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o Fusion Chapter 532

  第532章 当面抓人

  “尤红玲,她怎么来了?”血Old Yun 祖朝尤红玲的方向望了一眼,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

  “端木淞,我说过,我必杀你!你竟然还敢来青云immortal island ,莫非以为我是跟你开玩笑不成?”正在这时一道威严的声音从云雾中传了出来。

  那风雷缭绕的山岳印撞炸各种immortal strength 所凝聚变化的兵刃、山岳巨石之后,只是slightly paused ,竟然又轰隆隆碾压过虚空,直接朝端木淞冲撞而去。

  山岳印速度越来越快,与空气之间的急剧摩擦,使得风雷缭绕的山岳印表面都燃起了red 火焰,就像一颗急速划落天空的流星一般。

  首当其冲的端木淞见状脸色都有些发白,但自恃自己这边有十多位Earth Immortal 相助,还是brace oneself 全力催动飘悬在头顶三尺的仙婴。

  滚滚immortal strength 从仙婴身上涌出,引动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重新凝聚变化出一柄giant sword ,moved towards 山岳印fiercely 劈斩而去。

  但就at this time ,站在端木淞边上不远的吊丧眉等浮空immortal island 护法还有白挚等琅田immortal island 的Earth Immortal ,却突然一哄而散,四处奔逃,竟然没有一人出手相助!

  原来白挚and the others 都见识过这山岳印的formidable power ,也吃过它的苦头,心里本就心存畏惧,再加上这一连串的祸事都是端木淞惹起的,害得他们又是受伤又是损失法宝财物,心里早有怨气,所以见山岳印formidable power 巨大,主要目标又是端木淞,subconsciously 便选择了be worldly-wise and play safe 。

  “伱们!”

  端木淞见一瞬间,只有自己一人孤零零站在空中,独自面对继续冲撞而来的山岳印,顿时间脸上血色尽褪,苍白如宣纸。

  “你们!”血Old Yun 祖也是骤然变了脸色。

  他也是didn’t expect 白挚等十多位Earth Immortal ,竟然一窝哄全都散了。

  “bang! ”一声巨响。

  山岳印一下子就把端木淞施展出来的giant sword 给撞得炸了开来,化为immortal strength 四处冲散,带起阵阵大风。

  “pu! ”

  a mouthful of blood 从端木淞嘴中狂喷而出,仙婴一下子霞光乱晃,大有控制不住全身immortal strength 暴动的迹象。

  “senior 救我!”仙婴口中发出一道尖锐的声音,接着化为一团霞光便缩回fleshy body Immortal Mansion ,而这时山岳印已经轰隆隆逼近,沉重的力量,已经笼罩住端木淞所在的空间区域,压得他如深陷泥沼中一般,气血immortal strength 运转都凝滞不畅。

  不仅如此又有雷电对着他crackle 地劈打而下,又有风力化为风龙将他缠绕起来。

  如此一来,端木淞行动更加缓慢,想逃都难。

  “courting death !”正在这时,血云魔婴口里发生一道尖锐的叫声,仿若被彻底激怒一般,浑身鲜血都沸腾了起来,又有一只血手印探出,对着山岳印打去。

  “bang! ”

  血手印跟山岳印在空中相撞。

  血手印炸了开来,化为漫天血雨,moved towards 血云魔婴所在的血海落下,而山岳印则往后飞退。

  在山岳印往后飞退之际,端木淞也随着山岳印往后飞退。

  他的身上被一条霞光缭绕的绳索缠绕得结结实实。

  原来在血手印和山岳印相撞之际,捆仙索化为一条霞光缭绕的灵蛇咻地一下将受了伤,浑身immortal strength blood energy 运转困难的端木淞给缠绕起来,绳索的两头打上了结。

  “混账!”血Old Yun 祖见Qin Ziling 竟然当着他的面,将端木淞给捆起来,抓了去,不禁暴跳如雷,手朝Qin Ziling 一指。

  横亘天空,正在不断strikes 大阵的血河分出了一条支流。

  小一号的血河横贯过天空,化为一只巨大的血爪,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地对着端木淞扣抓而去。

  “血云小儿,你还差了一些!”就at this time ,一道purple sword light 破开云雾,对着血爪斩下。

  看着原本属于自己的Flying Sword ,破开云雾,散发出无比凌厉的sword light ,呼地一下对着血爪斩下,不让血爪救回自己,端木淞目光呆滞,心里比被人forcibly 塞了一口翔还要恶心难受。

  “刺啦!”

