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oist in Magic World Chapter 12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星月朦胧,特里斯森林上空的天穹一片灿烂,星汉如流,洒落辉光。

starlight 照耀的森林里,【潜地机】破土而出,溅落一地泥土。

Han Qi entire group 相继从【潜地机】中走出。

娜尔莎回头将机器收回到space ring 当中,Han Qi 和Casper 则同时looked towards 前方。

目光穿过树林,远处两座巍峨山峦下方,一座与山并齐的white 高塔耸立于此。

【潜地机】破土而出的位置与那高塔的距离能有万米,但是这座塔上浓郁的元素气息依然能够辐射到这里……很显然,这里的兽人应该对这最后一座【附魔塑能高塔】进行了强化。

仰头看着那座塔,Han Qi 隐隐觉得有些压力。

“这座塔,感觉不对劲啊,这个imposing manner 有点儿强过头了……”

娜尔莎也nodded 。

“没错,这座塔周遭的元素障壁太强了,我就算布置奥能array 也未必能撼动它……”

“你们两位都没办法了吗?”Casper hearing this frowned ,自己这支队伍本来就是来摧毁【附魔塑能塔】的,如果连毁塔的办法都没有的话,这次行动恐怕就只能是个笑话了。

奥拉基尔闭目感应片刻,然后睁开眼睛:

“这座塔似乎是接通了特里斯大森林的地脉,塔身上奔流的元素是另外两座塔的好几倍,而且这些兽人好像对这座塔施加了大量的庇护spell ……不要说我们了……就是让一个Epic Grade 的Great Archmage 来施展forbidden spell 也未必能直接摧毁啊……”

“啊?forbidden spell 都没法摧毁?那我们还玩个什么劲?”图图听了立即碎碎念道,“我们直接冲到那底下让我用锤子慢慢敲吗?”

他倒也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就是纯粹地抱怨一下。

只不过他这样一说,大家确实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Lumiz 看大家都不说话,小声问道:

“那个……那我们现在还要直接进攻吗?”

Kalinda 向他摊摊手:

“进攻什么呀,打过去也没人能破塔呀,Han Qi 和娜尔莎都没办法,让你用光头撞吗?”

……

Kalinda 这样一说,说得Lumiz 言语一滞,更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Casper 是真didn’t expect 这种情况,看了看远处的高山旁的高塔,想说些什么,张了张嘴也说不出来。

总不能说不管能不能破塔,先进攻再说吧……

但要是就这样放弃,直接离开的话,且不说此前的决心成了笑话,等Snow Mountain 兽人完全反应过来之后也就真的没办法阻止他们肆意穿过特里斯大森林横行北境了。

就在他犹豫纠结的时候,at first 说了句话后便沉默的Han Qi 开口了:

“谁说没办法?”

“啊??”

大家听见Han Qi 说话,纷纷看了过来。

图图瞪了Han Qi 一眼:

“不是你说没办法的吗?”

“我可没这样说,”Han Qi 举起双手握在一起伸了个懒腰,“我只是说这座塔的imposing manner 强得过头了,可不代表我拿它没办法,它确实很强,但我……可以比它更强。”

听Han Qi 这么说,娜尔莎低头想了想,说道:

“你那个把雷电化作long sword 的spell 确实能够伤到这座塔,但是……如果要摧毁元素强度这么浓郁的高塔至少需要连续使用超过十次在blue 塔前用的那种强度的雷剑……而且这还是在不考虑附魔塑能塔会抽取地脉能量自我恢复的情况下。”

“我也不打算用那个spell ,我有别的办法。”

Han Qi 一扬下巴,故意摆出一副拽拽的模样。

Casper 有些着急了,想开口催Han Qi 但又不好说,于是looked towards Krohn 。

Krohn 立刻催促Han Qi 道:

“好了,你不要吞吞吐吐了,快说吧。不然待会儿兽人们都发现我们了……”

“闭上你的乌鸦嘴吧,”Han Qi 横了Krohn 一眼,不过还是迅速说道,“我需要你们把我护送到白塔旁边的山顶上,我有办法直接把这座山拔起来,然后压向白塔……就算兽人给这座塔叠加了再多元素抗性,那我直接用山砸它,它总不能自己长脚跑掉吧~”

