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o Fusion Chapter 604

  第604章 你这里现在有多少天阳朱草?

  很快,五位水族Monster Immortal 还有七彩和邬彩告辞离去,一路赶往乱流深渊。

  七人离开之后,Qin Ziling 取出一些疗伤Immortal Pill 和仙婴后期级别的Dustless Immortal 丹分给了三镇将军和白尧四人。

  四人都是有眼力之辈,一拿到疗伤Immortal Pill 和Dustless Immortal 丹,顿时间心头大震,终于明白过来金峪等五人为什么会这么快breakthrough 成为Grade 2 True Immortal 。

  朱焌见Qin Ziling 分给尤红玲四人的Immortal Pill ,心里头也有些被震惊到,不过他毕竟是Grade 3 True Immortal ,真要不惜损耗life essence ,动摇根基,可以爆发出Grade 4 True Immortal 的battle strength ,在这九千万里Sea Territory ,也勉强算得上一方人物,见过不少世间,也服用过不少品质上好的Immortal Pill 。

  仙婴后期级别的Dustless Immortal 丹,对于尤红玲四人那绝对是珍贵无比的Immortal Pill ,但对于朱焌而言,以前也不是没吃过这个级别的Immortal Pill 。

  当然,这个级别的Immortal Pill 对于朱焌而言也已经很珍贵了,肯定是珍藏着自己服用,impossible 像Qin Ziling 这样分发给手下。

  “many thanks 掌教!”尤红玲四人一脸激动地朝Qin Ziling 鞠躬道谢。

  称呼也由“秦掌教”改成了“掌教。”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地去掉一个字,但意义却completely different 。

  对于尤红玲and the others 直接称呼Qin Ziling 为掌教,朱焌认为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并没有丝毫不满。

  因为现在连他也做了Qin Ziling 的小弟,从某种角度上讲,他的火猿国已经成了Qin Ziling 的附属势力。

  无非,Qin Ziling 这人讲情义,为人谦逊,不会像Nine Profound Sect 一样,直接把他们这些附庸势力,当奴才随从,do as one pleases 地呼来喝去,索取资源,而是跟他称兄道弟,而且还会不惜代价地全力助他。

  就像现在,这么多high-quality 的Immortal Pill 分发给尤红玲and the others ,换成Nine Profound Sect 那根本是impossible 的,反过来做还差不多。

  “都是自己人,不必客气。”Qin Ziling 微笑着摆摆手,然后对朱焌说道:“朱焌,镇西General’s Residence 的大军如今估计还被我的人困在开明immortal island 。

  本来我还想借此多练练兵,如今看来还是算了,免得多有伤亡。你这个国主还是派个人,下道圣旨去,让镇西General’s Residence 的人罢手吧。”

  “好的,big brother !”朱焌看着Qin Ziling 很无语地nodded 。

  都这么厉害的人物了,竟然还拿我的人练兵!

  说罢,朱焌吩咐白尧去一趟开明immortal island ,Qin Ziling 则叫应豹陪着去一趟。

  两人离开之后,Qin Ziling 又让Xiao Qing 和夏妍先一步回无极immortal island 坐镇。

  朱焌见状也让尤红玲and the others 各自带人马返回自己的city 坐镇。

  尤红玲and the others 得了疗伤Immortal Pill 和Dustless Immortal 丹,早就巴不得返回自己的城府好好闭关疗伤cultivation ,得令之后便满心欢喜期待地领命离去。

  很快,火猿宫里只剩下Qin Ziling 和四首等四位冥仙将。

  “朱焌,你这里现在有多少天阳朱草?”Qin Ziling 问道。

  “big brother 要多少年份的天阳朱草?天阳朱草每百年长一片叶子,大多数天阳朱草长到三片叶子就不会再长,只有少数天阳朱草才会长到三片叶子以上,能长到十片叶子以上的,也就是一千年年份的极少。

  玄阳坳那片药圃,种植的一千年份以上的天阳朱草,玄霆峰那边都有数目记录在册,共有六株,这六株我不能动。三百年以上千年以下的天阳朱草,按规定我需要把出产的十份中的九份都上缴给玄霆峰,不过这里我可以做的手脚比较多。

  毕竟Nine Mysteries Mountain 离这里路途遥远,来去就得一两年的,他们一般百来年也不见得会有人来视察一次,所以这个年份的天阳朱草,说是十份上缴九份,但实际上我顶多只上缴七份。至于三百年份的,玄霆峰那边有数量规定,每二十年我必须上缴一百株。”朱焌说道。

  “一百株?这么多!”Qin Ziling hearing this 不禁大为惊讶。

  “一百株对于我们确实算是不少了,但三百年份的天阳朱草对于Grade 6 、Grade 7 甚至更高品级的True Immortal 而言,又算得了什么,还不够塞牙缝呢!

