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ivation Is Like This Chapter 544

    朱修石一脸懵逼,看着三言两语便达成交易的韩妙君和Lu Bei ,欲言又止,欲止又言。

    可能是因为智慧之衰,她智力大幅度下滑,虽没有跌至初具人形,但也格外好骗,深信Lu Bei 不会出卖队友,口头说说当不得真。

    智商感人,但直觉没错,Lu Bei 的确是nothing serious ,言明厉害,是出于保护朱修石的目的,免得韩妙君误伤友军,摘取胜利果实之前,把躺平的队友送走。

    毕竟邪道中人,机缘近在咫尺,不得不防。

    他定睛looked towards 祝阴天和姬函,原以为此地有守墓人,一颗心提着吊着,没承想,是齐燕内部纷争。

    既如此,他就不苟了,Heaven and Earth Treasure 有缘者得之,和先来后到无关,全凭ability 说话。

    “Palace Lord ,一事不劳二主,姬函交由陆某对付,你和那位senior 似是熟人,不如趁此机会叙叙旧。”说着不苟,Lu Bei 还是从心,选择了谨慎起见。

    “Sect Master Lu 倒是好打算……”

    韩妙君淡笑开口,取下面上白纱,清眸流盼好似月华绽放,淡雅之间另有风娇水媚。有别有向慕青的幽莲之静,那股刻入in the bones 的高傲,直让人兴起征服她的欲望。

    Lu Bei 胸膛燃起热火,乍闻个人面板提示音,当即brows slightly wrinkle :“Palace Lord ,大家自己人,使用媚术就是你的不对了。”

    “Sect Master Lu 好定力。”

    “不近女色,腚力自然不俗。”

    Lu Bei 谦虚replied ,起手一臂,挥剑斩向祝阴天和姬函,待二人身躯化作illusory shadow 消散的同时,瞬移般抵达姬函身前。

    一截断臂在手,不朽sword intent 注入,挥舞之间堪比Divine Weapon 。又因五根sharp claw 侵染尸毒,不仅强化armor piercing ,还追加了buff伤害。

    姬函低吼一声,单臂抵挡山岳般直劈而下的sharp claw ,若非神智有失,肯定会因Lu Bei 的新武器当场破防。

    姬函的金尸fleshy body 强横,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Realm Great Demon 也难以相抗,Lu Bei 之前被韩妙君奶了一口,不觉得有什么厉害。眼下才发现,金尸力大无比,好似有用不完的蛮力,速度也只比他慢了稍许。

    是个劲敌。

    Lu Bei 挥舞断臂,使出泼墨一般的Sword Art ,快剑扬起stormy sea ,逼退姬函连连后退。

    一手难敌三剑。

    姬函招架无力,被Lu Bei 抓住空档,拳印轰出,稳稳印在其胸口,当场将人轰飞出hundred zhang 之远。

    成也金尸,败也金尸。

    姬函早年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失败,侥幸不死练就Earth Immortal Realm ,虽终生再无Thunder Tribulation 之患,却也断了长生求仙的可能。

    Earth Immortal 只是活得久,终究难逃一死。

    本就是尸体的金尸则不一样,能延长千年lifespan ,Primordial Spirit 散去的那一刻,fleshy body 还有重生spiritual wisdom 的可能,说是再活一世也不为过。

    姬函祭炼fleshy body ,一步步炼制成今天的realm ,成功从一名法修,转职成impervious to sword and spear ,不惧Five Elements 的body cultivator 。再有Supreme Treasure Lifeless Sect ,近战远攻,背后sneak attack 皆无往不利。

    缺点是,金尸自绝Five Elements ,他前半生修习的overwhelming majority method ,在炼制自身的那一刻起,再也无法驾驭使用。

    且金尸虽fleshy body 强横,自愈却无比艰难,需要大量Heaven and Earth Spirit Object 才能补全。

    万一遇到速度力量不弱于自己的化形Great Demon ,便会陷入苦战,取胜实为困难。

    笑死,齐燕又不是玄陇,哪来的化形Great Demon 。

    Lu Bei 横斩臂剑,待姬函中门打开的那一刻,五指并掌成刀,直抵姬函胸口心窝位置。

    指尖触及,不朽sword edge 刻下一道blood imprint ,狂暴力道灌涌而入,震动金尸skeleton 磨牙般吱喳作响。

    bang!

