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好吧,说了半天,等于没说。

王佳看着Lu Luo ,表情有些难受,不过她又不敢触怒Lu Luo ,这个人……

算了,还是谢谢吧。

“那,many thanks Lu Luo 先生了。”

“he he he he !”

Lu Luo 的表情有些奇怪,皮笑肉不笑的,弄Wang Family 三口有些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

这顿饭在罗木青昏迷之后,已经处于一个不了了之的情况。

将Qi Xinzhu 送回房间,两人再次温存了一会之后,Lu Luo 就离开了这里。

如今他的qi fuse 已经十分强大,借助喷气腰带的力量,很容易地就可以在in the sky 长时间漂浮。

Lu Luo 来到楼顶,让自己快速升上天空。

然后开始一边漂浮,一边俯视大地。

煤都,已经是整个贵西的中心城市了。

其规模之大,已经堪比前世的一些小型省会。

唯一的区别,就是this World 的异种,导致大型城市的周围很少会有农村。

落单的人类很容易就会被异种杀死。

所以这里的城市远远要比前世聚集的多。

而郊外地区,那就真的是荒郊野岭,如果不是transcender 的探索队伍,那就是一个人都没有的。

当Lu Luo 升到足够的高度时,观察者之眼缓缓在in the sky 睁开。

red 的眼球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代替了in the sky 那轮white 的月亮。

让white 的月亮,多了一些red 的血丝。

这是可以洞察world 的眼睛,只要观察者存在一段时间,那么煤都的一切,都将落入Lu Luo 的眼中。

ordinary person 是感觉不到这种改变的,就算是transcender ,也只是会疑惑今天的月亮为什么会比平常红了一些。

唯一会感觉到不同的地方,大概就是帝国稽查部了。

观察者之眼的使用,必然会释放出大量的序列之力。

Lu Luo 知道自己一定会被稽查部发现,不过他需要考虑的是,稽查部要多久才能找到他。

还有便是稽查部有没有飞向天空的装备。

Lu Luo 也考虑过7阶expert 出手的问题,但these all are 猜测。

稽查部会有什么样的反应,都要进行实践才行。

……

稽查部分部,张长明看着眼前几乎没有什么毛病的月亮,微微蹙眉。

“用虚幻代替了现实么,这种序列的力量,堪比Imperial Family ,就是什么样的awakened ,才能够拥有这样的力量?”

“部长,序列圆盘强烈波动,感知方向为天空。”

突然闯入的部下没有让张长明感觉到意外。

社团大会即将开始,这个时候居然有人这么的不长眼。

明目张胆在稽查部的头顶干这样的事情,真是act recklessly 。

正好趁着整个贵Western Region 的社团精锐都在煤都,killing the chicken to warn the monkey 好了。

“出动。”

“是。”

张长明做事还是很铁血的,不过在他下达命令的时候,脑子里突然闪过了Lu Luo 的样子。

该不会是那个小子吧?

他at this time ,应该也来煤都了。

这样的序列规模!和上次在西郊产生的序列规模应该有些相似。

会是同一个人么?

如果真的是同一个人,那么,自己会把Lu Luo 绳之以法,甚至送去Imperial Capital 吗?

张长明迟疑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正常。

他是张长明,贵Western Region 稽查部分部长。

他有保护帝国的责任,也许Imperial Family 不能代表帝国的全部。

但序列者的威胁,却是从古代就inheritance 下来的意志。

抓捕序列者,是他稽查部的责任,不过对方是不是Lu Luo ,他都应该尽到自己应尽的责任才行。

“我已经放过他几次了,希望他不会这么不识趣。”

张长明喃喃几句之后,便穿上了自己的大衣,跟随队伍,moved towards 城市的中央行进。

他确实不希望这次的事情会和Lu Luo 有干系。

这样的话,Bai Yuetong 势必会受到影响。

但希望只是希望。

张长明并不知道,Lu Luo 这么做的原因,就是为了测试一下他们稽查部的真实反应。

而且,这次的社团大会,出现的序列者也不止王佳一个。

对于稽查部的反应,Lu Luo 越来越期待了。

……

black clothed person 们沉默地moved towards 城市中央行进。

他们穿梭在各个高楼的楼顶,速度比一般的汽车还要快上很多。

有些社团的transcender 已经发现了这些人的行踪,但没有任何人敢at this time 说点什么,或者提出质疑。

但凡在帝国社团混,都知道稽查部的恐怖。

他们可不想at this time 自讨没趣。

只有一些实力强劲的transcender ,looking thoughtful 地看着天空:

“天上的月亮,真是格外的圆啊!”

