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Divine Cultivation System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Qin Shaofeng 听到螃蟹的Human Race 言语,才终于睁开了双眼。

看来Sea Clan 终于出现一个能说话的存在了。

他只是心中这么一想。

眼前这一战,却明显不会因为螃蟹主帅的主动开口而停止。

但他也需要这样一个契机。

将话传递到Sea Clan 高层耳中的机会。

“你就是Sea Clan 此行的主帅?”

Qin Shaofeng 依旧盘膝端坐。

可在他开口的时候,silhouette 却已经漂浮起来,缓缓来到大军的上空,与螃蟹主帅双眼齐平的位置。

“introduce myself ,我叫Qin Shaofeng ,Human Race ,此役之中,生命种族、鬼尸族的共同主帅。”

Qin Shaofeng 的声音很是平淡,像是根本没能感受到任何威胁。

哪怕对面的Sea Clan ,乍看起来,仿佛是他们这一方的千万倍也依旧如此。

“Human Race ?”

螃蟹主帅明显更为疑惑。

他低头moved towards 鬼尸族看了看,再看看Qin Shaofeng 。

仿佛想不通,干脆就不再去想,直接问道:“Human Race ,你为何要率领这些种族,对我们Sea Clan 发起攻击?”

“所为有三。”

“第一,死灵破封而出,如今已经成为所有生命种族,以及鬼尸族的共同敌人,除却你们Sea Clan 外,都已经形成联盟。”

“第二,我们需要寻找上古Rain Dragon 留下来的seabed 龙宫。”

“第三,我们需要确保你们Sea Clan 阵营,在this 灭世危机之下,绝不容许任何想要坐收渔人之利的存在。”

“hmph 哼,更不要说,你们Sea Clan 如今的状态,完全就是在给死灵提供营养,自然更加impossible 如此继续下去。”

Qin Shaofeng 的声音依旧淡然,却在隐隐间冷下来。

仿佛他才是在场之中,有着最终决定权的那一个。

即便这位螃蟹主帅很强,在他面前也要乖乖低下他那高傲的头颅。

“Human Race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螃蟹主帅怒shouted 。

“this Eminence 只是在告诉你一个事实。”

Qin Shaofeng 抬眼moved towards 螃蟹主帅的eyes 望去,coldly said :“你可以放心,此战结束之时,this Eminence 会留下你的性命,让你有机会将this Eminence 的话传回Sea Clan 。”

“至于现在,战吧!”

他的眼底闪过very ruthless 的神色。

Sea Clan 已经强势了太久太久。

哪怕是在单独面对鬼尸族的时候,他们也丝毫没有落过下风,使得螃蟹主帅从见到Qin Shaofeng 的时候,就subconsciously 认为,Qin Shaofeng impossible 跟他硬气下去。

甚至于Qin Shaofeng 在说出那三点后,也是一样的情况。

在他想来,Qin Shaofeng 只不过是Human Race 哪一方派出来,专门跟他们Sea Clan 谈判的人而已。

只要自己将话语拖一拖,有着无尽Sea Clan powerhouse 存在。

他们Sea Clan 想要置身之外,并不是什么impossible 的事情。

谁能想到,Qin Shaofeng 竟然能够如此干脆?

一开口,直接就是战吧?

无论Sea Clan 同意不同意,都先打过一场再说。

这还是要谈判吗?

怎么感觉,这个Human Race brat ,比自己还想要打这一场?

“wait a minute! ”

螃蟹能够成为主帅,显然智慧不低。

他被Qin Shaofeng 搞得一头雾水,不自觉的就让话语落入下风。

他却不自知的问道:“Human Race ,你可知道,你们就算有着鬼尸族帮助,与死灵之间也有着巨大差距,现在却还要铁了心跟我们Sea Clan 一战,难道你们就不怕让你们的battle strength 全部葬送?”

“我们?hahaha ……”

Qin Shaofeng 仰天狂笑:“螃蟹,this Eminence 不管你在Sea Clan 是什么样的身份,就凭你说出这一番话来,我们就有一战的必要。”

“我说什么了?”

螃蟹主帅大感冤枉,自己只是说出一个事实好伐?

“此战结束之后,等你见到你们Sea Clan 的高层,自然会明白,this Eminence 是什么意思。”

“时间不早了,别废话了,让你们Sea Clan 准备吧!”

Qin Shaofeng 扔下这一句话,转身就回到Human Race 一方的阵容最终。

只留下那满头雾水的螃蟹主帅一头不解。

我究竟说什么了?

分明什么都没说,他怎么会气成那样?

还是说……他比我们Sea Clan ,或者说是死灵还想要开战?

螃蟹主帅自然impossible 想到。

若不开战,Qin Shaofeng 就没地方收割EXP ,对Qin Shaofeng 本就是一件不可容忍的事情。

更别说。

Qin Shaofeng 清楚的知道,Sea Clan 已经高傲了太多年,不将Sea Clan 彻底打到acknowledge allegiance ,就别想好好谈判。

这一点,就从螃蟹主帅的态度上,就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他自然就懒得浪费口舌。

想让Sea Clan acknowledge allegiance ,这一战打下去也依旧不够。

具体要到什么时候,他没想过,也不需要去想。

只要一路战胜下去,早晚能够等到Sea Clan 的主动谈判,那才是他停手的时候。

“Sea Clan 大军,备战!”

“鬼尸奴,杀!”

Qin Shaofeng 可不会等螃蟹主动下令。

他们才是主动进攻的一方,可不能落了imposing manner 。

70,000 多鬼尸奴顿时冲杀上去。

看似完全不对等的战争,使得Blood Race 和北天之人,仍然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可当Qin Shaofeng 目光moved towards 他们扫视过来的时候。

他们却不得不将他自己心中恐惧收敛起来。

害怕,等到战后也不迟。

北天warrior 急忙moved towards 战场那边冲了过去。

直至战斗真正展开。

孔传才疑惑问道:“Elder Qin ,那只螃蟹明显有了谈判的想法,你为何must 战?”

Qin Shaofeng 回头,翻了roll one’s eyes ,却没有解释。

孔传从他这里得不到答案,只能朝血融情和战祖儿看过去。

这两位才是有着战争EXP 的人。

战祖儿见血融情本身就有些疑惑,遂,explained :“你没听出来,那只螃蟹还有着aloof and remote 的态度?若是Qin Shaofeng 露出一丝不想开战的情绪,Sea Clan 就立刻会发飙。”

“或者说,Sea Clan 就算也肯放弃之前战争留下的血仇,就凭那只螃蟹刚才的话,也已经证明了Sea Clan 不会参与this time 战争。”

“他们不肯听话,海洋又太过巨大,岂不是依旧能够让死灵的死奴随意从他们身上摄取Soul Power ?”

“那么,我们这一行还有什么意义?”

“呃,这……”

孔传顿时明白过来,momentarily ,竟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刚才的对话,听起来似乎真是Sea Clan 不想战,可事实真是如此?

显然是那螃蟹被Qin Shaofeng 的imposing manner 震慑下,才会出现的异样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