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oist in Magic World Chapter 259

    所谓乙木,即为纤柔之木、花草之木,是能容忍知变通的的天干数。

    东方Second Wood Divine Thunder 乃是阴雷的一种,并不以destructive power 见长,但可以削减世间一切有形有质之物。

    当符引来的Divine Lightning 击中邪灵的illusory shadow ,纯然强大的雷能流遍邪灵那虚幻的躯壳,瞬间瓦解了本就受到抑制的邪能。

    一瞬间, 邪灵的躯壳崩解,被封回到高塔之中。

    整个Tulanburg 的人民看见邪灵被镇压,爆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

    他们并不知道邪灵是哪里来的,但这并不会影响他们为Han Qi 而欢呼。

    在声震云霄的欢呼声中,Han Qi frowned ……Tulanburg 的民众对自己的信任太盲目了,作为一个宗教的Guide 来说这是一件好事,但是对于一个人来说看见这种情况也未必会让人更开心……

    虽然心中有顾虑,但Han Qi 并没有放下向民众们介绍自己的新造物的想法, 双手像是指挥音乐剧一样挥动, 纳戒之中的Law Bell 飞出,缓缓飘入高塔的最上层;同时本镇压在Kunlun Mountains Mountain Protecting Great Formation 当中的魔猿以及驻死assassin 也被地气包裹着拉了出来送入塔中。

    随后,满城都听见了Han Qi 的声音:

    “当世天下,有魔鬼、邪灵横行,Poor Daoist Han Qi 见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有无限的悲戚苦难,立下宏愿愿行淑世之道。今天Poor Daoist 以道家法准持有者的名义修建起这座【Three Realms Devil Subduing Tower 】,封印Immemorial 邪灵一尊、Undying Demon Ape 一头、邪教妖人一名……从此以后,道家法准所笼罩之地,但凡有魔鬼邪灵为祸,道家信众皆当群起而攻之,可戮之人便将其杀死,不可戮者则将之投入这【Three Realms Devil Subduing Tower 】,使其永世不得见天日……有此塔伫立道家法准笼罩之地,Poor Daoist 就不会允许有邪魔为祸!”

    在Han Qi 说完之后,整个Three Realms Devil Subduing Tower 上的流光也变得沉寂起来。

    一整座漆黑的高塔像是收敛了所有的力量,看不如有任何元素波动。

    Law Bell 被Han Qi 投入高塔顶层,由Spiritual God 持有物所造的Law Bell 本身具备神性, 所以不会被邪能或是别的demon 气息侵染,同时,本就可成长的Law Bell 也能够吸纳Devil Subduing Tower 中的力量,缓缓加持自身。

    这样一来,Han Qi 也终于想到了这件Law Bell 的名字,从当初将他炼制完毕,Han Qi 就一直没有想好他的名字,直至此刻,Han Qi 终于可以省事地想到他的名字了。

    既然是Devil Subduing Tower 上的铃铛,当然就叫【镇魔铃】了。

    做完了以这一切,

Han Qi 轻轻抚住自己的额头,感觉有些轻微的晕眩。

    在与邪灵的战斗中,自己也同样受到了邪能的污染。

    虽然自己身怀纯正道家法力,但也还没有cultivation 到Indestructible Vajra 、万法不侵的地步,还是受到了一定影响。

    这种影响倒不是自己被邪能污染出现了邪灵化什么的,而是由于邪能的侵染,自己隐隐感觉身上的道门七劫当中剩下的劫数在加速演变,似乎随时有可能同时显现, 让自己沦入七劫同至的境地。

    看见Han Qi 似乎是受了伤,Wulin 他们赶紧上前来关心。

    “先生,您怎么样了?”Wulin 关心道。

    自从杀死了Fosetti 之后,Wulin 不仅没有从冷漠孤寂的情绪中走出来,反而因为失去了目标而变得更加淡漠,可能也就只有Han Qi 能够让她真的出现大幅的情绪波动了。

    Han Qi 对Wulin laughed :

    “没事,可能最近连续有些累了罢,不过从今天开始,这座Three Realms Devil Subduing Tower 甚至可以通过与谷禾盘彼此呼应,自己运行抓捕Tulanburg 境内的邪灵,我就能更轻松些了。”

    听见Han Qi 这样说,Wulin nodded ,也就不说什么了。德莱厄斯则是已经穿梭空间跑到了塔顶,左看看右看看,想要研究出这座高塔的奇异之处。

    当然,就算他是Kunlun Mountains 神,但也不肯能掌握得了Han Qi 亲自炼制的这座Devil Subduing Tower 。

    Shawen 与Elena 也很快迎了上来的,不过她们两个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愣在原地。

    Han Qi 冲她们俩laughed ,然后摆了摆手:

    “好了,这下有了Devil Subduing Tower ,整个Tulanburg 也算很完善了,Kunlun Mountains 收容万灵、斫龙阵庇护城市、抚风定雨塔调配Celestial Phenomenon 、Devil Subduing Tower 封印邪灵……我也有空休养一下了。”

    此时Han Qi 能够感觉到自己本质上正在因为“劫”而变得虚弱。

    其他人尚未说什么,Shawen 却frowned ,像是有些急迫地说道:

    “teacher ,您是受伤了吗,我能感觉到您的法力似乎在不断流失……您的力量就像是一座布满vortex 的大湖,虽然本身很浩大,但流失的速度也很快……我们能帮您做些什么吗?”

    Shawen 虽然自己法力低微,但毕竟是九Yin Body ,天生对于cultivation 与法力就是敏感的。

    她说这些话,是因为真的感受到了这些,也真的觉得危险。

    听见Shawen 这么说,穆昂、Elena 、Wulin 纷纷侧目。

    不过Han Qi 还没解释什么,德莱厄斯先从Devil Subduing Tower 顶穿梭空间回到了Han Qi 身后:

    “哟,我好像听见Shawen 丫头在担心Han Qi 呢?”

    这位猫先生说着摊起爪子。

    “Aiya 我说你们有什么好担心的呢?Han Qi 的法力比你们加起来都要厉害,他的cultivation 是与Kunlun Mountains 、与谷禾盘、与这座Devil Subduing Tower 都绑定的,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那也是你们帮不了忙的,但其实你们想想,以他的能力,又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呢?他无非只是需要休息一下罢了~”

    听见德莱厄斯都这样说,大家这才放心了一些。

    Han Qi 抬手让谷禾盘飞回了抚风定雨塔顶部,接着说道:

    “行了,我要说的德莱厄斯都说了,你们就放心吧。

    我当下确实有一些小困难,但是很快就能解决了,when the time comes 我将促使道家法准进一步完善扩张,那势必会引发Tulanburg 与周遭地区新一轮的纷争,你们要快快cultivation ,届时才能真的替我分忧呢~”

    说完,Han Qi 转身向后一踏,整个人步入了空间隧道之中,回到了自己在Kunlun Mountains 道观small courtyard 的房间之中,盘腿坐下,开始应对自己身上已经发展到了一定程度的三大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