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ine Cultivation System Chapter 5140

Qin Shaofeng 的解释很简单。

可就是这样简单的解释,才最能让人轻易理解。

仙小颖听得连连nodded 。

便是婧后看着他的目光,也已经发生了些许的改变。

难怪这brat 能带着这么多人,在三仙阁的追杀之中,让三仙阁连连受挫。

身边的powerhouse 数量越来越多的同时。

更是连幻海魔洞里面放着的treasure 都被他全部抢去。

this child 的脑袋果然不错。

婧后的思索方向里,simply 没有那位Third Prince 什么事。

Third Prince 的确也是无情皇朝的皇子。

可却跟她没有太多关系,她才懒得帮那位所谓的Third Prince 找回场子。

Qin Shaofeng 可不知道这些。

他始终认为,婧后对待自己的态度,有着那位Third Prince 的原因,说不定只是为了歌或者仙小颖,才没有对她take action ,所以态度才会这么恶劣。

若他能够知道,婧后from start to finish 只有一个女儿,那便是早早被她送出无情皇朝的君丝娩。

此后便彻底进入seclusion 状态。

至于后来的众多无情皇朝皇子,她非但没有半分好感。

若是有可能的话,她也恨不得全都给宰了。

看他不爽,只是因为他连半点名分都没给仙小颖,就占了仙小颖的身子,真不知道会是什么同样的表情。

Qin Shaofeng 没有去过无情皇朝所谓的God World ,并不知道God World 是否如同他想想里的那般。

可这冥界却真如想想一模一样。

刚刚进入冥界地带,他就能够探查到不少妖异的Ominous Beast 、Sea Clan 、Treant Race ,甚至还有一些宛若zombie 般的存在,不断在漫无目的的行走着。

这般场景,真让他有种踏入冥界的感觉。

相比于God World from time to time 就会有powerhouse 出现在无情皇朝,冥界可就低调太多了。

他们所占据的仅仅是无情皇朝continent 的角落。

更加不像是修魔领那般,还用余威strength 控制着一片地界。

说是自封于修魔领,实际上却还在搀和outside world 的事情。

冥界才是真正的不闻外事。

冥界数100,000 年来,除却个别必要的斥候spy ,simply 没有任何人离开过。

同样,摄于冥界的威势。

加上冥界非常厌恶outsider ,就使得冥界很少会有outside world 来客。

若非如此。

三仙阁和绝情会也不敢那么明目张胆的将冥界封锁。

不说路人是否愿意,即便是冥界的powerhouse 都会暴怒。

那可不是两个super influence 可以抗衡的存在。

war chariot 突然出现,顿时引来各个种族的关注,尤其是每一处与海洋有所交汇的水湾之中,更是能够感受到许许多多的Divine Consciousness 出现。

Sea Clan !

Qin Shaofeng 忍不住将Divine Consciousness moved towards 水湾里探查过去。

奇怪的是,除却一些没有半点cultivation base aura 可言的小鱼小虾之外,simply 没有任何Sea Clan 的存在。

“Sea Clan 最善于利用海水和海洋的aura 来隐藏自己,Divine Consciousness 探查对于他们来说根本没有半点作用。”婧后发现他的探查。

“那我该怎么办?”

Qin Shaofeng 好奇问道。

这可都是EXP ,了解到这一点,将来单独遇到Sea Clan ,他就能有足够的应对手段。

即便是他认为,自己很难再遇到其他Sea Clan 也是一样。

“用你的灵魂去观察。”婧后道。

灵魂去观察?

莫说Qin Shaofeng 被她这句话说蒙了,就连严素那等Eternal powerhouse ,都是满目的不解。

“每个人的灵魂观察方向都有所不同,本后impossible 给你们说太多,能否探查到哪里的情况,全都要看你们自己。”婧后看着身边的仙小颖。

她这句解释显然并不是在给Qin Shaofeng and the others 解惑。

反正这一路上,都有着婧后making the decision ,Qin Shaofeng 倒是闲来无事,干脆就开始顺着婧后给予的方向尝试起来。

灵魂观察?

Soul Power ?

他的灵魂已经starry sky 真君层次,以前的时候,感觉已经非常强大。

可到现在,他才察觉Soul Power 的孱弱,已经完全跟不上他的cultivation base 层次了。

看来以后还要找个不错的机会,想办法将灵魂提升起来。

一边想着,他还在继续做着尝试。

不多时。

war chariot 的前进就遇到了第一次拦截。

奇怪的是,拦路的竟然只有一个人,Half Step Eternal cultivation base ,battle strength 倒是足够强横。

可他一个人就敢来路不明的war chariot ,依旧让Qin Shaofeng 好奇的打断cultivation 。

“外people coming 停下!冥界可不是你们这些外people coming 的乐园,立刻随我前往冥界审判所进行审判。”那人高声喊道。

“hundreds of thousands 年不见,冥界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有趣!有趣!”

婧后的声音从天空之中响彻,宛若one after another Heavenly Might 。

那Half Step Eternal Realm 的冥界martial cultivator ,脸色顿时变得惨白起来。

类似Heavenly Might 他曾经有幸亲眼见证。

可是当初用出这般Heavenly Might 的却是冥界最最强大的那位Old Ancestor 。

不曾想,今天竟然再次见到this 层次的powerhouse 。

“myself ……”

“本后没时间听你的名字。”

婧后的声音继续在天空之中响彻:“前面带路,让人先去叫战Heaven and Earth leaving seclusion 等着!”

战Heaven and Earth !?

那位半步Eternal powerhouse 再次被吓得浑身一颤。

冥界一般martial cultivator ,根本impossible 知道这个名字,但他对此却是有所了解。

那位正是他曾经有幸见过一面Eternal powerhouse 。

他还在猜测war chariot 里的是who 时。

又是一道声音,从天空响彻开来。

“原来是婧后大驾光临,战Heaven and Earth excuse me for not going out to meet you 。”

“用不着跟本后假客套,本有找你有事。”

“敢问婧后此来为何?我们两族当年可是有过约定,彼此之间,除非直系出现意外,否则不得踏足对方领地,婧后似乎是越界了吧?”

“本后就是越界了,你又能如何?”

婧后brows slightly raise ,怒道:“再敢跟本后废话半句,本后可就没心情再跟你废话,直接一路杀过去,你信是不信?”

“当然信。”

战Heaven and Earth 明显是怂了,道:“冥族的that brat ,请婧后来是非山一叙,任何人胆敢阻拦,kill without mercy !”

“是。”

冥族powerhouse 被吓得浑身一机灵。

他没能想到,竟然会有两位Eternal powerhouse 在他面前对峙。

更想不到的是,people coming 竟然就是那位renowned ,数100,000 年by the strength of oneself 使得Asura Race Old Ancestor 不得不低头的那位awesome person ——婧后!

对于冥界各族而言,婧后的名气之大,远在无情Old Ancestor 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