稽查部的人员越来越多,他们两两一队,手中拿着有些简陋的序列圆盘,越来越靠近Lu Luo 的位置了。

但这次和半山别墅的情况不同,Lu Luo 始终把自己的序列之力,维持在天空之上。

而且是一个非常高的高度。

一般的transcender ,没有到达7阶,是没有飞行能力了。

就算是6阶顶级,也不会是大型跳跃或者滑翔而已。

这就确保了一件事情,就算有人能够来到这里采集序列之力,那人数也不会有多少。

其他人,都会停留在地上,任由观察者之眼记录,观察。

Lu Luo 隐藏在云层之中,悄悄的观察地面。

在观察者之眼下,已经有一些稽查部的成员到达。

他们纷纷望向天空,对序列波动所在的位置进行确认。

“在上面?”

“在上面!”

稽查部的成员很快就确认了序列波动所在的位置。

作为行动效率最高的部门,这个时候已经有狙击手和观察手在扫视天空,试图找到发动序列的人。

不过很明显,他们失败了。

以Lu Luo 目前的实力水平,除非是7阶expert 亲至,不然的话,他是impossible 被6阶transcender 找到的。

让Lu Luo 比较期待的是,帝国稽查部有没有飞行设备。

废土联盟的mecha ,虽然有些型号也可以飞行。

但那种飞行持续的时间都太短了,而且能量消耗非常巨大。

又因为天空异种的原因,几乎没有飞机这个概念产生。

所以Lu Luo 对于高墙之外的帝国,在有没有飞行设备这一块,产生了很浓厚的兴趣。

“会不会有类似直升机之类的东西呢?”

很快,Lu Luo 就得到了答案。

几个身穿类似外skeleton 一样的装备的transcender ,开始在下方聚集。

和Lu Luo 之前设想中的飞行器不同,这种飞行器的飞行方式,似乎和他的喷气腰带有些类似。

都是喷射形式的推动力飞行。

Lu Luo 想了想,就大概明白了帝国领空的情况。

这里,应该也没有什么大型的飞行设备。

虽然说以帝国的技术储备,制造出飞机应该不算太难。

但要处理掉in the sky 的异种,那就太困难了。

异种本身就具有很强的offensive ,它们发现人类的时候,很大概率就会进行主动进攻。

这样一来,飞机本身的安全性就会大大下降。

因为飞机这种严谨的东西,哪怕是被一只小鸟碰撞,都会产生巨大的威胁。

更不用说异种的体积了。

如果是螺旋桨式的飞行设备,桨叶要是遭到攻击破坏,那most likely 是个机毁人亡的结果。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确实不太适合发展飞机this thing 。

相对应的列车,才是更为合适的大型交通工具。

“被围观了啊!时间是多少?”

【19分钟11秒。】

Lu Luo 听到这个时间,微微有些吃惊,很快啊!

从察觉,感知,集结,搜索,确定位置,只用了19分钟时间。

这还只是贵Western Region 的稽查部,他们的实力和效能,恐怕比起帝国最强的稽查部还要差上一截。

可即便如此,他们的行动效力,也已经远远超过了Lu Luo 向本设想的30分钟左右。

“太快了,真不愧是国家机器啊!”