    姬函身如炮弹,在怒喝的咆哮声中倒飞远方。

    Lu Bei 正欲去追,忽而一道white light 骤然贴近,余光一瞥,绰约身姿背影优雅,抬手便朝纤腰处按去。

    没别的意思,韩妙君毕竟Lord of a Palace ,不论以头抢地,还是屁股落地,都不符合Palace Lord 尊贵的身份,他willing to help others ,给对方一个体面的落地方式。

    韩妙君人在半空,似是察觉到了有贼手想摸她屁股,双眸一凛,身躯淡化,穿过Lu Bei 手臂稳稳落地。

    “Palace Lord 好movement method ,是陆某多虑了。”

    “Sect Master Lu 的确多虑了。”

    韩妙君淡淡看了Lu Bei 一眼,视线定格祝阴天:“Poor Daoist 此来仅是一具Avatar ,阴天老怪cultivation base 暴涨,我只怕不是他的对手。”

    Lu Bei :“……”

    现在搁这甩锅,早干嘛去了?

    他不予理睬,扭头直奔姬函方位,打不打得过,要打到最后才能下定论,没见到韩妙君的尸体前,他相信韩妙君实力更甚一筹。

    Avatar ,狗都不信。

    韩妙君无奈看着Lu Bei 远走的背影,暗道这人疑心太重,色鬼就该遵从本心,不该对美色持有极大戒心。

    “韩妙君,本座没记错的话,昔年寒空谷一战,戾鸾宫也出力不少。”祝阴天左手black blade, right hand 白剑,脚踏Yin-Yang Twin Fish ,冷声现身于韩妙君身后。

    一股sword intent ,一股Blade Intent ,两者entirely different ,又似凝合不分彼此。

    一瞬挥斩而落,显化巨大Yin-Yang Formation 图。

    formation diagram 之中,平静中murderous intention 无穷,韩妙君淡化的illusory shadow 先遭震荡,再被粉碎,随后碾压飘零,最后毁灭一空。

    一点white light 绽放,莲台自向慕青手中飞出,pure and holy radiance 闪耀之中,韩妙君手捧莲台,黛眉凝重无比。

    不管她和Lu Bei 之间几句话是真,几句话是假,有一句话她是认真的。

    本体未曾踏入Secret Realm ,这具真的是Avatar 。

    “阴天老怪,你消失的这些年去了哪里,为何一身Divine Ability 拔高到了这般境地?”

    “献上Primordial Spirit ,本座实话告诉你又有何妨。”

    祝阴天闲庭信步,剑起sword intent ,刀落Blade Intent ,Yin-Yang Twin Fish infinite cycle ,逼得韩妙君步步后退,依靠white jade 莲台才堪堪抵挡。

    远方,刻意拉开一段距离的Lu Bei 直呼牙疼,暗道Palace Lord 过分藏拙,卖队友可以,他也卖,但卖成这样着实有些过分了。

    起码五五开,打个不分胜负才对。

    心头得Bai Jin sound transmission ,询问是否要帮忙,Lu Bei 婉言谢绝,让其跟在朱修石身旁,顺便小心姬洁反水。

    最好现在就把姬洁拿下。

    他这边刚说完,那边向慕青突然动手,得自家Master sound transmission ,横剑斩向姬洁,efficiently ,便打得Princess 苦苦求饶。

    realm 相差悬殊,姬洁根本不是向慕青的对手。

    “roar roar Roar―― ――”

    姬函久战不敌Lu Bei ,引以为傲的金尸fleshy body 全面遭遇压制,低吼一声于身后显化Lifeless Sect 。

    两扇黑暗Bone Sect 轰隆隆推开,one black one white 两只恶鬼行走而出,割了耳鼻,口目黑线缝死,周身缠绕锁链,皆是罪孽深重之相。

    两只恶鬼并无实体,穿行之间皆是虚妄,虚实闪烁间逼近Lu Bei ,欲要拘走他的生魂送入Lifeless Sect 。

    Lu Bei 身形飘忽不定,golden light 快到无法捕捉,瞬移般来到姬函头顶,sword intent 注入臂剑,欲要将其剩下的半颗头颅斩下。

    就在这时,一股狂暴猩风自身后传来。

    Lu Bei 双目微眯,压住眸中跳跃的golden light ,原地留下一道残影,遁走在several li 开外。

    视线中,身高十丈的巨大恶鬼撑开Lifeless Sect 门户走出,脑满肠肥大腹便便,azure 身躯包裹一层厚厚油腻,双臂被斩,鼻尖以上削平半个脑袋,脖颈和脚踝缠着crash-bang 的black 铁链。

