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ivation Is Like This Chapter 365

  Lu Bei 严重高估了自己在斩乐贤心中的形象。

  原以为,斩乐贤固然看他各种不顺眼,但大白胖的外孙魅力无穷,在生米煮成熟饭的情况下,外孙光环足以掩盖一切瑕疵。

  没承想,old fellow temperament 这么差,险些被气死。

  没办法,Lu Bei 只能跪着求他不要死了。

  甲乙木青气注入,Lu Bei 顺手抽回不朽sword intent ,没了压制,斩乐贤的sword heart 、sword intent 、剑体飞快复苏。

  他原地跳起,eye socket cracked 瞪着Lu Bei ,两只手,忽而成爪,忽而握拳。

  权衡利弊之后,老泪纵横,锤着胸口无能狂怒,只说自己是个废物,没能保护好女儿。

  卯足了力气,都把自己锤出血了。

  Lu Bei :(?益?)

  在你眼里,陆某到底是有多么不堪?

  Lu Bei 气得鼻子都歪了,知道的都知道,是斩红曲主动上门,心甘情愿来找他的,或许掺杂了一些动机不纯的诱惑,但绝没有一丝威逼。

  “斩Elder ,小心点生气,别把自己气死了。”

  Lu Bei 白了God 一眼,coldly snorted 连连:“不怕告诉你,斩Senior Sister 担心Heavenly Sword Sect 想不开,借口来找陆某比剑,实则是为她father ,也就是你求一条退路,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斩乐贤听不进去,沉浸在自己的world 中,一想到自家的小白菜受了莫大委屈,只比他被chopped up ten-thousand times by a thousand blades 还要难受。

  谢谢,有被侮辱到。

  Lu Bei 更气:“斩Senior Sister 为保你周全,放下骄傲来找陆某,if I were you ,此刻已经解下大威天,乖乖obediently surrender 了。”

  “impossible !”

  斩乐贤抹去嘴角鲜血,定声道:“斩某师承Heavenly Sword Sect ,若无Master ,斩某早已葬身野狗腹中,想让我背叛Heavenly Sword Sect ,除非跨过我的尸体。”

  “hehe ,那斩Senior Sister 岂不是白给了。”

  “你……”

  斩乐贤hearing this 暴怒,并指成剑欲要再躺一次。

  Lu Bei 胸膛一挺,斩乐贤顿时藏起剑指,面色阴沉不定了好一会儿,甩袖道:“红曲暂且在你这里住下,有朝一日,斩某会来接她,这些时日,你obediently and honestly 不要乱走,明白了吗?”

  Lu Bei 眉头一挑:“斩Elder ,这没别人,你不妨把话讲得更明白一些,自信到底从何而来?”

  “斩某为何要将情报告诉Extreme Emperor Sect ?”

  “可不能乱说,陆某混玄阴司的。”

  “……”

  斩乐贤eyelids twitched ,

fiercely 瞪了Lu Bei 一眼:“水泽渊事后,斩某和荆吉商谈过,你潜入铁山大牢居心不良,从来就不是什么铁剑盟elite disciple 。”

  so that’s how it is ,难怪荆吉最近一直关机。

  Lu Bei 暗道可惜,本以为大War General 起,以他的身价又能捞Heavenly Sword Sect 一笔,现在看来,八成是没戏了。

  “斩Elder ,都是误会,你喊荆Elder 过来,陆某要当面和他掰扯掰扯。”

  Lu Bei 严肃脸道:“误会多半是沟通出了问题,当面说清楚,荆Elder 肯定能明白陆某的良苦用心。”

  斩乐贤充耳不闻,只当Lu Bei 在放屁,他审视Lu Bei 半晌,咬咬牙sound transmission 道:“此战,我Heavenly Sword Sect 已立于不败之地,你想和武周陪葬,斩某概不阻拦,但红曲不行,莫要把她牵扯进去。”

  “???”

  Lu Bei 脑门飘过一串问号,看过剧本,铁剑盟兵败如山倒,Sky Sword Summit 被Extreme Emperor Sect 推平,可谓一败涂地,真不知道斩乐贤自信从何而来。

  再问些什么,斩乐贤直接甩袖离去。

  “等会儿,大门你还没赔钱呢!”

  “……”

  ―――――

  三日后,公测结束,玩家临时退场。

  时间来到四月的尾巴,武周局势更加诡谲,沉默许久的Extreme Emperor Sect 突然发出声音,道Splitting Skies Sword 宗谋逆大计。

  非Heavenly Sword Sect 和Extreme Emperor Sect 争斗,而是青乾余孽死灰复燃,意图引兵天下,颠覆武周江山社稷。

  一石激起千层浪,铁剑盟诸多sword cultivator 山门将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私下讨论如火如荼,表面上却禁止一切闲言碎语。

  同一时间,吃瓜群众强势围观,武周十二州discuss spiritedly 。

  此时的武周百姓,早已忘记了所谓的青乾,小日子虽然过得一般,但凑合着到还行,对青乾没有任何归属感,更没有所谓的青乾大手一挥,百姓揭竿而起。

  对于复辟前朝的污蔑,Heavenly Sword Sect 果断否认,直言铁剑盟中没有青乾余孽,没有证据不要乱说。稳定军心的同时,怒斥Extreme Emperor Sect tyrannize ,若非Extreme Emperor Sect 苦苦相逼不给活路,Heavenly Sword Sect 岂会愤而反抗。

  所以,没有什么造反,Heavenly Sword Sect 此举,只为诉一个不平,找Extreme Emperor Sect 讨要说法。

  这般言论立即得到了铁剑盟加盟sword cultivator 山门的支持,连带着,还有其他Cultivation 山门和家族暗中推波助澜。

  武周,苦Extreme Emperor Sect 久矣!

