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o Fusion Chapter 533

  第533章 有一事请教

  “既然镇南将军开了口,那今日我就放他们一马!”血Old Yun 祖nodded 。

  说罢,血Old Yun 祖目光阴森森地扫了白挚and the others 一眼。

  白挚等Earth Immortal 见状个个脸色发白,额头冷汗直冒。

  “Island Lord ,现在怎么办?血Old Yun 祖是肯定不会放过我们了!现在端木淞又被抓了,浮空Old Ancestor 知道后,肯定也不会放过我们!”一位Earth Immortal 护法一脸惶恐地问道。

  “怎么办?怎么办?”白挚hearing this 嘴里喃喃,脑子几乎成了一团浆糊。

  一边是血Old Yun 祖,一边是浮空Old Ancestor ,任何一个都能轻易suppress and kill 他们这些人啊!

  “特马的,若不是端木淞taking advantage of one’s position to bully people 得罪秦immortal ,又哪会闹到这等地步?speaking of which ,我们都是被端木淞害的,凭什么现在反倒是我们要丧命!老子受够了,干脆投靠青云immortal island 算了,至少不用受这pent-up frustration !”一位Earth Immortal 愤愤道。

  “投靠青云immortal island !”众人hearing this 身子猛地一震,目光纷纷投向那位Earth Immortal ,竟然流露出一抹意动之色。

  现在事情摆明了,血Old Yun 祖肯定不会放过他们,而浮空immortal island 那边,就算大发慈悲,不追究他们先前不战而退,导致端木淞被抓之事,事后血Old Yun 祖若要杀他们,浮空immortal island 也肯定impossible 为他们出面。

  “大胆!你想造反吗?”就在众人纷纷looked towards 那位Earth Immortal ,目露意动之色时,白挚脸色猛地一沉,目透murderous intention ,体内immortal strength 涌动,隔空对着那位Earth Immortal formed hand seals 。

  顿时间,空中出现了一座霞光缭绕的山峰,对着那人便fiercely 镇压而去。

  “Island Lord 你!”那位Earth Immortal 护法见白挚竟然要镇压,不禁面露surprised and angry 之色,一边疾退,一边连忙施展immortal art ,凝聚变化出一柄giant sword moved towards 山峰劈斩而去。

  “bang! ”giant sword 一下子就被山峰撞炸开,那位Earth Immortal 护法整个人急速往后飞跌,嘴角有鲜血流淌而出。

  白挚是仙婴后期realm 的Earth Immortal ,他只是仙婴Early-Stage realm ,两者相差很大。

  白挚一招得手,正要继续催动山峰去镇压昔日的手下,就at this time 大阵的云雾再度朝两边倒卷分开,山岳印和捆仙索one after the other 飞出。

  “借杀手下邀功表忠心,好保住自己的命,我见过许多base and shameless 的人,但还没见过像你这样base and shameless 的。”随着山岳印和捆仙索飞出来,一道充满了鄙视的声音在云雾中传了出来。

  白挚见山岳印轰隆隆地moved towards 他撞击而来,后面还尾随着捆仙索,不禁吓得脸色发白,一边朝尤红玲那边急速飞退,一边尖声叫道:“镇南将军救命!”

  不过尤红玲只是冷眼旁观,丝毫没有动手之意。

  “bang! ”山岳印直接就撞炸了白挚immortal art 变化而出的山峰。

  “pu! ”白挚鲜血夺口而出,体内immortal strength 激烈动荡,几近失控。

  就at this time ,捆仙索已经穿过虚空,趁着白挚immortal strength 暴动,将他捆绑了起来。

  一道霞光带着白挚飞回了云雾中,disappeared ,紧跟着山岳印也飞了回去。

  “many thanks 秦immortal !”那位得救的Earth Immortal 护法,远远朝山岳印消失的方向,one-knee kneels 地,拱手道谢。

  血Old Yun 祖看着这一幕,神色fluctuates between clear and dark 不定,眼眸深处隐隐有一抹犹豫之色闪动。

  “many thanks 镇南将军主持公道,Qin Ziling 有一事请教!”就at this time ,云雾中踏出一人,远远朝尤红玲拱手。

  “伱说。”尤红玲说道,looked towards Qin Ziling 的目光如刀子一般,锋利无比,但又隐隐流露出一抹好奇兴趣。

  时至今日,Qin Ziling 的表现,已经足够说明他是一位值得她重视的人物。

  “many thanks 镇南将军,不过这请教之事还需从事情起因源头说起,话可能有点长,还请镇南将军莫怪。”Qin Ziling 再次拱手道。

  “无妨。”尤红玲摆手道。

  “many thanks 将军。”Qin Ziling 再次道谢,然后才complexion sank ,说道:“两年多前,血云岛的Third Elder 屠獠无缘无故诬蔑我Disciple 连长锋,带人攻打他的青云immortal island ,被我们击败,自此结下梁子。

  前几日,进贡途中,我们和浮空岛Fourth Elder 端木淞不期而遇,我客气对待。结果他却taking advantage of one’s position to bully people ,要强抢我帐下一位女将。

  我自是不会容忍,便与端木淞大打出手,期间白挚不分青红皂白上前相助,他们自不是我的对手,只是出于对大王的尊敬,想到他们是去给大王进贡,又顾念他们Cultivation 不易,我只是将他们修理了一顿,以为他们会就此反省收敛。

