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Light Chaser Chapter 612

  岳崇山在岳阳炎还小的时候就看出来,这个聪明的过分的小儿子在待人待物方面,有着与常人不同的看法。

  只是还未等岳崇山教会岳阳炎什么是善恶伦理道德,他就脱离了岳崇山的掌控。

  是的,岳阳炎在很小时的时候便加入了对策局,是被现任局长亲自带他去对策局总部报道。

  不过并非是对策局将岳阳炎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实际情况恰恰相反,是岳阳炎将对策局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他在诡异领域有着超乎常人的理解。

  对策局的诡异装甲、Spatial Teleportation 装置、侵蚀抑制剂、诡异无害化精炼……一系列技术不是由岳阳炎发明就是由他改进。

  别人还在上大学的年纪,他就已经成为了对策局的实权人物。

  事情已经发生,说什么都晚了。

  杨兴国打断了岳崇山,他现在不想听这些没用的东西。

  “岳阳炎带星月和绮花去旅游只是一个幌子吧,他们究竟去哪了?”

  杨兴国握紧拳头,向岳崇山逼问道。

  杨兴国极力压制着怒火,因为他知道愤怒的情绪除了让自己丧失理智,失去思考能力外,不能带来任何实质性的帮助。

  岳崇山从身后取出一个文件袋,掏出了一些复印件。

  正当杨兴国打算伸手去拿,岳崇山突然把递过来的文件往后撤了撤。

  “这是之前偷偷复制的纸质资料,据我所知那个unfilial son 所在的研究所,拥有的基地甚至比军事基地都多。”

  岳崇山神情严肃的警告道:“这意味着什么无需多言,兴国,如果你执意要去找星月和绮花。

  接下来要面对的,可不仅仅是一个秘密的研究部门。

  你甚至要与整个亚联,还有那些mysterious 的超能力者作对,你确定要去找她们吗?”

  杨兴国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他只说了一句话。

  “她们是我的女儿。”

  岳崇山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连带着紧绷的肌肉都软化了不少。

  “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这意味着我当年没有看错人。”

  “你打算做些什么?”

  杨兴国在接手资料后并没有immediately 翻看,而是询问起岳崇山的想法。

  Yang Xingyue 是他的女儿,但同样也是岳崇山的孙女。

  这个倔脾气的old man 总impossible 什么都不做,只是看着自己一个人努力吧?

  哪知道岳崇山shook the head :“这件事上我唯一能帮上忙的地方,只有为你们提供一些情报支持,还有一些物资。

  方便你们逃出来后,不至于为交通工具和出逃方案发愁。”

  杨兴国frowned ,按理来说以Old Master 的脾气,要是有人想把两个孙女从身边带走,他绝impossible 无动于衷。

  “我知道你想问我为什么不和你一起行动,不是我不想,而是不能。”

  岳崇山解开唐装的扣子,在那肌肉虬结的胸口上,有一个类似纹身的black 枫叶图桉。

  岳崇山指着印记继续解释道:“这是我那unfilial son 某天突发孝心,说是为了防止有人拿家人威胁他,特意准备的安全保险。

  通过这个印记,他能时刻感知我的位置以及生命状况,我和你一起行动只会暴露你的行踪。”

  杨兴国nodded ,总算明白了岳崇山为什么会一直等着自己。

  可他心中还有另一个问题。

  “这件事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杨兴国黑着脸问道。

  “其实俩child 生日那天我就想把真相告诉你,可那个unfilial son 不知道对我施展了什么手段,只要我想把相关的事情说出口,话到嘴边必然会变成别的事情,手写和语言暗示也一样。

  当时我就明白了,或许这个印记根本不是什么保护,而是防止我泄密用的。”

  岳崇山将十一月五号那两天的事情,包括和岳阳炎的谈话,全都without omission and in detail 的告诉了杨兴国。

  “不用担心他会偷听我们谈话,他刚下飞机在回来的路上就解开了对我的束缚,而且明说了不用在瞒着你。

  甚至他带着俩child 走之前还让我转告你,如果你想忘掉这一切,他很乐意帮这个忙,为你安排一份美满的回忆。”

  砰!

