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ivation Is Like This Chapter 454

热门推荐:

“雄楚好歹是一大国,Gu Family 更是英才辈出,三件Divine Item 竟有两件流落在外,就这……还镇国,镇了个寂寞。”Lu Bei 万分无语,是他高估雄楚了,这就改。

“并非如此,雄楚三Divine Item ,不是只有玄烛弓和紫霄塔流落在外,长生印也早早没了音讯。”朱齐澜解释道。

Lu Bei 没说话,更无语了。

朱齐澜压住笑意,描述起长生印的模样,讲了几个细节,让Lu Bei 好生记在心里。

“我为什么要记这个?”

“以你的运气,不知是好是坏,但三件Divine Item 已有其二,想来最后一件也难逃你的魔手。”朱齐澜有理有据道,说完又是一笑。

Lu Bei 大怒,对其伸出魔手,惨遭无情拍开,当即一脸郁闷凑了上去。

“表姐,我都这么惨了,你还take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就不能安慰我一下吗?”他探头趴在朱齐澜怀里,使出翻江倒海的ability 大诉委屈,后者推了两下无甚作用,只能任其为之。

半晌后,Lu Bei 冷静下来,捂着腰间软肉龇牙咧嘴,抱怨朱齐澜下手太狠。

其实一点也不疼,甚至能躲开,但男女之间的情调莫过于此,男人负责皮厚,挨打的时候绝对不能躲。

不躲,今晚有的吹,躲了,立马就吹。

“正经一点,你以前可没这么不规矩。”朱齐澜理了理衣衫,略带羞怒。

“都怪虞姐,她总是手把手教我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说是为了你好,多学点,日后肯定能派上……”

“别说了,是我冤枉你了。”

朱齐澜直接打断,跳过这一话题,不怪Lu Bei ,更不怪朱白虞,后者也是好心,怕Lu Bei 年少无知才加以引导,真要怪,就怪宫里的规矩。

“对了,我这趟没白跑,除了做了两笔生意,还捡了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Realm 法宝,表姐你看看,有没有想要的。”

Lu Bei 炫耀一般铺开几件法宝,说道:“原本还有莲台和Flying Sword ,莲台送给了干娘,Flying Sword 被我sect 的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Realm 狗腿抢走,只剩下一口破钟,一柄短枪,以及三支脏兮兮的旗子。”

你是去探索Secret Realm ,还是去进货的?

“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Realm 炼制的法宝,哪有你说的那么不堪。”

朱齐澜微微摇头,golden bell divine light 内敛,战旗缭绕混沌,long spear 吞吐cold glow ,都是卖相极佳的treasure ,寻常cultivator 求一件都难如heavenly ascension 。

一番挑选,她相中了三杆战旗,入手摩挲片刻又放回原位:“以我的realm ,treasure 在我手中与蒙尘无异,还是你留在身边更好,关键时刻多一份手段也多一份保障。”

“什么保障能比得过雄楚两大镇国Divine Item ,掏出来一手一个能把Gu Family 人当场气死。”

Lu Bei 吐槽一声,收起golden bell long spear ,将战旗塞在朱齐澜怀里,话里带话道:“我意已决,就这么分了,咱俩Dual Cultivation 勤快点,合体早晚的事,日后就用上了。”

朱齐澜nodded ,不再拒绝。

“闲话说完,咱们开始办正事吧。”Lu Bei 撸着袖子道。

“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Realm 的法宝,还不是正事?”

“hehe ,这才哪到哪。”

Lu Bei mysterious 一笑,双手推开Small World ,做请道:“随我来,给你看一个大宝贝。”

……

Small World 。

Lu Bei 摸出碧玉bottle gourd ,左右摇匀三次,开启封口,溢散一缕Qi of Metal Essence 。

朱齐澜身具White Tiger 命格,修习西方玉皇大道经,生来便和Five Elements 之金脱不了关系,金气于她而言是item of great nourishment ,当即闭上双目,消化这缕纯净Innate 。

Lu Bei 本意便是和朱齐澜坐而论道,借其助力refining Innate 金精,见此情况,直接张开阴阳两色游鱼,分列两人One Yin One Yang ,以Dual Cultivation 之法comprehend Innate 之金。

金气入体,顺筋脉游走全身,朱齐澜运转cultivation technique ,身后张开White Tiger 之相。

随阴阳两气交替,两人气息紧密相连,Lu Bei 身后亦显化一头White Tiger ,风气汇聚,兵戈Slaughter Qi 渐浓。

碧玉bottle gourd 中的Innate 金精一缕缕溢散white light ,先入朱齐澜体内,被其层层梳理,而后阴阳循环,以Primordial Spirit 为桥梁,转至Lu Bei 体中。

以Lu Bei 的perception ,指望他一朝得道是没可能了。

最直接的反馈,是技能White Tiger 煞EXP 狂飙,带动四灵五象全套技能起飞,潜在反馈,和Primordial Spirit 息息相关的Small World 内,Five Elements 之金white light 大亮。

Five Elements 相生,one after another 循环,起势于微末,燎原至遮天,五色绚烂好似极光,照亮Small World 夜空。

幽暗大海深处,那两片吞吐阴阳,运作Five Elements 的莲叶,好似服下化肥一般,莲叶舒展更开,才露尖sharp horn 的花包长势喜人。花瓣层层张开,露出一亩大小的娇嫩莲台,四颗莲子冒尖,white light 圣洁,美到炫目。

随着莲台成型,Small World 的真实化进一步提速。

不知过了多久,Lu Bei 睁开眼睛,入眼,是悬浮半空的朱齐澜,一袭正装被金戈金气打散,盘于青丝的发饰也消失无踪。

一枚方印悬于高空,projection Heavenly Palace 门户,形如Small World 一般的空间内,仙云Purple Qi 连绵无尽,一座座亭台楼阁于尽头处faintly discernible 。

风景画而已,没什么好看的。

Lu Bei looked steadily forward 盯着朱齐澜,暗暗nodded ,只能说,西方玉皇大道经练对了,四神湖Secret Realm 的守门White Tiger 没选错人。

彭!彭!

