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ine Soul Venerable Chapter 181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秦风目视着下方的这些giant sword lineage 的成员,终于是非常满意的nodded 。

能够有着如今这样的收获,当然是需要好好的表扬一番。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结果的话,。他们还真不一定会有这些收获。

这样一来,或许整个事情都会变得有些不太一样。

没办法,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或许就再也没有了那么简单。

“太华,此次做的相当不错!”秦风看着下方的这位white clothed Swordsman 。

这是giant sword lineage 年轻一辈当中的well-known figure ,乃是他们的Eldest Senior Brother ,如今抵达化Origin Realm 初阶,实力自然不容小觑,innate talent 也是相当之高。

在整个殉Daoist 第三辈dísciple 当中,共有三人达到了化Origin Realm ,太华的实力是其中最强的。

而且他的年龄最小,秦风可谓是对他寄予了厚望。

太华一听,赶紧站了出来,他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说道:“Sect Master 言重了!这都是dísciple 该做的!”

杨Heavenly Dragon 看着自己的这个后辈,表情之中都是充满了满意,能够教导出来这么出色的dísciple ,对于他们而言,已经是相当的不错,也许这辈子都用不着再去奢求其他的东西,一切自然都能够轻松的解决。

似乎想到了什么,太华继续说道:“对了,Sect Master ,还有各位senior ,此次我们还有所收获!抓住了一名实力低微的Demon King ,并且已经将他给带回来了!”

听到了他的话之后,众人都不由得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原本还以为击杀三名Demon King ,这样的战绩已经是相当的不错。

可现在哪里只是不错那么简单啊?竟然还能够活捉一位,换做以前的他们,可真不一定会有这种收获,甚至于没有被对方耍得团团转,他们都得为自己感到庆幸,也不敢再去有其他的抱怨和怨言。

说起这一点,秦风满意的说道:“你做的相当的不错,将人给带上来吧!”

随后太华小手一挥,那名Demon King 就已经带了上来。

只是当他们看到了此Demon King 之后,都不由得一愣,这可是他们的old acquaintance 惊梦Demon King 啊!原本被关押在Black Dragon 天山,却被黑暗Demon God 强行救了出来,兜兜转转,最终还是落在了他们的手心里,看来这一切的事情都没有那么的简单,也不知道具体究竟该如何去抉择。

现在的惊梦Demon King ,见到了竟然是秦风他们之后,早就已经face pale 。

而且脸色也是变得十分的苍白,对此内心之中颇为郁闷,为何兜兜转转又到了这里呢?

“这不是我们的old acquaintance 吗?怎么又落入了我们的手中呢?”杨Heavenly Dragon teased 。

Big Dipper Turns and Stars Move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这黑暗Demon God 也的确挺会做事,已经是有了这样的预兆,看起来还是这般模样,的确挺让人想不通。

可纵然如此,他们此次也绝不会轻易的放过惊梦Demon King 。

如若不然,将会是他们自身的不太负责任。

这也会给他们带来相当多的麻烦,若是最后以此为要挟,他们很有可能会妥协下去。

这可不太是他们愿意去面临的结果,惊梦Demon King 的脸色早就已经铁青无比。

这样的嘲讽虽然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杀伤力,可既然已经发生,他们又该如何呢?

惊梦Demon King coldly snorted and said :“既然落入了你们的手中,我自然无话可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他早就已经想到了是这样的结果,可纵然如此,他们接下来又该怎么办呢?

不管怎么样,当前的事情的确已经发生,他们也并不一定会有着这样的结果。

秦风淡淡的said with a smile :“不必如此惊慌,既然再次落入了我们的手中,那咱们就是缘分,面对这样的缘分,你还有何话可说呢?”

惊梦Demon King coldly snorted ,这可真是太令人着急了。

然而事情已经发生,现在的他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想要让黑暗Demon God 再一次的来救他?恐怕这已经impossible 了。

万一秦风把他关到那个小黑屋里,他这辈子都别想出去,而且还得面临着黑暗之灵的压制,那可是生不如死,还不如给他来个痛快,一刀将他杀之而后快。

这样还能够省去很多的麻烦,即便日后再遭遇到其他的一些变故,他们也能够量力而为。

“我还是那句话!别妄想让我为你们做什么事情,这simply 是impossible 的!”惊梦Demon King said with a sneer 。

事已至此,只能怪他时运不济,不怨天,不尤人。

如果能够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依旧还是会这样选择,谁叫他是黑暗Demon Race 的人呢?

这一点毋庸置疑,也能够给他们带来更多的便利。

秦风said with a smile :“行了,我没兴趣跟你说那么多的破事,你是自己交代,还是要让我动手逼你?”

“秦Junior Brother Feng 说的的确不错,如果要施展一些手段的话,我terrifying 你招架不住啊!”杨在天在旁边附和说道。

他们的脸上都是露出了一抹残忍的笑容,对于黑暗Demon Race ,simply 没有那么多的必要show mercy ,如若不然,这流血的可就是他们了!

没有谁会愿意遭受到这样的损失,那将会令人相当的难受,并且也需要付出极多的代价,才能够将此事挽救回来,apart from this ,也许他们再也没有了其他的把握,更加impossible 轻易的接受这一点。

秦风对此似乎也是毫无所谓,不论整个事情会moved towards 什么样的方向去发展,总归还是会有着一些机会能够去将此事解决掉的。

“秦风,我知道你的手段有多么的厉害,但这也不是我畏惧你的理由,你若是个汉子,那就给我一个痛快吧!我不想饱受摧残,经不住你们这样的折磨!”惊梦Demon King 的语气缓和了一些。

刚才如果不是为了掩护他们撤退,他又何至于会落入Dark World 的手中。

仔细一想,这样的结局还真是令人难以接受。

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又该有什么样的对策呢?

不管怎么样,就是这么一个结果,容不得他有过多的impudent 。

“no no no !好不容易落到我们的手中,你觉得我会听你的建议吗?”

这一场审判势在必得!秦风也拿出了十分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