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Light Chaser Chapter 607

  说实话,杨兴国在当年的圈子里,可以说是最“笨”的那个。

  职业技能比不过黎永明,为人处世比不过施宏方,至于夏启元就更不用说,完全被全方位吊打。

  结果当年的小团体到了今天,失踪的失踪,坐牢的坐牢,只有他一人还好好的待在公职单位。

  不过他的这份好运气,也在今天到头了。

  正当杨兴国观察着茶馆的布局,一名看上去近四十岁风韵犹存的妇人,背着挎包走进店内。

  起初杨兴国并没有在意,但当他看到妇人的脸时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如果自己的妻子还活着的话,十几年后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这个念头一产生就在脑海里扎了根。

  杨兴国在接下来这段时间里,不停地用隐晦的视线looked towards 对方。

  起初只是用喝茶的动作做掩饰,然后是拿起报纸挡住半边脸偷看,到最后干脆变成just and honorable 的打量。

  不知道是不是杨兴国的视线过于灼热,妇人在侧身从包里翻东西时顺便往杨兴国的方向瞟了一眼,两人正巧对上视线。

  杨兴国的脸上露出略显尴尬的笑容,朝对方slightly nodded 。

  可后者却眼前一亮,拎着挎包大步moved towards 杨兴国走来。

  妇人放下挎包在杨兴国对面坐下:“哟,这不是小杨同志吗?你这是下班了过来喝口闲茶?”

  这回轮到杨兴国傻眼了:“你是?”

  难道这人是自己以前的老同学?所以自己才会觉得眼熟?可当时班里没人长得像青云啊……

  妇人听到杨兴国这话顿时不开心了:“你不认识我了?还是说你故意的?”

  世上能让人尬的抠脚的事情有很多,眼下正是其中之一。

  毕业多年遇到以前的老同学,被单方面认出来后,只能装作很熟的样子和对方攀谈,实际上却连人家姓啥都不知道,生怕一会儿露馅了脸上挂不住。

  杨兴国sorry 的笑笑:“认识,怎么不认识,我这不是sorry 去打扰你吗,毕竟现在大家都各奔东西了。”

  “那你说我叫什么名字?”妇人眯起眼睛追问道。

  这下杨兴国答不上来了,尴尬的气氛逐渐蔓延开来。

  妇人瞪大双眼,望着那陌生中带着一丝丝疏离的眼神质问道:“喂,你该不会真把我忘了吧?不是说初恋能让人记一辈子吗!”

  杨兴国也迷惑了,他怎么不记得自己在遇到妻子之前有过这样一个初恋?

  “呃,对不起,我的初恋就是我的妻子,她在十几年前就已经过世了。”杨兴国低声解释道。

  杨兴国早就接受了妻子过世这件事,毕竟还有一个女儿要养,不能整天都垂头丧气不是?

  所以他在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比较随意并不算太沉重。

  可对面的妇人听到这话时,却展现出截然相反的神态。

  “……你的意思是从我结婚的那天起,你in mind 的那个梁青云就已经死了是吗?”

  妇人冷眼看着杨兴国:“明明是你自己非要当刑警,不肯跟我去欧洲定居,现在反倒全是我一个人的错?”

  哈?跟你去欧洲定居?

  杨兴国重新打量起面前的妇人。

  妇人身上的衣物全都是纯手工定制,一个包包更是能顶普通社畜几年的工资,手腕上的玉镯就更不用说了。

  我怎么不记得以前有富婆想要包养我?

  “杨兴国你说话啊,哑巴了不成?还是说你现在坐到了Neihua City 警局一把手的位置,想要用这种方式讽刺我没眼光?”妇人冷冷地说道。

  眼下是越说越湖涂,杨兴国很怀疑对方认错人了。

  可在对方指名道姓,身份职务都对得上的情况下,怎么看也不像认错人。

  想不通杨兴国只好brace oneself ,顶着对方那能把人冻伤的视线问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怎么,想装作第一次见面重新开始?”

  妇人眼中的寒意稍稍缓和:“我是不是该配合你来一句‘初次见面,我叫梁青云’?”

  砰,咣当。

  茶具与底盘发出脆响。

  杨兴国黑着脸拍了下桌子:“我不管你是谁,但拿别人过世的爱人开玩笑不是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梁青云比刚见到杨兴国时更为惊讶:“等等,你的妻子也叫梁青云?你取了个和我重名的老婆?”

  杨兴国皱frowned 反问:“你也叫梁青云?可我只认识一个梁青云,那便是我的妻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梁青云难以置信的单手扶着额头:“等下让我缓缓,你和你妻子什么时候结婚的?”

  “……在我刚当上刑警没多久。”

  杨兴国也察觉到对方并没有恶意,很有可能只是单纯的认错人了,语气开始逐渐缓和下来。

  谁知道杨兴国的语气刚缓过来,对方就像是在看精神病人一样看着他。

  “我说小杨,是不是因为我的离开对你的刺激太大,导致你精神分裂了?

  那时我还没离开内华呢,你要是结婚了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觉得我们没必要谈下去。”

  杨兴国黑着脸拎起自己的手提袋。

  很明显,他是把对方当做了解自己的过去,过来故意挑衅的mental disorder 了。

  杨兴国起身绕过桌子,梁青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只见梁青云神情严肃的看着杨兴国:“小杨,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去看下心理医生。”

  看心理医生?

  杨兴国sneered 道:“我不知道你是谁找来的演员,又打着什么歪主意,但我奉劝你以及你背后的人一句,不要随随便便拿我的妻子开玩笑!”

  然而梁青云并没有因杨兴国的警告放开手,眼中的担忧反而更甚了。

  “小杨,当年离开Neihua City 是我的错,我们去看下医生好吗?”

  梁青云捏着杨兴国的手腕,轻声细语地persuaded 。

  “放手!”

  “好,我马上就放,你现在还住在岳Old Master 家里吗?我可以请心理医生上门服务……”

  杨兴国满眼嫌恶的看了她一眼强行甩开胳膊:“我警告你,最好离我和我的家人远点,否则我不介意用侵犯隐私的罪名把你抓起来。”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