武承义赞许一声,抬手在脸上一抹,水银波动晕开,显化出Heaven Soaring Sword Sect Sect Master Lin 的模样,为表真实,他还摸出了一柄black 大剑。  大势天。  见此情景,包括赵子昊在内,八名sword cultivator 齐齐愣了一下。很快,他们反应过来,mysterious person 未曾展露真容,仍披着一层面具。  “好胆!”  “接连假冒九Elder Jian ,你究竟是何人?”  两名black robe sword cultivator 屏住呼吸,持有铁剑的手掌微微颤抖,场中只有他二人有合体期cultivation base ,故而也只有他二人能感觉到mysterious person 身上散发的威压。  那种不经意的淡然,好似山巅长啸远空,天还是那个天,地还是那个地,Heaven and Earth 任你咆哮,给点惊雷算你这把赢了。  Lu Bei :|д)!!  他就知道,Extreme Emperor Sect 惦记着大牢里的保守派,派了个Great Elder 来劫囚。  Great Elder 变身的法宝,Lu Bei 此前见过,朱隗手中有一个,扮成的斩乐贤惟妙惟肖,单看容貌身形,亲闺女斩红曲都没认出来。  而且,还瞒过了具有识破能力的神目。  是件好宝贝。  得此物件,big brother 狐三解脱,再也不用学什么嘤语了。  Lu Bei 暗暗nodded ,大自然就是敞亮,今天合该他朱恒……  咦,等会儿,如果对面是Extreme Emperor Sect Great Elder ,那他顶着朱恒的面孔跳出去,岂不是当场穿帮?  “也罢,今天拉you brat 一把!”  Lu Bei coldly snorted ,一秒切换林不偃的样貌, 手持高仿版大势天缓缓走出。  长冲sword intent 充盈,剑身轻鸣激荡,晕开white 涟漪。  “Sect Master Lin ?!”  “你怎么在这里?”  看到正版林不偃手持正版大势天,还散发着正版长冲sword intent 表明身份,赵子昊and the others 皆是大喜。  very good ,他们这边来了一位九剑,这把稳……  稳个屁!  为什么偏偏是林不偃,不能换个人吗?  Sky Sword Summit 上八名九Elder Jian ,随便来一个也好啊!  Heaven Soaring Sword Sect Sect Master Lin 在Heavenly Sword Sect 很有名气,众人敬他谦谦君子,带领Heaven Soaring Sword Sect 重新崛起,不仅在Yue Prefecture 站稳脚跟,还折服众多sword cultivator Sect ,使得铁剑盟在Yue Prefecture 的势力bring it up a level 。  同样的,林不偃的aptitude 在Heavenly Sword Sect 也很有名气,only one 个持有九剑,却不是Heavenly Sword Sect Elder 的奇人。  众人敬他的名望,又鄙视他的aptitude ,私下底议论的时候,都觉得大势天可惜了。  总之,一言难尽。  看到林不偃出来帮忙,两位black robe sword cultivator 很是感动,只想和他说一句。  Sect Master Lin 快跑,这里水很深,你把握不住,absolutely 不可遗失了大势天。  “林不偃?!”  mysterious person slightly smiled ,抬手在脸上摸了一下:“有趣,竟有人假扮林某的模样招摇撞骗,你的长冲sword intent 不错,学得有模有样。”  言罢,他抖动手中大势天,长冲sword intent 冲霄而起,丝毫不逊Lu Bei 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