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o Shadow Chapter 40

2023-04-20

  第40章 林镇生的遗物

  “无妨,与那Cloud Feather Pill 一样,得之我幸,失之我命,cultivation 一途,最忌强求,做好自己的本分即可,一切自有天意。”

  Xie Huan indifferently smiled ,仿佛一切都看的风轻云淡。

  Luo Furong 怔了怔,望着他脸上的笑容,不由得一下失神,随即came back to his senses ,脸上莫名一红,急忙转过头去。

  两人又聊了一些关于Heavenly Thunder Sect 的事,例如Xie Huan 进入Island Management 时,引动的徽记反应,的确是Heavenly Thunder Sect 监视异常cultivator 的一种手段。

  对于这些异常cultivator ,会作为重点观察,一是确保岛上的安全,二是看看是否有潜力,可以吸纳到Heavenly Thunder Sect 内部,Xie Huan 被安插到这次任务里,其实就是一种试探性考验。

  Luo Furong 离开时,Xie Huan 见她神态有些扭捏,似乎有话要说,却遮遮掩掩,不由得问道:“可还有事?”

  Luo Furong 羞赧的用手遮住脸上的烧伤,低头轻声说道:“想向欢哥询问恢复容貌之法。”

  女子都爱美,Luo Furong 亦不例外。

  Xie Huan 略一沉思,便将《Longevity Secret Art 》直接传授于她。

  Luo Furong 仔细聆听,越听越惊,以她的见识,自然知道这心法的珍贵,万分感激后,便欢天喜地的离去。

  “愈和煦大限,诡域雷泽。”

  Xie Huan 喃喃自语,他目光微沉,取出一堆jade slip ,正是林镇生留下的,用Divine Consciousness 逐一查探。

  当扫过一枚white jade slip 时,他目光一凝,神情变得专注起来,仔细阅读下去:

  “壬戌之春,暴雨,惊蛰,水灵涌动,Master 让我和愈和煦进入岛域之中,争夺Supreme Unity Azurewood Thunder 的继承,此元素是雷霄溅入一截乙木之中所化,端的是撼天动地,formidable power 无穷,好在此元素的掌控,全在撼雷锤一件Magical Artifact ,所以继承之争,实则是撼雷锤之争。

  “我虽入门较晚,但幸得Master 喜爱,加之又勤勉苦修,innate talent 不俗,虽比愈和煦晚三年踏入Core Formation ,但一身thunder technique 道术,实不在愈和煦之下,我们在岛域中激战三月,打的昏天暗地,体能数次崩溃,尽皆咬牙挺下,兴许是我意志更坚,终于在最后关头,略胜愈和煦一筹,将其打落祭坛,获得撼雷锤recognizing Master 。

  “我欣喜异常,以为一切都结束了,而此刻Master 也出现在岛域中,向我nodded 赞许,并问愈和煦:‘可愿心服?’,愈和煦当时的脸色极端阴沉,但摄于Master 威严,不敢发作,只能违心认输,强挤笑容向我道喜。

  “不想这贼子原来早就和Sea Clan 勾结,在我收摄Supreme Unity 青木Divine Lightning 时,突然发难,数名Sea Clan powerhouse 闯入域中,sneak attack 将Master 打伤,Master 怒骂这贼子ungrateful ,丧尽天良,危急时刻,用Great Divine Ability 将我推入Myriad Thunder Firmament Formation 的雷场。

  “此阵相传在Heavenly Thunder Sect 出现之前就已经存在,而Heavenly Thunder Sect 第一代Sect Master 也是吸取了此阵的力量,在阵中获得莫great opportunity ,这才establishing the sect ,有了后来的Heavenly Thunder Sect 。

  “甚至Heavenly Thunder Island 的岛域,据说也是此阵的一部分,只是岁月流转,光阴变迁,如此浩瀚绝世的大阵慢慢失去能量,许多部分被破坏后无法修复,也没人会修复,终于gradually 湮灭在历史中,现在能够使用出来的一些雷场,都只是此阵当年的万一。

