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Divine Soul Martial Venerable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好了,现在这样的结果,还算是在我们的可接受范围之内,至少已经让Profound Armour Sect 的Sect Master 张万山恢复了正常,Black Dragon ,我想我们接下来应该要严防那几个Demon King 的出现了。”此刻的杨Heavenly Dragon 也是显得非常的激动。

这可是好几尊化Origin Realm powerhouse ,对于他们而言,都是相当重要的。

也能够从侧面去提升Dark World 的实力,到了那个时候,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能够有着一定的机会去解决。

只要能够更好的做到this step 的话,will not 再存在一些其他的问题了。

万徐林也是激动的nodded 。这可是七甲宗之中,他最为信任的一个Sect Master 了。

如今能够重新将他找寻回来,又如何能够不去叫他激动呢?

不管怎么样,他这一生都势必要和黑暗Demon Race 对着干。也不能够让他们有任何的好过,如若不然的话,还真的有些对不住,这段时间黑暗Demon Race 所做的这一些令人憎恨的事情。

杨在天皱起了眉头,他不由得说道:“只不过这样一来的话,护魔者的踪迹,恐怕就是无迹可寻了,而且到了现在。我们依旧没有察觉到,在high level Star Domain 之中有着任何Demon King 的波动,is it possible that 他已经看透了秦Junior Brother Feng 的心思吗?必须得加一把火才行,而且刚才在座的各位恐怕都看到了,秦Junior Brother Feng 新掌控的逆水之势究竟有多么的恐怖,即便this time 面对护魔者,最少也有着八成胜算!”

黑暗Demon Race 处处充满着诡异,基本上是属于打不过就跑。

虽然胜算更多,但是护魔者的逃命本事,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去拥有的。

他的内心之中还在非常担心,万一this time 护魔者又是将秦Junior Brother Feng 耍得团团转,此事可就变得有些不太一样了。

万徐林不可置否的说道:“星空,你这话说的虽然有道理,但是我们这么多人都在等待机会,我想一旦时机成熟的话,即便是护魔者再怎么自大,恐怕也会让他们回来的。”

而此刻他们已经看到了秦风来到了边海Star Domain 之中,只不过当他们来到了这里的时候,早就已经人去楼空,一片萧条景象,让秦风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个Star Domain ,是他踏足Dark World 之后,所待的第一个。

却没有想到最终的结果竟然会是这个样子,着实是让他有些意想不到。

不论如何。只要此事能够有着更多的把握,倒也不至于再存在其他的一些问题。

然而现在simply 找寻不到任何有关护魔者的踪迹,一时之间让他有一些顿在了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倘若能够有所机会的话,那么这些事情倒也能够去轻松解决。

只不过这护魔者实在是太cunning 了,恐怕自己在净化他们的时候,就已经想好要跑路了,而且应该也是猜到了自己的真实想法,要不然的话,凭借着他的自大且cunning ,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去做。

“真没有想到他们撤离的速度竟然会如此之快,原本还以为用最快的速度赶到这里。应该还会有所收获。”张万山皱起了眉头。

连他都没有想到,最终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样的一点的确是让他有些unimaginable ,无论如何,只要能够做到更好的话,这一切都已经是无所谓了。

可现在,反倒是陷入了棘手。

“若是有一种追踪术,能够追踪到他们的踪迹,哪怕是片刻停留的踪迹,对我而言也都已经足够了,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我来这里恐怕就并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了。”秦风缓缓的说道。

净化张万山and the others ,算得上是目前来说最大的收获。

可是他来这里的真正目的却并不是这个样子。还是让他有一些不知道该怎么办的。

不论如何,既然现在这种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只能够去更好的解决才行。

至少绝不能够再出现其他的一些差错,想要挽救都不太可能了。

追踪术吗?此刻的张万山听到之后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们Profound Armour Sect ,倒是掌控了这样的一种追踪术,只是不知道是否对这黑暗Demon Race 起到效果。

如果什么效果都没有的话,就会显得非常的艰难了。

这也绝非是现在的他们能够去轻易遇见的状况,只知道此事并不会有那么的简单。

随后。张万山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这不由得让秦风的眼神一亮。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倒可以一试。

