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Light Chaser Chapter 605

  事出反常必有妖。

  就在叶晴准备发问之际,Ai Liang 开口了。

  “使徒会的面具,通常会组成二到五人的squad ,而且内部明确规定一个团体最多只能有五人。

  squad 的成员会分别从面具中下载不同的知识相互补全短板,五个人的知识加起来,足以解决overwhelming majority 难题,所以squad 与squad 之间极少往来。

  从他们的站位来开,这是三个不同的squad ,既然他们同时出现在这里,必然是接受了同一道命令。”

  “你的意思是,他们在谋划什么不好的事情?”叶晴一边看着菜单一边问道。

  Ai Liang 随便点了份盖饭:“overwhelming majority 面具精神或多或少都有些不正常,反正一群mental disorder 汇合在一起,绝对不是准备去参加社会公益活动就对了。”

  “阿凉你是打算在这里解决他们?”

  哪怕身边有着隔音罩,叶晴依旧subconsciously 的压低了声音。

  “不,我不怎么关心他们要干什么。”

  Ai Liang 喝了口寡澹无味的茶水:“只要他们不来打扰我,我也不会刻意去干掉他们。”

  那你把他们标记出来干嘛?

  起初叶晴只是一脸困惑的看着Ai Liang ,但很快她便反应过来,想明白了Ai Liang this remark 的意思。

  “你是……在征求我的意见?”叶晴试探性问道。

  Ai Liang 没有回答,只是slightly nodded 。

  Ai Liang 并不在意这群面具接下来要干嘛,massacre 也好,恐怖袭击也罢。

  只要不影响到自己,管那么多干嘛呢?

  这是使徒会和对策局的战争,他一个中立单位没必要蹚这趟浑水。

  放到几个前Ai Liang 或许还会管一下,但随着对使徒会,对策局,海心会等诡异势力的了解逐渐深入,他明白了一个道理。

  人命真的如草芥。

  使徒会无需多言,光是死在千面人手上的ordinary person 便数以亿计。

  对策局为了某个计划的布局,可以将千万人口的Neihua City 变成地狱。

  特异局为了最大限度提升融合warrior 的lifespan ,将代价分摊到整个南美洲。

  哪怕海心会没那么great generosity ,在俘虏融合warrior 的过程中,也屠杀了一个又一个势力,前不久更是直接献祭了整个希望镇的居民,只为能暂时拖延自己前进的脚步。

  见的多了,自然也就麻木了。

  哪怕算上Ai Liang 过去当隐者时间接救下来的人,在那庞大的死亡基数面前,亦犹如蚍蜉撼大树。

  可Ai Liang 自己不在意,不代表叶晴也不在意。

  如果未来叶晴知道了,有一群他们本可以顺手救下来的人,因为二人的不作为枉死,心里一定不会好受。

  Ai Liang 正是基于这一点,才向叶晴指出这些面具的存在。

  “阿凉,我觉得吧,既然他们在未来会造成伤亡,还是适当的制止一下吧。”

  叶晴犹犹豫豫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我知道世上无时无刻都有死亡发生,我们也没法拯救每一个人。

  可既然遇见了,顺手救一下也没什么影响不是吗?

  对我们来说这种事只是no effort at all ,但对于他们来说,那是唯一的生路。”

  说到这里叶晴指了指自己:“就像阿凉你是我唯一的救赎。”

  “我明白了。”

  Ai Liang 笑了,但他笑的原因是叶晴对自己的感情,而非想通了某些道理,出于自身意愿主动出手救人。

  “嗯,我们要怎么解决这些人?直接在这里干掉的话,会引起对策局的注意吧?when the time comes 排查服务区的人,万一怀疑到我们头上就不好了。”

  叶晴很细心的考虑起杀完人的后续问题,而不是不计后果的逞英雄。

  这点和Ai Liang 很像。

  “我体内有一部分当初被我同化掉的咒缚母体,要不我在他们身上种下咒缚子体,等离开服务区后,利用咒缚子体的气息引来对策局的人?

  这样一来我们既不用出手,还能让对策局的人能immediately 来收拾残局,避免污染扩散。”

  叶晴提议道。

  “可以,不过还是让我来吧。”

  Ai Liang 先是肯定了叶晴想法,然后指出了其中的问题:“咒缚其实是对策局的YAcademician 寄存在海心会的诡异。

  这则消息对策局内只有极少数人知道。

  咒缚的母体既然受对策局控制,那么子体的所有行动都在对策局的掌控之下,也就没必要将咒缚子体,纳入对策局的检测范围内。

  所以用咒缚子体很有可能无法引起对策局成员的警觉。

  另外,事后还容易引起YAcademician 的兴趣,那家伙虽然嘴上说着不会来打扰我们,但背地里一定会搞一些小动作。”

  “咒缚是对策局寄存在海心会的诡异?”

  叶晴第一次听说这事,神情无比惊讶:“这么重要的事,阿凉你这些天为什么一直没和我说?”

  Ai Liang 没有说话,只是一动也不动的盯着面前的茶杯。

  “阿凉?”

  叶晴抬手戳了戳Ai Liang 的脸。

  半晌后Ai Liang 吐出一句话:“没机会。”

  “什么没机会?”

  对于Ai Liang 的敷衍,叶晴略显不满,手指的力道又加重了些。

  “我是说我回来以后,一直没机会跟你谈这些事情。”

  Ai Liang 端起茶杯又抿了一口:“毕竟我从欧洲回来那天,刚到家你就扑上来堵住了我的嘴,接下来的两天更是……”

  “好了!不要再说了!”

  叶晴涨红了脸,抬手捂住了Ai Liang 的嘴巴。

  后者一脸‘是你非要问我为什么没告诉你’的表情。

  为了尽快把这件事揭过,叶晴连忙续上了刚刚的话题:“既然咒缚的力量用不了,你准备怎么解决这几个面具?”

  看着面色通红,娇羞到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放的叶晴,Ai Liang 摇着头轻笑一声,没再为难她。

  Ai Liang 眼睛四下转了转:“嗯,好了,已经解决了。”

  叶晴别过头不敢跟Ai Liang 对视:“你做了什么?”

  “我骇入了他们的面具内部,留下了一枚不具备污染性的小型精神炸弹。

  等他们离开服务区一定距离,或是有出手伤人的意向时,这个小型精神炸弹便会爆炸,破除面具带来的伪装,并将他们眩晕一段时间。”

  “这足够对策局的人反应过来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