  紫云剑带着凌厉的sword light ,将血爪劈开两半。

  又有sword light 猛地一绞,将分开两半的血爪裹了起来。

  purple sword light 一将分开两半的血爪裹起来,那两半的血爪就在里面不断冲击,试图要破开sword light 。

  很快,人们远远望到一个巨大的purple 光团包裹着一团血色光球在空中不断滚来滚去,不断激荡。

  而这时,端木淞已经在捆仙索的捆绑之下,拖着一道霞光,没入云雾之中,disappeared 。

  Heaven and Earth 一片死寂。

  慕容楚and the others 全都目瞪口呆,背后寒气直冒。

  青云immortal island 的秦immortal ,一出手,不仅抓走了一位仙婴后期realm 的厉害Earth Immortal ,而且还是当着堂堂True Immortal ,血Old Yun 祖的面!

  这ability ,这胆量,这手段,看得简直让人心底发毛啊!

  别说慕容楚and the others ,就是尤红玲都有点看直了眼。

  现在的“新人”都这么牛了吗?

  当着True Immortal 的面forcibly 抓走一位仙婴后期Earth Immortal 还不说,看他的架势,还想把血Old Yun 祖分出来的一道血河分支给绞杀掉。

  “小子,你已经彻底惹怒Old Ancestor 了!你们全都得死!全都得死!”血Old Yun 祖暴跳如雷,脸上的肌肉不断扭曲起来,格外狰狞。

  在血Old Yun 祖暴跳如雷之际,血云魔婴突然探出一只血爪moved towards 白挚抓去。

  “Old Ancestor !”白挚turned pale in fright ,滚滚immortal strength 涌出,化为一座霞光缭绕的山峰moved towards 血爪撞击而去!

  血爪一把扣抓住山峰,猛地一捏。

  山峰便化为点点霞光散去。

  顿时鲜血从白挚嘴中流出。

  “Old Ancestor 饶命!”白挚哀声求饶。

  “饶命?this Old Ancestor 已经说过了,不全力杀敌,那就拿命来!”血云魔婴嘴里发出阴恻恻的声音,血爪捏爆山峰,再次朝白挚抓去。

  “血云,莫要过分了!”正at this time ,一道冰冷的声音neither fast nor slow 响起。

  站在远处一朵红云之上的尤红玲抬手对着血爪flicks with the finger 。

  一点red light 激射而出。

  这一点red light 瞬间化为了一团Fireball 。

  Fireball 呼啸而去,转眼逼近。

  有blood mist 从血爪上蒸腾而上,使得那片Heaven and Earth blood mist 弥漫缭绕。

  血云魔婴对着远处的尤红玲咧咧嘴,血爪”xiu ”地一下缩了回去。

  “many thanks 镇南将军!many thanks 镇南将军!”avoided a catastrophe 的白挚对着尤红玲连连磕头道谢。

  尤红玲只是挥挥手,没有搭理白挚,而是望向血Old Yun 祖。

  因为血Old Yun 祖此时也正望着她,脸上的皮肉不停抖动,目光极为阴翳。

  “镇南将军,青云immortal island 杀了我disciple 欧阳年和桑绯,两年多前,还羞辱了我的disciple 屠獠。莫非你要拦我不成?”血Old Yun 祖声音阴冷地问道。

  “你们的私人恩怨,是你们的事情,this General 不会过问,但你不能把血云岛之外的人牵扯进去,这是规矩!”尤红玲indifferently said 。

   今天更新完毕。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