  对他们而言,真正还有点分量的也就是千年份的,所以千年份的六株天阳朱草,玄霆峰那边都做了记录,我不仅不能动,还得精心呵护。”朱焌说道。

  “怪不得我攻破血Old Yun 巢,寻到六株天阳朱草,Senior Fire Dragon 压根就不怎么瞧得上眼啊!到了他那个级别,三百年份的几株天阳朱草还真只是聊胜于无!”Qin Ziling hearing this 暗暗感慨,手却不停地touched the chin 。

  天阳朱草关系着Fire Dragon 的恢复,对Qin Ziling 事关重大。

  既然知道朱焌这里有六株千年份的天阳朱草,到了嘴边的肥肉,他肯定是不愿意放过的。

  但这六株千年份的天阳朱草Nine Profound Sect 那边有记录在册,Qin Ziling 心里还是有顾忌的。

  毕竟Nine Profound Sect 那可是huge monster 啊,他现在肯定还cannot afford to offend 。

  “其实,你这边有多少天阳朱草,我就想要多少!”Qin Ziling 手突然停了下来,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

  ”Ah!” 朱焌嘴巴顿时张大,好一会儿才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big brother ,这肯定不行啊!我们已经得罪了玄煞峰,若再监守自盗,Nine Profound Sect 那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hehe ,其实也不是我们监守自盗啦,而是血煞殿的人攻打进来,破坏了玄阳坳!”Qin Ziling 说道。

  ”puff!” 朱焌hearing this 大大suck in a cold breath of air ,但很快他就摇头道:“这么多人看到,这事经不起追查啊!”

  “只要好好布局,没有什么好经不起追查的。这件事对我很重要,而且也事关伱渡风火劫之事。”Qin Ziling said solemnly 。

  Fire Dragon 现在的实力最多只能炼制Grade 2 渡厄Immortal Pill ,朱焌要提高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success rate ,需要Grade 3 渡厄Immortal Pill 。

  所以Qin Ziling 说天阳朱草事关朱焌渡风火劫之事,倒是一点都没有夸张。

  “事关我渡风火劫?big brother 的意思是贪墨下千年份的天阳朱草,让我服用?”朱焌slightly startled 之后,很快就摇头道:“千年份的天阳朱草Power of Fire Yang 太猛,我服用most likely 要反受其害!”

  “自然没那么简单!”Qin Ziling 摆摆手,然后solemnly asked :“你信得过我吗?”

  “我自然信得过big brother !”朱焌不假思索道。

  “那就行!”Qin Ziling nodded ,道:“接下来你就明白了!”

  Qin Ziling 说罢,离开了火猿宫。

  火猿宫外面,众人都还在打扫战场,还有人则在抓紧时间修补大阵。

  如今的大阵已经残破不堪,形同虚设。

  三镇人马已经离开,剩下的都是平屿山的驻军。

  突然,火猿宫阳面那片透着red light 的山坳后面有滔天血海席卷而来,转眼间就将整片玄阳坳给覆盖了。

  滔天血海之上,站着一血云魔婴。

  ”Not good ,血云魔婴!”正在打扫战场,收拾残局的众人个个turned pale in fright ,金吾将已经祭放出了法宝,杀向血云魔婴。

  但那血云魔婴甚是厉害,bloodfiend 爪拍打过去,一下子就把金吾将祭放出来的法宝给纷纷打落。

  火猿宫内的朱焌察觉到外面异常,一个飞身出去,看到血海笼罩玄阳坳,一尊血云魔婴仿若失控了一般,不时踏血浪而出,兴风作浪,肆意破坏。

  “这……”朱焌看到眼前这一幕,不禁一愣。

  以他的cultivation base ,一眼就能看穿这血云魔婴跟血煞殿的血云魔婴不一样,也知道这必是Qin Ziling 所为,但究竟不一样在哪里,他却说不出来。

  因为这血海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跟封胤and the others 肆意收取生灵鲜血所refining 的魔血一模一样。

  而且他也想不明白,Qin Ziling 怎么能变化出一尊血云魔婴来?莫非他也cultivation 此Demon Sect 道法?

