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ivation Is Like This Chapter 362

热门推荐:

两名black robe sword cultivator 倒地抽搐,从fleshy body 到Primordial Spirit 皆被sword qi 斩杀,凉得彻底,cultivation world 的医学奇迹也救不回来。

他们食言了。

之前keep on saying 答应赵子昊,说自己死之前,会先给他一个体面的死法。

结果并没有。

两名black robe 虽不像梅忘俗那般,挂了个荣誉Elder 的头衔,却也是实打实的合体期sword cultivator ,一个照面就被当场斩杀,直把剩下几人看得肝胆俱裂。

赵子昊took a deep breath ,秒换忠君爱国的嘴脸,热泪盈眶道:“Great Elder ,你终于来了,你不知道,为保铁山大牢,属下经历了多少凶险,险些遭了这二人的毒手。”

“你谁呀?”

“且叫Great Elder 知晓,小人赵子昊,随家师武承义一同拜入Extreme Emperor Sect ……”

“九Elder Jian 武承义?”朱恒打断道。

“现在是Extreme Emperor Sect 武承义。”赵子昊掷地有声。

“hehe 。”

朱恒冷笑两声:“林某生平最恨吃里扒外的墙头草,你若一言不发,林某只当你是一个屁,放了也就放了,可你主动courting death ,那就别怪林某vicious and merciless 了。”

言罢,剑指再起,又是一颗人头飞出。

见此情况,余下几名sword cultivator 四下奔逃,生死时速,御剑之风直接breakthrough 了自身极限。

“倒也懂事,省去我一番手脚。”

朱恒嘴角勾起,定睛看了眼赵子昊的尸身,沉吟片刻后收回目光。

他凌空虚握,将微缩的铁山大牢抓在手中,面上笑意更甚:“本打算将你们斩尽杀绝,但你们的运气实在very good ,若那股sword intent 真的是不朽……”

“啧,不朽剑主第二,真的假的,会不会是我猜错了?”

朱恒looked towards 手舞足蹈的Lu Bei ,自言自语了一会儿。

忽而,一团浓烈Yin Fiend create something from nothing ,Heaven and Earth 威压骤增,隐有局部降雨的趋势。

他暗道坏事,身躯飞速沉入地下,眨眼的工夫disappeared 。

朱恒离去,阴云baleful aura 随之消散,来势汹汹却tiger’s head, snake’s tail ,不曾惊起半点风浪。

片刻后,尸首分离的赵子昊手脚动弹,无头身躯爬起,将一颗脑袋捡起,置于肩颈。

“痛煞我也!”

赵子昊摸着脖颈,经此一劫strength great injury ,look pale 心有余季:“若不是随身携带养魂签,今日怕是bode ill rather than well ……”

养魂签并不是万能的,既惊恐又庆幸,幸亏朱恒没有仔细检查,否则找到养魂签,他今天小命难保,真可谓Divine Immortal 难救。

“铁山大牢被Extreme Emperor Sect 抢走,这该如何是好?”

小命保住了,赵子昊想起major event ,心下暗inwardly shouted 遭,急忙转身朝水泽渊方向奔去。

事关重大,不能通知武承义,他Master 来了也担待不起,斩乐贤三人倒是可以,是极好的黑锅。

刚转身,迎面看到一张dark 的pretty boy 。

赵子昊吓了一大跳,抽身暴退取出铁剑,看清背后sneak attack 者是Lu Bei ,这才relaxed :“Junior Brother Lu ,你怎么走路没声?”

Lu Bei 和朱恒大战的场面,他全程围观,看得清清楚楚,酸熘熘感慨此人手段高强,击败斩乐贤之事绝非谣言,确has several points of 可能。

“Senior Brother Zhao ,铁山大牢被Extreme Emperor Sect 夺走了?”

“……”x2

两人沉默不语,各有各的想法,赵子昊率先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Junior Brother Lu 莫要多想,此事你已尽力,实在是来袭者Divine Ability 强横,待你我禀明三位Elder ,由他们拿个章程。”

“都这个时候,还要plot against 来plot against 去……”

Lu Bei shook the head ,拒绝返回水泽渊,挑明道:“麻烦Senior Brother Zhao 给斩Elder 带句话,就说陆某没有护住要犯,深感惭愧,就不去见他了。

“Junior Brother Lu ,不如同去,有我作证,想来斩Elder 不会太过苛责你。”赵子昊干巴巴开口,背锅的找到了,还想再要一个送信的。

Lu Bei 不作回答,话锋一转:“对了,Senior Brother Zhao ,刚刚陆某遭了plot against ,脑子里昏昏沉沉的,忘了自己做了些什么,你在现场,能说说吗?”

“没有,什么都没有。”

赵子昊脸色一正,肃然道:“我只看到Junior Brother Lu 立在半空,long sword 在手一言不发,motionless ,自有睥睨天下的Overwhelming Righteousness Qi 。强敌虽possess great magical power ,不过米粒之光,也就图一乐呵,难掩Junior Brother Lu 英雄气概,场中rays of light 耀眼者,舍你其谁!”

“啊这……”

you brat 也太上道了!

赵子昊一顿吹嘘,把脸皮贼厚的Lu Bei 都整sorry 了,虽然是实话,但未免太直白了。

下次委婉点,可不能了。

Lu Bei 散去剑拳上的炙白rays of light ,抬手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many thanks Senior Brother Zhao 答疑解惑,陆某先走一步,斩Elder 那边就麻烦你了。”

you brat 跑得倒是快,我怎么办?