Han Qi 说话的时候,意识停留在daoist 模块当中。

通过前两次破塔过程中屠杀兽人士兵,自己的等级已经达到了Level 19 满经验,在this world 的规则之下必须要完成转职才能继续升级……用道家术语来说就是到了bottleneck 。

以自己当下的battle strength 而言,虽然说比同级的职业者是要强上一大截,但是要凭借自己的能力摧毁【附魔塑能高塔】确实还是远远不够的。

不过,Han Qi 在看见白塔旁的两座高山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摧毁高塔的办法。

那就是使用一次性talisman 【Mountain Moving Talisman 】将塔边的高山搬过来将这【附魔塑能giant tower 】直接撞碎。

这枚【Mountain Moving Talisman 】还是之前自己报复Star Gospel Church 的时候在Androne 的祭祀ceremony 上完成了救走执权女官Tridian 的任务之后获得的。

这枚符纸的能力十分纯粹,顾名思义就是可以搬动山体。

不过问题在于,这枚一次性的符纸能够发挥多发的功用、搬动多大的山体完全都要依靠于施符者的法力。

法力输出得越多,这枚talisman 的formidable power 越强。

实际上,以Han Qi 现在的法力想要搬动白塔旁边两座高山中的任意一座都是不够的,并且在全力输出法力的过程当中自己无法分心,很有可能会被涌来的兽人所伤。

依照Han Qi 此前的想法是绝impossible 会主动提出做这种危险的行为的。

但是经过此行接连两次的战斗以及之前与兽人权护的急速交锋,Han Qi 感觉自己的心境突然有了一些变化……

如果总是担心犹豫,那终究是落于下乘的心境。

安修此前从没有过交情却能够豁命为自己挡下兽人的短匕,那自己就为北境千万民众搬一次山,就算不为民众,也算是换了安修·迪伦的人情。

“你的意思是……你要把那座山搬起来撞击兽人的塔!??”

图图惊叹得声音都变得尖锐高亢起来。

“对啊,有问题吗?”Han Qi 此时胸中风云激荡,正觉得自己high-spirited and vigorous ,豪情ten thousand zhang 。

然后就听见图图这家伙浇了盆冷水:

“那你为什么不用空间魔法把自己传送到山顶直接搬山?”

Han Qi 恶fiercely 地看了他一眼:

“我施展spell 也是要大量时间准备的好吗?我自己一个人传送过去,兽人围住一刀捅死了的话,靠你用手来搬吗?”

“那你为什么不做个空间array 把我们都传送过去呢?”

图图继续发出灵魂提问。

Han Qi 被问得一笑:

“离得远了是传送不到的,离得近了就像现在这样,根本来不及准备啊……”

Han Qi while speaking ,远处已经有一道golden 的流星自白塔之上飞了过来,砸落至Han Qi 众人前方。

一名身着silver 铠甲的兽人作流星坠地,手持一把比人还长的silver 厚背刀,迈步走出。

“就是你们,摧毁了两座【附魔塑能塔】,杀死了鲁隆坦?”

Han Qi moved towards 家伙努努嘴:

“看见了吧,只要靠近这附近,人家立马就能反应过来的~”

“你废话真多!”

图图吐槽了Han Qi 一句,然后就与安修一左一右朝这名兽人冲了过去。

两人联手,是想试试能否直接制服这名兽人。

不过,这名银甲兽人的武艺远超过他们的想象,手腕轻动,大刀分别与图图和安修的锤与剑相碰撞。

这名兽人原地不动,而图图与安修都被击退了回去……

图图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与这兽人交击的right hand 正在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

Han Qi 众人也看见了这一幕……一刀击退两名Peak 职业者,这等实力可称恐怖。

Casper 与Han Qi 交流了一个眼神,lips slightly moving ,说道:

“这就是……史诗吗?”

银甲兽人扫了一眼Han Qi 九人,轻轻一笑:

“深入特里斯森林,居然都没有出动史诗吗?也是……北境的史诗有名有姓的都被Time Cult 掌握了行踪,是出动不了的……但若是没有史诗在场,我一人可就能杀尽你们了~

哦,对了,还有没自我介绍。我是王帐权护第五席的奇克斯,也就是杀你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