  但这又绝对是impossible 的!

  因为他这位big brother ,刚刚还给他们下过严厉的警告,不准他们行凶作恶呢!

  他又怎么可能会cultivation 这等残忍血腥的Demon Sect secret technique !

  “还愣着干什么?该你出手了!”朱焌心里正百思不得其解时,耳边响起了Qin Ziling 的声音。

  “恶魔,你的真身都已经死了,你还不速速受死!”朱焌立马怒吼一声,踏空而出,金焰棍冲天而起,对着那血云魔婴砸了下去。

  “bang! bang! ”两声。

  血云魔婴经不起朱焌“含怒”砸出的两棍,庞大的身子顿时炸了开来。

  庞大的身子一炸开,血海没了血云魔婴的控制,化为一滩血水在玄阳坳四处流淌。

  “chi chi! ”

  血水流过的地方,到处黑烟青烟直冒,散发出阵阵恶臭的气息。

  原本长满了天阳朱草的玄阳坳现在到处坑坑洼洼,一片狼藉,给人的感觉就像人的皮肤在发脓发臭一般。

  “天阳朱草呢!天阳朱草呢!”朱焌一个飞身上前,失魂落魄。

  收拾战场的将士们见状也一个个惊呆了,再然后浑身一个哆嗦,连忙跪在朱焌身后,道:“大王恕罪!”

  朱焌没有理会他们,而是仰天angry roar 。

  许久,朱焌才一脸愤愤不甘地缓缓转过身,道:“这不关你们的事情,本王也没料到,此战我们已经全歼了血煞殿的人,怎么会突然又冒出一尊血云魔婴来?莫非谁暗中cultivated 第二尊血云魔婴,刚才将它留在山岭中不成?”

  “大王,那血云魔婴的气息很像血煞殿二Palace Lord 姬松亭,而且据传姬松亭为人最为狡诈阴险,必是他刚才围攻我们平屿山时,特意在外围山岭里留了一尊血云魔婴,以防我们人突围逃跑!

  只是didn’t expect ,秦Island Lord 带人及时赶来救援,逆转了形势,他留在外面的血云魔婴都没起什么作用。不过姬松亭真身已经被杀,血云魔婴是没办法长久存留于世,所以他留在血云魔婴上面的意识便指使血云魔婴前来报复。

  只恨我们大阵已经残破不堪,我们又都在打扫战场,竟然没注意到血云魔婴杀到了玄阳坳。”一位金吾将见朱焌没有责怪他们,暗secretly relieved ,开口说道。

  “我也感觉气息像姬松亭的!”一道声音响起,却是Qin Ziling 不知道何时从火猿宫中走了出来。

  说话时,Qin Ziling 目光looked towards 那位金吾将带着一丝欣赏之色。

  多么善解人意的金吾将啊,这么一解释,这局基本上算是完美了。

  Nine Profound Sect 那边的人脑洞再大,也impossible 想到我有Celestial Grotto world ,封胤and the others 辛苦收集refining 的blood essence 现在都被我放在西面血池中,更impossible 想到我还是Grade 1 Divine Immortal ,可以借此变化出假的血云魔婴,还能借Dao of Divine Soul 不着痕迹地迷惑一下火猿宫的人。

  如此,有那么多真实的人证,就算这个局还有一些weak spot 和让人困惑不解之处,也都只是旁枝末节,已经不能影响大方向和“真相”了。

  “可恨啊!”朱焌抓着金焰棍fiercely 地往地上一戳,火猿宫前面的jade stone 铺就的广场一下子爬满了裂缝。

  Qin Ziling 见状很无语地看了朱焌一眼。

  还演上瘾了!但也没必要破坏自己的家产啊!

   感谢恋上自己的肥肉万点打赏。

    感谢秋之divine light ,160610215211252,心灵的海岸,沙田原居民等书友的打赏。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