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ine Cultivation System Chapter 5139

锁云城。

经过两年的封锁,无论是三仙阁还是绝情会,对于Qin Shaofeng 会来到这里已经不报什么希望了。

若是没有无情皇朝的事情,他们的高层或许还有着不少余怒。

可是两方influence 的人,却就是极为懒散了。

这还只是两方influence 的人。

原本那些经受不住两方influence 开出的extremely expensive ,主动跑过来想要分一杯羹的martial cultivator ,更是早已经走了九成九。

期间,他们多次给予一些补偿,也无法留住几个人。

时至今日。

虽说有着无情皇朝的认可,封锁线却也显得非常寂寥。

正当今日。

锁云城上空却飞来一架war chariot 。

两方influence 弄出来封锁线以来,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竟然just and honorable 的驾驶war chariot 而来。

众多powerhouse 纷纷冲出房间。

Divine Consciousness 齐齐moved towards war chariot 方向延伸而去。

正当Divine Consciousness 即将接触到war chariot 的时候,他们却是齐齐感受到war chariot 之中,传出来的一股恐怖pressure 。

“好大的狗胆!”

“竟敢用Divine Consciousness 探查本后的war chariot ,还不给本后滚开!”

婧后的声音宛若晴天霹雳,响彻在整片天空之中,使得一些cultivation base 较弱的martial cultivator ,直接就陷入昏迷。

仅仅一道声音,便有着这般formidable power 。

两方influence 高层均都cried out in surprise 。

本后!

“婧后!”

所有powerhouse ,齐齐想起来一个terrifying 的人物。

无情皇朝四大Eternal powerhouse 。

无情Old Ancestor 本无情,无情Queen 靖无情,镇国Elder 钧天弘,闲散亲王季无情。

这便是无情皇朝的四大Eternal powerhouse 。

婧后无情皇朝的身份的确让人震惊,更让人感觉恐惧的却还是她那恐怖的cultivation base 。

整个无情皇朝,ranked second 的人物。

甚至有人曾质疑过。

无情Old Ancestor 本无情十70,000 年没有出现过,是否已经知道他的cultivation base 被婧后超越,才会专门seclusion 不出,以他那恐怖的盛名来震慑宵小?

无论什么原因。

如今的婧后,都是无情皇朝on the surface 的Number One Powerhouse 。

即便是如今的无情皇见到,都不敢对他的这位Queen 有太多不敬。

这,便是强横的cultivation base 带来的好处。

此等恐怖人物竟然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还被他们肆无忌惮的用Divine Consciousness 去探查,不怒才怪。

“婧后息怒,我们只是想要为皇朝出力,避免Asura Race 的紫逍遥逃过去。”绝情会藏睿连忙致歉。

他的身份在两方influence 之中,的确can’t be considered 多高。

可他却是Two Great Influences 唯一的半步Eternal powerhouse 。

面对婧后。

身份显然已经没有了半点作用,反倒是他Half Step Eternal 的cultivation base ,才是最有资格说话的一人。

“用不着了,直接撤除,本后出现之事谁敢提起半分,诛九族!”婧后的霸道让同在war chariot 里的Qin Shaofeng and the others 震惊莫名。

看来婧后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已经非常克制了。

否则,this 脾气爆发出来,恐怕他早就要被气炸了吧?

“撤除?这……”

齐三冬面色陡变。

Two Great Influences 的到来,可是以他为主,如今忙和了两年,主要花费都是出自三仙阁。

竟然就要这么撤除,岂不是让他们以前所做的一切全都白费了?

“bang! ”

齐三冬声音很小。

可还是在tone barely fell 的一瞬,身体直接self-destruct 开来。

本想要为儿子报仇,可他怎么都没能想到,花费心力财力忙和了两年时间,就只因为一句不甘的低语,连他自己的姓名也一并交代在这里。

“是!我们立刻就将这里的防线撤除,而且不会有任何人记得见过您的事情。”藏睿immediately 醒悟过来。

他们现在面对的可不是一位寻常Eternal powerhouse 。

Eternal powerhouse 的确terrifying ,多少也会给他们两方influence 一些面子,毕竟他们每一年给皇朝的Elder 就是个天文数字。

但,眼前这位却不会有任何忌惮。

整个皇朝都可以说有她一部分,杀几个自己的奴才算得了什么?

赵叮同样被婧后的强势震惊一会儿。

他才重新驾驶war chariot ,moved towards 远方疾驰而去。

from start to finish 。

婧后都没有亲自露面,仅仅是说了两句话,就将一切完美的解决了。

甚至连三仙阁Pavilion Lord 的死,都没人敢说半句怨言。

三仙阁本就是Qi Family 一手建立起来。

如今齐三冬father and son ,一个死在Qin Shaofeng 手里,一个死在婧后手里,灭三仙的心愿竟然就要这么了了。

齐三冬的确还有一些支脉brother 。

可却因为都是支脉,数量太多,三仙阁真正的核心成员,并没有一个支脉成员,这要是不分裂,至少赵叮不会相信。

war chariot Rapid Speed 远离锁云城。

仙小颖才无法忍住心中疑惑,问道:“外婆,他们那些人追杀封锁我们这么久,您不给他们一个交代,难道他们不会暗中搞鬼吗?”

“谁敢?”

婧后对于这个外孙女儿,态度可not a ordinary 的温和。

faintly smiled ,仿佛明白一些什么。

遂,目光里带着一抹审查的意味,moved towards Qin Shaofeng 看了过去,道:“brat ,你应该明白本后的意思吧?你来讲给小颖听。”

考验吗?

Qin Shaofeng 忍不住faintly smiled ,道:“小颖,你实在太低估你外婆……你太低估外婆的能量了。”

话说一半,他就发现两Goddess 色里的不爽。

尤其是婧后。

那目光,分明是在说:你都将我外孙女儿吃干抹净了,竟然还称呼我为‘你外婆’?

真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Uncle 可以忍,外婆也不能忍!

那种爆发在即的神色,让Qin Shaofeng 急忙改口。

仙小颖见他改口,心里更是elated 地。

可很快,她又忍不住问道:“可是为什么呢?他们畏惧外婆的能量,不敢just and honorable 的做些什么,难道就不能搞些小动作?”

“不会!”

Qin Shaofeng slightly smiled ,说道:“你别忘了外婆现在是要往哪里去。”

“Asura Race ?”

仙小颖疑惑说道。

“不错。”

Qin Shaofeng gently nodded ,道:“三仙阁经过此事,相信已经是In name only ,绝情会担心的只是他们杀了Asura Race 的人,Asura Race 会找他们麻烦而已。”

“如今却是无情皇朝皇子被杀,婧后悄然出动,明显是去找Asura Race 麻烦,即便Asura Race 知道他们杀了Asura Race 的人,难道真还有人力心力动他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