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ivation Is Like This Chapter 549

Lu Bei 陷入真空,惊疑不定望着这团血液,震惊于它存在不知多久,仍有威势余留不散。

  

  可想而知,其主人生前会是何等……

  

  不,只是一团血而已,周边并没有尸身,不能说对方已经陨落。

  

  或许,此物能压住Golden-Winged Great Peng 。

  

  Lu Bei 深吸一口,没吸到凉气,引入血水灌入口中。

  

  衍Demon Tower 吸纳无名Great Demon 之血,聚其于第second layer ,血团增生膨胀,飞快搭建skeleton 筋脉,血肉生长……

  

  ――――

  

  heavenly demon 境。

  

  黑日高悬,朦胧光束笼罩一方world 。

  

  seventh layer 空间生灵无数,无不膜拜居住大日之中的造物主。

  

  今天,这位Foreign Heavenly Demon 又无端端发起了脾气,无数black 长尾扫动,大日illusory shadow 朦胧,张开十道猩红血目。

  

  歇斯底里的怒吼散播无穷恐怖,浩荡魔威涤荡不休,惹得一众devil son, devil grandson 惶恐不安,生怕他一怒之下destroying myriad things 众生。

  

  但很快,名为陆南的Foreign Heavenly Demon coldly snorted ,明知不可为便不为,彻底选择了躺平。

  

  怒火来得快,去得也快,black 大日如常照射阴冷光辉,彷佛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

  

  ――――

  

  雄楚。

  

  云海之巅,玄空寺。

  

  white clothed 僧和Demonic Will 辩经,背后金轮Buddha’s radiance 无限,在他对面,一道漆黑silhouette 同样盘膝而坐,背后亦有一道black light 金轮。

  

  Buddha’s radiance 有多善,魔光就有多恶,一身两面,是佛也是魔。

  

  至少在white clothed 僧看来,名为陆东的Foreign Heavenly Demon 就是他自己,人生来善恶兼存,一味摒弃其中一道,终究不得Perfection 。

  

  接纳自己,接纳Evil Thought ,以善度恶方是根本,若他能度化Demonic Will 成佛,他便是佛。

  

  “陆东,你今日为何如此沉默?”

  

  “痛不欲生。”

  

  陆东恨恨出声,说来倒霉,最近一直痛,哪哪都痛。

  

  white clothed 秃驴一点眼力劲儿没有,每次他痛不欲生的时候,都在一旁叭叭说着歪理,以至于……

  

  痛着痛着,他居然有点习惯了,甚至还觉得秃驴讲得has several points of 道理。

  

  邪了门了,该死的秃驴,给他脸了!

  

  “陆东,你之痛,可是为众生之苦?”white clothed 僧大喜。

  

  “众生苦不苦,我不知道,但我是真的苦!”陆东gnashing teeth ,双目凶光暴涨,轰一声冲天而起,直奔西方而去。

  

  去武周,杀Lu Bei 。

  

  彭!

  

  万字Formation 凌空落下,遮天Great Hand Seal 擒住black light ,两股力量如出一辙,本应难分胜负,但魔光始终弱了Buddha’s radiance 一筹。

  

  white clothed 僧摊开手掌,望着咆孝连连的陆东,颔首垂眸:“陆东,你可知,你我本为一体,你为何总是斗不过this poor monk ?”

  

  “因为那该死的Lu Bei ,不然我早就杀掉你了。”

  

  “陆东,你又说笑了。”

  

  “我笑你ml#¥%……”

  

  陆东口吐芬芳,儒雅随和直让white clothed 僧深感惭愧,他是个守戒的和尚,从不出口成赃。但他的Demonic Will 却张口就来,熟练得让人糟心,说明守戒只是表象,他deep in one’s heart 很不干净。

  

  Buddha’s radiance 只给外人看,Gold Jade 其外败絮其中,他正视自己,深感cultivation base 远不到家。

  

  “陆东,你斗不过this poor monk ,是因为你三毒未除,六欲不净,this fire 焚身煮心,令你沉沦Life and Death Reincarnation Cycle 。且听this poor monk 一言,此恶之根源,若能斩断不善根,this poor monk 定不是你的对手。”white clothed 僧释经道。

  

  “hehe ,确实有一道不善根,但没长在我身上。”

  

  陆东冷笑开口:“你去将其斩断,我便从此六根清净。”

  

  “可是this poor monk 这根烦恼?”white clothed 僧缓缓开口,若能度Demonic Will 成佛,这般物件没了也就没了。

  

