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ivation Starts From Simplifying The Cultivation Arts Chapter 303

  第303章 道貌岸然

  sword array 形成的pill furnace 微微流转,Chen Fei 控制pill furnace ,小心应对着spiritual grass 药性的每一分变化。这些spirit material 得来不易,毁坏半分,都是不小的损失。

  今天的收益这么大,但接下来想要有收获,会变得非常难,最多就是一些普通spiritual grass 。Chen Fei 今天后半段的时间,就经常落空。

  普通spiritual grass 自然也是好东西,可以用来炼制灵雪丹。只是因为有了对比,普通的spiritual grass 就显得廉价了许多。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估计连普通spiritual grass will not 剩下。毕竟秘境内此刻除了几十位练窍境,还有数量众多的练脏境的Disciple 在。

  一刻钟不到,随着pill furnace 打开,浓郁的香味在山洞内飘荡开来。因为只是简单炼制,花费的时间比较少。随着Chen Fei 手指轻点,药汁被Chen Fei 直接吞入腹中。

  加入了诡槐树的树液,这药汁吞入腹中不过片刻,Chen Fei 的Sea of Consciousness 就骤然一清,紧接着脑袋就开始略微有些发胀起来。

  Sea of Consciousness 之中,冰寒交替的感觉让心神一下变得敏感,千丝诀不自觉的运转开来,帮助Chen Fei 吸收medicinal power 。

  one hour 后,Chen Fei 睁开眼睛,轻轻exhales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相对当初Body Refinement Realm ,Chen Fei 只能缓慢吸收这些spirit material 。一株绮梦莲,而且还不是完整的绮梦莲,Chen Fei 吸收了整整三天的时间。

  而如今晋升为练窍境后,这些心Divine Power 的spirit material ,对于Chen Fei 而言已经没有丝毫的压力。只是one hour ,Chen Fei 就完成了全部的吸收。

  心Divine Power 谈不上暴涨,但也有堪堪接近一成左右的增幅,而这个增量,足以让Chen Fei 掌控窍穴的数量增加两颗。

  Chen Fei 刚才炼制药汁,只用了一株心Divine Power spirit material ,以及普通的几株spiritual grass 。剩余的四株心Divine Power spirit material ,不说多,继续增长个三成左右,应该是没问题的。

  也就是说,吸收完这些spirit material ,Chen Fei 的心Divine Power 足以掌控住三十颗左右的窍穴。在短时间内,都不需要为心Divine Power 不足而烦恼。

  这就是秘境的价值,只需要短短一天的时间,就可以省却不知多少的时间。

  与可能遇到的危险相比,这个收益足以冲淡顾虑。毕竟Martial Arts cultivation ,本就impossible 毫无危险。cultivation 个cultivation technique ,都有cultivation deviation 的可能,更别说其他。

  Chen Fei 没有耽搁,继续炼制药汁。

  收获的东西,就需要马上转化成实力,才是最佳的选择。这个秘境存在危险,心Divine Power 的成长,不仅是提升掌控窍穴的数量,更能够提升Chen Fei 的battle strength 。

  不说其他,心Divine Power 强,招法的施展,都能变得更加精细以及游刃有余起来。

  花费了接近四个时辰的时间,Chen Fei 将所有的心Divine Power spirit plant 吞服refining ,心Divine Power 如预料的那般,继续暴涨三成多,接近四成的程度。

  心Divine Power 的暴涨,让Chen Fei 整个Sea of Consciousness 都有一种膨胀的感觉。同时整个身躯都有些发飘的感觉,这是心Divine Power 短时间内提升过多,带来的一点repercussions 。

  但好在,Chen Fei 只是适应了片刻,就将这种异样逐渐去除。

  外面的夜色已然进入破晓前,最为黑暗的时刻。Chen Fei 准备将其他几株High Level spirit material ,也一并炼制掉。

  这些spirit material 品质极高,按照Chen Fei 的估计,这些如果全部吞服下去,多的不敢说,但是开辟两三个窍穴,还是有比较大的希望。

  “en? ”

  本要将spirit material 扔入pill furnace ,Chen Fei 的手不由的slightly paused ,一颗石子漂浮到Chen Fei 的面前。双子石,在一定距离内可以相互感应,另外一颗,在封休浦的身上。

  今天一整天Chen Fei 东奔西跑,双子石都没有动静,didn’t expect 这个时候有了反应。按照双子石的特性,此刻封休浦距离Chen Fei 大概二三十里内。

  Chen Fei 正想着,是现在去找封休浦,还是等待白天,突然Chen Fei 的身子一下站起,looked towards 洞外。

  夜色如墨,即便以练窍境的目力,也无法看到非常远的地方。Chen Fei 自然不是看到了什么,而是在感知中,刚才有一抹凌厉的气息稍纵即逝。

  相隔的距离太远,Chen Fei 也只是模糊的捕捉到,甚至如果不是因为双子石吸引了Chen Fei 的注意力,Chen Fei 要是在pill concocting ,这种气息的闪烁,Chen Fei 估计都会直接忽略过去。

  但也正因为双子石,Chen Fei 发现,那道凌厉的气息,与封休浦的位置一致。

  “好像是high grade Spiritual Artifact 的气息。”

  Chen Fei brows tightly knit ,距离太远了,时间也太过短暂,Chen Fei 也无从判断。且这么一会的时间,Chen Fei 努力集中心Divine Power ,也没有再捕捉到那道气息的出现。

  就好像刚才的一切,只是Chen Fei 的错觉一般。

  但Chen Fei 今夜心Divine Power 刚刚暴涨过,心Divine Power 正处于极为敏感的状态,这种感应如果说是错觉,那也未免太说不过去。

  “去看一下!”

