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ine Cultivation System Chapter 477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毒婆子拒绝的话语刚刚出口。

霍谷德就直接翻脸,更是以蚀骨沁心要挟。

蚀骨沁心。

此毒本就是出自连沧溟界,都拥有的蚀骨散。

但是此毒的毒性之恐怖,远非蚀骨散可以相比。

之所以称之为沁心。

则是因为制作此毒,最是需要的药引子,赫然就是寻找到一具死亡万年,又是被埋在至阴Extreme-Cold Land 万年而不腐的corpse 。

抛万年supreme Yin and cold corpse 心脏为药引。

能够在至阴Extreme-Cold Land 万年而不腐的corpse ,最起码也需要生前拥有伪永恒Realm 的fleshy body Realm 才行。

其心脏虽然没有人当真去吞食。

却也不难想象其珍贵之处。

更别说,海盐皂在至阴Extreme-Cold Land 埋葬万年,吸收上万年的至阴Extreme Cold Qi ,从而让身体、心脏,彻底充满了Nine-Nether Yellow Spring 般的death’s aura 。

即便只是拿这一颗心脏去毒杀人。

Eternal powerhouse 都绝难抵抗。

以此物为药引,制作出来的毒药之恐怖,当真是近乎无解。

之所以说是近乎,自然是因为有extremely poisonous ,自然就有解药。

可这蚀骨沁心的解毒之物,却更加难以寻找。

据说如今的整个starry sky world 之中,此毒的解药仅剩三份。

若是有着十年百年时间,凭借毒婆子的身份,想要搞到一份解药当真不是难事。

这也是霍谷德,不惜被重伤至此,也要与其一战的真正原因所在。

他原本的打算很好。

十年百年时间,毒婆子自然能够找来解药。

但是蚀骨沁心,他听说过坚持最久的人,也只能坚持四天而已。

原本的确是认为absolutely safe 。

只可惜。

他却找错了对象。

毒婆子一生都在跟extremely poisonous 打交道。

虽说她不曾亲手制作过蚀骨沁心。

可是starry sky 毒榜第二的月光之影,就是她亲手制作出来。

虽说那等extremely poisonous ,连她至今都没有做出来解药,却也有办法压制那等extremely poisonous 的毒性发作。

更别说this 连她亲手制作的月光之影都不如的蚀骨沁心。

听闻霍谷德的话。

骄傲的她,自认就算只施展poison art 之外的martial skill ,也足以将眼前这霍谷德斩杀。

冷笑嘲讽之中,就将本身九成poison art ,用来压制蚀骨沁心。

但她怎么都没能想到。

曾经not showing the mountains and not revealing the water ,甚至cultivation base 排名,也依旧只是88 Venerable 末位的霍谷德,竟然直接爆发出不亚于贤者前十的battle strength 。

一战足足一年。

此战从毒婆子居住的北方绝境,一直杀到这Eastern Sea shore 。

甚至连这一片continent ,都是因为他们二人一路以来的战斗,从不知尘封了多少年的虚无之中生生打出来。

战斗到那一刻的他们,都已经是an arrow at the end of its flight 。

毒婆子怎么will not 想道。

纵横starry sky 数千年的她,竟然会又一次着了霍谷德的道,竟然在不久前久站不下中,baffling 的选择了接受霍谷德纯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碰撞,才会有了眼前这一战的结果。

表面看来,的确是她赢了。

可无论是她,还是霍谷德都很清楚。

霍谷德受伤的确严重,没有百年岁月,休想恢复到Peak 状态。

她却已经去到了生死边缘。

心脉和meridian 受损严重,使得她那一身poison art ,已经无法在完全压制蚀骨沁心。

本身内伤更是加速蚀骨沁心毒性的发作。

换做往常,最少也能坚持十来天的她,现在怕是连十个时辰都扛不住了。

“好好好,好一个活不过三个时辰,hahaha ……”

毒婆子听了霍谷德的话,非但不生气,反而laughs facing the sky 起来。

“霍谷德,不愧是名扬starry sky 七千年的霍谷德,看来old woman 真是小看了你,甚至是天servant 都小看了你。”

“不过……”

毒婆子话音一转,眉眼之间,尽显不屑的神色,冷said with a sneer :“可你却也太小看我old woman 了,old woman 我一生树敌无数,早就将这一身皮囊不当一回事,30,000 年如何,三个时辰如何?”

“甚至就算是,只能再活三个呼吸时间,那又如何?”

霍谷德听她说到这里的时候,脸色就已经变得极其难看。

他想要做的那件事事关重大。

若是能够逼迫毒婆子就范,凭他隐藏数千年的cultivation base strength ,至少能够将自身情况彻底隐藏起来。

偏偏他千算万算,都didn’t expect 这个做事亦正亦邪,全凭喜好的毒婆子,竟然会拒绝的这么干脆。

只能活三个时辰,她竟然依旧这么浑不在意。

正在霍谷德出神之际。

毒婆子的一个举动,就将他彻底的震惊。

只见毒婆子一把将space ring ,以及戒指里面的整个空间直接捏碎。

“hahaha ……”

毒婆子laughs facing the sky :“old woman 只恨这一生没能找到一个传人,可就算是断绝了inheritance 又如何?”

“霍谷德,你这条poisonous snake 若是at first 就来找old woman 跪求,再乖乖献出千八百个童男童女供old woman 做研究,old woman 说不定真就会帮你。”

“可你千不该万不该,却不该在old woman 还没把话彻底说完之前,就对old woman 下毒,更是来威逼old woman ,hahaha ……”

“hahaha ……”

“old woman 我一生纵横starry sky world ,就算是真的去了你们starry sky 圣殿,你们圣殿的人也只能跪舔,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威胁old woman ?hahaha ……”

毒婆子的话刚说一半的时候,霍谷德的脸色就已经精彩到了极致。

貌似,事情还真就是毒婆子所说的那样。

他在见到毒婆子的时候,信心实在太足了,甚至已经充足到让他有些自大的程度。

因此在毒婆子刚听他说了一半的时候,就开始frigid irony and scorching satire 起来,就subconsciously 认为毒婆子要拒绝,直接给毒婆子下了毒。

到现在想来,这一切还真就是自己一手造成。

“这,这……毒婆子,你……我……”

霍谷德浑身摇晃,却又fiercely 咬牙,双膝一软,就给毒婆子跪了下去:“毒婆子,之前都是我的错,我霍谷德愿意……”

“你愿意个屁!hahaha ……”

毒婆子怒骂一声,却又连声狂笑起来:“你当初若是肯让old woman 彻头彻尾的骂个痛快,一切自然都好说,现在就算给old woman 跪死在这里,也依旧什么都休想得到,hahah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