Lu Luo 悄悄地给自己换上一件black 风衣,然后带上面具。

帝国的监控设备很多,逃跑这种事情,还是需要伪装一下的。

“差不多可以走了。”

稽查部transcender 的情报已经被in the sky 的观察者之眼全部收集,这些情报也许没什么用处。

不过提前记录一下,总归是没有坏处的。

隐藏在云层中的Lu Luo ,开始渐渐远离这片区域。

在大部分稽查部transcender 还在盯着他的观察者之眼时,他已经悄悄拉开了两者的距离,找了个机会,落在地面上。

“我这算不算是浪费警力啊?”

Lu Luo 自嘲了一句。

稽查部的能力比他想象中更强,找到王佳这些序列者的probability 和时间也会更大更短。

这样一来,序列者的追踪计划,就不会像他想象中那么远了。

Lu Luo 本人走到一条小巷里,准备把衣服脱下来装进戒指里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en? ”

【未知能量高速接近,快躲!】

bang!

Lu Luo 没躲,爆炸的impact 撕破了他的外套,不过他用手指捂住了自己的面具。

螺旋形态的qi fuse 让爆炸的impact 和飞来的石子,不至于把面具也给弄碎了。

爆炸虽然剧烈,但在爆炸中央不远处的Lu Luo ,身体却丝毫未动。

这种程度的攻击,对于S级无信者来说,已经只是insignificant 的程度了。

但这还没有结束,red 的能量冲击突然从还没有散去的尘埃中吐出。

Lu Luo slightly frowned 的同时,抬手挡下了这道攻击。

砰!

他脸上的面具微微颤抖,对方的攻击有一种共振的效果。

这种共振,足以让大部分的材料都在短时间内破碎。

不过Lu Luo 手中的qi fuse 还在不断旋转,卸载掉了对方的这份力量。

“呼,好厉害!”

Lu Luo 发出了金属一般的声音,这样的声音,对方没有办法确定他的年龄。

后退几步,Lu Luo 终于看清楚对方的身形。

果然,眼前的这个家伙,就是整个贵Western Region ,为数不多让Lu Luo 能够产生兴趣的人。

稽查部长,张长明!

“你,是谁?”

张长明上下打量着带着面具的Lu Luo ,对方的力量十分强大,在自己突袭的情况下。

居然可以连续挡住自己叠加的劲力。

而且最开始的爆炸中,对方的身体也是completely motionless 。

这样的battle strength ,实打实的7阶啊!

看着对方的身形,他的脑子里不是没有想过对方是Lu Luo 的可能。

可Lu Luo 的年纪,还有5阶的实力,都让张长明难以相信,眼前的人,会是Lu Luo 。

“自己的名字怎么可能随便告诉别人?如果你想要一个称呼的话。

你可以称呼我为……hunter !”

“hunter ?”

张长明稍有疑惑的时候,Lu Luo 已经拔腿就跑。

废话,这个时候不跑,难道真的要跟对方干一架?

对方和Bai Yuetong 明显是有点关系的那种,而且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对方是在保护Bai Yuetong 。

Lu Luo 虽然不至于说at this time 利用张长明。

但对Bai Yuetong 的保护,自然是多一点更好。

他几个折返跳跃,已经消失在小巷的尽头,速度极快。

但张长明很明显是不愿意就这么放过Lu Luo 的。

“想跑?锁链!”

突然,张长明的袖口延伸出一条长长的锁链。

这条锁链开始自己游动,以远远超过他本人的速度,开始向Lu Luo 追去。

正在巷口间穿梭的Lu Luo 感觉到自己的身后有东西。

回头一看,那条异动的锁链已经离他很近了!

“this thing ?又是帝国稽查部的器具么?”

帝国的transcender 装备方面,很明显是领先废土联盟好几个时代的。

这点,从无Divine Armor 甲,序列圆盘,还有他们的一些武器装备就可以看出。

眼前这种快速飞来的锁链具体有什么效果,Lu Luo 还不清楚。

不过想来也就是捆绑束缚之类的,他可不想在这里试试。

“真是麻烦啊!可惜我没有趁手的兵器。”

【想办法买一把吧!】

只能如此了。

就在Lu Luo 这么想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自己的掌心热了一下。

这股热流,让Lu Luo 稍微愣了一下。

“刚才是什么?”

