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Light Chaser Chapter 610

  自己的记忆是错乱的。

  听到岳崇山这句话时杨兴国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昨天梁青云岂不是没说错,自己确实该去看精神病医生了?

  可如果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那为什么以前都没有察觉,直到今天才爆发?

  难道是间歇性精神病?

  此时此刻,杨兴国并没有moved towards 电影剧情的发展方向去想。

  毕竟一个正常成年人发现自己的记忆对不上,immediately 肯定是怀疑脑子出了问题,而是不碰到了什么fortuitous encounter 。

  “您现在在家里?”

  见证过多次线人带着情报被灭口的杨兴国,对这种面谈的方式,subconsciously 产生了一丝排斥。

  可为了排除有人涉及陷害自己这个probability ,他现在又只相信当面找人把话说清楚。

  就很难受。

  “我一直都在,我本以为你回来后immediately 会来找我,didn’t expect 你上楼回到卧室后又离开了。”

  岳崇山这意思明显是等着杨兴国过来询问相关情况。

  谁知道他回家转了一圈又离开了。

  杨兴国也didn’t expect 岳崇山早就知道了自己的情况。

  听他那口气,貌似知道的时间不短了。

  带着种种疑惑,杨兴国回到秋水庄园的别墅。

  在秋水庄园生活了十几年,面前的别墅早就成了他第二个家。

  但不知为何,这次走到门口他却感觉有些陌生。

  杨兴国停好车,直接从车库侧门进入别墅。

  冬、冬、冬……

  拖鞋踩在楼梯上发出一声声闷响,宛如他此时的heartbeat 。

  杨兴国来到书房门口,推门而入。

  按照往常的习惯,岳崇山在找他谈事时会泡上一壶茶。

  当年夏启元生死不明、隐者展开屠杀、黎永明制造爆炸桉等等事件。

  无论是岳崇山主动安慰悲愤自责交加的杨兴国,还是杨兴国主动恳求岳崇山出手相助。

  岳崇山都会at a moderate pace 的泡上一壶茶,静静的听杨兴国把话说完。

  可这次没有。

  岳崇山穿着唐装正襟危坐神情肃穆。

  原本应该出现在茶几上的茶具,此时neat and tidy 的摆放在架子上,没有要使用的意思。

  进门后杨兴国朝岳崇山nodded ,来到对面坐下。

  岳崇山目不转睛的盯着杨兴国:“你想从什么地方开始了解?”

  杨兴国想了想,决定先解决眼下最大的问题:“我的记忆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我有精神疾病吗?”

  岳崇山shook the head :“你的身体非常健康,没有任何问题。”

  听到这话杨兴国皱frowned :“可是我的记忆和旁人所了解的记忆完全不同,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说不是自己没有患有精神疾病,那就是说这两天的遭遇是有人在给自己下套?

  但是这么解释,岳崇山在电话里说的记忆错乱又是什么意思?

  杨兴国想不明白,沉思一会儿他抬起头将目光投向对面的岳崇山。

  岳崇山没有隐瞒或者打哑谜,直接了当的说道:“你的精神没有问题,是有人利用某种超自然力量,修改了你以及你身边所有人的记忆。”

  杨兴国顿时傻眼了。

  我来这儿跟你谈正事,你跟我讲故事?

  他用略显失礼的眼神打量着岳崇山。

  那抽搐的表情就像再说,该不会脑子有问题的人是你吧?

  岳崇山知道突然跟一个正常人讲一些漫画电影里才存在的东西,对方会有什么反应。

  所以他也没有辩解,只是默默地moved towards 杨兴国extend the hand 。

  杨兴国还在纳闷这又是要玩哪一出时,却发现有什么东西拖住了自己的身体。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整个人便被举到in midair 。

  杨兴国subconsciously 的蹬了下腿,想做出侧身翻滚的动作。

  只可惜in midair 没有能借力的地方,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被人提熘起来的老鼠。

  经历过最初的惊吓后,杨兴国迅速冷静下来,在in midair 挥舞手臂像是摸索着什么。

  托举身体的力量everywhere ,就像是把他罩在一个等身薄膜里一样。

  确认没有任何光学材料制成的网兜或者绳索后,他望向岳崇山:“这是你干的?”

  岳崇山nodded ,缓缓将陷入人生三问的杨兴国放下来。

  这下杨兴国不得不相信岳崇山的话了。

  要是岳崇山用举起自己的方式举些别的东西,他或许还会认为是提前布置好的机关。

  但自己刚进来,身上可是什么都没有。

  这已经不是能用魔术技巧和道具能解释的了。

  缓过神来的杨兴国没有immediately 追问岳崇山是怎么做到的,而是询问起篡改记忆到的事儿。

  超能力既然被证实存在了,那么岳崇山所说的修改记忆的事也八成是真的。

  杨兴国不清楚修改一个人的记忆,对他们来说复不复杂。

  但这么多年下来,想让一个人,一个前刑警察觉不到任何问题,那么他们修改的绝对不止一个人的记忆。

  从岳崇山的态度来看,自己乃至自己身边的人,记忆应该都存在一定程度的修改,并且对方还准备了与记忆相匹配的生活环境。

  花费这么大代价,修改自己记忆的人,究竟想要做什么?

  超能力的事以后随时能问,眼下还是要以记忆被篡改的事为重。

  轻重缓急杨兴国还是分得清的。

  “修改我记忆的人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杨兴国moved towards 岳崇山问道。

  经过多年相处,杨兴国很清楚岳崇山不是那种支配欲望的人。

  别说支配欲望了,岳崇山连物质欲望都没多大需求。

  每天就是练练武,he he 茶,其他一概不问。

  杨兴国不认为这样一个人,会出于某种原因修改自己的记忆。

  岳崇山的脸上露出愧疚的神情。

  这还是杨兴国第一次见到岳崇山这副模样。

  岳崇山站起身,对着杨兴国便要弯腰。

  杨兴国哪敢受这种大礼,连忙侧身避开走到岳崇山身边扶住他的肩膀:“Old Master 你这是干嘛?咱有话好好说。”

  “不,这一下是我替我那没人性的儿子拜的,我Yue Family 对不起你!”

  岳崇山说什么都不肯起身。

  对方不仅力气大,还能用某种力量固定住杨兴国的身体。

  杨兴国是扶也扶不动,躲也躲不掉,只能受下这一拜。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