  “我进入雷场后,陷在一个thunder 空间里,无法出来,但我并没有放弃,努力cultivation ,tempering Divine Ability ,相信有朝一日一定可以出去,诛杀愈和煦贼子,为师报仇。

  “就是怀揣着这样的信念,一day after day 的cultivation ,不知过了多少岁月,突然有一天,我开始害怕了,感到自己永远也无法离开这个地方,我的信念动摇了,开始恐惧,开始崩溃,这是什么鬼地方啊?为什么出不去?为什么?!我开始变得疯疯癫癫,时常忘了自己是谁,忘了自己在做什么。

  “今日神智清明,不知是不是回光返照,我感到自己time is limited ,虽然这空间内感知不到时间的概念,但我很清楚,自己可能真的要死了,永远无法离开这个地方。

  “我想着我不能就这样死掉,我还要杀愈和煦报仇,不能便宜了那狗贼,故将事情的一切entire process of development 都记录下来,若是将来有人能够看见,希望能替我完成遗愿,报酬就是我的一movement method 器,Divine Ability 道术,以及cultivation 心得,其中最为殊胜的便是这撼雷锤与《Thunder Firmament Art 》,得之可驰骋外海。”

  jade slip 内容到这结束了。

  Xie Huan 目光闪动,想不到居然是林镇生的遗言,跟Luo Furong 说的基本匹配得上。

  他失踪是因为困在雷场内出不来,所以愈和煦怎么都找不到,就不知后来为何出来了,并且死在大阵的一个祭坛内。

  以Xie Huan 对Formation 的理解,大概能猜出一些。

  这个Myriad Thunder Firmament Formation 应该极为宏伟,这次任务的五个祭坛,应该也只是一小部分,在林镇生的时代,这小部分还是可用的,林镇生就是被困在里面。

  而到现在,彻底没用了,林镇生的尸骸也就随着Formation 的最后湮灭,从那雷场中被冲刷出来,落在了祭坛周围。

  对于林镇生、愈和煦以及Heavenly Thunder Sect 的事,他并没有什么兴趣,甚至林镇生写的这些,他也只是权当看看,没有相信,也没有不信。

  作为一个transmigrator ,对信息的甄别有着基本的素养,即当一个事件发生时,不能立刻相信单方的一面之词,要让子弹多飞一会,否则很容易被来回打脸。

  不过林镇生已死,愈和煦也快死了,事情的真相如何并不重要,对自己而言,更是无所谓。

  只是有两点引起了他的关注:

  一是jade slip 中提到,愈和煦当年能反败为胜,靠的是勾结Sea Clan ,若真如此,那么现在的愈和煦,怕是还有底牌在手,不会这么容易陨落。

  在Boundless Essence Sea 的地志和一些札记中,都有关于Sea Clan 的记载,是居住在大海深处,特别是内海Core Zone 的族群,实力异常强大,甚至还在Human Race 之上。

  二是关于Myriad Thunder Firmament Formation 。

  他虽不是专修的Array Master ,但对Formation 的理解,远在ordinary person 之上。

  从jade slip 中的描述,以及自己亲见来看,这Myriad Thunder Firmament Formation ,的确神妙异常,绝非一般Core Formation cultivator 可以操控和布置的,应该是某些powerful existence 留下的遗迹。

  Xie Huan 对这Formation 产生了兴趣,但此刻Formation 已灭,资料又太少,怕是很难窥的全貌。

  不过Heavenly Thunder Sect 既然起源于此阵,sect 内应该会有不少资料。

  “静观其变了,一鲸落,万物生,这场变故之下,必然诞生无数机缘,我定然要抓住一二。”

  Xie Huan 又继续扫读其它jade slip 。

  林镇生说的那些什么Divine Ability 道术,cultivation 心得,在他看来都是垃圾,但那个撼雷锤,既然是收取Supreme Unity Azurewood Thunder 的引子,就必须掌握。

