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o Fusion Chapter 535

  第535章 catching a turtle in a jar

  远方,连天mountain range 的云雾不断被血狱领域吞没,gradually 显出了一部分山体来。

  血海还在不断推进蔓延,一个血浪拍打过去,一个小山头就变得千疮百孔,仿若历经了漫长岁月的海水腐蚀和风化一般。

  只是这几近镂空的小山头上挂满了鲜红的血液,不断滴滴答答地往下滴落。

  “这需要杀多少生灵,refining 多少blood essence 凝聚而成的blood energy 才能形成formidable power 如此之大的血海!”青苍峰,Xiao Qing 脸色ice-cold saying 。

  “先生现在怎么办?此血海不仅formidable power 巨大,而且还带有一种很诡异的力量,能侵蚀沾染人的immortal strength 和意识,于仕宾等坐镇Seven Slaughter Sword 阵的护法已经有些扛不住了!”曲忠上前请示道,神色焦虑。

  “又来了一位True Immortal 啊!”Qin Ziling 却仿若没听到曲忠的话,而是微皱眉头,透过云雾遥望尤红玲和覃于镐两人所在的方向。

  “咦,那是镇东将军覃于镐,他怎么也来了?”曲忠顺着Qin Ziling 的目光望去,不禁微微一愣。

  “原来他就是镇东将军,怪不得cultivation base 如此profound mystery 。”Qin Ziling nodded ,然后才回应曲忠刚才那个问题,道:“既然扛不住,那就放血海进来吧。”

  “先生,absolutely 不可,若放血海进来,那……”曲忠hearing this turned pale in fright 。

  “放进来,有阴阳Five Elements 大阵遮掩,多少还能做些手脚。若不放进来,难道要我当着两位True Immortal 将军的面,出手击杀血Old Yun 儿不成?”Qin Ziling 冲曲忠slightly smiled ,然后转身招来Zheng Xinghan and the others one after another 吩咐下去,听得看得曲忠目瞪口呆,总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

  “曲忠,你把青苍峰的人都撤走吧,有我的teacher 坐镇此峰formation eye 就可以了。”Qin Ziling 吩咐了Zheng Xinghan and the others 之后,又对曲忠instructed 。

  ”As you bid!” 曲忠压下满心的震惊和困惑,没敢多问,恭敬地领命,然后退下。

  很快,青苍峰的人都撤去了其他山峰,只剩下Limitless Sect 的人,而Zheng Xinghan and the others 仙则按着Qin Ziling 的吩咐在各个方位站好。

  当Qin Ziling 在里面准备时,外面云雾还在不断被血海吞没,原本imposing manner 滔天,killing intent 浓烈的伟岸男子,此时看起来萎靡不振,身上沾染了血迹,他手中的giant sword rays of light 黯淡,被血水给侵蚀得锈迹斑斑,仿若随时要折断一般。

  阴阳Five Elements 掌也是如此,上面出现了许多的坑洞,仿若腐烂了一般,看起来格外惊悚可怖。

  青云immortal island 的形势看起来越发不妙。

  突然间,伟岸男子手中锈迹斑斑的giant sword 折断,伟岸男子也紧跟着被一个血浪打翻吞没。

  七座山峰冲天而起的sword light 骤然暗了一下,紧跟着又亮起来,试图重新凝聚成七杀星将,但血Old Yun 祖又岂能不抓住这个机会?

  血海深处,已经俨然跟血海浑然一体的血Old Yun 祖见状面露狰狞狠厉之色,全身immortal strength 气血涌动,手中连连formed hand seals 。

  顿时间,各处血水汹涌澎湃而来,“轰隆隆”趁机moved towards 青苍峰猛地冲泄而去。

  sword light 才刚刚亮起,就被巨大的血浪打灭,再紧跟着滔滔血水仿若找到了一个宣泄口一般,顺势奔涌而进。

  血海变成了滔滔血色洪流大江,grandiose 冲入了连天mountain range 。

  一座座小山头,一座座宫殿,瞬间被侵蚀被冲垮。

  当血色洪流大江grandiose 冲入青苍峰时,笼罩mountain range 的云雾被冲得滚滚散散,根本无法合拢,直到整条血色洪流大江冲入青苍峰,云雾这才重新合拢,重新笼罩住连天mountain range 的首峰,青苍峰。

  这时大阵之外的人们只能隐隐看到云雾笼罩的连天mountain range ,一道血色如同一条巨大血龙在里面夭矫闹腾,云雾翻滚,不时有轰隆隆声音传出来,也不知道在这grandiose 的血色大江冲撞之下,有多少山头、宫殿被冲毁,有多少人被吞没。

  “青云immortal island 最厉害的就是护岛大阵,御敌于外,现在大阵被冲垮一角,血Old Yun 祖的血狱领域长驱而出,杀入阵中,看来青云immortal island 落败被屠杀只是迟早之事了!”有人叹息。

  “可惜啦!若不是血Old Yun 祖实在太厉害,而且这件事还牵扯到浮空immortal island ,根本不是我们等能插手的,还真想助青云immortal island 一臂之力。”

  “是啊,秦immortal 这般强大,这些年对周边的immortal island 都是秋毫未犯,也不曾做过任何strength to bully the weak 的事情,而且他还如此守护连义详的儿子,为了手下不惜跟浮空immortal island 闹翻,这and the others 物真要强大起来,乃是我们的福气啊!”

