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ine Soul Venerable Chapter 1930

正at this time ,黑暗Demon God 忽然感觉到了一道强大的气息降临到了低级Star Domain 。

“他来了。”

随着他的tone barely fell ,众人都不由得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谁来了?is it possible that 是秦风?

他这么快就已经得知了这个消息,并且想要对他们造成致命的打击?

众人的脸色显得相当的难看,哪怕不太愿意去承认,这都是一个相当棘手的问题。

毕竟谁又想要见到这种状况发生?很难很难,秦风已经在他们的心中形成了一定的阴影,想要跨越这道鸿沟,只能够克服心中的障碍。

“Demon God 大人,现在咱们该怎么办?秦风都已经欺负到了这个份上了,咱们恐怕只能够殊死一搏了!”金之Demon King 脸色极为难看。

黑暗Demon God 一愣,随后说道:“放心吧!现在的秦风还没有这样的ability ,不过却是天门的百里青河,我倒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显得这么着急,看来是急于想要立功,才会选择用这样的方式啊。”

他的眉宇之间,看不到任何的喜怒。

但众人的心中却已经了解到了,他们的Demon God 大人,此刻已经是相当的愤怒。

哪怕想要去解决掉这个问题,这恐怕都是不太可能的。

付出的代价越来越大,以至于到了最后,谁也不能够料想到这种问题的出现。

“你们在此等候,我去会一会他。”黑暗Demon God 说完之后,直接离开了这里。

这时候的Five Elements Demon King 围了过来,他们的脸色异常的难看。

谁都不想要见到这种状况发生在他们的身上,可又能够如何?

天门的人背叛的如此之快,这是他们没有想到的。

护魔者缓缓的说道:“诸位还是莫要着急了,当这种事情发生之后,我想还是能够解决掉这个问题的,你们也用不着再去有过多的担心,我想这一切,还是会有着很多的probability 。”

“何以见得?”木之Demon King 问道。

“你们仔细想想,就算天门的整体实力要强于黑暗Demon Race ,可咱们的Demon God 大人是何等伟岸人物?又岂会让一个trifling 百里青河给欺负了?依我之见,很有可能是前来探查虚实,想要看看咱们的Demon God 大人,实力究竟强大到了何种地步。”护膜者分析道。

这让Five Elements Demon King 相互对视一眼,最终都nodded 。

他们也只能够moved towards 这个方向去想,apart from this 再无其他的probability 。

当然if there is an opportunity 的话,还是想要亲眼见到他们的Demon God 大人,能够尽快地应付着一点。

而此刻的百里青河,原本正想要动手,却见到了面前的黑暗Demon God 突兀的出现。

“你的背叛,是我没有想到的。”黑暗Demon God 双手负于背后,眼神之中有着一抹怒不可遏之色。

他的气息在此起彼伏,已经承受了极大的怒火。

百里青河一愣,随即said with a sneer :“当真以为我接到的命令,就是完全听命于你吗?这一切都是利益至上,在这种利益至上的world ,你想要妄图挑衅,只怕是没有这么简单了,不知道你是否服气呢?”

黑暗Demon God laughed heartily ,说的倒是极为不错,利益至上的world 。

看来他们二者之间应该是达成了共识,否则又岂会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来稳稳的折磨他呢?

这一点倒是目前的黑暗Demon God 没有想到的,倘若能够想到,只怕现在的结果,也会让他去接受了。

随后的Demon God sneered ,这才说道:“那你今天来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面对Demon God 的质问,百里青河并没有回答。

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已经不管任何的用处,倒不如干脆不去解释了。

这样倒也能够减少很多的误会,也不会再遇到其他的麻烦。

看到对方如此沉默不已,黑暗Demon God extremely angry 反笑。

可真是会挑时候!当真以为自己奈何不得他们了吗?只是现在并没有到彻底的either the fish dies or the net splits 的时候,他还是会谨慎的去进行选择,毕竟在他看来,所有的一切都会有着回旋的余地,当这一切再也没有的时候,才会意味着真正的失败,然而黑暗Demon God 是一个绝对无法接受自己失败的人,在这一点上自然会有着自己的一些傲气。

其他人所不易察觉的傲气,想到这一点,黑暗Demon God 眼神微眯。

他想要看看,百里青河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实力,认为自己能够应付这一点呢?

当真以为自己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可抛可弃,随意任人欺负?

如果这一点真正发生了,只怕他们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把握。

秦风恐怕会更加的得意猖狂,这才算是属于他们的损失,在一切的局势没有明朗之前,黑暗Demon God 不想轻举妄动。

万一遭到了对方的一些陷害,那可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百里青河coldly snorted ,随后说道:“想必这件事情你的心中应该有了一个底,收手吧,或许你们还能够全部撤离Dark World ,否则将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我也是费了好大的劲,才在秦风的面前替你们说这些美言,如果你不知悔改,执意要这样的话,我想这也怨不得我了,至少在这件事情上面,我已经尽力了,不是吗?”

黑暗Demon God 不由得一愣,他没有想到对方说屁话的功夫还是说得如此的profound mystery 。

当真以为全部是他的功劳?看来此人还是自大无比,在该解决一些问题的时候,恐怕还是不能够有任何的犹豫了。

“hehe ,本座纵横一生,岂会因为面前的这些小小的艰难险阻,就让我有所退却!说说吧,你跟他谈的条件是什么?莫非是想要共享Dark World 的秘密?”黑暗Demon God 的目光死死地盯住对方。

想要从百里青河的眼神之中,看出一些异样之色。

但这时候的百里青河,早就已经与众不同,simply 不存在能够看出来一些东西。

黑暗Demon God 失望了,面对他的质问,didn’t expect 面前的百里青河,能够处理到这个地步!

可真是让他都有些意想不到啊,可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最后又是否会有着这些机会的存在?

这是一个无从查找的问题,更令他们难以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