    三头恶鬼,个个相貌狰狞可怖,分别立于姬函左右和后方。

    姬函单臂扣住black 锁链,也不知使了什么secret technique ,脑满肠肥的恶鬼在无声哀鸣中腐烂,污血横流,遍地油腻腻的红绿肠子。

    Lu Bei 看得眉头直皱,表示Spirit Attack outstanding ,他被恶心到了。

    得恶鬼相助,姬函被抹去的半颗头颅重新生长,断臂处则延伸出一条缠绕锁链的透明鬼手。

    而他本人,则和one black one white 两头恶鬼一样,背负锁链,行走罪孽。

    忽而,Lifeless Sect 幽暗死寂的另一面长鲸吸川,风洞vortex 卷起大片真空。

    Lu Bei 身在长风之中,只觉Primordial Spirit 不稳,似有被抽离体外的可能,他body flashed ,来到Bai Jin 身旁,一手拦住纤腰,一手搭肩,连同朱修石一并带走。

    向慕青没有这个待遇,察觉到风势可怖,提起姬洁夺路狂奔。

    忽而,她手中一轻,愕然发现,一道灰白朦胧的影子被飓风拽出姬洁体内,转瞬送入Lifeless Sect 。

    姬洁没了这道Primordial Spirit ,当即垂目不动,眼眸光彩虽还在,却无半点灵动可言。

    完了,little beauty 没了,就剩一副不会挣扎,不会反抗的好看皮囊了。

    向慕青傻眼,她按Master 的命令擒下姬洁,有罪就送到戾鸾宫关上三五个月,无罪便留其小住三五十年,可didn’t expect 会以这般结果收场。

    另一边,Lifeless Sect 吞下姬洁Primordial Spirit ,one black one white 两头恶鬼散去,数道虚幻锁链延伸而出,crash-bang 扎入姬函后背。

    他仰天痛呼一声,背负巨大Lifeless Sect ,踏步朝Lu Bei 所在的方位狂奔。

    眸光漆黑,纵有神智,亦是癫狂。

    “又变强了……”

    Lu Bei 扔下Bai Jin 、朱修石,见向慕青抱着人偶娃娃前来避难,也没有将其赶走,一并让她们赶紧离开。

    韩妙君还在放水,他这边拖不住,要开始拼命了。

    就在Lu Bei 拔出斩妖剑的瞬间,一道sound transmission 亮起心头。

    “Sect Master Lu ,老朽姬函,你我且打着,别被那二位看出端倪。”

    “……”

    “Sect Master Lu ,你说话呀?”

    “有什么好说的,你们都这么会演。”

    Lu Bei 无语至极,原来这就是高等cultivator 的world ,实在太肮脏了。

    他以为只有自己在演,didn’t expect 大家都在演,倒霉催的祝阴天,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装逼装着就被包围了。

    姬函大致讲了下情况,他百年前进入Secret Realm 被祝阴天sneak attack ,Primordial Spirit 受制无法反抗。

    实则不然,炼制金尸的时候,他就习得了Primordial Spirit 分割之法,祝阴天只控制了他小部分Primordial Spirit ,另有大半藏于齐燕Ji Family Disciple 体内。

    这次来Secret Realm ,之所以带上姬洁, 便是为了A Tooth For A Tooth ,让祝阴天也尝尝被人sneak attack 的快乐。

    所以,姬洁Primordial Spirit 依旧还在,被Lifeless Sect 夺走的Primordial Spirit ,其实是他自己的。

    现在他神智恢复,想找Lu Bei 结盟,齐燕武周世代友好,两人立下盟约可谓双赢。

    槽点满满,一时半会儿的,Lu Bei 不知道从哪开始吐起,直言不讳道:“说得很好,但this Sect Master 为何要信你?”

    “great hall 中藏有惊世秘宝。”

    姬函sound transmission 道:“Sect Master Lu 是Integration Realm cultivator ,即将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山门inheritance 渊源,想必听过Immortality Elixir ,Longevity Grass 的大名。”

    Lu Bei 双目一凛,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竟然是Longevity Grass !

    那么问题来了,Longevity Grass 是什么?

    ――――

    三更日万,求月票!!  17887/10977171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