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Light Chaser Chapter 608

  杨兴国眼中的厌恶感被梁青云taking in the entire scene 。

  世人都说初恋是最难忘记的。

  对杨兴国来说,梁青云是他的初恋。

  可对梁青云来说同样如此。

  她心中开始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选择留下来。

  如果当初留下来,杨兴国是不是就不会因为受到打击,开始在脑海里幻想着和自己结婚,从而患上精神疾病了呢?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为了不刺激到杨兴国,梁青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

  second day 上午,警局办公室。

  为了搞清楚那个“梁青云”到底是谁派过来接近自己的,杨兴国开始动用手上的权力去调查这件事。

  对于对方是来故意恶心自己这事儿,杨兴国深信不疑。

  杨兴国觉得自己被恶心倒无所谓,但他要弄清楚对方接近自己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否则他连觉都睡不好。

  杨兴国拿着从茶馆拷贝来的监控录像,来到技术科里用对方的脸进行人脸识别对照。

  在没有更多信息辅助的情况下,光靠人脸识别需要花费海量的时间。

  所以杨兴国顺便把茶馆那边的转账交易记录给拿了过来,通过对方的移动支付终端,成功锁定了梁青云的身份。

  杨兴国在技术人员一脸古怪的表情中,夺过刚打印出来的纸质档桉。

  当他看到上面的内容时,整个人都愣在原地。

  技术人员见状,小声询问道:“杨局你这是打算和夫人复婚吗?”

  复婚?

  见杨兴国的脸阴沉下来,技术人员立即意识到自己踩雷了,连忙低下头权当无事发生。

  但杨兴国可不会任由他逃避。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复婚?”

  杨兴国用看十年前的黑警的眼神,死死的盯住技术人员,语气冷的让人胆寒。

  技术人员心底叫苦不迭,嘴上却不敢有一句怨言。

  “就是……您和梁夫人之间事……”

  技术人员吞吞吐吐的说着局内关于杨兴国的八卦趣闻。

  为了伸张正义,放弃和Ms Perfect 一起去过环游world 的土豪生活,选择作战在一线刑警队。

  这种觉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自然会受到人们的追捧。

  算是从侧面挽回了一些警局形象。

  技术人员在杨兴国面前,自然只挑那些赞美杨兴国的八卦说。

  可他说的越多,杨兴国的脸色就越差,青的都快要发黑了。

  “你是谁派来的?”杨兴国面无表情的问道。

  技术人员一愣:“啊?”

  杨兴国这口气就差拿枪指着技术人员的脑门了,人家能不懵逼吗?

  杨兴国深吸一口了换了个问法:“这些你都是听谁说的?”

  “听谁说的……”

  这个问题可让技术人员犯了难,因为无论供出谁来都是个麻烦。

  他吞吞吐吐的说道:“大家都是这么说,我也是偶然在食堂听见的,没在意具体是谁说的……”

  大家都这么说?

  杨兴国让对方拿出手机,随机拨通了一个同事的电话,询问关于自己的八卦。

  结果对方口中和自己有关的八卦,与技术人员所说的相差无几。

  杨兴国心中充斥着荒谬感。

  为什么所有人都在跟自己开玩笑?今天难道是愚人节不成?

  杨兴国留下restless 的技术人员,拿着刚打印出来的文件资料离开技术科。

  今天的工作他也不打算做了,必须要把眼下的事先弄明白。

  杨兴国驱车前往秋水庄园,路上他打电话让副局代替处理一下手头上的工作。

  本人则是火急火燎赶回别墅,来到卧室。

  杨兴国冲到储物柜旁,打开最上层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手工红wooden box 。

  正常来说,这里面放着他和梁青云的结婚证与婚纱相册,还有一些首饰。

  杨兴国掀开盖子,相册还在,可里面的首饰却全都不翼而飞。

  杨兴国拿起相册放在腿上缓缓翻开。

  里面放着的不再是他和梁青云的婚纱照,原本的婚纱照此时变成了回忆照。

  有高中时代的班级晚会,有和同学拍的搞怪照片,也有和学生时代的梁青云的合照。

  但唯独没有杨兴国想看到的结婚照。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兴国望着相册双眼发愣。

  末了,杨兴国拿出手机从联系人中,找出那个多年来一直想联系却又不敢联系,还被对方拉黑的人。

  梁青云的father ,自己的father-in-law 。

  都……都……

  两声呼叫提示音过后,对方接通了电话。

  杨兴国didn’t expect 电话真能打通,傻愣在原地。

  “找我有什么事?”

  father-in-law 的声音很平静,并没有想象中的憎恶与怨恨。

  杨兴国没有说话。

  “没事儿我挂了。”

  father-in-law 被杨兴国这出整的unfathomable mystery ,电话打通了却不吭声,玩呢?

  “……爸。”

  杨兴国终于开口了。

  不过这一开口就把对方惹急眼了。

  “you brat 刚刚叫我什么?!”

  father-in-law 一改之前的平静,隔着手机杨兴国都能想象出对方吹胡子瞪眼的模样。

  “怎么,当年不愿意跟青云结婚和我们一起去欧洲生活,现在又改主意了?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现在有地位了,想跟青云复合只要打个招呼我们就会eagerly 凑过来?

  你把我Liang Family 人当什么了?我告诉你杨兴国,这事儿门都没有!

  我不管你从谁那听我们回亚联了,但你要是再敢叫我爸,我拼着把自己送进去也要打断你的狗腿!”

  老人家虽然年过花甲,但说话的声音依然中气十足。

  尤其是打断杨兴国狗腿那句,几乎是咬着牙迸出来的。

  father-in-law 对着杨兴国一番frigid irony and scorching satire ,没给他解释的机会,说完就果断挂了电话。

  等杨兴国再拨过去时,对方已经把他拉黑。

  杨兴国放下手机沉默不语,现实的一切都和记忆相差甚远。

  他现在已经分不清到底是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还是this world 出了问题。

  调查impossible 就这么不了了之。

  杨兴国继续拨打着自己通讯录里的每一个熟人的电话,从他们口中旁敲侧击的打探自己的事情。

  经过多方问询,总算是拼凑发出了大致的记忆脉络。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