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ivation Is Like This Chapter 361

恋上你看书网,cultivation 就是这样子的  sword light 奔驰,飘逸涟漪不止。  长冲sword intent 取谦虚和平之心,驭淡泊虚静之意,天高无限,其用不穷。  mysterious person 驾驭的长冲sword intent imposing manner 和Lu Bei 不相上下,但蕴含的realm 却远在Lu Bei 之上,让人will know when you see it 谁真谁假。  两个都假。  林不偃不是这样子的。  赵子昊and the others 目瞪口呆,subconsciously 退后几步,小小一座荒山,竟有两个假扮林不偃的sword dao expert 。  真是见鬼了!  “impossible !”  Lu Bei 瞪大眼睛,Heavenly Sword Sect 那边什么情况他不知道,但整个Heaven Soaring Sword Sect 上下,论长冲sword intent ,除Senior Sister Bai Jin ,其他人来多少都是younger brother 。  这点,他很有自信,姿势就是这么优秀,想低调都难。  一时间,他忍不住怀疑起mysterious person 的身份,非要说长冲sword intent 在自己之上的人物,的确有那么一个。  便宜Master Mo Buxiu 的Master ,他陆某人的Ancestor Master 、第二任Heaven Soaring Sword Sect Sect Master 、一代Little Junior Brother ――牧离尘。  但牧离尘被关小黑屋,绝impossible 现身此地,更impossible 假扮林不偃的模样劫囚。  牧离尘不是这样坑disciple 的Master ,人家很有节操的。  “你究竟是何人?”  Lu Bei 双目微眯,眼中golden light 闪烁,试图看破对方的真容。  mysterious person faintly smiled :“长冲sword intent 不会作假,林某就是林某。”  “放屁,林不偃可没有你这么自信!”  Lu Bei coldly snorted ,话音落下,发现赵子昊and the others 脸色古怪,尴尬laughed :“诸位别误会,本Sect Master 的意思是,林某进退取舍自有一套灵活标准,他学了我的脸,却没有学到我的essence ,十足的假货。”  “……”x8  你都说漏嘴了,还装什么装。X8  “好一张巧舌如簧,当着林某的面编排林某,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何人。”mysterious person 抬手起剑,sword light 浮动,虚虚实实,身未动,便有剑势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滚滚moved towards Lu Bei 扑了过去。  “看到了没,他不是林某,他太强了!”  Lu Bei 竖起long sword ,凌空劈落流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澎湃剑势劈成两半。  “……”x8  你TM也很强啊!x8  “不错,可堪一战。”  mysterious person 持剑上前,口中淡淡出声:“往日林某为保Heaven Soaring Sword Sect 周全,compelled by circumstances 隐藏cultivation base ,今日long sword 开锋,扫去阴霾,首战便拿你人头祭剑。”  足下一步踏出,连人带剑化作一道white light ,斩shatter void ,遁身来到Lu Bei 身前。  身后,Sword Controlling Art 施展至极限,奔驰sword light 当空化开,一分十,十分百,顷刻间便如狂风骤雨,数之不尽的sword light 电掣雷鸣。  狂暴white 洪流席卷,淹没荒山大地,震撼Earth Dragon 翻滚。  尘埃刚起,又被氤氲雾化的sword qi 扫灭成空。  远看,荒山被一抹white 抹平,那sword light 去而复返,好似游龙惊鸿掠水而过,波荡无声无痕,凡有所挡之物,尽数抹消殆尽。  出手便是地图炮,俨然超过了林不偃的能力极限,即便后者持有大势天,也斩不出如此惊艳的一剑。  不是能力问题,而是脑洞不够,surnamed Lin 的耍不出这么漂亮的剑花。  赵子昊and the others 退缩一地,不是不想走,而是走不了。  荒山周边可进不可出,一道断隔竖下,似Formation 又似Small World ,他们摸不着头绪,更别提breaking the formation 离去。  眼下,除了原地干瞪眼,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两位Senior Brother ,且听this Zhao 一言。”  赵子昊语速飞快道:“这二人来得蹊跷,我一时分辨不出,但有一点this Zhao 非常确信,他们都非我铁剑盟中人。”  所以呢,你打算废话到什么时候?  “铁山大牢中的诸多same sect 虽犯下大错,然其立身根本亦是我等Heavenly Sword Sect ,不如将他们放出来,讲明entire process of development ,大家携手共进,或许能杀出一条活路。”赵子昊looked towards 二人,等待他们回复。  “不行。”  “做不到。”  black robe 二人组果断拒绝,其中一人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我senior and junior brothers 二人接到命令,若有劫囚者不可阻挡,宁可毁去铁山,放逐重犯于虚空之中,也impossible 让他们重见天日。”  “这是谁的命令,竟这般狠……”  赵子昊心下焦急,一时口快,意识到不对,急忙改口:“很有道理,但眼下形势不容乐观,放逐众多same sect ,那二人不论谁取胜,我等都吃不了兜着走。”  “为Heavenly Sword Sect ,我senior and junior brothers 二人甘愿赴死!”  “……”  赵子昊complexion ashen ,black robe 想死,他不想,大好的前途和富贵在等着他,岂能死在这片鸟不拉屎的荒山。  