【你问谁呢?】

好吧,如果观察者也不知道的话,那Lu Luo 也没有办法了。

clang!

刀锋凸显,带着qi fuse 的薄刃瞬间斩向那条急速飞行的锁链。

sword heart 三式-Void Break 。

斩击顺着锁链的表层飞了过去。

金铁交鸣的声音,不断传来。

当锁链当啷落地的时候,Lu Luo 微微有些疑惑。

刚才明明感觉斩断了,可为什么现在看起来又没断?

【它在不断黏连,修复。】

这样么?

突然,落地的锁链再次动了一下。

Lu Luo 眼疾手快,一刀刺了过去,刀刃顺着锁链的环扣将其钉在了地上。

“呼,这玩意好邪门啊!”

“hmph! ”

身后传来的coldly snorted ,让Lu Luo 有些头皮发麻。

好快的速度!

强劲的手力,恶心人的器具,还有这种极快的追捕速度和追捕手段。

稽查部真是他遇到过最恶心的部门了。

这群家伙的实力或许没有Dawn Church 那么强悍,但难缠程度,还有本身的团体性。

是绝对超过Dawn Church 好几个层次的。

“张部长追得很快啊,这么短的时间,就过来了。”

张长明根本没有搭理Lu Luo 的打断,作为稽查部的成员,他要做的就是把眼前的这个序列者抓住。

然后带回稽查部,好好请他喝一杯。

稽查部里啤酒饮料矿泉水,应有尽有,地主之谊还能尽到的。

张长明的指尖即将碰到Lu Luo ,可Lu Luo 依然没有给他触碰自己的机会。

微微握紧拳头,一截粗壮的触须出现在张长明脚底,将这个难缠的追捕者抓住。

Lu Luo 再次转身逃走,张长明抽手一刀,便将脚下的触须斩断,followed along 。

两人one after the other ,你追我赶,几乎没有办法分出胜负。

Lu Luo 有些无奈,张长明的难缠程度,有些超乎他的想象。

他不是没有把握和张长明战斗,他是实在不想战斗。

而在他身后追击的张长明,心里也是暗暗吃惊,眼前这个面具人的实力,实属恐怖!

他还是个序列者,这样的人放任在贵Western Region ,一定会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必须抓捕归案。

bang!

追上Lu Luo 的张长明猛轰出一拳,Lu Luo 突然转身接下。

但双方的拳头依然没有贴合在一起。

在足够近的距离下,Lu Luo 手中的qi fuse 已经产生爆炸。

爆炸让两人再一次地拉开距离,给了Lu Luo 一些喘息说话的机会。

“喂喂,能不追了吗?”

“不能!”

两人之间的对话十分僵硬。

谈话之间,张长明已经再次moved towards Lu Luo 袭来。

他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是以碰到Lu Luo 为主,哪怕是Lu Luo 身上的一根头发,一块皮屑。

只要他拿到了,以帝国目前的技术水平,他都有很大的概率去追查对方的身份。

而Lu Luo 也猜到了这一点,所以这段战斗非常地难受。

他要时时刻刻防范着张长明的猛攻,还要尽量保持自己不被对方碰到,这太难了。

Lu Luo 的看着张长明,知道如果自己不使用一点小手段的话,对方是不太可能停下来了。

“张部长,你要是再这么追的话,可能会造成一些不太好的后果。”

“放走你,才是最不好的后果。”

“你要是这样搞的话,我也只能使用一些手段了,张部长。

你最好不要后悔。”

听着对方的话,张长明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Lu Luo 拿出了一个黑豆子,随手丢了出去。

bang!

爆炸将一条无人的巷口炸得粉碎。

“你在做什么?”张长明有些愤怒。

在帝国,transcender 是很少对ordinary person 动手的。

ordinary person 虽然弱小,但人口却是整个帝国最为重要的资源。

所以,不对ordinary person 动手,几乎是整个帝国的unwritten rules 。

而Lu Luo 的行为,很明显是破坏了这种规则。

“谁让你老是追我的?我这也是自救,懂吗?”