  没多久,果然发现一枚专门介绍撼雷锤的jade slip ,里面有详细的refining 之法,使用之法,以及收取Supreme Unity Azurewood Thunder 的secret art ,还有林镇生在前面提到的那篇《Thunder Firmament Art 》,并且在jade slip 的结尾,还有大量林镇生自己关于此锤的理解。

  林镇生认为这撼雷锤的结构异常复杂,并非一般high grade Magical Artifact 可以比拟,甚至一些法宝都望尘莫及,这雷锤应该是某位senior 大能,仿照Ancient Cultivator 仙士的法宝所造。

  ancient treasure ?

  Xie Huan heart shivered with cold 。

  普通cultivator 用的器物叫做Magical Artifact ,分为上、中、Lower Grade 3 ,而一般大能cultivator 的兵器叫做法宝,威能远在Magical Artifact 之上。

  而古之cultivation 士锻造法宝的手段与今人不一样,现在的Heaven and Earth 环境已经无法锻造出古代那种destroying heaven extinguishing earth 级的法宝了,所以现在的cultivator 将古代遗留下来的那些formidable power 极大的法宝称为ancient treasure 。

  撼雷锤他仔细观察过,的确非凡繁复,不像是今人的炼制手法,林镇生的猜测有一定道理。

  在jade slip 的末尾,林镇生说这撼雷锤和《Thunder Firmament Art 》都来自Myriad Thunder Firmament Formation ,被第一代Sect Master heavenly thunder 子侥幸所得,而关于这大阵的来历,已经无人知晓,现今留存的部分,也只是原Formation 的万一,而且威能越来越小,他预测这大阵不久后就会湮灭。

  “想不到这锤子还大有来历。”

  Xie Huan 取出撼雷锤,把玩了一番:“看来这《Thunder Firmament Art 》有必要练了。”

  jade slip 内还有大量关于Heavenly Thunder Island 岛域和雷场的介绍,说撼雷锤可以在特定的环境内,比如Heavenly Thunder Island 的岛域,或者Myriad Thunder Firmament Formation 中汲取能量,只是时间非常漫长,要十年以上,可一旦储满,能够刹那间释放出来,足以destroying heaven extinguishing earth ,就算是Core Formation Realm cultivator ,都难以抗衡。

  储能,十年以上……

  Xie Huan 托着下巴,目光闪烁,十年时间自己肯定是等不了,而且也不会有十年的安全环境给自己等,或许可以用True Nature 试试……

  只是True Nature 目前能量还未满,无法使用,不过也快了,就剩几个月。

  Xie Huan 又将林镇生的其它jade slip 全部过了一遍。

  那些林镇生自以为珍贵的道术Divine Ability 啥的,在他眼里全是垃圾,反而是一些介绍Boundless Essence Sea ,Heavenly Thunder Island ,Heavenly Thunder Sect ,以及各种Sea Territory 岛志的资料,让Xie Huan 获得不少信息。

  jade slip 内反复提到的“岛域”,就是一种海岛的能量场,一般只在Level 4 海岛上会出现,而且不同的海岛岛域是不一样的。

  比如Heavenly Thunder Island 的岛域,就是一片雷海。

  而Profound Yin Sect 所在的星锁岛岛域,叫“鬼雾千链”,飘荡在岛屿周围的鬼雾,会突然形成锁链,将踏入其内的cultivator 困住。

  Interesting 。

  Xie Huan 眼中闪动着rays of light ,看来这Boundless Essence Sea 内,有不少趣事。

  整理完林镇生的遗产后,他没有继续整理其他人的,而是开始cultivation Longevity Secret Art 。

  毕竟身上伤势太重,先把伤养好才是当务之急。

  数日后,身上的伤基本稳定,抑制住了恶化,Xie Huan 这才开始整理黄阳and the others 的遗产。

  //感谢“world 堂”打赏白银盟。

  (本章完)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