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oist in Magic World Chapter 12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冰疆前线。

长凛Snow Mountain 下的【扼雪关】寂寥生寒,站在关口上的Ruerdo warrior 们穿着内里包着铁片的棉衣,手持缨枪。

能被选到冰疆前线的warrior 都是北境的精锐,他们一个个目光坚毅,像是随时都能冲出关外与Snow Mountain 兽人展开厮杀。

身着鎏金铠甲的北境元帅卢西塞登上城楼。

士兵们看见他纷纷弯腰唤他元帅,看得出对他是很尊敬的。

走到城头,卢西塞望向北方。

World of Ice and Snow 里依稀能够看到兽人的行踪。

这时候,一名身穿貂氅的金发女子从后面走了过来,缓缓道:

“王帐传回消息,索伦利潘已经接到了两座附魔塔被毁的消息了,暂时不知道他是什么想法……不过种种迹象表明奇克斯已经在特里斯森林里了。”

卢西塞hearing this :

“我们的史诗呢?就一个也不能出动吗?”

金发女子shook the head :

“现在北境境内已有的几位史诗都太出名了,一旦出动他们,Time Cult 和兽人肯定会立刻做出反应……when the time comes 众多史诗在魔物富集区乱战很有可能引发大规模的魔物暴动,兽人们似乎掌握了免受魔物袭击的方法……说不定会形成兽人与魔物联合围杀我方史诗的局面……议会的意思是不能冒这个险。”

卢西塞hearing this 一拳捶在city wall 上。

“这群old bastard ……”

金发女子伸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柔声宽慰道:

“Casper 的这项提议本就是冒险,有现在这样的局面也是之前就想到了的。”

“话是这么说……”

“我们还有迪伦和图图,如果是他们的话,或许能够与奇克斯正面对抗。只要能够推倒最后一座塔,冰疆前线就还是前线……”

……

卢西塞听了她的话,一阵沉默。

“否则,整个北境都是前线了……为了这个行动,我们或许将付出一位未来的‘Knight 王’。”

“你不要自责,这本来就是迪安自己的选择,这次行动也本来就是争分夺秒的事情……我们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我们能做的只有这些,议会可不止这些,那些old bastard ……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

————

与此同时的特里斯森林内,最后一座【附魔塑能高塔】之外。

安修·迪伦与图图正在联手与Snow Mountain 兽人【王帐权护】第五席—sword saint 奇克斯交战。爆发出庞大荣耀Battle Qi 的安修·迪伦就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每一次挥动手里的long sword 都会带起绚烂如虹的剑风。

奇克斯依旧是原地不动,但是面对安修那热烈的Battle Qi ,也终于感到了压力……

“你这样的家伙……Human Kingdom 也愿意派出来送死吗?”

他一刀格退安修,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此时Han Qi 众人已经先行冲阵兽人大军,只留了图图与安修在这里。

图图手握双锤,高高跃起,朝奇克斯砸落。

“你当老子不存在吗?”

奇克斯向旁边一让,使得图图的双锤砸空。

然后轻轻抬手,一刀劈落,目标正是图图的脖子。

图图赶紧回身抬手去挡。

然而他的锤子还没有挡到奇克斯的刀,就被奇克斯一脚踢中了腰部。

这名兽人sword saint 就像踢路边的石子一样把他踢飞出去,撞在了一旁的树桩上,蜷缩起来吐出一口血……

奇克斯看了图图一眼,转身准备去追Han Qi and the others ……从头至尾,他就没有拿这九位Suicide Squad 员当回事。

对他而言,有自己坐镇,Han Qi 一行的行动就只是个笑话罢了。

然而,不等他迈步,他就感应到了一股霸道至极的能量急速向他靠近。

奇克斯赶紧回身横刀,却发现身后无人。

向左边一看,安修已经站在了这里,冲天的sword qi 仿佛能够让自己感受到针刺般的疼痛。

安修抱剑于怀中,像是灵蛇吐信般将剑递出。

奇克斯right hand 持刀,只能向后退了一步,旋身去挡。

然而安修却像是根本没有在乎他是否要挡,sword edge 锁定了他的脖子,直刺过来。

奇克斯只能收刀贴身来挡。

然而安修一剑刺在刀身上,传递出了莫大的力量……让他连续退了好几布。

这一瞬间,安修那【荣耀战魂】、【热忱sword heart 】的innate talent 以及【烈火雄心】的专长都已经被发挥到了极致,他的周身被烈焰般的战魂Battle Qi 缭绕,宛如一只扑火的蝶。

奇克斯退了一步,瞬间便落入了退守的态势。

安修剑如狂澜,他只能步步后退。

两人连续交击,钢铁的碰撞声响回荡不绝,冲天Battle Qi 溅落all around 如雨如潮。

1st Strike ,安修正面劈砍,奇克斯横刀抵挡,稳住不退。

second strike ,安修旋身横斩奇克斯腰部,澎湃大力呼啸成风。奇克斯竖刀于前,与剑交击,后退一步。

third strike ,安修收剑蓄势,身剑同出,直刺奇克斯心口。奇克斯向旁边闪避,然后双手握刀反斩。

安修不闪不避,任由奇克斯斩落,只对准了这位兽人sword saint 的心口。

奇克斯没办法,只能连连后退,最后被迫斜撩一刀,左臂凝结全身Battle Qi ,强行格挡一剑,后退三步。

fourth strike ,奇克斯后退一步。

第五击,奇克斯后退两步。

第六击不退,第七击后退三步。

次次交击,声声交响,最终奇克斯退无可退,爆发全部力量,操纵周围气流与安修对撞一刀。

这一击他用上了【心眼】innate talent ,窥准了安修气机弱处,一刀将安修斩得凌空飞退二十米,落地之后小腿都陷入到了地下。

随即他乘气流升空,如鹰隼掠地而来。

安修见他拿出真力,从泥土中暴震脱出,朝天一剑。

刀剑再交击,两人各自后退。

奇克斯呼了一口气:

“你要拿你的生命能量跟我对拼……你有多少年的lifespan 跟我打?”

安修咧嘴一笑,没了平时哪种温文尔雅的和煦风度,像只随时会一跃而起的兽。

甚至牙龈上还带着少许血迹……

“没多少年,但至少能撑到我的同伴将你们的塔推掉!”

两人对话间,突然感知到了某种能量的爆发,同时looked towards 后方。

在兽人大军的包围之中,一道white light 冲天而起,照透了整个黑夜。

“天何言哉,叩之即应。

神之灵矣!感而遂通。

恭请六丁六甲Dharma Protector God General 襄助dísciple 破敌!

急急如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