两声heartbeat 如闷雷大鼓,轰传于Small World 天幕,in midair 的朱齐澜缓缓睁开golden 眼眸,随White Tiger illusory shadow roared towards the sky ,imposing manner 节节攀升,一瞬breakthrough Integration Realm bottleneck ,从中期到后期皆是where water flows, a canal is formed ,直至Great Perfection Realm 才缓缓平稳。

sudden enlightenment ?

不是,这是命格。

哪怕Lu Bei 粗糙的cultivation world 常识,也能分辨出来,真正的sudden enlightenment 应该是Bai Jin 那种,画个画都能有所斩获。

风势归于平静,如墨fine black hair draping over the shoulders 垂落。

朱齐澜缓缓spat out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落身Lu Bei 身前,对其澹澹一笑,因为realm 上的breakthrough ,察觉此刻不着片缕也没太过惊讶,只是抬手遮住了Lu Bei 的眼睛。

另一边,Innate 金精被cheating couple 薅秃,气息萎靡只有芝麻大小。

朱齐澜定睛看去,心念一起,便将其summon 至指尖。

Lu Bei 握住面前香凝柔荑,嘴角带笑缓缓移开,待朱齐澜羞怯难当之际,才取出一件单衣罩在她身上。

Lu Bei 抬指接过Innate 金精,因为是借朱齐澜的气息,他对金精的操控有些晦涩,但问题不大,比起之前号令不动,此刻已有了天大进步。

忍不住心头狂喜,Lu Bei 招来碧玉bottle gourd ,放入Innate 金精后,勐地开启封口:

“请宝贝转身!”

white 毫光直冲而出,直让他单手叉腰laughed heartily 。

“请宝贝转身!”

“请宝贝…”

“请……”

一连十来次,Lu Bei 意犹未尽作罢,他还能继续,但Innate 金精扛不住了。受cheating couple 剥削,本就strength great injury ,又被遛狗一样使唤着四处狂奔,Innate Object 也吃不消啊!

“速度太慢,连我都追不上,没有定住Primordial Spirit 的必杀属性,外形也不像一把飞刀……”Lu Bei 滴滴gu gu ,看在这件法宝由他亲手炼制,且可以养成,日后还能提升的份上,他就不计较这么多了。

朱齐澜披着单衣,好奇望着Lu Bei ,不懂这死人如获Supreme Treasure ,一个人偷偷乐着什么。

“Lu Bei ,Innate 金精是我……”

“我的!”

Lu Bei 死死攥住bottle gourd :“你的就是我的,所以都是我的,还有什么疑问吗?”

朱齐澜翻翻白眼,懒得和他争执,提醒道:“Innate 金精不是这么用的,你的使用方法过于粗糙,应该……”

“就是这么用的,你说的那种才是邪道。”

“我还没说呢!”

“说了我也不听,邪道就是邪道。”

“……”

行吧,你开心就好。

朱齐澜放弃挣扎,想到Lu Bei 之前的嘱托,说道:“你那批忠心耿耿的手下去了西三州,受Extreme Emperor Sect 献州chief steward 指挥,对其唯命是从,你以后再想把他们召回来,怕是没可能了。”

Extreme Emperor Sect 献州chief steward ,那不是夏月蝉吗?

Lu Bei 脑中蹦出一个曹贼狂喜的silhouette ,无所谓道:“chief steward 夏月蝉,我和她有段交情,勉强是自己人,不碍事的。”

“你和她很熟?”

“准确来说, 是和她男人朱勋很熟,Extreme Emperor Sect 献州Great Commander ,夫妻二人联手把控献州,这些年不知捞了多少,羡煞我也。”

Lu Bei 一脸羡慕,话锋一转:“表姐,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随便问问。”

朱齐澜满不在乎摆摆手,话音落下,眼前golden light 闪过,被Lu Bei Princess 抱横在身前。

“又怎么了,我还要cultivation 呢。”朱齐澜抬手勾住Lu Bei 肩膀,用头发丝也能想到,死人又该不正经了。

“No way ,才修的炼,怎么又修?”

“要稳固realm ,我breakthrough 太快,得稳一稳。”

“不急,你看你,身上披着我的脏衣服,整个人都不香了,去泡一会儿,我亲手给你搓灰。”

“哪有……”

朱齐澜轻啐一声,眼前画面一晃,回到静室之中,而后随Lu Bei walk flying in the sky ,扑通一声双双跌落泳池。

“伊呀―――咦?”

没等Lu Bei 爽朗笑声,先有一声尖叫响起。

朱齐澜body trembled ,埋头在Lu Bei 肩膀,后者转身看去,虞steward 泡在水中,双手捂脸,指缝大到藏不住眼睛。

“看什么看,说你呢,还笑,过来给老爷宽衣!”

――――

三更奉上,求月票。

------题外话------

猫退回去了,折价损失惨重,离别前,我依依不舍,它开开心心和原来的小伙伴打成一团。。。既然它这么开心,我也就放心了,写到这,脸上也写满了高兴。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