  “不,在Lu Bei 身上。”

  

  ――――

  

  极西之地,掩月Harmonious Bond Sect 。

  

  刑厉迈着not recognizing one’s family 的步伐,大步朝公孙Sect Master Cave Mansion 走去,门前,他疑神疑鬼looked towards 周边。

  

  前段时间,他和Master 上宫comprehend Supreme 妙法,本应大展雄风,辩得美人Master 哭哭啼啼,侧卧床边以泪洗面。

  

  没承想,又遭奸人所害,被美人Master 嘲讽银样J枪头。

  

  在上宫面前抬不起头,很没面子。

  

  好在Master 上宫不是东方、西门等Senior Sister ,也不是独孤师伯,待他很是温柔,没有当场将他炼成药渣,不辞辛劳助他功力再上一层楼,还找来Ancestor Master Sect Master 给他开小灶。

  

  Ancestor Master beautiful and alluring 无双,人间绝色,万般风情俱在一身。

  

  刑厉深感自责,说来惭愧,他下贱。

  

  可事到临头,抵达Sect Master Cave Mansion 前的时候,刑厉犹豫了,倒不是他洗心革面想Court Eunuch ,而是每每到了紧要关头,奸人都会出来害他。

  

  如料不差,这次也难道魔爪。

  

  怎么办,作为一个Foreign Heavenly Demon ,他慌得一批。

  

  “刑厉,踌躇不前所为何事?”

  

  “哦。”

  

  刑厉咽了口唾沫,来都来了,这时候千万不能怂,随两扇宫门开启,一步踏入粉色迷烟之中。

  

  噗通!

  

  刑厉:(??)

  

  他收回之前的话,奸人可恨至极,鸡儿chopped up ten-thousand times by a thousand blades ,这次比往日来得都快,以前还让他进门,这次刚进门就倒下了。

  

  “竖子,谁给你的胆子,竟敢拿本宫寻开心!”

  

  coldly snorted 过后,粉色迷烟散开,刑厉天旋地转跌落,来到了一处可能是地下室的房间。

  

  ――――

  

  衍Demon Tower 吸纳妖血,聚其于第second layer ,位于First Layer 的Golden-Winged Great Peng 有感楼上来了新住户,暴动不安,振翅连连。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一尾black 游鱼双鳍如翼,静静悬浮在第second layer 空间,任凭Golden-Winged Great Peng 怎么跳脚,都不予以丝毫理睬。

  [你comprehend 大荒衍妖秘录,成功refining bloodline 之源,blood refinement 成妖,获得第二化身・鲲鹏,力量+500、cultivation base +50w、生命值+50w、总等级上升Level 3 ]

  

  [第二化身・鲲鹏lv1(0/500w)]

  

  Lu Bei :(一`′一;)

  

  该死的,突然就升级了!

  

  千言万语堵在喉咙眼,一时不知从哪说起。

  

  首先,狂喜是肯定的,终于找到了能压住Golden-Winged Great Peng 的神immortal 物,但以后怎么办,Third Layer 住谁,难道让他去太阳上找Three-legged Golden Crow ?

  

  其次,attribute 重叠了,鲲鹏拆开有一半是鹏,Golden-Winged Great Peng 以后还混不混了?

  

  最后,为什么还是第二化身,摆事实讲道理,应该是第三才对。

  

  还有呢,才lv1就五百万经验了,升级Great Perfection 得多夸张?

  

  Lu Bei 狂喜的同时,对新入住的吃经验大户吓得不敢说话,咬咬牙,试着投入了十亿经验。

  

  此行plentiful harvest ,从戾鸾宫的五个妹子,到九阙宫的吕雄,再到底关boss祝阴天,累积库存经验六十亿,扔出十亿毫不心疼。

  

  [你精炼bloodline 纯度,有所成就,力量+30、速度+30、精神+30、耐力+30]

  

  [你精炼bloodline 纯…

  

  [你精炼bloodline 纯度,悟得技能【化妖……

  

  [你……

  

  [你精炼bloodline 纯度,悟得技能【怪力……

  

  [你精炼bloodline 纯度,悟得技能【吞天……

  

  [你……

  

  【第二化身・鲲鹏lv8(1w/7e)】

  

  加到兴起,一个没留神,说好的十亿经验结果来到了二十亿。

  

