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ivation Starts From Simplifying The Cultivation Arts Chapter 333

  第333章 就凭你?

  Chen Fei 的重元剑功早已cultivation 到Great Perfection 的程度,cultivation technique 在身体当中的运转,早已经变成一种本能,Chen Fei 并不需要花费多少心Divine Power 去催动。

  这是那些练窍境Late Stage ,甚至是练窍境Peak 的powerhouse ,将Cultivation Technique 到Great Perfection 后,才能拥有的一种状态。这个阶段的Martial Artist ,cultivation speed ,就是比练窍境Early-Stage 跟Middle Stage 的快。

  真正限制练窍境Late Stage 和Peak powerhouse 继续变强的,其实是主修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精妙程度。

  如重元剑功,开辟的窍穴只有八十颗,将八十颗窍穴开辟完,前方就无路可走了。要么就是转修其他更好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要么就只能去搏一搏那合窍境的可能。

  Chen Fei 有True Dragon-Elephant 在身,这些元气来到Chen Fei 体内,都来不及逸散,就被True Dragon-Elephant 牢牢地锁在身体中,接着被重元剑功消化吸收。

  因而Chen Fei 的cultivation speed ,在达到练窍境Middle Stage 后,不但没有降低,确实还加快了。

  如此的不合理,又如此的自然。

  时间流逝,第六天的时候,封休浦的双飞灵有了动静,郭临山来通知Chen Fei ,接着master and disciple 三人来到仙云城外三十里处,这里有一块巨大的风动石。

  每年风季的时候,风动石就会不断的摇晃,发出沉闷的声响。那个时候,这边就会有不少仙云城的人,前来踏青游玩。

  如今不是风季,此刻周围空无一人。

  封休浦看着手中的双飞灵,此刻正在微微震颤,且震颤的频率还在continuously 加快,显然另外一份双飞灵已然在不远的地方。

  Chen Fei 站在封休浦后面,看着周围。这处位置在仙云城颇有名气,只是Chen Fei 一直没有时间过来。此刻放眼望去,草长莺飞。

  突然,Chen Fei 神情微微一动,转抬头looked towards 前方,在那个位置,Chen Fei 感应了几道气息,正以极快的速度赶来。

  封休浦相较于Chen Fei ,慢了一拍,才感应到情况,不由的向前望去。

  一旁的郭临山看着这一幕,眼睛不由的微微瞪大,Little Junior Brother 竟然比Master ,还要更快的感应到他人的到来。显然Little Junior Brother 在心神敏锐度上,还要超过Master 。

  郭临山这几年一直在埋头cultivation ,不过也听说了Chen Fei 的很多事迹。郭临山想过,Chen Fei 以后应当会青出于蓝,超过封休浦。

  但郭临山从来没有想过,这一天来得这么快。心神敏锐度无法代表battle strength ,但却是battle strength 的重要组成部分。

  按照这样的成长速度,Little Junior Brother 超过Master 的那一天,似乎也不远了啊?

  郭临山突然想到自己,还在练脏境徘徊,甚至连练脏境Peak 都没达到,明明当初第一次见Little Junior Brother 的时候,自己已经是Marrow Refinement Realm Peak 了。

  未等郭临山多想,远处的几道silhouette 已经变得逐渐清晰,郭临山感受到自己Master 的情绪逐渐变得高昂起来。

  显然,远处的三个人,当中有一个就是Master 当年的好友。

  Chen Fei 看着由远及近的三人,眼神微微一动,有人受伤了,而且伤得还不轻。前面两步的封休浦,片刻后才发现情况,身形闪动,直接迎了上去。

  “Little Junior Brother ,我们也上去吧。”

  郭临山转头looked towards Chen Fei ,Chen Fei nodded ,与郭临山一同,跟在了封休浦的后面。

  “你这是怎么回事!”

  封休浦停住脚步,看着自己的好友耿燕霖。不仅满脸赶路的疲惫,身上竟还带着许多血口,Spirit, Soul and Qi 颇为的萎靡。

  “遇到点事情,总算来到这里。”

  耿燕霖看着封休浦,如释重负,脸上不由露出一丝笑容,道:“这是我的内人以及犬子。”

  耿燕霖说着,将身边的两人引了上来introduced ,特别是介绍其儿子的时候,眼神之中带着一丝骄傲。

  “见过封brother 。”耿燕霖的夫人对着封休浦微微gave a salute 。

  “见过封Uncle ,我爹经常向我说起你。”耿云飞看着封休浦,拱手行礼道。

  “好。”

  封休浦对着两人slightly nodded 示意,接着looked towards 耿燕霖道:“你的伤势不轻,先回门内,有话,我们之后再说。”

  Chen Fei 在后面打量着三人,耿燕霖,须髯如戟,与封休浦的儒雅形成一种强烈的对比,至于cultivation base ,与封休浦倒是相差无几,都是练窍境Early-Stage 。

  耿燕霖的夫人,cultivation base 未至练窍境,只在练脏境,因而如今在年龄上已经能够看出点痕迹。

  至于耿燕霖的儿子耿云飞,年龄上与Chen Fei 相仿,cultivation base 都是跟郭临山一样,练脏境,不过是在练脏境Early-Stage 。

  “这位朋友是?”