  Chen Fei 想了一下,将所有的spirit material 收进空间格内,身形闪动,moved towards 双子石感应的地方running 而去。

  several dozen li 外。

  Chen Fei 的感应没有出错,此刻这里正爆发一场战斗,只是战斗的气息被压在了方圆一里之内,再远,就无法再传递出去。

  因为阵势,一道阵势将这里笼罩,没有攻击和防御的能力,这道阵势唯一的作用,就是收敛周围的一切气息波动。

  Chen Fei 能够感应到那股凌厉的气息,是因为阵势刚启,还因为high grade Spiritual Artifact 的锋锐之力,当然,也包括Chen Fei 刚breakthrough 的心Divine Power ,正处于极为敏感的状态。

  如此种种,被Chen Fei 机缘巧合捕捉到了这道气息。但如果不是因为双子石的动静,Chen Fei 即便感应到this aura ,也不会taking seriously 。

  因为距离太远,不过发生什么,也不会牵扯到Chen Fei 的身上。

  “吴永照,廖Elder 很快就会发现这里的情况,when the time comes today you will die and there will be no way for you to escape !”朱子向看着包围着这里的吴永照,以及其他神炎派的人,低声shouted 。

  “他们现在发现不了这里!”

  吴永照微微shook the head ,笑着道:“而等他们发现的时候,兴许已经步了你们的后尘!”

  “狂妄!“

  朱子向furiously shouted ,Essence Power 注入手中的Spirit Sword ,Spirit Sword 骤然绽放出夺目的rays of light 。

  “诸位,与我共同御敌,廖Elder 就在附近,他必然已经在赶来的途中。”

  朱子向激昂的声音在回荡,一时之间,所有人都被其手中Spirit Sword 的rays of light 吸引。唯有吴永照sneered ,身形骤然消失在原地。

  吴永照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在上百米外,一剑斩向了一个空无一人的地方。

  high grade Spirit Sword 绽放出骇然的imposing manner ,剑刃未至,空气已然泛起皱褶,厉啸声不绝于耳,仿佛要将all around 的一切全部撕碎一般。

  “bang! ”

  一声爆裂的炸响,一道silhouette 自虚无中被打出,接着fiercely 的砸在地面上,翻滚数十圈才停下,一大a mouthful of blood 喷涌而出,blood mist 弥漫。

  这silhouette 竟是朱子向,在几乎所有人被其灵sword light 亮吸引的时候,朱子向的真身在in a flash 早已远遁上百米。

  在场之中,唯有吴永照一眼识破,将朱子向截住,并且一剑创伤朱子向。

  朱子向双掌拍打地面,翻身站起,looked towards 吴永照的眼神中,带着不可思议。朱子向没有想到,自己Golden Cicada 脱壳的招法,竟然被吴永照这样简单的破去。

  只要再有一息的时间,朱子向就能再遁上百米,when the time comes 朱子向就可以施展其他的招法,将movement speed 彻底拉起,未必没有可能一走了之。

  但偏偏,吴永照没有给朱子向这样的机会。

  “抛弃自己的same sect ,你们Immortal Cloud Sword Sect 果真是道貌岸然之辈啊。”

  吴永照shook the head ,手指轻点手中的high grade Spirit Sword ,Spirit Sword 发出一道清脆的铮鸣声。

  sword cry 声初始极小,但在眨眼间之间,不断变大,最后更是变成了一道仿若洪钟大吕般的声响。

  朱子向的internal organs 在这道sword cry 声下,不断的震颤,本是被压制住的伤势骤然爆发,一口淤血在喉咙中涌动,被朱子向forcibly 的压了下去。

  吴永照犹如诡魅般出现在朱子向的面前,Spirit Sword 闪动,朱子向一声怒喝,cultivation technique 运转,脸色变得血红,手中的long sword 扫向了吴永照。

  “bang! ”

  一声闷响,朱子向involuntarily 的向后退去,一步一坑,本是通红的脸色,此刻竟已变的苍白不堪,朱子向的眼神当中满是绝望。

  cultivation base 本就弱吴永照几分,手中的middle grade Spirit Sword 也远远不如,只是简单的两招,朱子向就已濒临重伤。

  被击杀,恐怕也就是后面几招的事情。双方之间的battle strength 差距,simply 不像一个同阶Martial Artist 之间该有的模样。

  朱子向陷入重重危机,其他人同样如此。

  在此地,除了朱子向,还有一个Immortal Cloud Sword Sect 的练窍境柯良德,吴永照说朱子向抛弃same sect ,说的就是他,而柯良德此刻也被重点围杀。

  剩余的,则是封休浦以及同样元辰Sword Sect 的魏延涛。

  只是相对朱子向以及柯良德,封休浦与魏延涛还只是各自面对一个同阶,情况还能勉强支撑。但如果朱子向被斩杀,柯良德也死掉。

  那封休浦还有魏延涛同样hard to avoid calamity ,神炎派既然围杀四人,就不会让四个人离开,将这里的事情传出去。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