  双方进入放嘴炮阶段,今天你曝一个黑料,明天他扔一个黑锅,在Extreme Emperor Sect 不得人心的情况下,双双perish together ,舆论层面打成平手,谁也没占到便宜。

  但就总体局面而言,这一战铁剑盟胜了。

  Extreme Emperor Sect 的黑料实在太多,在比烂的情况下,没人比他们更烂,海量的黑料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砸出去,有关青乾余孽的小道消息连一次头条都抢不到。

  此时,Imperial Family 保持沉默,乐于见到Extreme Emperor Sect 的名声人厌狗憎。

  玄阴司持续吃瓜中,似是不打算趟这趟浑水,但知道的都知道,涉及青乾余孽,玄阴司impossible 一直按兵不动。

  ……

  长明府。

  Lu Bei 泡在泳池中,身后是为其捏肩捶背的虞steward 。

  长发盘绕,几缕发丝垂于纤细脖颈,清凉衣衫和细腻肌肤同白,一眼望去,分不出哪里盖住了,哪里没盖住。

  朱齐澜得大量Innate 一牛ゼ浔展夭怀觯莨芗乙槐叽蚶砀惺挛瘢槐呶奖笔崂砬楸ā

  侍奉未来老爷的同时,不忘念着一旁的情报档案。

  “齐燕最近有些不太平,边境处囤积兵马粮草,似是准备分一杯羹。”

  “靠近些,我没听见。”

  “……”

  虞steward pretty face blushed ,俯身靠近Lu Bei 耳边,将武周Western border 的局势重复了一遍。

  Lu Bei 转过头,在美人脸上香了一下:“Elder 院怎么分析,可是青乾余孽和齐燕达成协定,西三州能保住吗?”

  “暂时没有证据。”

  虞steward shook the head ,耳边听到Lu Bei 不满的哼哼声,回礼在他脸上dragonfly touches the water lightly 。

  这不是两人第一次这么玩了,朱齐澜闭关的情况下,虞steward 的胆子越来越大,隐有替自家殿下探明根底的意思。

  “雄楚呢,齐燕profiting from somebody’s misfortune ,没理由雄楚作壁上观,东境形势如何?”

  “雄楚没有动静。”

  虞steward 微微摇头,翻出一旁档案,将Yue Prefecture 的情报呈在Lu Bei 面前,指着最后几页道:“但根据Extreme Emperor Sect 安插玄阴司境外卧底获得的情报,雄楚并非一点想法都没有,雄楚Imperial Family 对Yue Prefecture 颇有垂涎,朝堂上下议论不止,随时都有可能出兵。”

  Lu Bei nodded ,早些年,武周和雄楚联合瓜分青乾版图,武周连战连捷,先一步将Yue Prefecture 纳入怀中。

  until now ,雄楚都对隔江相望的Yue Prefecture 颇有心思,2.0版本国战,雄楚一度攻陷Yue Prefecture ,更是连夜改了版图,宣告对Yue Prefecture 的拥有权。

  这么好的机会,雄楚impossible 放过,按兵不动,无非是在等一个机会。

  武周境内铲除青乾余孽,Western border 提防齐燕,再加上北境的小国骚扰,国境四处都是饿狼,雄楚再等一个一举定乾坤的时机。

  以最小的损失,换来最大的收益。

  情报上提及Yue Prefecture ,Lu Bei 顺着思路想到Heaven Soaring Sword Sect ,又让虞steward 翻了翻档案。

  没有Heaven Soaring Sword Sect 的情报,只在铁剑盟的档案中提及了一两句,Yue Prefecture 境内一片太平,Heaven Soaring Sword Sect 虽也进入战时状态,却一言不发十分乖巧。

  受Heaven Soaring Sword Sect 影响,本地铁剑盟sword cultivator Sect 也obediently and honestly ,一副会咬人的狗不叫的架势。

  肩膀上的手越发不规矩起来,见Lu Bei 没有拒绝,虞steward 抿了抿红唇,移步踏入泳池,斜靠Lu Bei 胸膛,坐在了他腿上。

  “你这个小妖精,胆子越来越大了,不怕表姐知道,命人将你拖下去杖毙?”

  “那人是谁,可是老爷?”

  虞steward 依靠Lu Bei 肩膀,酥胸压上,在他耳边吹着香风。

  一听这话,小Lu Bei 当即表示不服,虞steward pretty face 羞红,水一样软在Lu Bei 身上。

  “si si 嘶―――”

  Lu Bei 倒吸一口香气,和虞steward 耳鬓厮磨了一会儿,指尖挑起精致下巴,渡入Innate 一拧

  “先cultivation ,这种事还是提前通知一下表姐更为妥当。”

  “???”

  虞steward 脑门飘过一串问号,感觉Lu Bei 对Imperial Family 有什么误解,捂嘴娇笑一声, 在他耳边小声了几句。

  “啧,原来这就是上流社会,太下流了。”

  Lu Bei 连连摇头,将虞steward 横身抱起:“还是先cultivation ,等虞姐到了Void Refinement Realm ,陆某任你使唤绝不推辞。”

  “又是下次一定?”

  “这次是真的。”

  ……

  当夜,Lu Bei 离开长明府,将虞steward 哄在单间cultivation ,再装上一节备用电池。

  星夜赶路,北君山近在眼前。

  林不偃是玄阴司卧底,洗不白的那种,有他在,Heaven Soaring Sword Sect 不会举旗造反,但……

  Yue Prefecture 太安静了。

  Lu Bei 隐隐觉得哪里不对。

  他双目微眯looked towards 北君山,抬手朝虚空一握:

  “剑来!”

  https://rg/novel/119/119639/65038140.html

  rgrg

cultivation 就是这样子的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