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ivation Starts From Simplifying The Cultivation Arts Chapter 322

  第322章 天寒地坼

  Chen Fei 的眼睛骤然眯起,Yin Soldier 巡境,是Chen Fei 在商铺那里得到,Chen Fei 也一直将子时出现的脚步声,当成是那些Yin Soldier 。

  可,谁能保证商铺shopkeeper 说的话,就是真实的?况且那商铺shopkeeper 最后更是撕掉了伪装,想要将Chen Fei 强行留在商铺当中。

  但这条消息,是Chen Fei 花了钱买下来的。如果商铺shopkeeper 蒙骗了Chen Fei ,岂不是违背了迷望城的交换规则?

  或者说,当时付的二十文钱,只是看货品的钱?

  Chen Fei 的眉头微微皱起,这些事情Chen Fei 如今没办法求证,Chen Fei 如今又impossible 回商铺,敢回去,必定被留下。

  “那我又怎么知道,馆长给的消息,就is real? ”Chen Fei 低声道。

  “立个契约,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如果你了解迷望城,就该明白,这等契约立下,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反悔的!”

  clinic 馆长慢条斯理的从身后拿出了一张纸,递到了Chen Fei 的面前。

  Chen Fei 感知着纸张上阴冷的气息,也不接手,而是用Essence Power 托住纸张,将上面的内容展示在自己面前。

  片刻后,Chen Fei 的目光自契约上收回。契约上的内容倒是浅显易懂,约定了双方要执行的事情,而Chen Fei 需要支付的报酬,是一百枚铜钱。

  “如何?签了这个契约,你就不用担心我消息的真假。一百枚铜钱虽多,但比起你们的性命,还是不贵的。”

  clinic 馆长看着Chen Fei ,脸上带着的笑容,看起来都变得和善了许多,而不是以往那般阴冷。

  “签了就立马说?”Chen Fei 抬头问道。

  “签了,立马跟伱们讲,绝不拖延!”clinic 馆长斩钉截铁的保证道。

  Chen Fei 低头looked towards 契约,探出手,刚要在契约上签字,手指却停在了in midair 。clinic 馆长心头一顿,不解的looked towards Chen Fei 。

  “怎么不签,可是还有其他疑虑?我也可以补充进契约中!”clinic 馆长极力劝道。

  “我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这契约是你拟定的,我somewhat 不放心。不如,我来拟一份,如何?”

  Chen Fei 说着,右手探向屋内,a sword light 闪过桌面,一张as thin as cicada wing 的木片飞入了Chen Fei 的手中。

  “这大可不必了吧!”clinic 馆长的声音变得阴冷,之前的热情,不知何时,已经disappeared 。

  “有什么不妥的地方?”Chen Fei 抬头looked towards 馆长。

  clinic 馆长死死的盯着Chen Fei ,阴冷的气息弥漫all around ,Chen Fei 目光平静的与之对视。clinic 馆长突然coldly snorted ,抓住in midair 的契约,拂袖转身离开。

  Chen Fei 看着clinic 馆长的背影,微微摇了摇头,一指点中手中的木片,木片瞬间化作powder ,掉落在了地面上。

  Chen Fei 回屋将房门关上,迎上了迟纾卿的眼神,迟纾卿虽然没有问,但显然对于刚才的事情,迟纾卿有些不解。

  “这城内的诡,没有一只良善!”

  Chen Fei 低声解释了一句,谨记住这一点,就能看清楚这clinic 馆长刚才诸多蹊跷的地方,因而Chen Fei 提出了自己拟定契约。

  结果,对方直接拂袖离开,那契约,果然有大问题。

  尽管Chen Fei 之前在契约上,没看出什么古怪的地方,可也因为太过公正,才多少显得有些失真。

  Chen Fei 如果真的莽撞的签下去,恐怕就真的要出大问题。对方选择这么一个时间点,兜售这样一个消息,恐怕也是抓住了逃生心切的心理。

  但不得不说,clinic 馆长之前说的一句话,确实让Chen Fei 心中有些犯嘀咕,子时出现的那些脚步声,到底是不是Yin Soldier 巡境。

  或者更为直接的一个问题,钱可通神,这四个字,真的在那些Yin Soldier 身上,有效果吗?

  无人解答Chen Fei 的问题,而随着时间推移,夜幕终于降临在迷望城内。

  街道上本有些喧嚣的声音,不知何时,已寂静无声,the entire world 都仿佛陷入了沉寂之中。

  deep green 的烛火微微晃动,印照出迟纾卿与任中洋两人的不安。反倒是Chen Fei ,此刻依旧在不断挥手劈砍,吸收着屠spirit technique 的感悟。

  着急不能改变任何事情,这是Chen Fei 一直谨记的做事方法。

  当然迟纾卿与任中洋此刻的不安,更多还是因为在迷望城的连续受挫,在这里,他们没有得到过任何一次的胜利。

  甚至连性命,都是Chen Fei 救下。这让他们对迷望城一直保持着肃然以及敬畏之心。

  时间逐渐推移,距离子时的时间也越来越近,Chen Fei 劈砍的手臂缓缓停下,looked towards 外面的天色。

  “现in the past 吗?”迟纾卿低声问道。

  impossible 等刚刚好子时,他们才动身前往,那样直接就跟外面的Yin Soldier 撞面了。肯定要提前到达city gate 的位置,子时一到,立马出城。

  “我让Avatar 去看一下。”

  Chen Fei 微微摇头,一道silhouette 从Chen Fei 身上走出,silhouette 略微晃动,只是片刻就转化成Chen Fei 的模样。

  屠spirit technique !

