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ine Cultivation System Chapter 476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杜松是你的人?”

胡庆威还没有将他们Eastern Sea 山被杀的人名字说出来,反而先被眼前这个youngster 质问起来。

看那imposing manner ,分明是simply 没有将自己这个帝君powerhouse 放在眼中。

北牧称呼他为罗Young Master Yan 。

难道……

No way ?

dignified Eternal powerhouse 的独子,岂是他们这种a nobody 有资格见到?

even more how 。

看现在的状态,怎么看都像是自己subordinate 的杜松得罪了这位,才被这位斩杀。

甚至这位怒火未消,才会专门在这里等候自己的到来。

仅仅是这么一想。

胡庆威顿时有种break out in cold sweats 的感觉。

千万不要是那样啊!

“敢问这位Young Master 是?”

胡庆威丝毫不敢怠慢。

哪怕眼前的youngster ,当真不是北牧所说的那么恐怖,却也显然有着质问自己的资格。

罗炎本就是要杜绝,其他人敢拿着自己来搞事情。

他这时候,可不需要再隐藏身份。

随手在怀里掏了掏,就将一块代表着他的身份的jade pendant 给胡庆威扔了出去。

“我虽然不喜欢拿着我father 的名字说事,可是……”

“我更不喜欢,有人把我being used as a tool 。”

“你的人想要上位,却明知道我的身份的情况下,还要迎着头皮来拉我下水。”

“这件事若是没有一个交代,我以后也就不需要cultivation 了,天天提防你们这些家伙随时对我动心思就够了。”

罗炎越说越怒。

去到最后的时候,更是有种随时可能暴走的感觉。

他的确只是刚刚进入鸿蒙真君Realm ,甚至连cultivation base 都不稳。

可那又如何?

他是罗炎。

整个starry sky Human Race 之中,四大Eternal powerhouse 之一,罗炎的唯一bloodline 。

仅仅只是这么一个名字,就已经说明了太多太多事情。

胡庆威只是想要跟Eastern Sea 帮作对。

能够将Eastern Sea 帮干掉,让他有更多机会,大大缩短成为Venerable Realm powerhouse 时间,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甚至于。

他都没敢想过,称霸这Eastern Sea shore 一带。

他的想法真的很简单。

同样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使得下会下令,让杜松前去窥探Eastern Sea 帮最近的动向。

可他又怎么能够想象得到,竟然会遭遇到这样的事情?

那个杜松……

看着手中散发着Eternal powerhouse pressure 。

仅仅是拿在手里,就让他有种想要moved towards 跪拜情绪的身份jade token ,那可真是wants to cry but no tears can be shed 啊!

杜松的cultivation base 无法与身份相符,就是因为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他已经知道了这人不能重用,甚至已经将其流放在第二线。

当初引荐过杜松。

甚至是跟杜松交好的人,几乎也都因为当初的事情被他清理了一番。

如今的Eastern Sea 山,肯帮助杜松的人,当真是一个都没有了。

甚至连不少dísciple ,对于杜松也是敬而远之。

this 情况之下。

杜松又一次搞出来这样的事情。

甚至是比上次更加严重。

他可是知道,曾经敢对罗炎起小心思,对罗炎下过手的人,都在罗炎搬出永恒罗睺之后,使得整个influence 都付出了极为严重的代价。

现在却是轮到了他们。

可他现在还能拿出who 来背锅?

这么一想。

他就忍不住暗恨,自己怎么就在那件事以后,把绝大部分帮助过杜松的人全都给杀了呢?

若是那些人还在,杀了他们,再想想办法,岂不是能够平息这件事了?

这可如何是好?

胡庆威越想越是心中忐忑。

随他而来的Eastern Sea 山之人,原本早就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甚至亲至到来之后。

看着明显比他们弱势不少的Eastern Sea 帮,更是full of confidence 到了极点。

全都认为,覆灭Eastern Sea 帮,已经是极为简单的事情。

任谁也没能想到,竟然会临时出现这样的变故。

仅仅是刚进入Eastern Sea 山,竟然就遭遇到一个这样的youngster ,直接就抓住他们的山主质问。

而且对方的身份之恐怖,使得他们都不得不给出一个交代。

“罗,罗Young Master Yan ……”

胡庆威说话的声音都开始变得颤抖起来,满眼畏惧的道:“杜松敢对您起小心思,的确是death cannot wipe out the crimes ,myself 也有驭下不严之罪,还请罗Young Master Yan 降罪。”

Qin Shaofeng 听着他的话,才算是真正明白罗炎的身份,在这个starry sky 之中是个什么情况。

对付这种小型influence ,哪里用得着他亲自take action ?

仅仅只是将身份亮出来,就已经完全足够。

这个胡庆威明显也是个聪明人,直接就选择了低头认罪,倒也是足够干脆。

“降罪?hahaha ……”

罗炎在听闻胡庆威的话后,却是满眼的不以为然。

甚至似乎还有种怒火加剧的感觉。

胡庆威的神色顿时变得恐慌起来,一种不妙的感觉浮上心头。

“胡庆威,第一次敢利用我上位的人,因他一人之事,三位Venerable ,24 帝君,共计130,000 人赔罪。”

“第二次……”

罗炎仿佛在说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又像是在说什么八卦。

但他所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让胡庆威浑身都是一颤,仿佛in this brief moment ,苍老了数10 years old 不止。

恐惧的情绪,已经让他有些站立不稳。

“公,Young Master ,您,您是要……我们整个Northern Sea 帮加起来,也拿不出来这么多人给您赔罪啊!”胡庆威是真的要哭了。

若是换一个人,他恐怕都要选择直接take action ,杀了眼前的junior ,然后纵身逃逸了。

只可惜,却没有那么若是。

starry sky 四大Eternal powerhouse ,三位或是没有后代,或是后代已经成为一方Overlord ,或是后代身边的powerhouse 一口气就能吹死他。

唯有罗炎,看似来仿佛很是弱势。

可他毕竟是Eternal powerhouse 之子,表面上的弱势,却也代表了永恒罗睺才是真正会take action 的那个人。

且改头换面的逃遁对于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来说,或许没有任何办法,唯独对于Eternal powerhouse 没用。

除非他身后也能有一位Eternal powerhouse 作保或者帮助。

否则,Eternal powerhouse take action 之下,即便是再强大的逃遁expert ,也impossible 存活下去。

Eternal powerhouse 所施展的手段他不知晓。

但是starry sky world 无数年来的种种,却已经无数次的证明,Eternal powerhouse 的手段,远远不是他们可以揣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