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t Down The World Chapter 67

2022-09-19

  第67章 荣家会议

  Eastern City ,荣家。

  作为临江郡几Great Aristocratic Family 之一,荣家的排场还是很大的,直接在最繁华的地段落座了一个巨大的山庄。

  荣家的高层基本都住在这座大庄园里,normally 里有什么major event 儿也都是在这庄园里举办。

  其实这Aristocratic Family 就有点类似于后世的集团,不论业务有多广,产业有多少,都需要有一个总部,这荣家的庄园就类似于总部,负责统筹整个荣家所有的产业。

  Eastern City Hundred Guard Office Hundred-man Guard 荣昊,乃是如今旁系的代表人物,与他有关的事情都是备受荣家内部的关注,而今夜,荣昊在Thousand-Man Commander Office 被Wan Yan 拿捏的事情也自然引起了荣家的高度重视。

  Aristocratic Family ,之所以能够在一个地方根深蒂固,并不是他们的expert 就多强,而在于他们的根基,他们的人员涉足在一个地方各个方面,特别是官方力量。

  而Bright Gown Guard 这种部门,向来都是Aristocratic Family 必争之地。

  荣家在Eastern City 能够问问压住另外几个Aristocratic Family ,其中有大部分原因就在于他们一直都能够掌控着Eastern City Hundred Guard Office 。

  而现在,Wan Yan 一来,就直接拿了荣昊的Hundred-man Guard ,虽然不至于让荣家立马伤筋动骨,毕竟Hundred Guard Office 基本都是荣家的人,但是,若是时间久了,Hundred Guard Office 难免就会慢慢易主。

  因此,当荣昊回来之后,

  荣家的高层当即就召开了最高规格的会议。

  荣家这样的Great Aristocratic Family ,内部其实也挺复杂,派系也挺多,但现在,主要就是嫡系与旁系之争。

  荣家上一任patriarch 因为江湖争斗而死,连带着嫡系损失极为严重,虽然Position of Patriarch 保留住了,却在旁系的压迫之下,立了一个十几岁的少年Rong Yichu 。

  Rong Yichu 乃是上任patriarch 独子,十五六岁就被迫当了patriarch ,因为年纪实在太小很难服众,又因为荣家嫡系落寞,导致主家lineage 近几年一直被旁系压着。

  不过,好在这Rong Yichu 能力不错,

  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开始反攻,但是,嫡系式微,回天乏术。

  而旁系也在不断的打压嫡系,并且伺机推出了荣昊这位旁系领头人,这也是荣昊能够在三十岁就坐上Hundred-man Guard 之位的主要原因。

  旁系算是倾力一博,培养荣昊,所以,荣昊的位置,对荣家旁系来说至关重要。

  此时,荣家议事大厅里。

  几位族老坐在前面,下方左右首位分别是Rong Yichu 和荣昊,依次都是荣家的一些高层。

  众人都在each airs his own views ,商议对策。

  荣昊脸色阴沉着,时不时的看一看Rong Yichu ,他心里有些担心Rong Yichu 在这时候hit a person when he’s down ,毕竟,如果他失去了这个Hundred-man Guard 的身份,就很难在荣家内部与Rong Yichu 争锋。

  就在众人都神色凝重,商议不出对策时,

  门外突然进来一个护卫,moved towards 拱手拱手道:“刚刚Thousand-Man Commander Office 一个Thousand-Man Commander 亲卫送来了一份公文和一块Thousand-Man Commander 身份令牌。”

  荣家高层纷纷疑惑。

  那个护卫将公文交给Great Elder 。

  Great Elder 当即浏览了一遍,然后神色疑惑的将公文传下去,说道:“这份公文上记录的都是Southern City Hundred Guard Office 一些高层的渎职贪污的罪证。”

  说罢,Great Elder 望向那个护卫,问道:“送信的人有没有说什么?”

