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ine Cultivation System Chapter 462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宗白宇,你敢动他们一根汗毛,老子上穷碧落下Yellow Springs ,定要让你not have the will to live and be unable to ask for death !”罗牧怒吼出声。

他当真还有子嗣存留,着实是被宗白宇吓到。

二世祖playboy 子最强的手段是什么?

永远都不是cultivation base 和strength ,而是凭借着身后的influence 欺男霸女。

他刚才竟然把这一点给忘了。

“hahaha ……”

宗白宇笑得更加开心。

“罗牧,你知道this Young Master 主在对付那些敢对this Young Master 主不敬的人时,最喜欢看到的是什么吗?”

“什么?”

罗牧subconsciously 询问,随之就已经后悔了。

可惜,他后悔也已经晚了。

宗白宇继续狂笑,道:“this Young Master 主最喜欢看到的就是像你现在这样,恨不得把this Young Master 主生吞活剥,却又拿this Young Master 主无可奈何的样子,而且这样的人越强,this Young Master 主就越开心,hahaha ……”

White Cloud Mountain 众多junior 看着宗白宇,全都是满心的不可思议。

宗白宇的确也有着playboy 的称呼。

可他确定绝对不像他自己所说那样,是那种欺男霸女的人,反而很有上进心。

他依旧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岂能让人不震惊?

“你你你……”

罗牧直感觉双眼发黑,恨不得冲上去将宗白宇生吞活剥,却又正如宗白宇所说,真心的无可奈何。

怒火中少,使得他竟然有了受内伤的迹象。

杜青云更是双眸精芒闪烁。

他对自家Young Master 更加清楚,宗白宇的确不是那种人。

但他依旧这样说时,就让他感觉有些疑惑。

他毕竟是rigorous schemes and deep foresight 之辈,自然不会露出任何表情。

可他怎么都没能想到,宗白宇的那一番话,竟然是为了这个。

罗牧的确死后被转化成死奴,cultivation base 也有所下降。

却绝对不是没有strength to fight 。

此时的怒火中烧之后,却是想要再有strength to fight ,也已经变成impossible 。

“你什么你?我White Cloud Mountain Young Master ,也是你this waste 有资格这样去指?”杜青云绝对是有头脑的人。

知道Young Master 的意图,他可不准备给罗牧丝毫恢复的机会。

怒喝声中,就已经冲了上去。

Heaven and Earth 使者Peak powerhouse 的一战,着实是让章红and the others 大开眼界。

cultivation base 本就已经不如,此时又是内伤在身的罗牧,simply 不是杜青云的对手。

他们战斗虽然world-shaking ,却也只是维持了极为短暂的时间。

罗牧败退的immediately ,杜青云就想要追上去将其击杀。

他却在正要动作的时候,被一道深深的叹息声打断。

杜青云面色骤变,immediately 后退。

快速的退却中,隐隐感觉,似乎撞到了什么,又好似什么也没有。

可当他回答防御barrier 前,却见到一道silver silhouette 出现。

“White Cloud Mountain ,你们做的事过了,速速离去吧!”

people coming 的声音平淡,却给人一种不可回绝的古怪感觉。

although is 杜青云,竟也骇然发现,自己竟敢不敢说出来拒绝的话语。

“who you are ?”

杜青云的神色异常凝重。

silver silhouette 不是左轮回的死亡之体,还能是who ?

他神情淡漠的扫过杜青云,随之从宗白宇,甚至是章红and the others 身上一扫而过。

“你们starry sky 有你们starry sky 的规矩,我们小world 也有我们小world 的规则。”

“这里既然是小world ,就轮不到你们starry sky influence 来插手。”

“这些Human Race 可以离开,百日之内,我们不会动他们任何一人分毫,全都散了吧!”

他依旧是这么的我行我素。

这一番话,却让杜青云都愕然起来。

眼前之人在他看来,定然是死灵麾下最强的存在,既然道来肯定来者不善。

竟然一开口就是让自己and the others 离去?

甚至连他们想要保护的章红and the others ,都给予了百日的逃亡时间。

这条件简直是very good 吧?

占据绝对上风的一方,即便知道对方not to be trifled with ,似乎也不该这么好说话吧?

他还在犹豫的时候,silver silhouette 就缓缓消散。

“传令下去,这百余人有百日安然,who dares to attack 他们分毫,无论是谁,this Eminence 会亲自动手。”

声音结束的一霎,他的silhouette 也已经彻底消失。

杜青云眉头越皱越紧,回头moved towards 宗白宇看过去。

这件事还真不是他能够决定。

宗白宇心中也在打鼓。

按照他的想法,既然这些家伙大乱了自己and the others 的离开行程,绝对不能就此善罢甘休。

可他有着其父的守gauntlets 段,其他人却会全部死在这里。

为了这么一件trivial matter 搞得either the fish dies or the net splits ,可不是一个influence successor 应该做的事情。

他毕竟不是真正的playboy 子,自然做不出来那样的事情。

“既然那位银衣先生率先退了一步,this Young Master 主也不是胡搅蛮缠的人。”

宗白宇点着头,朝章红说道:“你要找的人在那个方向,你们moved towards 那边飞,按照你们的cultivation base ,应该只需三五十天,就能够找到那一片continent 。”

“many thanks Young Master 。”

章红连忙道谢。

“这里既然已经毁了,我们多留无益,走吧!”

宗白宇朝White Cloud Mountain 众人摆摆手,第一个冲天而起。

旋即,White Cloud Mountain dísciple 接连消失在天际。

庇护的人已经远去。

章红自然更不敢多留,急忙下令,道:“咱们也走,先去找到那一片continent 再说。”

众人早就被罗牧的cultivation base 吓到,哪里还敢犹豫?

所有人疾驰而去。

反倒是罗牧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先是一阵暴怒,随即,就已经冷笑起来:“trifling 百日而已,就算你们逃到Human Race 所在的虚渺continent ,也是certain death, no doubt !”

“所有人,立刻去做你们该做的事!”

命令下达,所有死奴重新动作起来。

罗牧自负。

左轮回的死亡之体说出来的话,他也不敢当做没有发生。

而他们这边,只是整个沧溟界发生事情的一处地方而已。

一片又一片岛屿,接连出现类似的事情。

为了Heavenly Dao 试炼,前来的influence 实在太多,至此存留的人也不在少数。

战斗最是激烈的便是水悦山所在之地。

他们暂时留下的人,可是得到过命令,尽量照顾点沧溟界的Human Race ,哪里还能够不尽力?

但却在一道全身dark green ,连皮肤和眼眸也丝毫不例外的存在到来后,便是他们也不得不选择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