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Light Chaser Chapter 606

  Neihua City 中心警局,下午四点三十分。

  结束了一天工作的杨兴国,带着自己的大号保温杯和饭盒离开办公室。

  不少跟杨兴国同辈的警员都有自己带饭的习惯。

  不是警局内部没有食堂,或是伙食差到天怒人怨的地步,而是过去的惨痛经历让他们学会了自己带吃喝。

  直到近几年治安转好,警局里多了不少新成员,内部食堂的人气逐渐回升,老一辈才重新开始在食堂里吃饭。

  抛开那些刻意模彷杨兴国的flattery 精。

  only one 个为了安全,保持着自备午餐习惯的人,就只剩下杨兴国了。

  反正对于家里的保姆来说,只是每顿饭多做一个人的量,提前打包放进冰箱里而已。

  又不用亲自做饭,费不了多大功夫。

  拎着手提袋的杨兴国,穿过走廊moved towards 停车场移动。

  他走到汽车旁伸手摸向口袋。

  “en? 我钥匙呢?”

  杨兴国在腰间摸了一圈,随后又把所有的衣兜全翻了一遍,还是没找到。

  他原路折返回自己的办公室,看了眼办公桌和门后的钥匙架。

  “奇怪,钥匙哪去了?”杨兴国一脸疑惑。

  杨兴国平时放钥匙的地方就那固定几个,并没有随手乱放的习惯。

  况且他今天到局里后哪都没去,这钥匙还能飞了不成?

  杨兴国离开办公室,准备去前台问问有没有看到自己的车钥匙。

  刚来到走廊就迎面遇到了政治科的Section Chief 。

  对方见到杨兴国,脸上堆满笑容凑了过来:“杨局,准备下班了啊?”

  “嗯,前台今天有人捡到车钥匙吗?”

  杨兴国没有跟他寒暄,直接了当的问道。

  “车钥匙?哦,杨局您的车钥匙不见了是吧?嗨,我过来就是想跟您说这事儿呢。

  今天中午的时候,您的车钥匙被一个警员在去资料室的路上捡到了,他不知道是谁的就准备放到前台。

  谁知道半道上被派到地方搞调研去了,我也是刚刚在工作群里,看到了他发的车钥匙照片才认出来那是杨局您的。

  我说杨局您也应该给自己找个司机了,不能什么事都亲力亲为不是?听说局里的小李车技就挺不错的……”

  杨兴国挑了挑眉头,打断Section Chief 的提议:“司机的事先放一边,那个警员现在暂时回不来了?”

  Section Chief nodded :“嗯,他们去了其他县区,最快也要明早才能回来。”

  随后他掏出自己的车钥匙晃了晃:“反正我也没什么事,要不我送您一程?”

  “不用了,我到外面叫辆车就行。”

  杨兴国果断拒绝了。

  要是其他人这么说,Section Chief 或许会认为对方只是想客气两句。

  但杨兴国的拒绝,那可就是真拒绝。

  这个耿直的局长向来不喜欢跟人说废话。

  被拒绝的Section Chief 果断转移起话题:“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打扰您了,老婆今天带着child 出去玩晚饭只能在食堂解决咯。”

  Section Chief 待会儿会不会去食堂不一定。

  但他肯定不会开着车在路边出现,更不会看到杨兴国在路边等车的尴尬场面。

  开车路过杨兴国身边,你硬要载人家一程吧,人家刚刚就拒绝过了。

  按照杨兴国的性格,再凑上去问纯属找不自在。

  要是不管不问直接路过招呼也不打,那等车的杨兴国心里肯定也不痛快。

  这就跟领导下乡巡查时不小心踩了狗屎,原本想悄咪咪的抹掉,你来了一句什么东西这么臭。

  总之里外不是人,还不如等杨兴国走了以后再离开警局。

  杨兴国没怎么在意手下的心路历程,拎着手提袋就离开了。

  Neihua City 的当地法律中有一项硬性规定,严禁在治安单位三百米范围内停车逗留。

  违者要面临高额罚款或者拘留所七日游。

  所以警局附近看不到一辆出租车。

  杨兴国一边走一边用手机约车。

  明明约车软件显示,两公里内有很多待接单的网约车,可却没有一辆车肯接下杨兴国的单子。

  “唉……四五年的时间果然还是太短,无法转变这些人的观念吗?”

  杨兴国望着手机High Level 待接单的三个点,不禁苦笑一声。

  坦白的说,在Neihua City 公职人员的身份不一定能获得人们的尊重和信任。

  不过有失必有得。

  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能完美的感受到人们的排斥与恐惧。

  虽然近些年在扫黑行动的影响下,Neihua City 的人们的看法有所改观,但在偏远一些的地区,偷偷往车窗缝里灌臭鸡蛋液的友好欢迎ceremony 依旧没有废除。

  哪怕是车子的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监控,也无法阻挡人们的热情。

  打上罪恶之都的标签很容易,短短十几年便能做到。

  但想要把这个标签从人们心中摘掉,恐怕需要花费数倍乃至数十倍的时间,直到经历过Neihua City 黑暗年代的人全部逝去。

  杨兴国收起手机,徒步前往最近的公交站台。

  他打算先坐公交到市里,然后再找出租车把自己送回家。

  来到市中心,公交站正好在一家茶馆附近。

  杨兴国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距离晚饭还早。

  或许是受到了岳崇山影响,杨兴国养成了喝茶的习惯。

  而恰好Yang Xingyue 和Yue Qihua 又被岳阳炎带去旅游了,没必要急着回去陪child ,于是他心中升起了进去喝杯茶的念头。

  “欢迎光临,请问要喝点什么?”

  等杨兴国落座后,穿着唐装的服务员走上前来。

  “迎霜。”

  杨兴国说道。

  服务员有些为难:“这个……我们这里只提供一些比较常见的茶。”

  “那就来份每日推荐。”

  杨兴国不怎么纠结点单的问题,反正想喝的喝不到,那就随便点。

  趁着上茶的时间,他subconsciously 的观察起店内的人员。

  这是当年在刑警队留下的“repercussions ”,源头来自夏启元。

  杨兴国没有夏启元那种无论看什么学什么都能立马上手,堪称变态的智商与innate talent 。

  他只能靠着夏启元教他的方法,不断去练习把观察的习惯融入日常生活。

  如今杨兴国的观察能力,勉强能做到看过一眼的事物,能在脑海里保存一周之久,随时能提取出来。

  这是大多数ordinary person 能做到的极限。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