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ine Cultivation System Chapter 477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莽荒continent 从outside world 看起来,赤红一片,就能给人一种,降临之后必定极其燥热的subconsciously 感觉。

真正降临这一片continent ,非但感受不到燥热,反而还有着那么一丝清寒。

这样的清寒虽然无法对拥有starry sky flight-ability 的人带来什么感觉,却也足以让人十分震惊和诧异。

尤其是今天,天空竟然还有着层层阴云密布。

点点细雨从空中洒落下来。

原本就显得很是清寒的continent 之中,给人的感受自然就变得更加寒冷。

即便是生活在这一片莽荒continent 之中的各类Ominous Beast ,也都不愿意在这种冰寒的天气里出门。

尤其是cultivation base 越强的Ominous Beast ,在如今的continent 天气之中,就显得越发严重。

几乎是不为人知的某一片沼泽之中。

一条浑身闪耀着璀璨golden light 的三头horn 怪蛇,更是瑟缩在沼泽之中,隐隐间浑身都在不断颤抖着。

它的体型太过庞大,接近三米粗,超过百米长的蛇身颤抖之下,更是让整个沼泽都在不断出现波澜。

幸好这一片沼泽地带,并不是什么Ominous Beast 都敢降临之所在。

否则的话。

那些Ominous Beast 发现这一条colossus 的变化,定会被惊呆。

这一条三头horn 巨蛇,正是这一片continent 之中Peak Overlord 存在。

cultivation base 更是堪比Human Race 鸿蒙真君Peak 的存在。

虽说它很少离开这一片沼泽,却也每当它外出觅食,都会给整片continent 引来一场场大地震。

如此强势的continent Overlord ,竟然被空中的阴云和缓缓洒落的细雨吓得浑身颤抖,简直就是这片continent 自从出现以来的旷世奇闻。

对于其他Ominous Beast 而言,这仅仅是一场寒雨罢了。

可对于这一条三头horn 大蛇而言,却完全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这一场寒雨,远远不是常人所看到的那么简单。

甚至可以说这根本不是一场雨。

而是在某些强大到难以想象的存在,战斗所造成的余波,对于Heaven and Earth 所造成的震动,而产生的变故罢了。

although is 他现在simply 没办法真正的感受出,那等能够发挥出this aura 的powerhouse ,究竟是什么层次的存在。

但是仅仅是这余波,就能让他感受到一股死亡的危险。

仿佛仅仅是这一点点的余波,若是当真降临到他的身上,就能让他在瞬间惨死殒命一般。

在这片continent 的深处。

这里原本应该是一片lush and green 的大山,可是现在却只剩下了一片废墟。

而在废墟的上空,却有着两道difficult situation 的silhouette 。

仅仅是看着这two figures ,就能给人一种惨烈的感觉。

其中一个身穿深蓝长袍,左胸位置处,却有着一个用金线勾勒出来古怪veined pattern 的middle age person 。

若是Qin Shaofeng 看到这人的衣衫样式,肯定会满是震惊的辨认出来。

这个人身上的衣衫,赫然正是属于starry sky 圣殿。

这个男子,竟然是来自starry sky 圣殿的powerhouse 。

经历了这一场战斗之后。

这个starry sky 圣殿的powerhouse ,竟然也已经断掉了一条臂膀。

而他的左臂虽在,心口前后,却有着一个透明的窟窿。

心脏的碎裂,使得鲜血不断从胸腔前后淌出来。

可他非但没有半点濒临死亡的模样,反而正视着对面,看起来似乎状态比他好很多,但是双眼之中却明显多出了一份死灰色的old woman 。

“毒婆子,你现在还不肯答应我这个小小的请求吗?”

middle-aged man 的声音之中充满了冰冷的感觉。

一双眸子更是犹如poisonous snake 一般,盯着对面的old woman ,仿佛old woman 只要敢说出一个不字,他直接就要take action 杀人。

“霍谷德,我看你真应该叫霍无德才对。”

“old woman 真想不通,像你这种poisonous snake 一般的家伙,怎么能够进入starry sky 圣殿,还能在starry sky 圣殿成为圣殿Elder 。”

old woman 的声音沙哑异常。

虽说不见明显的伤势,可她的每一次张嘴,都有一层淡淡的血雾,随着呼吸出现。

可见她身上虽然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势。

内伤之严重,却已经去到了极致。

“这可就是我自己的事了,你毒婆子虽说是贤境powerhouse ,更是一身poison art 堪称invincible in the whole world ,可是你已经被我伤了心脉和全身meridian ,没有我的帮助,你在蚀骨沁心的extremely poisonous 侵袭之下,也绝难活过三个时辰。”霍谷德依旧冷冷的笑着。

他明显是已经将需要做的事情都做好了。

自然也就变得很有闲情逸致,陪着面前这个毒婆子闲聊。

索性也是在这个无人问津的莽荒continent 之上。

倘若换一个时间地点,有人敢这般威逼毒婆子的事情传扬出去,绝对能够轰动整个starry sky world 。

starry sky world ,四大永恒,三十三贤者,88 Venerable 。

眼前这位毒婆子,赫然就是三十三贤者之一。

其名次之高,更是在三十三前者前十之列,即便是不计算那一身让人恐惧的poison art ,battle strength 之高也不在水悦山那位贤者之下。

更不要说是一身当真是天下无双的poison art 。

即便是starry sky 的四大Eternal powerhouse ,一旦听到毒婆子的名声,也需要顾虑多多。

甚至starry sky 所知的传闻之中。

曾经毒婆子与永恒罗睺见过一面。

那一次,据说永恒罗睺都用出了对待生平大敌的阵仗,一举一动,无不小心到了极致。

用毒,或许在沧溟界,会有不少人不喜。

但是那种不喜,却绝对impossible 作用在这一片starry sky world 之中。

starry sky world 太大太大。

没有一个真正的领导人之下,更是使得这一片world 之中,每天死亡的人数simply 没办法计算过来。

甚至是沧溟界最辉煌的时候。

整个沧溟界加起来,also can’t compare starry sky world 每天的死亡人数。

this weak are prey to the strong 的规则之下。

用毒,简直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毒婆子名声在外。

normally 里,就算是亲自莅临,都会让large and small 无数的人心生惊惧。

偏偏在一年之前,却被这位霍谷德盯上。

甚至扬言,要给她创造机会,让她在不久之后的一场盛会上,帮忙为其下毒,毒杀一位Peak powerhouse 。

惊闻this 消息,毒婆子subconsciously 就拒绝。

她不知道的却是,霍谷德在见她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starry sky 毒榜前三的蚀骨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