  再看新入手的三个技能,化妖和吞天两项,Golden-Winged Great Peng 都会,因为作用的对象是不同的化身,而非Lu Bei 自身,技能没有因重叠而消失一个。

  

  换言之,这两项技能都需要经验升级,Lu Bei 也不犹豫,砸下五个亿,直接三项技能拉满。

  

  化妖就不说了,同样是‘吞天’技能,升级鲲鹏消耗的经验明显要比Golden-Winged Great Peng 多的多的多,想想倒也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论肚大能容,Golden-Winged Great Peng 拍马也赶不上鲲鹏。

  

  【怪力lv12(Perfection )】

  

  加持的基础power attribute ,从百分之一百二十,增加到百分之二百,在原有的基础上翻倍。

  

  但因和‘龙象’技能不搭,无法在翻四倍的基础上再翻两倍,勉强重叠用了加法,power attribute 在原有基础上翻了五倍。

  

  个人面板刷新如下:

  

  姓名:Lu Bei

  

  种族:Human Race

  

  等级:125

  

  主职业:dao cultivator (合体)

  

  attribute :力量16、耐力28768、魅力1465、幸运3

  

  评价:youngster ,在你这个年纪,cultivation base reaching this realm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要爱惜自己的身体!

  

  耐力涨了,但又没涨,依旧那么拉胯。

  

  Lu Bei 望向第second layer 的鲲鹏,按照升级Heavenly Peng 到Golden-Winged Great Peng 的经历,鲲鹏没出Divine Ability ,应该是bloodline 不够精纯的缘故。

  

  可问题是,Golden-Winged Great Peng 的bloodline 稀释为Heavenly Peng ,鲲鹏的bloodline 并没有稀释,一出场就是原原本本的自己。

  

  “莫非是沉淀的岁月太久,bloodline 还没有唤醒?”Lu Bei 盘膝紫霄塔,自言自语。

  

  片刻后,他放弃无谓思考,when we get to the mountain, there’ll be a way through ,攒足了一百亿aptitude ,肯定能摸出鲲鹏的老底。

  

  他驾驭紫霄塔,继续seabed 漫步,寻找漏网的Longevity Grass 。

  

  one hour 后,确认没有遗漏,驾驭紫霄塔直奔上方而去。

  

  ……

  

  怒海波涛,血海起伏不定,间或扬起一头giant beast 尸骨。

  

  姬函立在一处通道入口,俯瞰下方大凶险,暗道天命在我。

  

  这人呐,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韩妙君的化身没了,Lu Bei 和祝阴天perish together 也没了,今日和该他immortality 。

  

  就在one hour 前,姬函卑微趴在滑板上随波逐流,重力加身,动弹一下都难。

  

  就在他以为又要陨落一道Primordial Spirit 的时候,海浪将他冲到进出妖坟的进出口,因此捡回了一条性命。

  

  主要是捡回了cultivation 不易的金尸,回去缝缝补补能接着用,Primordial Spirit 他倒不缺,藏于诸多Ji Family 后代体内,损失一道,了不起重伤,想死没那么容易。

  

  普天之下,只有岁月能让他含恨而亡。

  

  又是静等片刻,怒海归于平静,血色缓缓下沉,泥泞升腾而起。

  

  姬函狂喜不已,踩着pay a small price for big rewards in return 的拖鞋,一蹦一跳在泥泞上穿行,不过the time it takes to drink a cup of tea ,便来到了几株Longevity Grass 面前。

  

  四株Longevity Grass ,没了两株,余下两株也因怒海生涛歪歪扭扭,这把姬函看得心痛无比,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God 真不长眼,它们还是child 呀!”

  

  他cautiously extend the hand ,扶着圣洁长叶欲要将其扶正,越想越开心,越想越难忍,嘴角藏不住笑意缓缓勾起。

  

  

  

  “Sect Master Lu ,安心去吧,你余生的那部分,由老朽替你活过。”

  

  说到这,姬函又是一阵大笑:“再有答应你的法宝,Yellow Springs 苦境不知何在,老朽无法寻得,宝贝就不烧给你了。”

  

  彭!

  

  一只white 骨爪探出泥泞,紧紧扣住姬函的手腕,在他双目惊骇欲死的注视下,手骨噼啪炸开骨裂声响。

  

  Lu Bei 爬出泥泞,头顶两株Longevity Grass ,空洞洞的眼眶looked towards 姬函,上下颚开口,coldly said :

  

  “old man ,你想renege on a debt ?”

  

  ――――

  

  三更,求月票!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