“你给我等着!”

“好啊,我等着。”

只见张长明的锁链即将追上Lu Luo 我的时候,Lu Luo 突然moved towards 一家非常大的公寓丢出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张长明微微一愣,立刻问道:

“你丢了什么?”

Lu Luo 露出一副吃惊的样子。

“我丢的炸弹啊!你这都不去救一下?你还是不是人民公仆了?

你知不知道,那玩意爆炸了要死多少人?”

看着Lu Luo 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的样子,张长明既纠结,又愤怒。

“base and shameless 的家伙!”

“谢谢夸奖。”

张长明无奈,只能转身moved towards 刚才的公寓大楼跳去,寻找Lu Luo 刚才丢出去的东西。

而Lu Luo 这边也趁着这个机会,再次抽出了一把铁剑,钉住锁链,然后遁入煤都的夜市里。

另一边,张长明看着手中的黑球,complexion ashen 。

此时已经有其他稽查部的成员追了过来,看到张长明手中的黑球,这些人一脸惊异。

“部长,那是什么?”

张长明没说话,将黑球突然丢了过去,落入一个人手中。

其他人吓了一跳,以为会是什么危险的爆炸物。

可仔细看的时候,才发现,这玩意居然是个烧糊的肉丸子。

“部长,这……”

“烧糊的肉丸子,拿回去好好化验一下。

说不定能从上面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额是!”

张长明brows tightly frowns ,那个面具男,居然敢耍他?

这个时候追也追不上了!

不过他也是relaxed ,至少对方没有at this time 真的丢出一颗炸弹来胁迫他。

由此可见,对方的态度,还是比较谨慎的。

至少不太想和稽查部闹得太僵硬,那事情就还有回旋的余地。

张长明看了看夜空,那个面具男的silhouette 再次和Lu Luo 的样子重叠。

之前的他还没有那么怀疑Lu Luo ,虽然这个人的身高和Lu Luo 十分相近。

但对方的silhouette 一直都隐藏在那件宽大的风衣下。

想要具体判断,还真的没有那么容易。

既然身体方面没有办法判断,那从行为上,是不是可以推断一下呢?

用烧糊的肉丸子来吓唬自己,还有对方的语气,都让张长明推测。

对方是一个年轻人,而且是一个有些调皮的年轻人。

有实力,性格调皮,恶劣,并且做事还算是有一定的底线,这样的人设,和Lu Luo 真的很相符。

所以,他有没有可能真的是Lu Luo 。

张长明眼神突然变得锐利起来。

他拿出电话,直接拨出了一个号码,这个号码,就是Lu Luo 的号码。

“喂!”

“喂,干嘛啊?”

对面Lu Luo 的声音很懒散,听起来也有点烦躁,似乎是张长明的电话,让他有些不太高兴。

不过张长明并不是很在意,这些行为举动,有可能都是Lu Luo 的伪装。

“你现在在哪?”

“我?我在哪mind your own business ?”

电话的另一头,Lu Luo 已经拿出了另外一部备用手机,给Bai Yuetong 发出了消息。

【你在哪?急事。】

【东兴酒店,怎么了?】

【我马上去找你。】

【好。】

两人交谈的时间很短,在他们短信确定位置的时候,张长明已经对身旁的下属说道:

“给我定位一下这个号码的位置,快。”

“是。”

Lu Luo 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极致,一边漫不经心的对着电话说道:

“张部长到底有什么事情啊?有事快说,我和呆毛在一起呢。”

呆毛?张长明想到了Bai Yuetong 头上的那撮头发,大概知道了呆毛的意思。

不过他对Lu Luo 的位置还是产生了怀疑。

他不需要去做别的事情,只需要在这段时间拖住Lu Luo ,然后等下属的调查结果就行了。

“你真的和她在一起?”

“那当然了,好不容易来一趟煤都,自然是要带她来这边转转,逛一逛夜市的。

放心吧,我会看好她的,也会给她做好伪装,绝对不会让她暴露在别人的视野之下,行了吗?”