  耿燕霖转头looked towards Chen Fei ,Chen Fei 练窍境的气息表露无疑,且Chen Fei 样貌看上去,似乎颇为的年轻。

  虽说练窍境后,已经很难从模样上,看出一个人的真正年龄,但多少还是能够感受到一些。就如Chen Fei 这般,整个人的气质,就如封休浦他们这一辈的完全不一样。

  显然在年纪上,Chen Fei 应该比他们都年轻很多。

  “差点忘了介绍。”

  封休浦patted 自己的额头,关心则乱,封休浦将郭临山引上前,道:“这是我的eldest apprentice ,郭临山。”

  “Martial Uncle Geng 好!”郭临山上前拱手道。

  “气息凝练厚实,根基打得好。”

  耿燕霖nodded with a smile ,但目光的注意力大都集中在Chen Fei 的身上。耿燕霖有些没明白,封休浦怎么没有先介绍Chen Fei 。

  毕竟是同阶powerhouse ,肯定要给予尊重,先行介绍的,除非……

  耿燕霖的眼睛微微睁大,有些不可思议地looked towards 封休浦,封休浦的脸上不由一下洋溢出笑容,封休浦知道自己的好友,已经猜出原因。

  “这几年收的小disciple ,Chen Fei !”封休浦骄傲道。任谁可以教出一个练窍境的Disciple ,都会这样的表情。

  耿燕霖的眼睛已经彻底瞪大,眼前这个同阶Martial Artist ,竟然真的是封休浦的Disciple 。尽管已经猜测到一些,但是封休浦真的说出来的时候,耿燕霖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耿燕霖的夫人惊讶的看了Chen Fei 一眼,耿燕霖的儿子耿云飞,表情更是跟自己的father 耿燕霖一般,满是惊诧。

  这几年收的小disciple ,那说明Chen Fei 的年龄真的不大。

  刚才耿云飞看着Chen Fei 年轻的面容,还觉得这个练窍境看着真年轻,如今才知道,这不是看着年轻,而是实际年龄就是这么大。

  封休浦看着自己好友的神情,心中畅快,带Chen Fei 来一起接人,除了诚意外,更多的自然也有一点炫耀的成分。

  “走吧,先回门内。”封休浦抬头看了一眼天色道。

  “好,先去门里。”

  耿燕霖收回惊讶的神情,忍不住咳了一声,脸色略微变得有些苍白。显然耿燕霖的伤势,远比表面上看到的,还要重一些。

  封休浦eyebrows slightly frowned ,虽然很想问清楚原因,但还是回去疗伤要紧,这些都可以之后再询问。

  几人身形闪动,moved towards 元辰Sword Sect 山门的位置行去。

  只是刚过一刻钟,Chen Fei 的眉头突然微微皱了起来,在Chen Fei 的感知中,此刻正有一道灼烈的气息,正从后方急速追来。

  气息炽烈如火,充满了暴虐和侵略性,就连World’s Essence Qi ,都被其气息引的微微荡漾开来。

  封休浦和耿燕霖过了片刻,才感知到后面的情况,封休浦眉头一下皱起,而耿燕霖的脸色则是大变。

  “怎么会这么快,明明可以拖住one hour 才对啊!”耿燕霖不可置信道。

  “老爷,怎么了?”耿燕霖夫人脸色不由得一白。

  “爹,那个恶人追过来了吗?”耿云飞眼中浮现出一抹惊恐。

  “将伱打伤的人?”封休浦转头looked towards 耿燕霖。

  “我去拦他,内人跟犬子,就拜托你先带去派内。”耿燕霖说着,身形一下停住,更是打算返身。

  “临山,你带着他们去Sect ,同时通知Elder Wu 。”封休浦anxiously said ,就要跟上耿燕霖的步伐。

  “爹,我跟你一起留下来!”耿云飞loudly said 。

  “留什么,你在这里只会让我分心,赶紧走!”

  耿燕霖大声吼道,接着looked towards 封休浦,着急道:“休浦,你带他们走,那个人是练窍境Middle Stage ,我们挡不住。你带他们走,还有一点希望!”

  封休浦startled ,练窍境Middle Stage ,即便是散修,达到练窍境Middle Stage ,battle strength 都会非常强。因为这证明对方cultivation 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不是残缺的,起码没有那么残缺那么厉害。

  就这一点上,能够达到练窍境Middle Stage 的散修,在battle strength 上已经不会差sect 练窍境Middle Stage 太多。相较他们这些练窍境Early-Stage ,更是拥有巨大的优势。

  “走?今天谁都别想走!”

  一道讥诮的笑声响起,明明气息还在极远的位置,但一道silhouette 却已经出现在众人面前。仇元曾双眼戏谑地看着耿燕霖and the others ,嘴角带着残酷的笑容。

  grafting flowers onto a tree ,掩人耳目。

  靠着这式招法,仇元曾不知道瞒过多少人,到如今,依旧是百试不爽。每当看到其他人惊骇的神情的时候,仇元曾心中就满是兴奋。

  “Master ,你们先走吧,我拦住他片刻,之后再跟你们会合。”Chen Fei 看着仇元曾,calmly said 。

  “拦我?hahaha !就凭你?”仇元曾看着Chen Fei 年轻的面容,刺耳的大声笑起,声音中满是嘲弄。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