  护卫急忙道:“那人让我告诉荣Young Master Hao ,只要你带人去将这份名单上的人该杀的杀该抓的抓了,他就可以不动你的Hundred-man Guard 之位。”

  众人脸色都瞬间一变,神色各异。

  “不行,”Rong Yichu 突然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Wan Yan 这是摆明了要让Gu Zhan 做刀对付我们荣家,但是,Gu Zhan 拒绝了,他现在就是想让我们荣家自己主动与Gu Zhan 交恶,逼迫Gu Zhan 倒向他那边,不然,他有这些证据为什么不自己去处理,非让荣昊去做?”

  一众高层都slightly nodded 。

  Wan Yan 这么做的目的obvious at a glance ,他们都能想通背后的目的。

  只是,荣昊看了看那份公文,手里捏着Wan Yan 的身份令牌,slowly said :“可是,我们现在有得选择吗?如果不交恶Gu Zhan ,Eastern City Hundred Guard Office 就会易主,when the time comes ,我们荣家会有多大的损失大家可以估量估量!”

  Rong Yichu frowned ,道:“Hundred Guard Office 一时半会儿也没那么快易主,我们还可以从长计议,可交恶Gu Zhan 就是瞬间的事情,这个Gu Zhan not simple ,行事风格比当初的Gu Chuan 还要嚣张,而且是seeking revenge for the slightest grievance ,动辄就拼命,能不得罪最好不要得罪。”

  ”hmph ,”荣昊coldly snorted ,说道:“那个Gu Zhan 算什么?不过就是和泥腿子仗着有点cultivation base 的匹夫而已,如果是Gu Chuan 还在临江城,我们的确不能招惹他,可现在没了Gu Chuan ,他Gu Zhan 在我荣家面前又算什么?

  另外,Wan Yan 对Gu Zhan 的态度你们也看到了,他是铁了心要拉拢Gu Zhan ,都恨不得直接许诺Gu Zhan 当接班人了,伱觉得在Wan Yan 各种方式的拉拢下,Gu Zhan 那中立的态度能够保持多久?迟早都会站到我们对立面,既然如此,现在得罪他,保住Hundred Guard Office 有何不可。”

  Rong Yichu frowned ,道:“不行,这件事情一定得从长计议……Gu Zhan 此人我调查过,短短几个月就从世袭Small-Commander 成为临江城Bright Gown Guard 有史以来最年轻的Hundred-man Guard ,哪里是那么简单……”

  “呵,”荣昊coldly snorted and said :“谁不知道,Gu Zhan 就是good luck 傍上了Gu Chuan 才有的今日,Rong Yichu ,就算Gu Zhan seeking revenge for the slightest grievance ,有点底子,可得罪他和丢掉Eastern City Hundred Guard Office ,孰轻孰重,你看不出来吗?只有得罪Gu Zhan 才是最小的损失,你这不断阻拦几个意思?你看你不是担心家族利益,而是故意打压我吧!”

  Rong Yichu 气恼道:“荣昊,你胡说八道什么,如果你做了,我们荣家就是完全被Wan Yan 牵着鼻子走,Wan Yan 肯定在后面布了杀招……”

  “再什么杀招,那也是Wan Yan ,”荣昊说道:“a trifling Gu Zhan ,我荣家还是能够随便拿捏的。”

  “你……”

  “好了,”就在这时候,Great Elder 突然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亦初,Hundred Guard Office 兹事体大,对于荣家来说太重要了,绝对不能出差池,那个Gu Zhan 虽然是个人物,但是,本就是潜在敌人,而且相对来说,对付他,保住Eastern City Hundred Guard Office 是最划算的。”

  另外几位族老也都纷纷附和。

  看着这一幕,Rong Yichu sighed ,

  他知道自己这个patriarch 在族老会看来就是一个摆设,即便自己能力比荣昊强,但旁系还是大多数都偏向荣昊,因为对比族中利益,他们更在意旁系的利益。

  就在这时,Great Elder 又说道:“不过,亦初说的也在理,这个Gu Zhan 行事嚣张,稳妥起见,我和老三跟着昊儿一起去,另外再带一些族中的expert ,Gu Zhan 只要但凡有nodded 脑,都会主动交人!”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