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ivation Is Like This Chapter 364

恋上你看书网,cultivation 就是这样子的  双玄宝图,分列阴阳。  Lu Bei 盘坐阳面,伸手作请:“斩Senior Sister ,坐。”  斩红曲踌躇不定,事到临头,又一次后悔起来,屏气凝神询问sword heart 。  斩红曲:sword heart 啊剑……  sword heart :爱坐不坐,不坐就滚,你搁这演谁呢?  斩红曲心下悲鸣,暗道sword heart 太disappointing 了,这时候要是劝一劝,兴许她就迷途知返了。  曾经,有一位surnamed Bai female cultivator 也这么觉得。  “斩Senior Sister ,别dilly-dallying 的,搞快点,你不急我还急呢!”  Lu Bei 催促一声:“Dual Cultivation 而已,又不是Dual Cultivation ,你且放心,陆某言出必行,一场互惠互利的生意,以后绝不走入你的生活。”  言罢,屈指弹出一点white light 。  斩红曲得不朽sword intent 入体,lovable body trembled ,双腿酸麻无力,顺势盘坐在formation diagram 阴面。  坐定之后,她彻底放弃了挣扎,随Yin-Yang Twin Fish 转动,敞开Primordial Spirit 和Lu Bei 气息相连。  斩红曲修习渊然剑歌,悟渊然sword intent ,后sword edge 观壁再得忘情sword intent 。Lu Bei 先后修习长冲剑歌、问情剑歌,以强横的aptitude comprehend 长冲sword intent 、问情sword intent 。  两人sword dao cultivation technique 虽有出入,但都在九剑之内,同根同源,在双玄宝图辅助下,轻轻松松便达到了Primordial Spirit Dual Cultivation 的highest realm 。  你中有我,彼此难分。  期间,斩红曲的元divine elephant 征性挣扎了几下,这是她最后的倔强,也是她作为女儿家的矜持。  可随着Lu Bei 敞开不朽sword intent ,她立马变得比谁都主动,不仅不挣扎了,还让Lu Bei 不要挣扎。  one hour 后,两人Primordial Spirit 环抱,斩红曲fleshy body 绽放white light ,环绕成茧,imposing manner breakthrough 合体期bottleneck ,反复横跳无法稳定。  Lu Bei 对Dual Cultivation 颇有心得,大战小站数次,经验无比丰富,这场面他眼熟得很,知晓斩红曲breakthrough 在即,不吝Innate 一畔模湮裙叹辰缣砑又Α  这里,他来过。  相较于Bai Jin just this once 的自我安慰,斩红曲直白多了,窥得不朽sword intent 殿堂,Primordial Spirit 死死抱住Lu Bei 不肯撒手,晋级和稳固realm 这等major event 被她抛之脑后,全部交由Lu Bei 处理。  cultivation 加速器,值得拥有。  one hour 后,Lu Bei 睁开眼睛,掰开缠在脖颈的手臂,望向近在咫尺的御姐面孔连连摇头。  这人不老实,说好了Primordial Spirit Dual Cultivation ,竟然趁机在肉体层面对他动手动脚。  算了,毕竟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这次就原谅她好了。  “我这人就是太善良了。”  Lu Bei 唏嘘一声,将手从斩红曲衣襟内抽出,并指成剑点在其眉心,再一次注入Innate 一拧  不朽sword intent 殿堂关闭,斩红曲颤抖睫毛,beautiful eyes 迷离略显迟钝,looked towards Lu Bei 的眼神颇为不解。  怎么停了?  “来日方长,sword intent 什么时候都有,先稳固realm 。”Lu Bei 解释道。  两人Dual Cultivation ,斩红曲的主要目标是不朽sword intent ,breakthrough 合体期反倒其次。Lu Bei 恰恰相反,培养备胎是为了反馈大量经验,只有斩红曲realm 上去了,他才能跟着一起飞。  前期投资没问题,但没好处的事一件不干,如何Dual Cultivation 要按他的节奏来。  斩红曲迷迷糊糊nodded ,心神沉浸,封闭感官,全力稳固合体期realm 。  Lu Bei 拍拍屁股离开单间,参照Bai Jin 稳固合体期realm ,斩红曲大约要闭关half a month ,时间太长,他就不奉陪了。  ……  四月下旬。  距离公测结束的倒计时仅剩三天。  狐三抵达京师,音讯全无,不知被狐二扔到哪里调教去了。  以前,狐二看自家儿子,虽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但勉强还算凑活,至少揍起来很顺手。  现在有了干儿子,再看不成器的亲儿子,可谓哪眼看哪眼够,一天不揍上三五回,浑身难受。  老娘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废物!  京师风云诡谲,作为武周imperial city ,绝对的政治权力中心,最早也最敏锐察觉到了大乱的先兆。  首先是Heavenly Sword Sect 所在的鹿州,自从Sky Sword Summit 歪了之后,sword cultivator 们如临大敌,再经历水泽渊的铁山大牢被劫,彻底进入战时状态,秣马厉兵一片solemn killing aura 。  铁剑盟更不用说了,在Heavenly Sword Sect 的授意下,武周十二州、八十四郡处处可见sword cultivator 山门磨剑之光。  the rising wind forebodes the coming storm ,大战的阴云笼罩在武周上空。  这些天,Lu Bei 秉承低调做人的原则,既没有和Extreme Emperor Sect 眉来眼去,也没向Heavenly Sword Sect 暗送秋波,本分老实做着他的玄阴司紫卫。  