  结果,我对大王的尊敬,还有一时的心软顾念他们Cultivation 不易,反倒换来他们的狠毒报复。浮空岛竟然接连派了两波人马趁我不在,来攻打青云immortal island 。幸亏,青云immortal island 布有护岛Formation ,又有众人拼死抵抗,方才守住没被攻破。

  谁曾想,血云岛竟然at this time 派出了欧阳年和桑绯两位Elder 带领十一位Earth Immortal 护法也来攻打青云immortal island 。幸亏我及时赶回,见到这一幕自是极怒,便将欧阳年和桑绯and the others 击杀。

  可笑血Old Yun 儿竟然倒打一把,说两年多前我们羞辱屠獠,说我杀欧阳年和桑绯!屠獠不来攻打青云immortal island ,我们会羞辱他吗?欧阳年和桑绯不趁人之危来攻打青云immortal island ,我会杀他们吗?”说到这里,Qin Ziling 表情一脸愤慨。

  “好一个sharp-tongued 的小子!”血Old Yun 祖脸色阴沉道。

  “我需要sharp-tongued 吗?事实摆在那里,公道自在人心,在场的人都知道这些事情,镇南将军若是不信,自可以问问在场的众位Fellow Daoist ,看看我可有半句虚言。”Qin Ziling coldly said 。

  尤红玲何and the others 物,犀利的目光一扫,便知道Qin Ziling 说的是实情,看他的目光不由得多了一丝欣赏之色。

  以仙婴realm ,为了Direct Disciple 便敢与凶名赫赫,势力强大的血云岛对抗,为了帐下女将,便不惜收拾浮空岛Elder !

  尤其后者,身为女性的尤红玲更是大为赞赏。

  现在,Qin Ziling 又带领青云immortal island 不仅镇压了浮空岛和血云岛repeatedly 的进攻,现在更是挡住了血Old Yun 祖的进攻,纵然尤红玲贵为Grade 2 True Immortal ,镇南将军,对Qin Ziling 这位trifling 仙婴后期realm 的Earth Immortal 也是起了欣赏之意。

  “事情起因this General 都已经明白了,你现在可以请教你想要问的事情了。”尤红玲说道。

  “many thanks 将军,我想问的是,血云岛的人repeatedly 来攻打青云immortal island ,现在血Old Yun 儿更是亲自带人来攻打青云immortal island ,刚才更是放言要杀灭我们所有人,那么我是否可以带人攻打血云岛,夺了血云岛做为我的栖息发展之地?”Qin Ziling 问道。

  Qin Ziling 此言一出,Heaven and Earth 一片very quiet 。

  别说远远观战之人了,便是尤红玲都有点听傻了眼。

  这边血Old Yun 祖还在攻打你们青云immortal island 呢,你倒好,竟然想着要反攻血云岛,吞并血云岛?

  “haha !”好一会儿,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突然响起了血Old Yun 祖狂笑声,却是血Old Yun 祖extremely angry 反笑。

  “世事无常,血Old Yun 儿你莫要笑!今日你若攻打得下青云immortal island ,自是你的ability 。你若攻打不下,说明我们青云immortal island 也就有了跟你们血云岛匹敌的实力,过上一些年头,谁又能保证我们不能起兵攻打你血云岛呢?”Qin Ziling said with a sneer 。

  “小子,Old Ancestor 是笑你狂妄无知!你只是trifling 一位仙婴Earth Immortal ,你真以为Old Ancestor 一位True Immortal ,还奈何不了你和这护岛Formation 吗?”血Old Yun 祖阴沉道。

  “你嘴巴上说得厉害是没用的。”Qin Ziling coldly smiled ,然后就不再理会血Old Yun 祖,而是再次朝尤红玲拱拱手,一脸正气地说道:“frankly 将军,我起家于平屿山福地million li Sea Territory 一处贫瘠僻远之地,因为得了些机缘这才有了今日的成就。本来以我的实力,想要谋求一座immortal island 做为栖息发展之地还是容易的。但我心中敬重大王,也不屑做那些strength to bully the weak ,强抢别人基业的事情。所以一直蛰伏不出,没有出来与人争夺。

  有一日,我半路遇青云immortal island 护法曲忠带着连长锋被人追杀,我可怜他幼年丧父,又被小人plot against ,出手救了他,又收他为徒,帮他夺回青云immortal island 。后来我担心青云immortal island 实力太弱,连长锋必保不住这份基业,刚好我也没有合适的地方发展,便暂借青云immortal island 一处地方经营发展。

  本来这样也挺好的,反正我向往的就是idle cloud wild crane ,自由自在的生活,没什么与人争强图霸的野心。但现在血Old Yun 儿如此欺人,又要放言杀灭我们,我这才动了这心思,也算是解救血云岛一带生灵与水火之中。只是血云岛毕竟是大王亲点的三十六座immortal island 之一,又位于南面,这事我还是得征求过将军您的意见才行。”

  “既然是血云攻打你们在先,你又不是青云岛的Island Lord ,你若能攻打下血云岛,那是你的ability ,this General 是不会有意见的。”尤红玲hearing this 想了想,开口说道。

  “好,many thanks 将军主持公道!”Qin Ziling hearing this 朝尤红玲远远拱手,然后云雾涌上来,将他吞没。

   感谢沙田原居民,秋之divine light ,烈火经典,顺意鞋业(高),zhf730529等书友的打赏。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