  拳头fiercely 的砸在茶几上,关节处通红一片。

  “那个混蛋!真亏他敢这么说啊!”

  先是随意篡改别人的记忆,导致自己和梁青云多年来没有半点联系,间接拆散了他们。

  又通过玩弄记忆的手段随意安排他的未来。

  哪怕相识多年,杨兴国此时也恨不得把岳阳炎吊起来抽。

  杨兴国低下头,双手死死的扣住复印件,仿佛是把复印件当做了岳阳炎。

  上面所记载的内容,大部分都是些看不懂的实验数据,和Yue Qihua 与Yang Xingyue 的性格报告分析。

  虽然杨兴国看不懂数据,一些话连在一起也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这并不妨碍他一目十行,飞速浏览着其中的内容,从中提取关键信息。

  最终杨兴国从报告中找到了两个地名。

  根据实验报告的总结,具备施行DX1105B融合实验的分基地共有两个,一个是亚联中部的塔里木盆地,另一个则是南亚的群岛。

  而岳阳炎带俩child 去“旅游”的地方正是南方。

  那地方平时都有巡洋舰警戒,寻常船只根本无法靠近。

  飞机就跟impossible 了,在人家基地的机场降落和walking right into a trap 有什么区别?

  难怪岳阳炎从未掩饰过自己的行踪,因为他料定了那里是他们根本无法抵达的地方。

  “艹!混账!”

  杨兴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书房内来回走动。

  先不说如何把人带出来,孤岛环境下就算把人救出来了,他们也没法离开岛屿。

  或者干脆一点,他连岛都登不上去。

  杨兴国在脑海中把所有能求助的对象都想了个遍,没有一个人有能力带他穿过军舰的封锁登岛的。

  渐渐的,杨兴国绝望了。

  “兴国,你冷静一点,我又办法。”

  岳崇山望着越来越焦躁的杨兴国,出言comforted 。

  只见岳崇山走到书桌旁,从抽屉里取出一把刻刀,对准自己的左臂勐地一划。

  鲜血喷涌而出,将整条手臂染红。

  “你疯了?!”

  杨兴国连忙走上前夺过岳崇山手中的刻刀。

  哪知道岳崇山face doesn’t change 的撑开深可见骨的伤口,extend the hand 指朝里面探去。

  手指与鲜血之间的摩擦,发出叽咕叽咕的滑腻声响。

  没等杨兴国再次上前阻止,岳崇山就从胳膊里掏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black 圆形球体。

  岳崇山发功使小臂膨胀强行止住出血,然后把带着鲜血的黑珠递到杨兴国面前。

  “这是他们部门内部研发的某种植入型武器,只要将其植入体内便可以拥有一些特殊能力。

  我听那个unfilial son 说,一般这东西会带有某种类似辐射的东西能让ordinary person 发疯,只有拥有相关抗体的人才能承受。

  而这bead 是他某次实验失败后的产物,在他们部分内部没有备桉,属于编制外的产品,所以也不会被人察觉到。

  并且珠子经过他的提炼改造,哪怕是ordinary person 也能用。”

  杨兴国subconsciously 接过岳崇山递过来的black 珠子。

  谁知道这东西刚触碰到他皮肤,就换为一条条black 丝线往肉里钻,看上去就像是寄生虫一样。

  杨兴国心底一惊,出于人类的本能疯狂的甩了甩手,想把珠子甩开。

  可在那短短的一瞬间,black 珠子已经寄生到了他的体内。

  与此同时,对面拿刀割开自己手臂都能一声不吭的岳崇山groaned ,像是承受了什么巨大的痛苦。

  “这东西使用意念操控的,不需要练习,它自己就读取根据使用者的想法,选择最合适的方式完成使用者的意图。”

  岳崇山从书架中随意抽了本书,没给杨兴国反应的world 直接朝他砸去。

  休!weng!

  短暂的破空声过后,书籍被某种看不见的力量固定在in midair ,稳稳当当的悬浮在杨兴国面前。

  刚获得诡异力量的杨兴国extend the hand 试探性的摸了下面前的书籍。

  哪知道书籍直接落到了他的手上。

  “这东西会读取你内心的想法,但它只会执行宿主目前意愿最强烈的指令。

  所以想要发挥它的力量,must 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能产生过多杂乱的念头。”

  complexion pale 的岳崇山扶着椅子坐下,杨兴国这才注意到Old Master 的脸色不对劲:“Old Master 你没事儿吧?”