日常发放任务,为韭菜们的茁壮成长挥洒汗水。  说来奇怪,铁剑盟摇旗擂鼓,声势浩大,Extreme Emperor Sect 却一反常态,比他陆某人还要低调。  玄阴司也是,Lu Bei 身为Ning Prefecture 紫卫,在狐三前往京师之后,Ning Prefecture 情报来往均由他负责,未曾接到一个有关铁剑盟的任务。  武周境内,Heavenly Sword Sect 唱独角戏,不论他如何show off one’s military strength ,Extreme Emperor Sect 和玄阴司就是不动一下。  motionless 是王八,Heavenly Sword Sect 蹦Q更欢了,连带着,铁剑盟的声势更加喧嚣。  当然了,Lu Bei 这些天也不是一点正事没干。  狐三去京师挨揍,朱齐澜闭关未出,Lu Bei 不仅要处理Ning Prefecture 玄阴司的情报工作,还一肩担起了奕州、临州、Ning Prefecture 三州之地Extreme Emperor Sect Great Commander 的重任。  没办法,朱齐澜手下只有他一个统领,朱齐澜闭关,他不上没人能上。  ……  bang! !!  一声巨响,两扇门板飞出。  斩乐贤怒气冲冲走进Ascension Sect ,扯着嗓子咆哮道:“姓陆的,你给我出来!”  Lu Bei 掏着耳朵走出,看清斩乐贤拉长着的大黑脸,莫名somewhat guilty ,再看两扇倒地呻吟的大门,当即横眉瞪圆:“Ascension Sect inheritance 千年的门板,历代Sect Master 亲手开光,价值不可估量,今天不给我一个说法,你休想活着离开。”  斩乐贤重哼一声,见得Lu Bei ,心头火气更盛,抬手朝其衣领抓去。  没抓着。  Lu Bei 后退一步,frowned :“斩Elder ,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不是陆某看不起你,真动起手来,可就不是赔钱那么简单的事了。”  “红曲在哪,你把她藏哪了?”斩乐贤双目喷火,恨不得当场拔剑砍了Lu Bei 。  但不行,Lu Bei 的sword intent 远在他之上,拔剑只会输更惨。  “什么红曲,陆某都不认识她。”  Lu Bei twitched his lips :“斩Elder ,你女儿丢了,应该去找Extreme Emperor Sect 报官,而不是来找我的晦气,陆某曾答应过你,以后绕着斩Senior Sister 走,言而有信岂会食言。”  “放屁!”  斩乐贤气得破口大骂,挥手取出一封书信,斩红曲的字迹,白纸黑字明明白白,说是来找Lu Bei 比试sword intent 。  一去不回,肯定是糟了Lu Bei 的毒手。  “怪事了,陆某没见着斩Senior Sister 呀!”  Lu Bei 面露惊讶,comforted :“斩Elder 你莫要慌张,依斩Senior Sister 的手段,只要没遇到Extreme Emperor Sect Great Elder ,性命理应无忧,人指定没事。”  “姓陆的,把斩某女儿交出来。”  斩乐贤怒视Lu Bei ,对他嘴里的鬼话一个字也不信,咬牙吐字道:“斩某知道你要做什么,无非是扣下红曲,然后逼我就范,告诉你,斩某就算是死,也不会向你低头。”  “真的假的,我不信。”  Lu Bei 摇摇头,很是deserves a beating said with a smile :“我劝斩Elder 长命百岁,别整天把死挂在嘴边,你想想,你要是没了,斩Senior Sister 以后受委屈,谁来为她主持公道?”  斩乐贤脸色涨红,hair stands up in anger ,一步上前抓住Lu Bei 的衣领:“小子,我警告你,你敢动我女儿一根头发,我就……”  “已经动了。”  “……”  斩乐贤groaned ,嘴角溢出一缕鲜血,已然是气到了极点。  “斩Elder ,你太让斩Senior Sister 失望了。”  Lu Bei 拍开衣领上的手:“陆某以为你是个好father ,听到这话,定然会不计后果拔出大威天,然后让陆某跪在地上求你不要死……”  “可惜你没有,在你心里,Heavenly Sword Sect 比斩Senior Sister 更重要。”  “我没有。”  “也对,斩Senior Sister 毕竟是捡来的child ,哪能比得过……”  “我说了,我没有!”  斩乐贤furiously shouted , 五指成爪朝Lu Bei 面门抓去。  指尖剑风萦绕,丝丝缕缕的killing intent 并做sword intent ,一瞬扭曲虚空,欲要将Lu Bei 整张脸切成粉碎。  bang! !  一道silhouette 冲天而起,落地后扑腾了两下,喘着粗气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Lu Bei 收起上勾拳,patted 肩膀上不存在的灰尘,缓缓走到斩乐贤身前,低头道:“是陆某不对,险些忘了,斩Elder 手段平平,就算斩Senior Sister 受了委屈,你也没有为她主持公道的ability 。”  斩乐贤怒视Lu Bei ,运转cultivation technique ,试图唤醒萎靡不振的sword intent 。  不朽sword intent 对九剑的压制大过天,在sword heart 、sword intent 、剑体全面投降的情况下,他越是愤怒,sword intent 就越是冷静。  “对了,恭喜斩Elder 了。”  Lu Bei chuckled ,蹲下身道:“陆某知道斩Elder 望子成龙,故而相助斩Senior Sister 晋级合体期,如何,你现在一定很欣慰吧!”  ”pu ―――”  Lu Bei 仰头向后,避开斩乐贤宁死也要溅他一身血的决心,缓缓道:“斩Elder ,你真以为斩Senior Sister 是来找陆某比剑的吗?”  “nonsense ,今日irreconcilable 。”  “不行,总得让child 见外公一面……咦,斩Elder ,你别翻白眼,你说话呀!”  “斩Elder 醒醒,你别死啊!”  Lu Bei 赶忙跪在地上,双手绽放azure light ,求斩乐贤不要死。  ------题外话------  第二章在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