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ine Soul Venerable Chapter 176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哪怕心中再怎么不高兴,现在的Rakshasa 鬼君还有十煞鬼君,脸上都是勉为其难的浮现出了一抹笑容。

如今的他们毕竟还是处在联盟的关系,如果因为那件事情而闹得太僵的话,就有一些没有必要了。

这甚至于会给他们带来异常巨大的麻烦,when the time comes simply 难以应付这样的结果。

而且如今既然已经发生了这种事情的话,或许就再也不会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了。

来者皆是客,秦风笑着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说道:“二位能够不计前嫌,带领着Ghost Clan 的众多powerhouse 来到这里,我真是万分感激了!”

十煞鬼君coldly snorted ,不由说道:“when the time comes 你别hit a person when he’s down ,我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对于这样的一点,或许他们不会再有其他的一些想法。

但是很显然,此事还算是在他们的可接受范围之中。

不至于出现其他的一些变故,如此一来的话,他们的存在机会或许就会更加的多。

秦风也是显得无所谓,打着laughed and said :“瞧你这是说的哪里话?如果此事真有那么简单的话,我想都无法轻易的掌控住这一点了,但是按照现在这样的情况来看,局势已经是如此的紧张,而这一场战斗我势在必得,如果连这一点都无法应付的话,日后我们存在的危机或许就会更加的多了。”

两位鬼君一听,这才是looked thoughtful nodded 。

不论如何话糙理不糙,还算是在情理之中。

只是等了许久,都是不见黑暗Demon Race 的silhouette 前来。

就算是秦风的心中都不由得有了一些新的疑惑,这一点可真是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只是接下来的他们又该如何去解决掉这样的麻烦呢?万一最后草草收场,那可就有一些尴尬至极了。

现在的他们还并不想碰到这样的情况发生在他们的面前,就是不知黑暗Demon Race 的心中究竟在打着什么样的sly plan ?

“不用再看了,黑暗Demon Race 的人绝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从之前我Ghost Clan 和他们交手的情况来看,就已经能够印证出这一点了。”或许也是看出了他们脸上的担忧之色,十煞鬼君提醒说道。

先不说此事,最终会moved towards 什么样的方向去发展,光是就目前这样的情况来看,就不是他们能够去提前预料到的结果。

更重要的是,如果他们想要更好的把握住这一点,那就得付出更多的东西才行。

要不然还真不一定会有着这样的机会,这将会令他们感到相当的难受。

不过秦风听到了这样的话之后,内心之中却不由得浮现出了一抹疑惑。

看起来他们对于这样的状况应该是极为了解的,可究竟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才造成的呢?

至少在他们看来,此事或许都已经没有了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如果他们想要去应付这一点的话,势必就得付出更加沉重的代价才行。

或许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他们最终有所收获,局势也不至于进入更加尴尬的境地之中。

随后秦风curiously asked :“那以你之见,此事最终会moved towards 什么样的方向去发展呢?”

听到了这样的一点之后,十煞鬼君shook the head ,或许他也not quite clear 事情的局势会moved towards 什么样的方向去发展。

但内心之中却隐隐有着一丝直觉,那就是此事绝非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倘若他们不能够应付这一点,势必就得付出更多的代价。

如此一来的话,他们或许就再也没有任何的机会了。

这样才会令他们感到相当的尴尬,而且也会远远的超出他们的想象和认知。

真正到了那样的时候,甚至于将会付出更加惨重的代价。

这可不会是目前的他们愿意去接受的结果,总之这会相当的严重。

以至于会远远的超出他们的预料,随后的十杀鬼君说道:“总之你不要太小瞧了黑暗Demon Race ,他绝非表面上的那么简单,其中甚至还有些事情,连我们都无法准确的掌控到,足以说明此事并不会再有那么简单,你若是想要去应付这一点的话,势必会付出相当严重的代价,到了那个时候,这一切就会变得更加不太简单了,知道了吗?”

他深知黑暗Demon Race 的恐怖,而现在对方并没有前来这里,势必也会让他们更加意想不到。

秦风听到之后,颇为冷静的nodded 。

既然是这种情况的话,或许就值得他们深思了,毕竟如果此事最终都还是无法进行解决,那么他们就得付出更加沉重的代价才行。

一旦此事真正的发生在了他们的面前,就会变得再也不那么的简单。

而且甚至会远远的超出他们的预料,达到一种simply 无法去掌控的地步。

这样一来的话,他们的机会就会越来越渺茫了。

没有任何人会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出现在他们面前,无疑会令人相当的难受。

even more how 此事既然已经发生了,或许就再也没有了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他们甚至都不一定能够with no difficulty 的丢掉这样的机会,以防带来一些新的变化。

这样一来的话,或许他们就再也没有了其他的一些机会。

这将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麻烦,以至于达到一种不可控制的地步,那样一来的话,此事就会变得越来越尴尬了。

或许没有人会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发生在他们的面前,可如今既然已经发生了这样的局势转变,他们也必须要尽快去解决掉才行。

如若不然,这一切的后果都会显得更加的严重,以至于达到一种连他们都不可控制的地步。

如此一来的话,就会显得更加的糟糕。

但是现在既然已经是发生了这样的要紧事情,也许他们再也不会继续存在其他的一些想法,even more how 事情已经发生了,就不会再有其他过多的一些疑惑地方。

众人听到之后,脸上的担忧之色更甚,恐怕是没有人会愿意看到这种局面出现在他们的身上了。

这样一来的话,他们都不一定会继续存在着这些机会,达到一种simply 不可掌控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