  Essence Power 运转,仿若一把利刃斩在了Shadow Clone 上。Shadow Clone 上属于Chen Fei 的气息一下被剥离,Shadow Clone 在刹那间,成了一个没有气息的影子。

  迟纾卿和任中洋,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一幕,倒不是对Shadow Clone 有什么古怪,而是Shadow Clone 的气息,竟然消失了。

  特别是任中洋,本就是元辰Sword Sect 中人,自然也有cultivation 遁天行,自然明白遁天行的Shadow Clone ,会跟本尊的气息完全一致。

  想要完全收敛起来,非常艰难,就如很多练窍境,都难以收敛自身的气息一样。但此刻,Chen Fei 的Shadow Clone 做到了。

  Shadow Clone 的身躯微微晃动,如as if dreams and visions in a bubble 般消散在房屋内。

  而此刻在Chen Fei 本尊的视野内,Shadow Clone 已然跃出clinic ,cautiously 的朝着city gate 位置遁去。

  黑夜如墨,夜色下的迷望城,近乎伸手不见五指,天上的明月,也不过是带给迷望城细微的亮光而已。

  Shadow Clone 凭借着白天的记忆,以极快的速度到达了city gate 的位置,一路上没有丝毫的阻隔,唯一的,就是街道上布满了阴冷的气息,让人极为不适。

  Chen Fei 的Shadow Clone 看着前方的city gate ,此刻依旧关闭着,但Chen Fei 能够感觉出,此刻的city gate 跟平常见到的时候,确实不一样。

  今夜,city gate 确实会开!

  clinic 房屋中,Chen Fei 的眼睛一下睁开,looked towards 了迟纾卿和任中洋,几枚铜钱破碎,化作Source Power ,浸入到两人的Sea of Consciousness 之中。

  迟纾卿和任中洋的心神微微一振,比以往都要清晰明朗的感觉浮上心头,对于身体的掌控也更加敏锐。

  “走!”

  Chen Fei loudly shouts ,身形晃动,消失在屋内。迟纾卿和任中洋不敢耽搁,紧随在Chen Fei 的身后。

  此刻,距离子时,还有不到一刻钟的时间。

  刚踏入街道,Chen Fei 就感觉到那股everywhere 的阴寒,想要拼命的钻进Chen Fei 的身体当中。白天的时候,Chen Fei 就有一点这种感觉,但并不明显。

  以练窍境tempering 过的体魄,即便不加以抵挡,也能够自然抵御这些阴寒的伤害。

  但到了夜晚,这种阴寒之力数倍增长,之前Shadow Clone 的时候,Chen Fei 还感觉不明显,此刻一下就体会到了差别。

  好在,True Dragon-Elephant 下,Chen Fei 自身气血犹如熔炉,这阴寒之力想要吞没Chen Fei ,没有数个时辰的时间,绝无可能。

  但迟纾卿和任中洋,就没有这样的体魄,站在街道上,骤然打了个寒颤,脸色都变得有些青紫起来。

  特别是迟纾卿,本就是重伤之身,对于这种阴寒的抵御,也变得更加的艰难。

  Chen Fei 没有说话,身化illusory shadow 朝着city gate 的方向冲去,迟纾卿两人紧紧的跟着Chen Fei 身后。因为还未到子时,那些脚步声暂时还没有出现。

  片刻不到,Chen Fei 三人很是顺利的来到了city gate 前。Shadow Clone 转头looked towards Chen Fei ,接着微微晃动,融入到了Chen Fei 的身体当中。

  迟纾卿和任中洋紧张的看着all around ,距离子时,已经越来越近,出口就在眼前,但能否出去,还要看接下来会生出什么变化。

  Chen Fei 正观察city gate ,突然expression changed ,转头looked towards 右边的街角,一道silhouette 出现在了那里,竟是Immortal Cloud Sword Sect 的廖汉钦。

  只是跟以往high-spirited and vigorous 的模样相比,此刻的廖汉钦多少显得有些狼狈,气息相对当初Peak 之时,下降了数成不止。

  而随着廖汉钦的出现,Chen Fei 又looked towards 了另外一个位置,又有两个人出现,竟是神炎派的吴永照和江荣和。

  相对廖汉钦的狼狈,吴永照气息上相对之前,不但没有衰弱,反而还更进一步。如果不是地点不对,甚至吴永照如果愿意,此刻就可破入练窍境Middle Stage 。

  Chen Fei 有些惊讶,接着想到了神炎派当初,自称对心诡界有些极深的研究。而心诡界内的诡异烈度,相比这迷望城,还要远远的胜出。

  廖汉钦见到吴永照,神情骤然一紧,眼神之中满是戒备。吴永照冰冷的看了廖汉钦一眼,没有进一步的举动。

  显然没有真正的离开迷望城,吴永照也不愿意在这里动手,因为那是纯粹在自掘坟墓。

  city gate 的阴寒越来越深,也越来越重,又走出了一个Big Dipper 楼的Elder ,再之后,就没有其他人。

  Chen Fei 看着all around ,之前见到的那个练窍境Late Stage powerhouse ,竟然没有出现?

  有问题!是不是遗漏了什么?

  Chen Fei 回忆着脑海中有关the past few days 的每个细节,思维骤然一顿。

  Yin Soldier 、子时、city gate !

  Chen Fei 脸色骤然一变,抓住迟纾卿和任中洋的身体,一下消失在了city gate 的位置。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