  岳崇山摆了摆手,用提前准备的好的纱布暂时捆住伤口:“不用担心我,只是那东西突然从身体里剥离,一时间有些不适应罢了。”

  杨兴国还想上前主动帮岳崇山缝合伤口,可老人家眼睛一蹬:“东西也给你,还不赶紧找child 去!

  谁知道那个没人性的unfilial son 会不会拿child 做人体实验,早点找到她们也能早点安心。”

  三观接连被打碎的杨兴国,脑子早就被大量信息给冲晕了。

  岳崇山此时话为他挑明了方向。

  缕不顺的信息可以在路上慢慢缕,但救人可不能拖。

  杨兴国没有废话,return to house 间拿上银行卡就出发了。

  在他走后没多久,书房里的岳崇山目光变的呆滞,手臂上的伤口也开始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愈合。

  随着椅子旁边的景象一阵扭曲,two figures 出现在了岳崇山身边。

  岳阳炎伸了个懒腰,扭了扭脖子:“啰里吧嗦一堆废话,可算是把这个愣头青给忽悠走了。”

  他转头looked towards 宛如人偶的岳崇山sighed :”Ai, 你这倔old man 就不能按我说的去做吗?

  obediently and honestly 配合我多好,非要我亲自出手催眠你的意识,催眠虽然对ordinary person 无害,但用多了的话也是会对精神造成一定损伤的。”

  岳阳炎站在岳崇山身后捏了捏自己father 的肩膀,然后又开了一道Transmission Gate ,将他送到安全的地方。

  夏启元看着明知故犯的岳阳炎shook the head :“岳Old Master 的脾气你又不是不清楚,他愿意配合你才有问题。”

  岳阳炎嘴里发出tsk tsk tsk 的咋舌声:“不是都说小儿子最招人疼爱吗?我好歹也是他的儿子吧。

  我刚开了个头话都没说完,他就直接提着那杆几十kg 的long spear 戳我,再看看他对待绮花和星月……果然人类都是隔代亲。”

  你他娘的是一点B数都没有是吧?

  夏启元满脸鄙夷的瞅了他一眼。

  不过鄙视归鄙视,正事儿还是要谈的。

  “你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了?”岳阳炎问道。

  夏启元收起脸上的表情,认真道:“已经按照你说的把DX计划进入最终阶段的事情传出去了。

  不出意外,使徒会和特异局的人都坐不住了,都在想办法打探情报。

  最近光是特异局的融合warrior 和使徒会的近卫我都抓了两个,假面和普通的面具使用者更是数不胜数。”

  岳阳炎胸有成竹的laughed :“hehe ,当然不出意料,按照我放出去的消息,DX计划的最终产物,可是能消灭所有使徒与融合warrior 的终极武器,他们能坐得住才怪。

  毕竟我榨干整个海心会都只是给DX计划打基础,如此庞大的代价,由不得他们不相信。

  就像一件事只要你付出的代价足够多,牺牲的足够大,哪怕你告诉他们这是假的,他们也不会相信。”

  你这不是废话,那么庞大的资源砸下去,假的也能成真。

  夏启元没有过多与岳阳炎争论,他转而问了另一个问题。

  “你确定要这么做么,明明还有更好的方法不是吗?”

  夏启元盯着岳阳炎问道。

  岳阳炎完全没有改变计划的意思:“不,这就是最好的安排。”

  “你不觉得这对两个child 来说,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

  夏启元毕竟是半路出道加入对策局,在他身上还保留了大部分人性。

  面对夏启元的质问,岳阳炎只是laughed 。

  “在人类world 生活了这么多年,她们确实把自己当成了人类的一份子,可是这份信念能一直坚持下去吗?

  相比于那些正义的信念,铭记仇恨无疑深刻的多也容易的多,而且这样还能确保她们始终跟使徒会保持对立而不是加入其中。”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