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ine Soul Venerable Chapter 168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Five Elements Demon King 也不知道秦风到了此刻为何还没有出来,他们的心中可是非常的担忧。

如果在关键的时刻秦风选择看大戏的话,那么这个后果可就是相当的严重了。

但现在局势已经是迫在眉睫,他们必须要解决掉面前的这个Rakshasa 鬼君。

不能够再将此事继续拖下去了,否则的话后果将会相当的严重,没有人会愿意看到这样的局势发生,那将会令人非常的难受。

只听金之Demon King 缓缓的说道:“Rakshasa 鬼君,新仇旧怨,今日就一并做个了断吧,不过你不会又要使用那一件强大的空间Supreme Treasure 吧?”

他有一些试探性地问着,双方对于各自的了解,自然是一清二楚。

Rakshasa 鬼君摊了摊手,这是属于他的手段,凭什么不用呢?

如果when the time comes 有了生命的威胁,那么他该用的时候还是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如果命都没有了,手握着这样强大的法宝,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意义。

这也会让他们的损失更多,绝不至于有想象之中的那么简单。

想到这里,Rakshasa 鬼君冷笑了起来,他不由得说道:“此事绝没有那么的简单,看起来你们应该是故意放出这个消息来试探我的,不过这一件强大的空间Supreme Treasure ,到了该用的时候,是不会有任何的犹豫和客气的,而且我可不会像你们那么傻,跟你们黑暗Demon Race 讲道义?这可完全是行不通的啊。”

Five Elements Demon King 听到了这一席话之后,脸色阴沉无比。

不过他说的倒也极为准确,他们黑暗Demon Race 在这一件事情上面的确是can’t be considered 什么。

而且这也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只要最终能够好生把握住这一点机会的话,想必其他的一切就都已经无所谓了。

无论如何,若是不能够把握好这个关键的机会,双方可就都错失良机了。

随后两方人马便是立即交战在一起,一时之间就算是Five Elements Demon King 拼尽了浑身解数,也只是堪堪压制住Rakshasa 鬼君,却不能够让他重伤。

暗中的秦风见到了这一幕之后,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金之Demon King 跟自己说的应该是对的,可为什么这个Rakshasa 鬼君现在的实力,就算是Five Elements Demon King 联手,都不能够将其压制呢?

is it possible that 是磕了什么猛药?才导致了现在这样的局面发生。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可就太需要去斟酌一番了。

这也并非是现在的他们可以去轻易预料到的状况,一切的后果都会显得相当的严峻。

无论如何,只要此事已经发生了,那就必须要去慎重的解决掉才好了。

“此时此刻莫非你还不打算出手吗?when the time comes 时间可就晚了,想要将其解决掉,会存在着很大的难题。”黑暗之塔的Tower Spirit suddenly asked 。

这可不是什么太过于明智的选择,在该出手的时候就must 出手才行。

must 做到一击必杀,很显然,Rakshasa 鬼君的背后是由什么手段没有使用出来的。

这对于现在的他们而言,也会存在着很大的难题。

但最终的结果,很有可能会超出他们的想象。

秦风shook the head ,现在还并不是出手的关键时刻,而且即便是出手了,也没有任何的效果。

对方看到自己就逃,想要去阻拦都没有任何的时间。

完全就是白干一场,不会有任何的意义。

但就at this time ,他忽然看到了对方露出来的一些weak spot ,这也是不由得让他的眼神一亮。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现在就是时候出手了。

绝不能够有任何的犹豫,随后他的身体犹如ghost-like 的迅速的来到了Rakshasa 鬼君的头顶上方。

就算是Five Elements Demon King 都没有想到,秦风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amaze the world with a single brilliant feat 。

就这么突兀地出现在了战场上,此刻的Rakshasa 鬼君看到了秦风的silhouette 之后,也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他倒是没有想到事情的结果竟然会是这个样子,着实是超出了他的想象和预料。

眼瞅着Five Elements Demon King 就快要压制不住自己了,didn’t expect 还是杀出了这么个东西。

让他有一些无可奈何,可是又能够有什么样的办法呢?