有办法总比没有办法的好,光在这里干着急,也并不能够解决什么太大的问题。

“是啊,Profound Armor 追踪术,这可以说是Profound Armour Sect 的开门本事,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看来张万山还是颇得我的器重,我总算是没有白疼他。”此刻的万徐林见到了这一幕,脸上一脸的得意之色。

这对于他而言,自然是值得去高兴的。

如若不然的话,这一切似乎就并没有了什么其他的意义。

只要能够做到更好的话。其他的一切就都已经无所谓了。

“不管怎么样,只要能够做好this step ,那么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去好好的接受,Black Dragon 。倘若this time 真的能够依靠Profound Armor 追踪术,找寻到护魔者的踪迹,哪怕是一丝一毫,这都是你们的大功!”杨Heavenly Dragon 也是满脸的欣喜。

此刻的秦风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张万山施展着Profound Armor 追踪术。不得不说,这也是有着一些神奇的地方,以至于让他都不由得感到了一些惊叹。

这一切都是取决于收集着空气之中的,弥漫的Dark Qi 的气息,从中甄别出独属于护魔者的。

凭借着这一丝微弱的Dark Qi 的气息,大概可以找寻到其中的一些方位。

还真是有着一些mysterious 之处,只不过想要准确的辨别护魔者的气息,倒是有了一些艰难的地方。

没过多久,张万山便是sighed ,觉得此事有些棘手。

“不太行了,还真没有想到事情最终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实在是有些超出了我的想象。”他不由得sighed 。

原本还以为凭借着Profound Armor 追踪术,能够尽快的找到他们的踪迹。

可是这些气息似乎都显得非常的分散,simply 无法准确的捕捉。

秦风听到之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果然不愧是护魔者,竟然会如此的cunning 。

不过如果对方不这样做的话。反倒是让他会起一些疑心。

似乎想到了什么?秦风忽然slightly smiled ,随后便是释放出了自己在殉Daoist giant sword lineage ,所使用的招数。

张万山的眼神之中有着一抹疑惑之色,他不明白秦风这是什么意思?

“莫非你忘记了吗?在此之前,护魔者可是殉Daoist giant sword lineage 的人,即便如今已经化作真身,但其身上也应该是存在着一些曾经残留的giant sword lineage 的气息才是!”秦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张万山苦笑了起来,虽然事情的确是这个样子。但是他也不知道这是否准确。

这万一超出了他的想象,可就有些不尽相同了。

到了那个时候,此事就不会再有那么的简单,着实是让他有些意想不到。

但是秦风既然这么说了,倒是可以去大胆的试一试。

随后便是捕捉到了秦风的这个属于giant sword lineage 的气息,没过多久,便是眼神一亮,还真是有所效果!

“在东边!他们moved towards 东边去了!”张万山赶紧说了出来。

这也是让秦风slightly nodded ,不管如何,this can be considered 一种不错的收获,只要能够更好的做到位的话,其他的一切都已经是无所谓的了。

随后他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是迅速的moved towards 东边而去。

而事实上Profound Armor 追踪术的方位并没有差错,此刻的护魔者,总感觉自己的内心非常的不安。

“is it possible that 我们都已经跑了这么远,秦风还会追上来吗?”此刻的护魔者,不由得回头望去,眼神之中充满着浓浓的担忧之色。

这样的一点着实是让他的心中有些意想不到,天机Demon King 有些不信的说道:“不太可能吧?才merely a trifling several decades 不见,莫非这个秦风就有了这样强大的实力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以后我们岂不是满world 被他追着赶吗?护魔者大人,都已经到了如今这个时候了,要不要让玄天他们回来呢?如今的低级Star Domain 已经彻底的被我们给掌控了,只要我们能够有所办法的话,还是不会存在太大的问题。”

听到了天机Demon King 的话之后,护魔者shook the head 。

他还真是不信了,最终的结果竟然会是这个样子。

也不太相信秦风真的有这样的实力,能够让他这样,如若不然的话,这件事情也太尴尬了吧。

其实只要能够做到更好的一步,那么其他的事情就都已经无所谓了。

“不撤!坚决不撤!要不然的话,还真以为我黑暗Demon Race 怕了他a trifling 秦风,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恐怕会叫人笑掉大牙的!”护魔者还是有着自身的一些高傲。

这样的事情也坚决不愿意去看到,如若不然的话,就不会再有这么简单了。

天机Demon King 苦笑了起来,didn’t expect 到了现at this time ,护魔者还是固执己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