  观战之人纷纷惋惜叹息。

  Qin Ziling 刚才跟尤红玲讲的那番话,有理有据,有大义有怜恤弱者的慈悲,众人都听在耳中,若能选择,自是希望青云immortal island 能崛起,suppress and kill 血Old Yun 魔,如此他们这些弱者也不用整日担惊受怕,受人欺凌。

  “终究不是True Immortal 啊!”尤红玲摇摇头,眼眸深处闪过一抹惋惜之色,然后收回目光,looked towards 身边的覃于镐,问道:“浮空不在吧?”

  以尤红玲的智商,抵达青云immortal island 之后,见这里动静闹得这么大,而且浮空immortal island 的三位Elder 和dozens 护法都被镇压在大阵内,浮空Old Ancestor 都没出现,只有血Old Yun 祖大老远赶来,又哪里猜不出浮空Old Ancestor 不在浮空immortal island !

  “是的。”覃于镐nodded ,道:“不过白铉已经紧急传讯给他,他正在急速赶回的途中。”

  ”hmph ,浮空觊觎镇西将军之位已经多年,如今有此extremely rare 的机会,自是要尽快赶回来。等浮空赶回来,他和血云联手,青云岛还是难逃被灭的下场。如今这样也好,至少逼得血云折损至少百年的功力和life essence 。

  经this battle ,血云想要渡过风火劫的希望就更小了,至少近百年之内,他impossible 有机会渡风火劫。否则以血云的性格,还有他身后的背景,真要渡过风火劫,成为Grade 2 True Immortal ,我还真要头疼了。”尤红玲说道。

  ……

  云雾笼罩的连天mountain range 。

  一条血色大江grandiose 地往矗立在青苍峰巅的苍云宫冲去。

  宏伟的苍云宫前,立着一azure robed man 。

  azure robed man 笔挺而立,头发衣袂飘飞,上空悬浮着一座风雷缭绕的山岳,目光平静地望着正grandiose ,如magnificent army with thousands of men and horses 一般冲泄而来的血色大江,说不出的洒脱英武。

  血Old Yun 祖双目透过浩浩血色大江落在Qin Ziling 身上,狞笑着formed hand seals 。

  骤然间,一个巨大血浪冲天而起,化为一个血口moved towards Qin Ziling 张口咬去,要将他吞没。

  那血口incomparable gigantic ,便是宏伟的苍云宫在这血口面前都显得很小巧,而Qin Ziling 在这血口面前更显渺小。

  只是Qin Ziling 望着血口从空中对着他张口咬下来,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indifferently said :“君既已入瓮,那一切也该结束了!”

  while speaking ,悬浮在他上空的山岳骤然间风雷大作,山岳也跟着不断涨大。

  转眼间,那山岳变得有三五hundred zhang 巍峨高大,轰隆隆地对着血口砸去。

  “轰隆!”一声巨响。

  血口被山岳直接砸烂,化为满天血雨洒落。

  大江深处,血Old Yun 祖身子猛地一震,整个人都差点要往后仰倒。

  这一击之力,比他at the peak period 还要强大两倍。

  ”Not good !”血Old Yun 祖turned pale in fright ,顾不得深思,grandiose 的血色大江立马倒流,要冲出大阵。

  “既然来了,还想走吗?”Qin Ziling coldly smiled ,山岳印猛地落下,血浪四溅,fiercely 落在血色大江中,断了河流。

  山岳印之上,有阴阳Five Elements giant palm 压着。

  血色大江疯狂涌动,如同一条巨大血蟒被镇住了“七寸”要害,疯狂扭动起来一般。

  只一瞬间,不知道多少山林被疯狂涌动的江水摧毁。

  但任血色大江如何疯狂涌动,冲击风雷缭绕的山岳,山岳巍然不动。

  breakthrough 到仙婴后期realm 的Qin Ziling ,Qi Refinement 一道实力已经直逼Grade 2 True Immortal ,这山岳印本就是沉重威猛之法宝,上面又有阴阳Five Elements Force of Great Formation 所化的giant palm 加持,纵然血Old Yun 祖施展的是血狱领域,也冲垮不了。

  血Old Yun 祖见自己的血狱领域竟然掀翻不了对方的山岳法宝,目中透射出一抹狠厉果断之色,附身血河剑,仿若一条灵活的血蛇一般,在江底快速朝大阵外遁去。

  “哪里逃!”

  正在这时,有一道威严的声音如炸雷般在血Old Yun 祖耳边响起,接着他看到了一只巨大的金dragon claw 从空中落下,穿透过grandiose 的大江,moved towards 他扣抓下来。

  这金dragon claw 透出强大的威严和力量气息,落下时,血色江水纷纷倒卷分离,转眼露出了血河剑和附身其上的血Old Yun 祖来。

  golden light 漫天,一股恐怖的力量笼罩住了血Old Yun 祖。

  “是你!是你半途截走了Blood Qilin 魔!”

  血Old Yun 祖突然惊醒过来。

  “可惜伱知道的太迟了!”

  随着这声音在血Old Yun 祖耳边响起,血Old Yun 祖感觉浑身一紧,Immortal Mansion 内的仙婴仿若被一只无形的giant claw 给紧紧抓住,连immortal strength 运转都变得无比困难起来。

  血Old Yun 祖目露无比terrified look 。

  这Golden Dragon giant claw 的formidable power ,比起不久前半途阻挡他时的formidable power 要强大许多倍。

  那时不过只是准True Immortal ,但现在却直逼Grade 2 True Immortal formidable power 。

   感谢沙田原居民,秋之divine light ,心灵的海岸,20190403201325273,闲云卜等书友的打赏。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