现在一切都是逃命要紧,绝不能够有任何的犹豫。

否则when the time comes 就算是想要逃跑,都已经不存在任何的probability ,他们simply 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

秦风冷冷的said with a smile :“Rakshasa 鬼君,我都已经出手了,你就不要想着能够离开这里了,乖乖就范吧,或许你还有一丝probability ,能够活着离开Dark World ,要不然的话,我simply 不会再给你任何的机会逃离。”

听到了秦风的话之后,Rakshasa 鬼君反倒是乐了。

这未免也太过于出言不逊了吧?说话也是如此的狂傲。

莫非真当他手上的空间法宝是吃干饭的吗?如果都对付不了一个小小的秦风,很显然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这也绝非是现在的他们愿意去预料到的状况,一切的后果都会显得相当的严重。

Rakshasa 鬼君不屑的说道:“莫非你还真以为自己有着这样的实力能够将我干倒吗?秦风,我承认你是这个Dark World 的天选者,有着blessed by heaven 的优势,但本座也并不是跟你开玩笑的,在这trifling 的Dark World ,我想要去哪里就会去哪里,任何人都无法阻拦,我说的!”

没办法,被人如此的小瞧,就算是泥人尚且都有三分脾气。

even more how 他这个养尊处优的Left Protector Rakshasa 鬼君呢?而且想要挑衅自己,并且将自己激怒,也并没有那么的简单。

他simply 不会给对方任何的机会,此事也必须要去慎重的进行抉择。

秦风缓缓的说道:“我知道在你的身后有着一条space channel ,你也可以随时离开这里,但我既然说了,你没有这样的机会,那就是没有这样的机会,如果你不信的话,那可以试一试,不妨我们赌一把?”

看似他们两个人在对话,可是当Five Elements Demon King 听到之后,内心之中却已经掀起了surging forward with great momentum 。

因为他们都没有想到秦风竟然能够一眼就识别出来,Rakshasa 鬼君的背后有着一条space channel 。

虽然很有可能是在诈对方,但现在很显然已经是有了效果,已经将Rakshasa 鬼君给唬住了。

让他simply 不敢有任何的轻举妄动,Rakshasa 鬼君的心中不由得一惊,这个秦风莫非真的有着如此的实力?

这要他怎么活呢?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可实在不是现在的他愿意去见到的状况啊,一切的后果都会显得相当的严峻。

随后的Rakshasa 鬼君拼命地shook the head ,他还是不太相信秦风有着这样的实力。

要不然的话又何至于等到现at this time ,恐怕早就已经出手了吧?

随后他不懈的说道:“秦风,就算是要吹牛也要打打草稿,倘若你真有这样的能力,又何必在这里跟我扯那么久呢?”

这是一个很显而易见的问题,也绝没有表面上浮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只不过他们想要更好的将此事解决掉的话,还是需要付出更多的力量才行。

否则,这一切的后果就并不会再有那么的简单,他们也不见得会有这样的实力,能够将此事完美的解决掉。

秦风不由得摊了摊手,能够有什么样的办法,他也很无奈啊。

如今这个世道,莫非就算是说真话也没有人相信了吗?

这可着实是有些超出他的预料,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

但对方不信最好了,他也会有着更多的机会,能够将此事完美的解决。

“看起来你应该是不太相信了,既然如此的话,那你就瞧好吧,倘若今天让你能够逃离这里,我宁愿选择跟你一个姓。”秦风说完之后直接是双手掐诀,simply 没有任何的犹豫,在Rakshasa 鬼君的背后,忽然是浮现出了一抹金光,一闪而逝。

Rakshasa 鬼君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只感觉自己已经沟通不到那一条space channel 的存在。

脸色也是变得阴沉无比,随后他便是调动那一件空间Supreme Treasure 的力量,却发现没有了任何的着落。

这也是不由得让他皱起了眉头,看上去此事并没有那么的简单。

一切的后果都会显得相当的严峻,Five Elements Demon King 见到了如今对方的脸色之后,又哪里能够不明白一些事情呢?

他们的心中也是显得非常的震惊,真没有想到秦风竟然真的做到了这一点。

他又是如何做到的呢?但现在很显然并不是思考这件事情的时候,至少Rakshasa 鬼君在短时间内已经不能够再重铸space channel ,他们完全有着这样的时间和机会,并且不会让他逃离。

如此一来的话,他们就会有着更多的机会。

“haha !Rakshasa 鬼君!今日可是你的末日来临,可还有什么话要说吗?”金之Demon King 一时之间也是said with a smile 。

如今的他们已然是稳操胜券,倒也用不着有任何的着急之色。

Rakshasa 鬼君coldly snorted ,并没有立即回答,他的心中还在纠结着一个问题,那就是秦风究竟是怎么做到this step 的?

可着实是超出了他的预料,一时之间竟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