目送Lu Bei 离去,赵子昊一脸无语。

己方队伍,要么是弃离经的死忠,要么是有福可以同享,有难不能同当的滑头,和这些虫豸共事,真的能光复青乾大业吗?

太难了!

――――

“什么,你说Secret Realm 探索结束了?”

Three Purities Peak 上,She Yan 一脸懵逼,出场看到熟悉的small courtyard 子,她还以为Lu Bei 落入了Secret Realm 幻境之中。

谁曾想,Secret Realm 探索完毕,都到家了。

把她往小黑屋里一关,每天例行公事Dual Cultivation 一次,然后……

没了。

几个意思,找不到乐子,就把她当乐子?

“佘姐,我话还没说完,你急什么。”

Lu Bei twitched his lips ,原原本本将地Immortal Tomb 中的情况说了一遍:“那压根就不是什么Secret Realm ,就一坟头,Earth Immortal 尸变自毁墓穴,哪还有什么宝贝,你嫌少,我还嫌少呢!”

作为一名散修加旁观者,She Yan 对于武周大局并没有太多远见,可听到Extreme Emperor Sect 和Heavenly Sword Sect 一番混战,总计出现了六名高层battle strength ,仍免不了一阵瞠目结舌。

从旁观者的角度出发,她隐隐看到了战争的阴云。

“Lu Bei ,Heavenly Sword Sect 和Extreme Emperor Sect 是不是要开战了?”

“快了。”

Lu Bei 脸色凝重,关于假扮朱恒的mysterious person ,他没有向She Yan 提及,超出了他的能力范畴,更超出了She Yan 的能力范畴。

多说无益,徒增烦恼。

心胸豁达如他,念叨着莫欺少年穷,有道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三年太长,最多一年他就要把场子找回来。

这事没完!

“你在那滴咕什么呢,gnashing teeth 的,又有谁得罪你了?”

She Yan 乐道:“快跟我说说,也要让我开心一下。”

哼,迟早让你哭!

Lu Bei 瞪了She Yan 一眼:“走,跟我去Earth Palace ,到Dual Cultivation 的时辰了。”

面对这种要求,She Yan 从不拒绝,hearing this 心头一喜,嘴上倔强道:“丑话说在前面,这次不能像前几次一样敷衍我,不到Void Refinement Realm ,休想我放过你。”

“放心,指定把你喂饱。”

Lu Bei 满口答应。

Heavenly Sword Sect 和Extreme Emperor Sect 提前开火,又有mysterious person 从中推波助澜,局势诡谲难测,让他彷佛回到了去年。

那时的他粉粉嫩嫩,还是个没怎么见过世面的萌新,也没被物欲横流的cultivation world 染黑,纯小白,纯得跟白纸一样。

好好cultivation ,天天向上,怀揣着欺男霸女、鱼肉乡里的朴素梦想。

好不容易度过了猥琐发育期,还没怎么欺男霸女,弱小的感觉再度来袭,直让他膨胀的那颗心落了下来。

cultivation !

当夜,She Yan 被喂到装不下,体内满满white ,全是Lu Bei 注入的Innate 一牛嗟缴圆涣羯窬突嵋绯隼础

得Dual Cultivation 助力,她心满意足闭关,联手金鳞细蛇冲刺Void Refinement Realm bottleneck 。

搞定She Yan ,Lu Bei 也不装了,接下来一段时间,Innate 一殴芄弧

他踹开隔壁赵施然的屋门,和其共同comprehend 太阴杀势道,作为一流的Dual Cultivation furnace cauldron ,赵Sect Master 从未让他失望过,哪怕realm 法力皆有不如,仍能反馈他大量经验。

关键是听话,让她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像She Yan ,明明满心欢心,嘴上还不依不饶。

后半夜,Lu Bei 翻墙入院,来到熟悉的长明府。

讲述完水泽渊的情况,便急不可耐邀请朱齐澜进入单间Dual Cultivation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段时间憋坏了。

朱齐澜就是不知道的。

暗暗窃喜,人已经拴死,心在她这了。

Lu Bei 同样没有提及mysterious person ,忆起去年的苟和怂,计划未来一段时间obediently and honestly cultivation ,争取在大乱之前刷新一次版本。

――――

天清无色,碧水无垠。

广阔的Secret Realm 一眼看不到尽头,处处birdsong and fragrant flowers ,Spiritual Qi 雾化,充沛到令人咂舌。

王衍、廉霖等七名sword cultivator 盘坐在地,后方是四十名Void Refinement Realm sword cultivator ,俱都来自铁山大牢,此刻被一并放出。

azure light 汇拢,显化一模湖silhouette 。

盘膝打坐的廉霖缓缓睁开双眼,sword light 迸射,接触光影的瞬间应声而碎。

“你是何人,因何出手相救,有什么目的?”

“对life saving benefactor 就这种态度?”

光影缓缓道来,声音缥缈,无迹可寻:“我是谁,有什么目的,现在不便相告,你只要知道,身在此方world ,尔等生死存亡皆在我一念之间。”

“若想让我们背叛Heavenly Sword Sect ,劝你死了那条心。”廉霖闭目冷声,刚出狼窝又入虎穴,这还不如在铁山大牢里睡觉呢!

“没有背叛,尔等只需遵循sword heart 即可。”

光影澹澹一笑:“养好伤势,我自会放你们离去,还有……”

“差点忘了告诉你们,武周境内,有人修成了不朽sword intent 。”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