“那好吧,那你们……玩的开心点!”

张长明在骗,Lu Luo 也在扯,两人之间就没有一句真话。

不过这个时候,稽查部的成员已经确定了Lu Luo 手机的位置。

“部长,找到对方了,不过这个号码正在高速移动。”

“他现在在哪?”

“已经到了东兴酒店附近。”

“知道了。”

张长明突然飞起,径直朝东兴酒店赶去。

在他moved towards Lu Luo 那边赶去的时候,Bai Yuetong 已经穿好衣服赶下楼。

很快,两人就在东兴酒店的门口见面。

“怎么回事?”

“那个张长明,在找我。”

“你又惹事了?”

“也不算是惹事吧,就是常规的测试。”

“测试?”

“是啊,测试一下稽查部的反应,测试一下张长明的实力,也顺便测试一下我自己的实力。”

通过这次和张长明的追逃,Lu Luo 对自身实力有了一个明确的定位。

现在的他,确实已经拥有和7阶匹敌的力量了。

如果环境合适,一对一的话,他有把握在正面对抗张长明,这种对抗,是不使用序列圆盘的情况下。

而且,他的attribute 值还有极大的成长空间,等他长成完全体,普通的7阶,绝对nothing difficult 了。

【他来了!】

hehe !这个人确实挺谨慎的,不过,还好我技高一筹。

Lu Luo 将眼前的Bai Yuetong 搂进怀里,热情地拥吻起来。

这一幕,刚刚好让赶来的张长明看到。

他缓缓走到Lu Luo 和Bai Yuetong 的面前,patted Lu Luo 的肩膀。

“Lu Luo ,好巧啊!”

虚假的表情让Lu Luo 感觉好笑,不过他也直接作出了最有力的回应。

“你该不会是专门来找我的吧?”

张长明laughed :

“你刚才,去哪了?”

“我刚才?帮她去买奶茶了,怎么,不行吗?”

Lu Luo 提起手中的袋子,真的有一杯奶茶在里面,这让张长明不禁疑惑。

难道真的错怪他了?

“Lu Luo ,他是谁啊?”

Bai Yuetong 这个时候明知故问,很懂事。

“他是稽查部的大官,我们配合一下,不能惹事。”

“哦,那我老实一点。”

看着Bai Yuetong 委屈的样子,张长明有点无奈。

看来,今天是没有办法确定面具人的身份了。

“那你们玩吧,我还有事情,先走了。”

“慢走啊!”

张长明转身离开,走了两步之后,他突然停下。

“这位小姐会做肉丸子吗?”

Lu Luo 心头一紧,那个肉丸子,确实是呆毛做的,这个时候,不会露馅吧?

Bai Yuetong 也是一愣,突然有些恼怒,可她还是冷静了下来:

“我那么忙,哪有时间做饭。”

张长明看了看Bai Yuetong ,看不出来什么weak spot ,便nodded 。

“好的,最近煤都不太平,两位晚上还是注意点好。”

张长明第二次转身,这次,他没有再回头。

但谨慎的张部长会这样轻易放弃吗?

当然不会。

他记下了Lu Luo 那杯奶茶的名字。

米雪冰成!

这附近,这种奶茶店只有一家。

以张长明的速度,来到这家奶茶店只需要1分钟左右。

虽然已经很晚,但奶茶店的生意依然很好,要在这里买一杯奶茶,肯定是需要排队很久的。

他不动声色地对店员出示了一下自己的证件。

“给我看一下监控。”

“哦,好的。”

店员很紧张,他马上调出了监控。

张长明只是随意翻阅了一下几分钟之前的监控画面,很快,他就从监控里找到了Lu Luo 。

此时的Lu Luo 已经换好了衣服。

但他还是留下了weak spot 。

奶茶,不是买的。

而是直接走过来拿走的,速度很快,店员和顾客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张长明twitched his lips ,表情像个胜利者一样。

“hmph! 果然是你!”

Leave a Reply