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oist in Magic World Chapter 12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黄昏将天际染色,绯红的云被卷起,呈现作万千种模样。

金red 的霞光落入森林当中,光与暗的色彩清晰可辨。

这林间光线一阵扭曲,Han Qi 一行九人自space channel 中跨出。

Lumiz 出来之后,摸了摸自己的光头:

“hehe ,Mister Han 的空间魔法真是好用,我们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只需要一次传送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呵,要传送我们全部人员是需要准备的,如果情况危急来不及逃跑的话我一定一个人先溜,留你们八个人断后。”

Han Qi 听见Lumiz 说的,冷冷replied 。

Casper 则是在旁边一笑:

“只需要摧毁最后一座【附魔塑能高塔】,when the time comes 你想要做什么都没关系。”

“看吧,”Han Qi 朝Lumiz 摊摊手,“这家伙心里只想着完成任务,从没考虑过要你们活下去。”

“可是,我也没有想过非得活下去呢,”这时候一旁的安修笑着开口说道,并且目光温和从众人身上one after another 扫过,“而且,只要我还活着,我会尽力让大家不要受伤。”

在Han Qi 的Primordial Spirit 感应中能清晰的感知到安修说的this remark 是真的出自内心,他是真的发自内心这样认为的。

也是因为这样,Han Qi 反而不好说什么了……一个没有任何深沉心思的纯粹的愿意奉献的人,总是让人不免敬佩的。

而正在这个瞬间,Han Qi 张开的Primordial Spirit 立场感知到一股一样的感觉。

瞬间,Law Bell 从纳戒之中脱出,瞬间撑开了法力护罩。

同时,【Small Primordial Essence Dao Art 】的法力驱使着19 铜钱剑散开的铜钱在周身游走。

next moment ,一道身披布甲的消瘦兽人silhouette ,手握一柄巴掌长的短匕从一旁的夕阳阴影中跃出,径直刺向Han Qi 的脖子。

面对Law Bell 的护罩,消瘦兽人的silhouette paused ,但是他手上的短匕瞬间迸发出一股元素能量,刺破了法力护罩。

随即,他周身裹着血色Battle Qi 撞入了Han Qi 的【Small Primordial Essence Dao Art 】法力之中,Battle Qi 隔绝法力限制,短匕绽放夺命的锋芒。

Han Qi 面对着短匕的攻击,头一次感觉到了那种即将被掠夺性命的感觉!

如果不想办法,自己真的可能会死!

一瞬间,19 铜钱交叠挡在面前。

同时【乘物游心】的能力发动,即可准备空间跃迁。

不过,空间跃迁也是需要时间的,Han Qi 自己也不自信能否靠着铜钱剑拖延足够的时间。

“clang! !”

猝然一声金铁响,这家伙首次短匕将一枚铜钱分作两段。

随后接连十八记响声,19 铜钱被全数摧毁!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Han Qi 在脑中甚至只能进行本能的思考,这名兽人就已经冲到了自己的面前不到两米的距离。

而这时候,【乘物游心】的发动才进行到一半……

……

然后一道高大的silhouette 冲来,闪到了Han Qi 面前。

Han Qi 看着他的背影,正是刚才说过能用保护所有人的安修·迪伦。

他来不及拔剑,于是直接挥拳砸向这兽人的肩膀。

兽人的目标锁定在Han Qi 身上,竟对他不管不顾,向下低俯身形,准备窜绕过他。

安修一拳打空,反手伸过去抓住了兽人的背心。

兽人反手一撩,锋锐无比的短匕破开了安修的荣耀Battle Qi ,在他的肩膀上划开一道深可见骨的伤。

安修被短匕重伤,气息一时虚弱,身形微微晃了晃,但竟这样也没松开手,将兽人重重的掼倒在地,想要压住他。

这兽人身上血色Battle Qi 迸发,与安修身上的荣耀Battle Qi 彼此对冲。

安修以为他想与自己角力,猛然调动全身气力下压。

但这家伙其实只是以这招为幌子,血色Battle Qi 猛然收紧,整个人向泥鳅一样钻出了安修的压制,冲向近在咫尺的Han Qi 。

不过就这么一段拖延的时间,在场所有都已经有足够的反应时间了。

他冲向Han Qi ,迎面而来的是一枚blue 的细针。

他被这枚蓝针锁定,只觉得眉心疼痛,赶紧挥动短匕,将之嗑飞。

然而就在他嗑飞了Han Qi 的【Three Lights Water Needle 】之后,Han Qi 已经挥手释放出了数道莹绿色的能量团。

正是【Soulbound Curse 】。

兽人想想身旁闪躲,却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中了三层束缚spell 。

分别是Casper 的草缚术、奥拉基尔的水禁制术以及娜尔莎的奥能禁锢术。

3rd-layer 禁锢之下,兽人assassin 动惮不得。

又再被Han Qi 的【Soulbound Curse 】套中。

随即,一旁提起机炮枪的Kalinda 已经瞄准了他,对他一阵扫射。

被扫射之后的他,身上的血Battle Qi 收到大幅度削弱。

Lumiz 和图图趁机直接冲了过来。

他强行使right hand 臂挣脱了重重束缚,挥动短匕逼退了Lumiz 。

但图图却欺身上来一锤子砸中了他的top of the head ……

凝聚了矮人武器Master 一身divine force 的一锤子,直接砸破了他的颅骨。

随即,Han Qi 的【Three Lights Water Needle 】follow closely from behind ,从颅骨破碎处钻入他的颅内,释放法力震碎了他的大脑。

这一切看起来有千百种思考,但其实只在十秒内发生。

等到这名兽人被击杀倒地,所有人都紧张得let out a long relaxed breath 。

Han Qi 看着这家伙身上正在缓缓消散的个人信息。

【哈达里萨·冷钢】

【职业:血影assassin Level 39 】

……

手臂不断淌血的安修回身过来看着这名兽人倒地的尸体,感叹道:

“这家伙能够同时将阴影能量和血Battle Qi 掌握到这种程度,恐怕绝对不是兽人中的无名之辈。”

Casper 也走了过来,低头看着这具尸体:

“恐怕这家伙的实力都快要接近Epic Grade 了……这种实力的血影assassin ,在兽人中我只能想到一个。十九名【王帐权护】中排名第十四的哈达里萨·冷钢。”

“hmph 哼,管他什么冷钢,热钢,Hundred Refinements 钢。还不是被我们一下子打败了,就是Ranked 1st 来了也拦不住我们摧毁最后一座塔。”

图图在一旁挥着锤子叫嚷道。

而这时,面朝下的哈达里萨·冷钢的尸体竟然动了起来。

他的脖子转了一百八十度,朝向天空,破碎的颅顶使他的脸无比恐怖。

“那你们就试试吧,最后一座高塔处,比我强的【王帐权护】可不止一位……hahahahahahaha ~”

听着他狂笑,图图走过去一脚把他的脑袋踩进了土里。

但是众人的脸色却纷纷阴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