他冷着脸道:“this Zhao 是武Elder 的direct disciple ,我若被俘……”  “你且放心,我二人死之前,会助你为Heavenly Sword Sect 献身。”  “……”  你们这群sword cultivator ,活该die without a burial site 。  赵子昊气得脸都歪了,暗骂上面思想工作没做到位,sword cultivator 们甘愿赴死的目标是弃离经,而不是青乾,此事若不尽快处理,必然酿成大患。  ……  轰隆隆!!!  mysterious person 持剑在空,white giant dragon 掠地横行。  Lu Bei 竖剑挡下龙首咆哮,被其压着一路后退,心头gloomy and uncertain 满是疑惑,明明大家sword intent 水准相当,他的长冲sword intent 却始终不能奈何对方。  过于蹊跷,绝不止realm 压制那么简单。  事到如今,再扮演sword dao aptitude 感人的林不偃已无意义,Lu Bei loudly shouts ,不朽sword intent 注入剑身,无边sword qi 凝结,化作一道通Heavenly Sword 柱,瞬间抹去white giant dragon silhouette 。  “咦?”  in midair ,mysterious person 惊讶一声,被Lu Bei 施展出来的sword intent 引起了注意。  “毋那狗贼,吃林某一剑。”  Lu Bei loudly shouted ,一步踏出身形暴起,化作golden light 冲向mysterious person 。  五指捏爆空气炸响,不朽sword intent 凝聚拳锋,拳印横空,压迫一方world 缓缓后移。  好sword intent !  mysterious person took a deep breath ,掌中long sword 翻舞,炙白sword light 瞬息转化,凝结一道white 光幕,将他整个人护在其中。  拳印strikes ,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的咆哮冲击落在剑幕上,炸开层层涟漪。  顿时,Heaven and Earth rising winds, scudding clouds ,涟漪骤然升级为stormy sea ,随时有覆灭的势头。  mysterious person 不慌不忙,竖手点在半空,随其指尖摇动,sword light 大幕旋转阴阳之势,双鱼游走之间,卸去可怖力道,with no difficulty 化去了遮天拳印。  Lu Bei 望之心惊肉跳,暗道这位Extreme Emperor Sect Great Elder 有点东西,手中剑拳不降反增,重重strikes 在剑幕之上。  ka-cha !  轰隆――――  流光炸碎,Heaven and Earth 一静。  宣泄white light 冲刷剑雨,聚化无形无踪,骤然扫射all directions ,将a side World 搅得changeable situation 。  mysterious person 自认高估了不朽sword intent ,Lu Bei 在他手中翻不出什么风浪,可直面sword intent 的瞬间,才知道自己想岔了,他没有高估,反倒是低估了。  前所未见的sword intent 远比他想象中更加厉害。  嘶啦!  水银波纹晃动,缩小至一枚银珠,mysterious person 将其握在手中,彻底显露出本来样貌。  他望着银珠上的一抹血红,眼中满是惊骇。  究竟是什么sword intent ?  Lu Bei :∑  眼熟。  准确来说,前段时间才见过。  Extreme Emperor Sect Great Elder ,朱恒。  “这不姥爷嘛,您老人家怎么亲自来了,八婶在家还好吗,不开心的时候有没有揍八叔解气?”  Lu Bei 收起long sword ,见朱恒神色疑惑,抬手在脸上一抹,露出本来样貌:“姥爷,是我呀,你忘了吗,那天咱俩还联手把斩乐贤卖了个好价钱呢!”  保险点,他又摸出了统领令牌,啪一下挂在了裤腰带上。  “姥爷……”  朱恒抬手摸了摸下巴,眼中闪过一抹玩味,笑容古怪道:“我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你这么一个孝顺child ,既然你称呼我一声姥爷,我也不好为难你。”  “必须的呀,八婶最疼我了!”  “hehe 。”  朱恒face turned cold ,反手压下皇极舍身印。  同时,手中black 大剑横扫sword art ,层层叠叠的sword light 扭动虚空,生出无穷无尽的诡mutation 化。  砰一声炸响。   高仿版本的大势天瞬间破碎,sword light 消散。  朱恒身躯摇晃了两下,喉间上涌一抹腥甜,他complexion changed ,默不作声将甜血咽下,looked towards Lu Bei 的眼神更加古怪。  好profound 的立意,我竟没法模仿,这绝不是九剑sword intent 。  “小子,你不对劲啊!”  Lu Bei 不知其意,一拳砸开前方皇极舍身印,脸色缓缓沉了下来:“你……到底是who ?”  “Extreme Emperor Sect 做事,何须向你一个玄阴司的狗贼讲明,今天遇到我,算you brat 走运,看在那人的份上,我就不为难你了。”  朱恒一步踏出,身形虚幻无踪,消失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Lu Bei 如遭雷殛,身躯僵硬原地,视线恍惚间,Heaven and Earth 朦朦胧胧,似有giant beast 舞动狂风,搅乱earth, fire, water, and wind 。  紧接着,昏暗天空绽放两轮大日,煌煌之威照耀他身魂分列两旁。  仔细看,那不是什么大日,而是一双眼眸。  外界,Lu Bei 失神立在半空,手舞足蹈凹着奇葩造型,一言难尽的那种。  朱恒探手摸出一柄铁剑,试了试模仿不朽sword intent ,再次炸碎大片黑铁,他looked thoughtful ,片刻后望了望天空,俯身朝赵子昊and the others 走去。  一时玩心上来,耽搁了太多时间,险些误了major event 。  他抬手在脸上一摸,变成林不偃的模样,没事人一样落在地上,并指成剑横扫而下。  blood light 冲天,两颗人头径直飞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